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85o優秀小說 諸天大聖人 ptt-第1619章 我鴻鈞,獨走一門(求訂閱)看書-hqben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诛仙剑阵内。
道道诡异的剑气继续肆虐着。
罗睺依旧有着信心。
现在,他反倒是好奇起来,鸿钧他们究竟有些什么底牌呢。
竟然也底气十足?
莫非还有他罗睺所不知道的事情吗?
不解归不解。
但罗睺还是觉得,他应该很快就会发现了。
诛仙剑阵就要启动,再大的底牌也隐藏不了多久了。
所以。
他很快也能知晓,“鸿钧,既然你们都想破一破阵,那便入阵门吧。”
一把仙剑是一门。
他未运转诛仙剑阵,那阵门自然开着。
阵通向一方。
一剑便主持一方。
入得大阵内,自然生死半点不由人。
罗睺只觉得好笑,“一剑通玄,道可道来,四剑绝天。
任你是大罗神仙还是准圣之尊,入此剑阵后,皆要化作灰灰了去。”
断无其他可能。
罗睺自信满满,对诛仙剑阵充满绝对的信心。
只要剑阵还在运转,鸿钧他们就逃不出去。
最终只能……
被束缚住,一剑杀死罢了。
流年共度相思遠 醉花簟
不在乎是如此。
“诸位道友,此诛仙剑阵有四门,你们可商议一番走其余三门,由我独自走一门。”
永明 騎牛看唱本
鸿钧瞥了一眼老祖们,继续说道:“四门中,各有一把仙剑,相互关联,也相互独立。
魔法高手在都市
我们可从四门着手破阵,诸位道友以为如何?”
四个入口。
可通往大阵深处,从内而外,方可破掉这座阵法。
当然了。
也有可能破不掉。
但那样一来,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最终可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当然。
在罗睺看来,他们应该不会赢,也不可能赢。
想破掉他的阵法,简直难如登天一般。
那怎么可能?
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诸位,请进门吧。”
罗睺冷漠一笑,“既然不愿意加入本座的魔道,那你们就化作这剑阵的养料吧。”
既然不能为自己所用,那还留着干嘛。
直接灭掉就行了。
敌人都是绊脚石,既然是绊脚石的话,那就只能踢开了。
绊脚石嘛。
都是要打碎的。
自然要好好灭掉比较好。
老祖们:“……”
闻言后,他们有些哭笑不得,原来你鸿钧道友这么伟大。
竟然这么友好。
好人啊。
真的是太好了。
鸿钧竟然能体谅他们,竟然还想独自一人走一条通道,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他们自然是感动不已。
时至今日。
天雲帝尊 魚落竹林
像鸿钧这样的好人已经太少了。
少得可怜,实在是感动。
大大的感动啊。
实在是一个大好人。
很难得。
并且,鸿钧还替他们着想。
这确实有些令人感动。
别人可不会有这种心思,也不可能替他们着想ꓹ 也就是鸿钧了。
换一个人根本不可能。
现在呢。
这样的情况倒是真的很好。
“鸿钧道友,多谢你了。”
“道友ꓹ 你……你一个人走一门,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是啊,要不我们赔道友你一起走?”
“这实在是太冒险了。”
“鸿钧道友ꓹ 你这般做,叫我们好不感激你ꓹ 该如何是好啊。”
实际上。
他们的心里对鸿钧是很感谢的。
要不是有鸿钧替他们考虑,他们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事情来。
真好啊。
此刻。
听到这些老祖们的话语后ꓹ 鸿钧心里也是很好过的。
他暗道:“看来ꓹ 这些人也不是那么坏嘛。”
给他们一起好处,他们也是懂得感恩的。
当然。
是真心实意,还是表面功夫,那就不好说了。
女白領的故事 無名的風
鸿钧也不在乎这些。
不过……
面对众老祖们的请求,他却微微摇头,“行了,诸位道友就不要说这么多了。
贫道有办法自己应对的ꓹ 倒是你人多,也能够轻易破掉阵法。
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好的。
人魚之白澤
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
虽然听起来鸿钧有一种为他们好的样子ꓹ 但这些老祖们还是点点头起来。
最终不得不承认鸿钧的做法。
反正鸿钧不会死ꓹ 也不会有事情。
他们的话ꓹ 几个人一组倒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毕竟……
都是混沌魔神ꓹ 都有着种种神奇的手段,都有一些强大的神通ꓹ 以及强大的先天灵宝。
保命肯定是没有问题了。
唯一需要担心的ꓹ 可能就是各自一组的同伴了。
虽然他们很感激鸿钧一个人独闯一门ꓹ 也敬佩他一人独闯一门的勇气。
但是。
在内心里还是有些嘘嘘不已。
鸿钧真的能够完成吗?
这似乎不好说了。
也难以去解释什么。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们也只能认同鸿钧的说法。
由鸿钧一个人闯一门ꓹ 他们其他一行人就自由组合了。
进哪一个门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鸿钧道友,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们便就此别过,希望还能够见到你。”
“如此的话,我们这些人就各自分一组吧,鸿钧道友你单独一组。”
“希望一切顺利。”
“……”
相互安慰地说着,实际上则各怀心思。
只有鸿钧自己在想着如何破阵。
其他人嘛。
他其实并没有在他们身上放多大心思。
“反正他们都只是一群炮灰,反正他们迟早就要死去,无非就是替我走一走另外三门罢了。”
鸿钧暗道:“有他们替我走一遭,我就不用分出分身去走了,凭借我这么多年来获得的太极图、盘.古幡等先天至宝,想要从诛仙剑阵的其中一门里破开阵法,也不难。
更何况,我还有一件更厉害的至宝呢。”
那件至宝,他一直都没有暴露。
同时。
如同太极图、盘.古幡这样的至宝,他也没有在众老祖们面前暴露。
连罗睺都不知道。
只是单纯的觉得鸿钧身上有些古怪罢了。
实际上。
对现如今鸿钧的情况他也不太清楚。
只是曾经在混沌里遇到过,那个时候的鸿钧并不强,想来现在的鸿钧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如此一来。
鸿钧也就不算什么了。
“哪怕他有些际遇,有些因缘际会的造化和底牌手段,也不见得是本座的对手。”
面对鸿钧这样的强者,他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实力的,足以抗衡之。
抱着这样的想法,罗睺的心里忍不住露出深深的笑容来,“这一次,本座正好可以把你们这些家伙一网打尽。”
这倒是挺不错的。
杀掉这些家伙,比什么都要好。
既然不能为他罗睺所用,那就只能打杀他们了。
这是肯定的。
罗睺的目光闪闪着,看到鸿钧他们都各自进一道门后,便开始让诛仙剑阵运行起来。
这一次。
是最大限度的运行。
于是。
诛仙剑阵开始不断地吸取着极西之地的天地灵气为己用,用来维持剑阵的运转,以及爆发出强大、诡异的剑气之用。
这样的事情不断地形成,道道神异的剑气开始在四个阵法空间中产生。
相互关联,又相互独立。
这还不算什么。
紧接着。
无数的能量开始暴涌起来,能量滚滚不停息。
“诛仙剑阵,起!”
罗睺低喝一声,双手也开始迅速地掐出一个又一个的法诀来。
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已经形成。
能量狂涌,剑气横飞。
一时间。
竟也数之不尽来。
看得那进入到诛仙剑阵内的众老祖们是一愣一愣的,甚为惊恐。
“开始了,这剑阵开始运转了。”
“我们该如何是好啊?”
“接下来,怕是也难了。”
“如此,我们可护住自身不灭,等待鸿钧道友那边破阵就好了。”
“此言大善。”
“……”
事实上。
他们也想捡便宜,也会捡便宜。
这样的想法早就有之。
反正,鸿钧的背后有江缺那样的大能者存在,根本不需要他们担心。
而他们背后却没有那等强者存在,所以得苟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