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gd8z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諸天之從新做人 惠鵬鵬-第一一五七章 功夫終焉(上)鑒賞-u0al2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在何邪的主导下,这场残酷的死亡游戏,最终以旧神全面落败,人类大获全胜而告终。
人类涌现出一大批实力强大的非凡者,而旧神,除了不可名状的伊露维塔最终被何邪亲自出手解决,剥夺了一切之外,其余所有旧神,都被此世界的众生泯灭。
旧日的创世神,最终成为何邪须弥戒中的收藏品,而新世界的本源,则成了何邪炼化后的天道。
自此,整个世界的因果,未来种种,都牵系于何邪一身。
功夫世界。
当年何邪来此世界,是为了阴阳交汇,迈出最后一步,破碎虚空,所以并未对这个世界做出太多改变。
以至于,这个世界是为数不多的,跟何邪因果牵连不多的世界。
何邪想成为诸天万果之因,这样的结果自然是不行的,所以他选择回溯时空,重来一次。
歷史粉碎機 木允鋒
时空被回溯到阿星和肥仔聪第一次进入猪笼城寨的那个瞬间。
何邪依然用老办法,选中了酱爆这个土生土长的角色,接替了他的因果,替换了他的所有旧日。
于是乎,酱爆理发店,变成了阿邪发廊。
就在何邪刚刚替换了酱爆的一切,坐在破旧的理发店中四下打量的时候,房间里的光线猛地一暗。
肥仔聪和阿星二人面容冷酷,挡在门口。
何邪回头看了眼,微微一笑:“剪头啊?”
肥仔聪眼皮都不抬一下,依然凹着造型。
阿星上下打量一下何邪,面无表情翘起大拇指,往肥仔聪身上一指,道:“是我大哥剪。”
“承惠五毛。”何邪动也不动,笑眯眯地道。
阿星一愣,突然笑了。
“怎么,觉得我大哥付不起钱吗?”他笑着摇头,“看到没,斧头帮老大哎ꓹ 会缺你的五毛钱?别傻了老弟,乖啦ꓹ 剪头先,好不好?”
“不好。”何邪摇头,“先交钱ꓹ 再剪头。”
“靠!什么破规矩?”阿星凶巴巴骂道,“一点眼力都没有ꓹ 活该你又衰又穷!呐,我只说一遍ꓹ 趁我大哥没发火之前ꓹ 赶紧给他剪发!否则他一旦生气,连我也救不了你!”
“原来你想勒索我?”何邪笑呵呵道,“早说嘛。”
“早说你又怎样?”阿星问道。
何邪退出门口,气沉丹田,大叫道:“包——租——婆!”
话音未落,三楼的一个房间窗户“砰”地被推开,满头烫发卷的包租婆叼着烟卷ꓹ 面无表情朝何邪看来。
何邪指了指理发店门口探出头的阿星,包租婆立刻会意。
三秒钟后ꓹ 包租婆站在了阿星面前。肥仔聪此刻已经在何邪的理发店里睡着了。
阿星打量一下包租婆ꓹ 用尽量不屑的姿态道:“肥婆ꓹ 怎么你敢插手我们斧头帮的事?”
包租婆听到斧头帮三个字愣了一下ꓹ 但很快就脱下拖鞋,狠狠一鞋底抽在阿星的嘴上:“肥婆了啦!”
“喂ꓹ 我警告你ꓹ 我是斧头帮……”
啪!
“斧头帮了啦!”
一番喜闻乐见的名场面ꓹ 包租婆把阿星一顿拖鞋底抽得七荤八素。阿星为了撑场面,往猪笼城寨外扔了一个炮仗ꓹ 假装叫人。
结果,刚好炸到路过的斧头帮二当家头上。
真正的斧头帮来了。
包租婆见势不妙,立刻跑路。
其余租客也慌忙一哄而散,躲了起来。
但很快,所有人都被斧头帮的人逼了出来,集中在院子中间。
接下来的剧情何邪没有插手,二当家要砍死其中一个街坊,结果苦力强出手,直接废了二当家的。
一道烟花飞上天,召唤来了斧头帮的全部人马。
和原剧情一样,斧头帮老大要烧死六婶儿一家三口,最终苦力强、阿胜和阿鬼三人联手,把斧头帮赶了出去。
事后,包租婆要赶这三人走,生怕他们招来灾祸。但何邪知道,此刻已经迟了。
另一边的斧头帮,当天就请来天残地缺两位高手,前来赶尽杀绝。
星光璀璨 匪我思存
这一次何邪没有袖手旁观。
是夜,他搬了一把椅子,找了一把二胡,坐在了猪笼城寨门口。
斧头帮的老大和师爷亲自送天残地缺两人来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门口的何邪。
“之前动手的有没有这个人?”琛哥眯着眼睛盯了何邪半天,不确定地问身边的师爷。
“应该是没有。”师爷也有些不确定。
“啪!”琛哥一巴掌扇在他脑袋上,“靠,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应该没有?能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的回答?”
“没有!我想起来了,确实没有啊琛哥!”师爷一个机灵,急忙答道。
輝煌歲月 純銀耳墜
“那他是什么人?”琛哥惊疑道,“看起来一副高人的样子。”
“什么高人?也许就是个死卖唱的!”师爷急忙回道,然后问天残地缺:“两位,你们觉得呢?”
“严格来说,我们两个也只不过是卖唱的。”天残悠然道。
“正所谓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地缺接口,“既然都是搞音乐的,一起在艺术层面做一个探讨,还是很有意义的。”
啪!
师爷一打响指:“专业!这就叫专业!两位不愧是……”
话音未落,他已被琛哥一脚踹飞出去。
“专尼玛个头啊专!”琛哥不耐烦骂骂咧咧,对两人道:“我不管他是不是高手,我花钱请二位,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干翻这个城寨!”
两位高手抱着古琴下了车,向何邪走过来。
他们两人的澎湃的真气和汹涌的杀气立刻被猪笼城寨里的人感应到。
大家惊疑不定,纷纷从窗户向外往来。
“阿邪?这怎么可能?”
沖喜新娘:女人,不準出軌 鬼小
“怎么会是他?”
“难道……”
看到坐在门口拿着二胡的何邪,所有人都惊呆了。
如果说苦力强等三人会武功,至少还有一点踪迹可循,但何邪会武功,就连包租公包租婆都丝毫没有察觉。
隐藏太深的人,往往要么就是实力强到离谱,要么就是所谋大到恐怖。
猪笼城寨没什么可谋的,莫非是前者?
众人惊疑不定间,天残地缺二人已走到了何邪跟前。
“敢问阁下,可是在等我们?”天残微笑开口。
“我在等该来的人。”何邪抚摸着二胡悠然道,“既然来的是你们,那就是在等你们。猪笼城寨还缺两个卖唱的,你们来得正好。”
“阁下想留下我们?”地缺一愣。
“那就要看看阁下,有多少斤两了。”天残冷笑。
一品暖婚
何邪微微一笑:“请。”
天残地缺面色凝重。
“好,今日我们便以琴会友。正所谓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天残道。
“这首筝锋还请阁下品鉴。”地缺道。
两人说话间,已经从布套里取出古筝,摆好了架势。
“既然如此,我就来一首二泉映月吧。”何邪想了想,笑着道。
铮铮铮……
金戈铁马般的琴声响起,空气中瞬间充满肃杀的气息。
猛然间,锋刃凭空而生,向何邪袭来。
何邪不偏不倚,任由这些锋刃如泥牛入海般打在自己的身体上,笑眯眯道:“还不错。”
天残地缺悚然而惊。
铮铮铮!
他们接连发出锋刃,甚至不惜发出压箱底的绝招,显化出鬼神的异象。可惜鬼神一看到何邪,便立刻崩溃了。
在漫天锋刃中何邪拉起了二胡。
悲伤的旋律一响起来,所有听到的人立刻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不等第一句结束,所有人就遏制不住地泪流满面,身心充满了悲伤。
何邪只拉了三句,就拉不下去了。
因为整个猪笼城寨,已被此起彼伏的嚎啕大哭声所占据。
尽管他根本没有刻意动用真气,但哪怕只是稍微认真用心一点,乐声中不经意间蕴含的意境,依然不是凡人所能承受得了的。
如果他再拉下去,只怕所有听到这首曲子的人,都会痛不自抑,万念俱灰,当场自杀而死。
“嗷吼吼,呜呜呜……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武功?我不信,我不信!”天残大哭着嘶喊。
“这不就是我们追求的最高境界吗?今天终于见到啦!呜呜呜……”地缺哭得撕心裂肺,捶胸顿足。
另一边,包租公夫妇,苦力强等三人,不知不觉已走到了何邪身后,忍不住地泪流满面看着他。
何邪叹了口气摇摇头:“你们两个,从今天起,就在我的理发店做小工吧。天残眼睛不好,就做盲人按摩;地缺耳朵不好,就做洗头工。”
“如果我们拒绝呢?”天残哭喊。
何邪笑着屈指一弹。
“吼!”
發財系統
一尊魔神咆哮而出,到了天残地缺面前却缓缓消散。
两人只觉在地狱边缘徘徊了一遭,两股战战,抖成一团。
“其实我们一向喜欢自力更生。”地缺哆嗦着道,“漂泊半生,有个落脚的地方是我向来的夙愿,洗头工很有发展前途,我喜欢。”
“盲人按摩对我来说也是一份很有挑战的工作。”天残颤巍巍道,“先生,我们愿意接受您的招聘。”
“很好。”何邪满意点头,目光越过他们,落在其身后汽车里的斧头帮老大琛哥身上。
琛哥一个机灵,撕心裂肺冲司机大吼:“开车啊扑街!”
但司机此刻哭得死去活来,根本没办法开车。
何邪收起二胡,缓缓走过去敲了敲窗户。
师爷一个机灵,急忙哆嗦着降下车窗,谄媚道:“您有何吩咐?”
“二位也都是有志青年,有没有兴趣浪子回头,改邪归正?”何邪笑着问道。
“当然有啊!”师爷大声道,“浪子回头一向都是我们的梦想,改邪归正这种事情我们天天都在想!只是最近实在太忙,我们实在抽不出时间做这种事情,是不是啊琛哥?”
“对呀对呀。”琛哥盯着何邪,牙齿打颤,“这位先生,给我们点时间,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做到的。”
“好啊,那就给你们点时间咯。”何邪笑眯眯地道,“做不到的话,那就是死。”
两人齐齐浑身一震,然后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明白、明白……”
五分钟后,何邪笑着和歪歪扭扭开出去的汽车挥手,目送汽车远去。
不一会儿,汽车后排就冒出了浓浓的烟,何邪笑呵呵转头,这才看向包租公等五人。
“等我安顿好了我的两个员工,再一起聊聊?”何邪提议道。
“不急!”包租公笑呵呵摆手,“大家都这么熟,有事你就先忙咯。”
“是啊是啊……”阿鬼和阿胜赔笑。
唯有苦力强和包租婆二人满脸凝重盯着何邪。
说是安顿,其实就是交代恐吓一番。
天残地缺被安排在理发店里住下,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床和铺盖的事情。然后何邪就施施然负手走出来,完全不再操心身后二人会不会逃跑。
大晚上的,也没什么可以谈事情的地方,几人在阿鬼的早餐店里坐了下来,阿鬼端来几碗白水,算是招待。
落座寒暄过后,包租公率先开口:“大家邻居这么久,真的没想到我们猪笼城寨卧虎藏龙,是我小看了天下英雄,真是枉费当年一双好眼力,真是惭愧。”
“阿鬼他们三个也就罢了,阿邪……我是一点也没看出来。”包租婆也叹气摇头,“阿邪,你使得名堂,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天龙八音?”
阿鬼等三人动容,一起看向包租公夫妇:“原来你们两个也是习武之人!”
“没错,我们就是当年的杨过。”包租公肃然道。
“小龙女。”包租婆用大拇指抹了一下鼻子。
“当年的武林正道魁首,传说中的神雕侠侣?原来就是你们二位!我们三个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阿鬼三人动容,急忙起身表示恭敬。
“什么正道魁首?只是因为我们处事公道,所以同道们抬爱罢了。”包租公笑呵呵摆摆手,看向何邪,“若论武功,阿邪远远在我们之上,只怕抬抬小指就能碾死我们。就算是当年的终极杀人王火云邪神,恐怕也不是阿邪的对手。”
阿鬼三人武功比较低,只知道何邪厉害,却没想到会厉害到这种程度,就连包租公夫妇都推崇备至。
包租婆缓缓道:“只是我很奇怪,以阿邪你的武功,至少应该练了几十年才对,但你今年最多才二十出头。而且,天龙八音早就失传数百年了,怎么会重现江湖?不知道阿邪你师出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