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802都市小说 璀璨王牌討論-第兩千一百三十章 決賽之強者的破壞力鑒賞-dskyw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于内心深处里散发出来的这一股自信。
在底下飞快比划出来的手势。
果决而又大胆。
在稳重的基础上。
强化了自家王牌前辈的进攻欲望。
于此之际。
在看到暗号的那一刻。
投手丘之上的成宫鸣便是嘴角微微一翘。
‘这样的树,才是最棒的阿树啊!’
入目之处。
豁然高举起来的臂膀。
那闪烁的光影。
“嗯!?”
所映入到御幸眼帘之际。
“咻!”
侧前压制。
飞窜过来的小球。
紧逼来到本垒面前。
打击区上。
看着那闪烁的小球。
御幸眼神一凝。
“唰!”
第一时间里所作出的判断。
随之用力挥舞起来的金属球棒。
舞动之际。
“就是这里!”
那明晃晃的正面拦截。
比及御幸那瞳孔里刚刚掠过一缕喜色之际。
侧下角度。
“!?”
那蓦然极致下坠的弧线。
“可恶!又是指叉球么!?”
突如其来的犀利下坠轨迹。
“乓!”
虽然是跟上的速度。
却也仅是勉强蹭到一丝球锋。
恐怖的球威。
剧烈的尾劲。
震动之际。
御幸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掌心之上的金属球棒。
更加无法将小球朝着高点位置挑飞出去。
“咻”
挤压之后。
只能是眼睁睁看着这一球从最正面的角度里反弹出去。
“砰”
非常直接的投手正面球。
“哒哒哒”
从投手丘之上小跑下来的成宫。
“啪”
很是轻易的将这一球拦截下来。
甩臂之际。
比及御幸才刚刚起跑没有几步。
“咻!”
“啪!”
小球便是稳稳窜入到一垒之上,山冈的球套里。
应对着那落下的清澈响声。
“出局!”
还有垒审那高亢的裁定话语。
被迫停下脚步的御幸。
看了一眼那在投手丘附近带着一缕得意表情,宛如就是在说‘你还是不太行啊,一也’的王子殿下。
“呼。。。。。”
御幸微微摇了摇头。
只能是无奈转身朝着自家板凳席位置小跑返回而去。
“哦哦哦!好犀利!”
“这里的决胜气息太浓重了啊!”
“啧啧,这就是稻实投捕啊。”
“不管怎么说,也是今春优胜冠军投捕组合啊。”
看台之上的观众们也是在这一刻各自高声交谈起来。
‘直接就是动用指叉球么?那个捕手也是成长了许多了啊。’
而在打击准备区里的茂野自然是全程看完了自家四棒被拿下出局数的全过程。
鸣的投球自然不必谈。
让茂野进一步感到忌惮的则是多田野树的成长。
不是单指投球水准和思维上的成长。
更是一种器量上的成长。
去年的夏季。
多少还可以看到这位稻实小捕手有点畏手畏脚的样子。
在和鸣的配合上。
不是指技术层面上的差距。
而是在思维同步方面,有着明显的瑕疵。
投捕一旦无法达到思维同步的话。
劣質竹馬恕不退貨
那对于一支队伍来说。
堪称是毁灭性的打击,小捕手自然是没有差到那个份上,只是以着茂野和成宫这样投手的表现来说。
去年秋季的小捕手的确不够看。
那一次也就是青道整体状态更差,茂野一直到秋季大赛结束都没有彻底恢复到全盛时期,这才败给了稻实,不然的话,多田野树这一点是确确实实的漏洞。
然而今年。
特别是经历了甲子园洗礼之后。
这位多田野君真的是飞速成长起来。
同步协调的投捕。
‘这才是最恐怖的组合啊。’
茂野缓缓从打击准备区里站立起来。
看着多田野和成宫的身影,于内心深处里暗暗想着。
“第五棒,投手,茂野君。”
但也正因为是如此。
自己就更有必要在这里至少要稍微打击一下这对投捕,不能够让他们继续随心所欲的进攻下去了,节奏彻底起来的话,后面的战斗里,青道高中必定会变得更加困难起来。
“呼。。。。。”
茂野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那稳步踏上的打击区。
侧身而立的时刻。
一下子变得冰冷而又隐隐带着一缕暴虐气息的茂野信。
“哼!动真格了啊!阿信!”
于高点之上。
两位王牌的视线对上那一刻。
成宫鸣也是双眼微微一眯,瞳孔深处里流窜出一缕锐利的寒芒而来。
“上吧,阿信!”
“这里就交给你了啊,茂野君!”
“绝对要拿下一支来啊,暴君殿下。”
“王牌大人,这里就看你的表现了啊。”
“冲啊!青道高中!”
两位王牌大人的第三次交锋。
这是茂野信的第二轮打席。
正面之上。
应对着这热烈无比的声势。
“playball!!”
在那主审裁判的话语落下之际。
“鸣桑!”
入目之处。
所应对的彼此的眼帘。
“第一球!”
“嗯!”
投捕达成的合意。
要借着拿下四棒打者的这一股节奏和气势。
刹那间。
投手丘之上。
成宫鸣那迅速挺直的身躯。
“咻!”
下一刻。
伴随着一声剧烈的音爆声落下。
一道亮光从这里飞窜而出。
高校入黨培訓教材(2017版)
笔直而来的寒芒。
带着一股凶狠无比的气息,朝着本垒方向强压而来。
“嗯!?”
入目之处。
打击区之上。
茂野眉毛一扬。
进而跨步而出的身影。
“唰”
凭借着下半身的力量。
传导到双臂之上。
以着最快的速度。
那迅猛挥舞而出的金属球棒。
掠过的刹那。
所炸响的音爆声。
一步之遙--中國皇太子政治
轰鸣之际。
“乓!!”
正面角度上。
极致碰撞在一起的小球和球棒。
落下的一声剧烈响声。
炸裂的瞬间
那迸发开来的激烈火花。
角度之上的挤压。
些许的打击偏差感。
令茂野的眉头微微一蹙。
下意识里想要横扫出去的球棒。
然而那所受限的角度。
没有办法很好释放出来的力度。
“咻”
弹射而出的球影。
根本就不受控制的朝着三垒方向折射过去。
“砰”
飞窜而出的球影。
重重砸在了边界线之上。
进而滚动出去的小球。
“啪嗒”
“界外。”
垒审的裁定话语也是随之响起。
“首球!内角偏低位置的直球,非常刁钻的角度,打者茂野君果断出棒,强压而下,但还是在角度上偏差一丝,三垒界外球!”
精细的选择。
有点微妙的球路。
正好可以让茂野捕捉到。
却又不是很容易施力的角度。
必须要说。
今年夏季。
成宫鸣的投球变得愈发细腻起来了。
这种纤细的投球技巧。
以前不是说没有。
只是现在变得更加精湛而又卓越起来。
“第二球!”
也是茂野刚刚于内心里感慨之际。
投手丘之上。
迅速和自家捕手达成合意的王子殿下。
那又是飞速高举而起的臂膀。
入目之处。
“咻!”
再次侧前压低飞窜而进的光影。
突入进来的小球。
“滑球!?”
折射的弧线。
勉强捕捉到的一丝轨迹。
茂野却是因为第一球的缘故。
那略显放低的打击准心。
“唰”
只能是勉强挥舞出去的球棒。
“乓!!”
正上方位置里。
所堪堪蹭到的一丝球锋边缘。
“嗯!?”
遏制不住的威势。
那所倒飞出来的光影。
腾空跃现之际。
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一垒边线之上。
“砰”
落地发出的一声重响。
进而滚动到界外之去。
“啪嗒”
“界外!”
一旁的垒审也是迅速举手示意,高声喊道。
连续两球的正面决胜。
都是在最后手感上的细微偏差。
这种淡淡的违和感。
令茂野的眉头忍不住微蹙起来。
找不到的节奏点。
对面不知道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是看穿了他们青道的战术目标。
还是说有预先准备。
导致这一场比赛。
到现在为止。
他们青道高中从来没有抢占过任何一丝先机。
“必须要有所选择了!”
看着投手丘之上的成宫鸣。
茂野的瞳孔里浮现出一缕决然神色。
原本握长棒的姿态。
被茂野瞬间改成了短棒。
长远距离的安打。
亦或者说本垒打。
本来是茂野有所瞄准的目标。
但就现阶段而言。
打击的精准度才是最重要的。
改成短棒之后。
茂野更是步伐微微朝着前侧一顶。
“嗯?”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
本垒之上。
多田野树眼神一凝。
‘这是要放弃远距离的打击,来提升短距离的打击精准度吗?看来还很有可能是瞄准低空打击?那这样的话!’
一下子所转过的念头。
侧上位置里。
多田野树那飞快比划出来的手势。
看到暗号那一刻。
成宫鸣反而是摇了摇头。
“这里不能够投这一球,阿树,正面决胜,要在这里将阿信的气势彻底遏制下来,才是可以的!”
果决的气息。
这一股澎湃的气势。
“嗯,我明白了,鸣桑!”
多田野树在微微一怔后,便是重重点了点头。
仅是那么一瞬间。
眼神交汇的这一对投捕搭档。
所调整而达成的合意。
“第三球!”
瞅准的位置。
“阿信!一决胜负吧!”
成宫鸣那迅速挺直的身躯。
“来了!”
高举而起的臂膀。
打击区之上。
映入到眼帘里那一抹光景。
茂野双眼一凝。
“轰!”
伴随着那荡漾开来的气浪。
下一刻。
“咻!”
呼啸之间。
一道亮丽的光影从投手丘之上飞奔而出。
飞奔而至的弧线。
“内角球!”
所威压而进的极致小球。
极具压迫力。
正面之上。
王妃小老婆 喵小殿
映入到茂野眼帘之际。
“就是这里!”
一瞬间的判断。
茂野那猛然前踏出去的脚步。
凝聚于一点之上的力量。
随后之上爆发出来的那一刻。
“轰!”
“唰”
堪堪挥舞而上的金属球棒。
侧下位置里。
“嗯!?”
刹那间。
挥舞而起的黑影。
那于空中猛然震动的小球。
“嗯!?曲线球!?”
折射而过的轨迹。
这无比凌厉的弧线。
一下子所需要作出的临时调整。
茂野双手一压,那眉宇间所浮现出来的一缕煞气。
“赶上啊!”
强行压制而动的球棒。
所硬生生扭动过来的一丝球锋。
夜宋 格子裏的陽光
“嗯!?”
所映入到眼帘里的球影。
“唰!”
“难道!?”
在多田野树那蓦然收缩的瞳孔之中。
重生之熱血傳奇人生
“乓!!!”
偏下角度里。
那所折射弯曲的球影。
一声剧烈的撞击声落下。
震动的余韵。
“!!”
比对着投手丘之上成宫鸣那微微变化的表情。
“轰!”
气旋荡漾之际。
所倒飞出去的白光。
“砰!!”
重重砸在了二三垒中间地表之上。
“哼!”
在白河那略显阴沉的表情之中。
赶不上的步伐。
只能是眼睁睁看着这一球从自己的身侧跳窜出去。
“啪嗒!”
进而弹射到更加深远的中外野草坪之上。
落队所发出的清脆响声。
“哒哒哒哒哒哒!”
一垒之上。
茂野信的身影已经是迅速进逼而至。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在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热烈呼声。
堪堪在卡尔罗斯捡起小球,将其甩射到一垒位置时刻。
“安全上垒!”
茂野信的步伐也是稳稳踩在了垒包之上。
一旁的垒审也是丝毫没有犹豫的举起自己的右手,高亢喊出。
“nice打击!茂野前辈!”
“哈哈!第一支,果然是要看我们王牌大人啊。”
“暴君殿下,nice打击!”
“GOOD!”
“OK!OK!”
第一支安打!
非常具有意义的一击。
特别还是由茂野轰出的那一刻。
不提板凳席里的青道选手们。
看台之上。
克里斯前辈、伊佐敷前辈、亮介前辈等人都是各自稍稍流露出一抹振奋神色而来。
最容易激动的伊佐敷前辈更是直接右手捏拳高声喊道。
“哟西!就是要这样!上吧!前园!再继续拿下一支来啊!!”
“纯,安静一点哦。”
前面太过于沉闷的攻击。
来到这第五局。
终于看到破点的一击。
“呼。。。运气还算不错,准心没有偏离,不然的话,就穿越不过去了啊。”
球场之上所响起得这一阵阵热烈欢呼声。
一垒之上。
茂野信脱下自己的打击护具,递给小跑上来的山口,随后微躬而下的身影,看着投手丘之上的成宫侧影。
‘嘿嘿,鸣,这都是第二轮了,我可不是一也那个白痴家伙,这一击,我先拿下咯!’
那面容上所流露出来的一缕淡淡笑意。
“哼!”
映入到成宫眼帘之际。
这位王子殿下也是冷哼一声。
‘不要得意,阿信,只是一支而已,你就老老实实待在一垒,不要动吧!’
于极致之间辉现出来的一缕寒芒,也是代表着这位稻实王牌大人的决意。
“第六棒,一垒手,前园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