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華晨集團正式破產重整 稱盡力挽回債權人損失

重磅!華晨集團正式破產重整 稱盡力挽回債權人損失

新華社瀋陽11月20日電(記者陳夢陽、汪偉)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日裁定受理債權人對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晨集團)重整申請,標誌着這家車企正式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林傑:吉利汽車集團開始架構造車4.0時代

法院的裁定稱,華晨集團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情形,具備企業破產法規定的破產原因。但同時集團具有挽救的價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華晨集團作爲遼寧省屬國企,直接或間接控股、參股四家上市公司,並通過旗下上市公司華晨中國與寶馬合資成立華晨寶馬公司。有中華、金盃、華頌三個自主品牌和華晨寶馬、華晨雷諾兩個合資品牌。

特殊資產界創新:浙商資產招募外服 11家機構簽約了!

10月下旬,華晨集團發行的10億元私募債到期僅支付了利息,本金未能兌付,引發關注。11月13日,一位債權人依法向法院提起華晨集團破產重整申請。

據遼寧省國資委有關負責人介紹,華晨集團長期經營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處於虧損狀態,負債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來,遼寧省政府及相關部門一直努力幫助華晨集團解決現金流問題,但其債務問題積重難返。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華晨集團自主品牌經營狀況進一步惡化,長期積累的債務問題暴發。據華晨集團今年半年報,集團層面負債總額523.76億元,資產負債率超過110%,失去融資能力。爲解決債務問題,有關方面成立了華晨集團銀行債委會,力求債務和解,但未果。

根據法律規定,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指定華晨集團管理人,全權負責企業破產重整期間各項工作,包括受理並認定債權人債權申報,編制重整計劃草案並提交債權人會議表決等。債權人將根據法院最終批准的重整計劃獲得償付。

北京長陽一小區55戶業主玻璃接連自爆,原因不明

華晨集團有關負責人表示,本次重整隻涉及集團本部自主品牌板塊,不涉及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及與寶馬、雷諾等的合資公司。作爲寶馬在中國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集團重整後有望實現重生,盡最大努力挽回債權人損失。同時華晨寶馬仍然是其未來穩定的利潤來源,而且還將不斷推出新產品,擴大規模。(完)

【相關閱讀】

一手好牌打爛!看國產寶馬背後的資本局(來源:清流)

破產邊緣的華晨集團:全靠寶馬撐着

清流plus,資本是本故事書。

大家好,我是努力賺錢買車的清流君。說到新車扣標,華晨寶馬肯定逃不過。

自2006年起,華晨集團連續15年穩居瀋陽市納稅企業第一名,納稅額甚至一度比瀋陽納稅十強總額的一半還要多。聽起來很厲害是不是?但其實所有的光環和榮耀都來源於寶馬,而非華晨。

金地天河峯睿 即將開盤(2020-11-19 06:18:02)

實際上,從今年7月開始,表面風光的華晨就陷入“股債”風波,多隻債券暴跌,媒體報道也多冠上“千億債務壓頂”等字眼。可以說一夜之間,大廈將傾。

本期視頻就給大家好好講講華晨寶馬以及它背後大佬的故事。曾經一手操縱資本迷局,將瀕臨破產的金盃送上“中國赴美第一股”寶座的大佬仰融,是如何在成就華晨後被踢出局外的?曾經風光無限、甚至和寶馬劃等號的華晨,又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的?

一頓操作猛如虎,登臨赴美第一股

雖然華晨現任董事長是閻秉哲,但他去年4月纔剛走馬上任。華晨的起家和快速發展,真正的操縱者是另一個資本大佬——仰融。

清流Plus【宇宙防騙指南】系列,“河南傳銷組織內幕揭祕”視頻中,我們曾提到“原始股向來以低價、超高回報而著稱”,大爺大媽們很容易迷戀原始股,因爲在他們年輕時代,確實有人因爲原始股一夜暴富。比如仰融,進入汽車界就是靠原始股發家的。

長安歐尚X5獲得年度都市SUV大獎

1987年,瀋陽農機汽車工業局局長趙希友,受命將全市50多家汽車零部件企業,組合成“金盃汽車公司”。當時的金盃缺少資金,瀕臨破產邊緣,決定嘗試股份制改造來集資。1988年,金盃首次公開向社會發售1億元優先股,每股1元,由於那時候幾乎沒有人瞭解股票,這些原始股居然在申購期結束後還有一半沒有賣出。

畢竟是在上海東湖賓館混的人,魄力十足的仰融,用在證券市場賺的錢加上舉債,一舉收購了金盃4600萬股原始股,二話不說邁進了汽車行業。

借錢買股之後,仰融開始對金盃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先是在1991年與海南華銀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和金盃汽車合資成立了金盃客車,又在1991年以1200萬美元買下金盃汽車40%的股份,然後通過換股操作,將持股比例擴充到51%,成爲第一大股東。

被逼拍裸照、坐檯、捐卵!夜幕後狠毒的”佳麗貸”曝光

仰融的膽識和野心還不止於此。他想讓金盃赴美上市,把五星紅旗插到華爾街上。但那個時候,國內連證監會都沒有,想去美股上市完全是癡人說夢。此外,在美股上市的條件之一就是不能讓私人擁有控股權,也就是說仰融必須放棄自己手上的股份。

但沒有仰融操不了的盤。接下來,就是見證他騷操作的時刻。

仰融首先在百慕大開了個殼公司,名爲華晨中國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之後拉來央行、中國金融學院等四家機構,在上海成立了一家非盈利機構“中國金融教育基金會”,讓這家基金會擁有華晨中國55.85%的股權,而華晨實際控制人依舊是仰融。

1992年10月,在基金會有央行背書的加持下,“上面有人”的華晨中國在美國成功上市,作爲“社會主義國家第一股”,在華爾街和國內引起巨大轟動,融資8000萬美元。

溫馨提示,原始股不僅吸引投資者,還吸引騙子。你我皆凡人,一沒錢,二沒仰融這操盤的本事,當“原始股暴富神話”砸在頭上時,還是要謹防被騙。

言歸正傳,憑藉當年4600萬的原始股,金盃確實爲仰融的汽車帝國開了個好頭。1997年仰融準備創建華晨中華品牌,車輛設計邀請了意大利殿堂級設計師喬治亞羅參與,發動機部分直接買下了瀋陽航天三菱發動機廠,產品研發上則二話沒說砸了一個億。

2000年底,第一代中華車下線,仰融公開表示:“到2006年,中國汽車品牌中唯一敢和外國企業叫板的就是華晨中華!”這並不是盲目自信,據報道,當時雷諾總裁杜邁看了華晨的工廠表示,“世界的革命從巴黎開始,中國汽車的革命從仰融身上開始。”

理想豐滿,現實骨感。車是造出來了,但華晨中華沒拿到車輛銷售資質啊,這車他根本賣不了!所以第一批車都被員工內部消化了。

華晨寶馬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但是別急,狡兔三窟。準備華晨中華品牌的同時,華晨還有一條路在走,就是造皮卡。早在1999年,仰融就和前身是保定汽車製造廠的田野汽車順利聯姻,生下了個孩子叫中興。

除了中興,田野給華晨帶來的最大的禮物,其實是寶馬!彼時寶馬正在尋找國內的合作伙伴,並且已經和田野有過幾次接觸。

而華晨就是通過田野,和寶馬勾搭上了。2001年華晨和寶馬正式開始接洽,同年10月華晨寶馬汽車有限公司註冊成立,當時寶馬國產項目小組的領導人便是仰融。

和寶馬聯姻可是件又能蹭熱度又能賺真金白銀的大好事,寶馬幾乎是帶着華晨一路狂奔。近10年,華晨寶馬爲華晨汽車帶來每年約40億元的利潤。

同時另一邊,仰融已經通過各種操作促成了金盃和通用的合資,還接手了湖北孝感的三江雷諾,控股55%,計劃引進雷諾家用型經濟轎車。

至此,通過仰融各種的操作,華晨帝國逐步顯現,市值高達246億,包括5家上市公司和158家關聯公司,被當時的媒體稱爲“華晨迷宮”。

警情通報!常州一汽車撞傷2人,其中1人死亡

一念之差,一朝跌落萬丈懸崖

但佈下了華晨迷宮的仰融怎麼想不到,自己很快就會被趕出迷宮。

2001年,遼寧爆出了“慕馬大案”,牽涉到了不少官員貪腐案件。該事件後來被改編成電視劇《大江東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這件事深刻影響到了仰融的佈局,也讓仰融決定不能只在遼寧發展,要把手伸向別處。當時他看上了英國羅孚,並且規劃70億投資,讓羅孚落地在寧波。但是華晨汽車生於遼寧,成於遼寧,已經成爲了遼寧的支柱企業,又怎麼可能輕輕鬆鬆就連根拔起呢?

有關人士向仰融表示,希望羅孚項目落地大連。多次協商後,仰融還是拒不退讓。他以爲華晨盡在掌握,卻忘記了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就是前面提到的中國金融教育發展基金會。仰融是通過這個基金會持有華晨股份的,而這個基金會有國資背景,因此華晨汽車也成了一家國有企業,而仰融充其量只是個國有資產經營人而已,隨時可以被開除。

小心!可轉債颳起強贖風暴 這些公司這樣選擇

2002年3月,遼寧省成立“接收華晨資產工作小組”,開始全面清查、覈查、接收華晨資產。2002年6月,華晨中國宣佈解除仰融的董事會主席和行政總裁的職務。公安廳也發佈公告,仰融因涉嫌經濟犯罪被遼寧省檢察院批准逮捕。

2020咪咕盛典系列開幕 首次實現端到端4K+ 8K超高清直播

仰融自然不服,他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上訴無果,又在美國起訴,同樣無果。仰融也曾向媒體透露,堅持去寧波投資是他最後悔的事情,可惜世界上沒有後悔藥。

天津新增病例涉及中小學幼兒園全部停課!最新發佈會要點都在這裏

仰融在2002年5月去了美國,至今再也沒回來過。不過他並未消失,在2009年還創辦了正道汽車,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自廢武功成寄生蟲,腹背受敵的華晨何去何從?

YY迴應渾水做空報告:報告包含大量錯誤的信息

仰融走後,華晨的掌舵人至少換了四波人,但都沒有能成氣候的。即便政府後來出臺多項針對華晨的利好政策,包括快速審批通過華晨中華的生產銷售資質等,依舊不見起色。

暴雪襲擊東北

華晨集團看起來家大業大,有錢有勢,但能打的有且只有華晨寶馬。依據2019年的財報,華晨寶馬對公司收入、利潤和經營現金流的貢獻度均在95%以上,而華晨金盃、華晨中華等華晨自主品牌完全是隻虧不賺,瘋狂撒錢。如果去掉從華晨寶馬得到的利潤分成,華晨中國今年上半年的其他板塊總體虧損達到3.38億元。華晨寶馬用真金白銀詮釋了什麼叫用命帶也帶不動。

靠在寶馬的金字招牌上躺贏的華晨,慢慢陷入腹背受敵的囧境。一方面,雖然寶馬錶現突出,但華晨寶馬已經越來越無法掌控寶馬。2018年華晨中國與寶馬簽訂協議,寶馬在華晨寶馬的股權從50%增至75%,擁有更絕對的控制權和話語權。

另一方面,如今中國的汽車市場早就過了做大蛋糕的階段,走進了重分蛋糕的時代。而自主品牌處於國產車梯隊末流的華晨,顯然吃不到蛋糕。在疫情影響下,數據更是難看,華晨中華2020整整半年的銷量只有3186臺,連別的自主品牌廠商隨便一款車一個月銷量都不如。

移民後,他們轉身成了簽證官

華晨一路心安理得地躺着,很大一個原因是篤信有政府託底。華晨集團尤其華晨寶馬牽動着瀋陽乃至遼寧整個汽車產業鏈的發展和投資,坐擁160餘家相關公司、4.7萬名員工,政府不可能眼睜睜看着四五萬人一夜之間失業回家。

政府也確實出手相助了,主要是通過出錢接手華晨部分股權,給予華晨財政支持。5月27日,華晨集團出售了2億股華晨中國股權給遼寧交投,佔據了華晨中國股本的3.96%;7月14日,遼寧交投再次入手4億股,又拿到了股本總數的7.93%。

近幾年來,遼寧政府爲“弱勢”企業想方設法“接盤”的案例不在少數。從東北特鋼到輝山乳業,再到大連機牀、丹東港集團,政府想盡辦法幫這些納稅大戶度過難關。

短時間內有政府強力支持,華晨也許不會驟然倒下。但如果一直坐以待斃,誰能保證華晨永遠不會破產重組呢?

河南信陽一貨車與送葬人羣相撞已致9死4傷 肇事車主已被控制

前面講到的寶馬增持華晨寶馬事項,股權交割擬在2022年前完成,到那時,華晨寶馬爲華晨集團自有品牌的輸血將越來越少,華晨在政府面前的底氣和籌碼也會越來越少。

靠不了政府,靠自己呢?很遺憾,殘酷的市場不會等一個失敗的掉隊者。

回首過往,寶馬用了17年時間,利用華晨打開中國市場,牢牢佔據市場領先地位再收回權利。兩個字,絕了。

反觀華晨,過度依賴寶馬,自廢武功,導致自有產品線毫無長進。而締造了華晨帝國卻驟然出局的仰融,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又何嘗不讓聽者唏噓。

華晨

索尼在聖馬可廣場舉辦燈光秀 慶祝PS5發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