ekex9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起點-第八百四十一章   知原知因龍玉離讀書-d39ef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好,好,好,九儿乖,你看祖父,也没啥送给你的,我这就去寻件宝贝过来送给九儿。”李道陵此时真可谓是欣喜异常。
被九儿一句祖父给高兴的快没了边。
直接就转身回到他的屋中去寻宝贝去了。
这不。
没片刻工夫。
極品戒指
李道陵就拿着一件吊坠出来,“九儿,来,这是祖父给你的见面礼,祖父给你带上。”
九儿有些慌张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对于见面礼是什么。
她的小脑袋瓜里,还真没有什么概念。
而当理竺他们瞧见李道陵这般状态后,都相互看了看。
随即往着身上摸去,也没摸出什么来。
李道陵要送见面礼,理竺他们必然是不能少的。
怎么说。
理竺乃是钟文的二师傅,而伯溪亦是师叔。
弟子都有女儿了,怎么着也得送上一件见面礼不是。
瞬间。
二人没有摸到东西后,纷纷往着自己的屋中走去,像是去找什么见面礼去了。
钟文瞧此情况,也是乐不可支。
曼清见李道陵拿着一块吊坠出来,要给自己女儿戴上,着实有些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
以前。
曼清或许会拒绝。
誰是誰的太陽:尼采隨筆 (德)尼采著;趙婉平譯
可眼下她却是不知道该如何了。
豪門強寵:總裁,矜持點
不过。
钟文到是笑了笑,向着九儿说道:“祖父给的,九儿要谢谢祖父。”
九儿见自己父亲说话了,到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多谢祖父。”
随着九儿的一这声谢,李道陵更是心花怒放一般,拿着吊坠给九儿戴上,“九儿真乖。”
片刻之间。
理竺二人也拿来了见面礼。
不过。
二人所拿过来的见面礼。
到是让钟文耳目一新了。
理竺手上拿着的,乃是一把宝剑,而伯溪手上拿着的,乃是一根竹萧。
这让钟文算是对自己这个二师傅和师叔的见面礼,大开眼界了。
不要说钟文大开眼界了。
就连曼清都有些诧异。
即便如此,钟文也得给九儿介绍一番,“九儿,这是你二祖父,三祖父。”
“二祖父好,三祖父好。”九儿很是听钟文的话。
或许。
在她的小脑袋瓜里。
得了自己母亲的确认,这才愿意听从自己父亲的话吧。
“好,好,九儿真乖。”理竺拿着宝剑,往着九儿的手中放去。
而伯溪也是拿着竹萧,递给抓着宝剑的九儿递了过去。
“父亲,为什么是二祖父和三祖父啊。”九儿有些不明。
刚才李道陵的一声祖父ꓹ 怎么到了跟前就成了二祖父、三祖父呢。
而当九儿的这一声父亲一出口。
一旁的曼清脸上顿时羞色不止。
反观钟文。
第一次听见自己女儿喊一声自己父亲。
这比刚才的李道陵更是心花怒放的已是有些不能自已了。
从昨日见到九儿开始。
钟文就期盼着九儿能喊自己一声父亲。
而在这一刻。
钟文终于是如愿以偿了。
这让钟文喜上眉梢,蹲下身来ꓹ 摸了摸九儿的小脑袋,指着李道陵他们介绍道:“他是大祖父,所以ꓹ 他们是二祖父和三祖父了,屋里还有一个四祖父ꓹ 待他一会出来后,九儿可也得跟四祖父问一声好。”
“好的ꓹ 父亲。”九儿拱了拱脑袋ꓹ 蹭了蹭自己父亲的手掌,很是喜欢这样的感觉。
这让一边的曼清,见到这对父女的状态,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的喜悦。
以前。
曼清给不了自己女儿父爱。
而今。
她和九儿来到龙泉观,这父爱,也就完满了。
不久后。
鬼手从屋中走了出来。
在九儿的一声请好之后,鬼手也给了九儿一件礼物。
不过鬼手的这件礼物ꓹ 与理竺他们一般,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什么东西?
一本医书。
得了礼物的九儿ꓹ 此刻却是开心异常。
一直捧着礼物ꓹ 给自己母亲说这里好ꓹ 那里好的。
而此时。
鬼手却是轻声的向着钟文说道:“九首ꓹ 龙玉身上的寒气我已经帮她清除了,过些时间估计就能醒来了。”
而当鬼手之言一出ꓹ 本来一直未曾注意龙玉的曼清ꓹ 却是直接一个闪身ꓹ 冲进了屋中。
如此情况。
钟文不明,还以为曼清这是对龙玉担心。
可随着钟文站在屋门边瞧着屋中的情况ꓹ 这才发现自己的猜测有误。
此时。
鳳還巢之嫡妻二嫁
屋中的曼清,狠狠的瞪着躺在床上的龙玉,眼神之中闪动着火光,双手撰得紧紧的,像是要把龙玉打死不可的状态。
钟文瞧着曼清这样的状态,心想难道龙玉对曼清曾行了不法之事?
“我在慈航殿的一个极寒之地,见到的龙玉,当时我见她已是昏迷,所以直接把她带了过来,曼清,难道龙玉曾经伤害过九儿吗?”钟文走进屋中,看着曼清,他虽不明情况,但也能从曼清的状态上猜出一些端倪出来。
曼清依然恨恨的盯着床榻上的龙玉,“当时就是她在甘州打伤的我,抢了九儿。”
随着曼清一言而出之后,钟文的眼神也随之凝厉了起来。
打伤曼清,抢了自己女儿。
这对于钟文来说,龙玉已经算是死人一个了。
敢对自己女儿动手的,钟文绝不饶她。
随即。
钟文走近龙玉,正欲挥掌往着龙玉头上拍下之时,曼清却是拉了拉钟文,“九首,算了,看在她与我从小长到大的份上,饶她一命吧。”
“为何?难道九儿受的罪就当没发生吗?”钟文很是不解。
钟文自打回到龙泉观,还没来得及说自己当时见到九儿时的情形,曼清自然也是不知道自己女儿当时身体冰寒到了极点。
更是湿辘辘的,都快成了一个水丫头了。
其实。
即便钟文不说。
曼清也能猜到慈航殿的人会如何对待九儿的。
罪肯定是要受,毕竟慈航殿的圣冰诀,她曼清也是学过的。
虽说未学到高深处。
但也是深知圣冰诀内气的孕育之法门的。
“九首,九儿已是救回来了,这事就当过去了吧,况且,我与龙玉她从小一起长大,龙玉本性是善良的,她抢夺九儿,估计也是被长老她们逼迫的。”曼清虽恨龙玉。
可这心却是不希望龙玉就这样被钟文杀死。
或许。
在曼清的心里。
从来就没有想要杀死任何一个慈航殿的人。
而钟文断然也不会向曼清说自己屠了慈航殿。
真要是钟文说了。
钟文都相信曼清肯定会怪自己,甚至还会抱着九儿离开。
对于曼清的性子。
钟文至始至终,都猜不透。
以前因为曼清的性子太淡雅,一直一副处事不惊的状态,也一副任何事情不上心的状态,这让钟文一直无法猜透曼清到底属于哪一类人。
可随着九儿之事一发生之后。
钟文这才知道了一些曼清的性子。
心善也心热。
後宮佳麗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没有九儿的原因,才一直如此吧。
“母亲,父亲。”九儿此时也走进屋中,伸手各自拉了拉自己的母亲和父亲。
钟文瞧见九儿进来,而其他人也随之都进来了。
随即伸手把地上的九儿抱了起来,“九儿,走,父亲带你看看我们龙泉观,以后你可就要在这里生活了,父亲让你认识认识一些人。”
嫡女有毒:廢柴長公主
九儿望了望自己母亲,在得了自己母亲点头后,随即向着自己父亲说道:“父亲,那我们快走。”
異界之魂破蒼穹 破釜
早饭前。
龙玉醒来了。
而众人也听了曼清所讲的事情。
甚至。
连龙玉也都在向着曼清求情。
或许。
因为在慈航殿的苦寒之地受了罪,想着本来自己会死在苦寒之地。
可没想到待她醒来之后,人已是到了龙泉观。
突然之间。
龙玉求生的希望也随之增长。
至于她当时在甘州抢夺九儿之原因,她也向曼清说了。
为何?
说来也简单。
本来没有九儿之前,龙玉还有可能会成为慈航殿的圣女。
可有了九儿之后。
本来圣女之名要落到她龙玉的头上,这一转眼,就成了别人的了。
为此。
龙玉受了慈航殿长老她们的指示,隐于曼清身边。
得了双方信任的她,却是在甘州突然打伤曼清,抢夺了九儿。
她的解释。
乃是要把九儿抢了之后,直接远走他乡,寻一个没有人寻得到的地方,然后隐姓埋名,好好把九儿当弟子来教导。
以后,她也可以依仗着弟子之能,好入主慈航殿。
至于是与不是。
旁人是不相信的,就更别说钟文了。
不过。
曼清却是信了。
曼清信的乃是她们二人二十来年的相处,信的乃是她们之间的感情。
“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打伤曼清和抢夺九儿之事,我不会原谅你,至于你所说的是真是假,我已是不去计较。但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有道是死罪可免,但活罪却是得受。”钟文让自己表姐把九儿带离之后,瞪着龙玉。
“我知道,我知道,师姐,还求你看在我们二十多年感情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以后我再来不敢了。我就离开,离得远远的,再也不会来唐国了。”龙玉见钟文此时的表情,已然能看出钟文这是要废了她的样子了。
不过。
曼清却是没说话,只是愣愣的站在一旁,看着龙玉。
钟文见曼清未说话,直接走近龙玉,随手就是一掌。
“啊”的一声。
龙玉直接受了钟文一掌。
但她发现,自己好像并未被杀,也并未被废。
心中庆兴。
而曼清见钟文对龙玉下手,还以为钟文真得要废了龙玉,想出声阻止。
不过。
当她见到龙玉并未被钟文废了,这才止言而住。
“滚吧,离得远远的,不过你此生的境界,终生无法再突破到先天之上了,希望你好自为之。”钟文看着龙玉,眼神很是不悦。
就刚才。
钟文并没有废了龙玉。
但却是用内气直接封住了她的一条经脉,直接从先天之上一层,重新跌落至先天之境十一层去了。
这也算是对龙玉的一种惩处了。
毕竟。
自己女儿受罪,乃是她龙玉造成的。
“多谢不杀之恩。”龙玉也知道自己当下的情况,心虽不甘,可却是又无法,只得对着曼清,以及钟文他们行了一礼。
出了屋的龙玉,又是向着众人行了一礼,随即纵身往着东北方向纵去了。
到此时。
慈航殿之事,也算是结束了。
至于未来如何。
谁也不知道。
哪怕龙玉想要报此仇,钟文根本不惧龙玉,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被自己封住了一条经脉。
龙玉此生都不可能再突破到先天之上境界了。
想要报仇,除非有位境界比钟文还高的高人帮着她打通经脉,甚至习得更为高深的武学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