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jq6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怎麼偏偏是個蛋推薦-h7mq6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赫蒂仔细回忆了一下,自从认识自家老祖宗的这些年来,她还是头一次在对方脸上看到如此愕然精彩的表情——能看到一贯严肃沉稳的老祖宗被自己如此吓到似乎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但赫蒂终究不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瑞贝卡,所以很快便强行压制住了心里的搞事情绪,干咳两声把气氛拉了回来:“您……”
“等会,我捋一……梳理一下,”高文下意识摆摆手,然后按着自己正在跳动的脑门,“贝蒂这两天在给那个蛋浇水……那孩子平常是会做出一点旁人看不懂的行为,但她应该还不至于……算了,你去把贝蒂叫来吧,我问问怎么个情况。对了,那颗蛋有什么变化么?”
“没什么变化,”赫蒂想了想,心中也突然有点羞愧——在先祖离开的日子里她把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政务厅的工作上,便忽略了眼皮子底下发生的“家务事”,这种下意识的疏忽可能在老祖宗眼里不是什么大事,但仔细想想也着实是一份过错,“孵化间那边执行着严格的巡视制度,每天都有人去确认三遍龙蛋的状态,贝蒂的古怪行为并没造成什么影响……”
赫蒂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把“就是最近有点腌入味”这句话给说出来。
高文嘴角抖了一下:“……还是先把贝蒂叫过来吧,然后我再去孵化间那边亲自看看。”
仅仅片刻之后,正在二楼忙碌的贝蒂便被传唤铃叫到了高文面前,女仆小姐显得情绪很好,因为今天是高文终于回家的日子,但她也显得有点茫然——因为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突然叫来,毕竟按照好不容易记下来的仪程规范,她之前已经带领侍从和仆役们在门口进行了迎接仪式,而下次接受召见理论上要在一小时后了。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不知道发生什么的贝蒂,高文突然感觉有点哭笑不得,他一直看着这个姑娘成长,看着她读书念报,学习拼写和计算,看着她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厨房小女仆变成皇家的女仆长ꓹ 这个乡下来的、曾经因营养不良而干瘦迟钝的小姑娘确实成长起来了,但和那些理论上站在同一高度的人比起来她仍然毫不出彩ꓹ 甚至仍旧笨拙,平日里还会因为脑筋突然卡壳而有些意外之举——可即便如此,这里的所有人仍然十分喜欢她。
这是个单纯直率的孩子ꓹ 她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大概都没有称得上长远的想法,她只是努力想要做好一些事情ꓹ 虽然搞砸了一些,但这些年确实是越来越有进步了。
“贝蒂ꓹ ”高文的脸色缓和下来ꓹ 带着淡淡的笑容,“我听说了一些事情……你最近经常去孵化间看望那颗龙蛋?”
贝蒂呼呼点头,承认的无比痛快。
“而且你还经常给那颗蛋……浇水?”高文保持着微笑,但说到这里时表情还是忍不住古怪了一下,“甚至有人看到你和那颗蛋聊天?”
贝蒂的表情终于有点变化了,她竟没有第一时间回应高文,而是露出有些犹豫苦恼的模样ꓹ 这让高文和一旁的赫蒂都大感意外——不过在高文开口询问原因之前,女仆小姐就好像自己下了决心ꓹ 一边用力点头一边说道:“我在给恩雅女士倒茶——而且她希望我能陪她聊天……”
一边说着ꓹ 小女仆心中一边努力做着思考:虽然恩雅女士曾说过不要把这些事情说出去ꓹ 但当时的约定似乎提到过ꓹ 是在主人回来之前暂时不要说,现在主人回来了……应该也就可以说了吧?当然这也可能是自己记错了ꓹ 但是没办法ꓹ 主人已经问出口了……
这心思单纯的姑娘并不想对高文撒谎。
高文则再次陷入了短时间的错愕ꓹ 在理清楚贝蒂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之后,他立刻意识到这件事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贝蒂怎么会知道恩雅这个名字!?她在和恩雅聊天?!
他从沙发上霍然起身:“我们去孵化间ꓹ 现在!”
妖孽逆天:輕狂腹黑二小姐 東方魔芋
……
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方向传来,脚步声中伴随着几个清晰可辨的气息,孵化间中静谧祥和的气氛就此被打散,位于房间正中央的淡金色巨蛋内部发出了一声非常轻微的叹息,并伴随着一句带着笑意的自言自语:“回来了么……还以为能多清闲几天。”
孵化间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高文、赫蒂以及贝蒂的身影随之出现在门外,他们瞪大眼睛看向正浮动着淡淡符文光辉的房间,看向那立在房间中心的巨大龙蛋——龙蛋表面光晕游走,玄奥古老的符文时隐时现,一切看上去都非常正常,除了有一份报纸正漂浮在巨蛋前面,而且正在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下一页翻开……
赫蒂瞪大了眼睛,高文表情有些僵硬,贝蒂则开心地上前打起招呼:“恩雅女士!您又在看报啊?”
孵化间的大门被关上了,高文带着前所未有的古怪表情来到那金色巨蛋前,巨蛋内部随之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温和女声:“好久不见,我的朋友。”
“原来上次谈过话之后我们已经算是朋友了么?”高文下意识地说道。
一边说着,他一边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几眼这颗“龙蛋”,“它”看上去跟自己上次见时几乎没有区别,但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味从蛋壳下半部分飘散过来,那气味芬芳,却不是什么超自然的气息,而更像是他平日里喝惯了的……茶水。
“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谈便足以建立初步的友情,而在我漫长的记忆中,与你的交谈应该是最推心置腹的一次,”在高文心中思索间,那金色巨蛋中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怎么?不乐意与我成为朋友?”
蘇聯1941 遠征士兵
“这……倒不是,”高文表情怪异地摇了摇头,不知此刻是不是该露出微笑,无数的猜测在他心中起伏翻滚,最终形成了某些模模糊糊的答案,与此同时他的心绪也渐渐沉淀下来,并尝试着寻回话语中的主动权,“我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与你再次见面……所以,你真的是恩雅?龙族的众神恩雅?”
“龙族的众神已经死去了,带着疯狂的神性一同死去,葬身在天外边境,在这里的只有恩雅——作为人性的恩雅,”金色巨蛋嗓音柔和地说道,“我确实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与你再会,事实上……我甚至没想到这大胆的计划真的可以实现。”
神性……人性……大胆的计划……
高文心中突然有了些明悟,他的眼神深邃,如注视一汪不见底的深潭般注视着金色巨蛋:“所以,发生在塔尔隆德的那场弑神战争是你计划的一部分?你用这种方法杀死了已经快要完全失控的神性,并让自己的人性部分以这种形态存活了下来……”
“我做了自己有意识以来最大的一次冒险,但这并非我最原始的计划——在最原始的计划中,我并没打算让自己活下来,”恩雅语气平淡地说道,“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孩子们的想法……虽然他们极尽压制自己的思想和语言,但那些想法在思潮的最深处泛起涟漪,就像孩子们蠢蠢欲动时眼神中按捺不住的光彩一样,怎么可能瞒得过经验丰富的母亲?我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事实上,我自己也一直在期待着它的到来……
“但我无法违抗自身的规则,无法主动松开锁链,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一个极为狭窄的区间内帮他们留下一些空隙,或对某些事情视而不见。所以若说这是一个‘计划’,其实它主要还是龙族们的计划,我在这个计划中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大部分情况下什么都不做。”
高文微微皱眉,一边听着一边思索,此刻忍不住说道:“但你还是没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你刚才说在最原始的计划中,你并没打算活下来。”
“应该感谢你,”恩雅发出了一声轻笑,语气中又带着真心实意的谢意,“你告诉我的那些事情为我带来了很大的灵感。”
赤玉蟬 魂斷樊籠
“我告诉你的事情?”高文怔了一下,随之反应过来,“你是说上层叙事者……还有自然之神之类的?”
“这个世界上曾出现过很多次文明,出现过数不清的凡人国度,还有数不清的凡人英雄,他们或有着桀骜不驯的性格,或有着让神明都为之侧目惊叹的思想,或有着超出理论的天赋和勇气,而这些人在面对神明的时候又有着各种各样的反应,有的敬畏,有的不屑,有的痛恨……但无论哪一种,都和你不一样,”恩雅不紧不慢地说着,话题仿佛扯远,所说出来的内容却令人不禁深思,“是的,你不一样,你面对神明的时候既不敬畏也不退缩,甚至没有好恶——你根本不把神当神,你的视角在比那更高的地方。
“你把神视作一种单纯的‘现象’甚至‘物体’,你冷静地想要寻找这个现象背后的逻辑,你是如此理所当然,就仿佛在尝试解开一道有明确答案的公式。
“基于这种视角,你在凡人的思潮中引入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变数,这个变数将指引凡人客观地看待神性和人性,将其量化并分析。
“在我们最后一次的交谈中,我……稍稍借用了这个变数,借用了你看待问题的视角以及这个视角所能够产生的效果,于是获得了准确切割自身神性和人性的能力。
“很抱歉,我并未提前征得你的同意,之后也没有向你说明这一点,因为我担心这会导致情况出现不可预料的变化,希望你不要认为这是欺瞒冒犯。”
高文听完了恩雅这番自白,他心中对于神明“超越凡俗”的一面突然有了更深刻的感受。这些源自想象又超越想象的存在竟然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在言语的交谈中获得全新的“思想角度”,并将这种“思想角度”化作自身可操控的能力……这就是所谓极致的空想力量?
他心中思绪起伏,但脸上并没表现出来,只是貌似不经意地笑着说了一句:“不必道歉,现在看来这导致了好的结果,所以我并不介意——只是我有些好奇,你这种‘切割’神性和人性的能力……到底是个什么原理?”
金色巨蛋安静下来,几秒钟后才带着无奈打破沉默:“如此旺盛的好奇心……还真是你会提出来的问题。但很可惜,我没办法跟你解释,并且即便能够解释,这能力也派不上任何用场,毕竟并非所有神明都活了一百多万年,也并非所有神明都发生了大融合。
“我对自身的‘切割’建立在自身的特殊状态上,因为‘众神’本身就是一个‘缝合’的概念,而那些没有经过缝合的神明……除了像上层叙事者那样经历过一次‘死亡’,神性和人性已经分裂的情况之外,最好是不要贸然尝试‘切割’,选个更循序渐进、更稳妥的办法比较好。”
“贸然切割会怎么样?”高文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就把自己切死了。”
高文张了张嘴,略有一点尴尬:“那听起来是挺严重的。”
随后他考虑了一下,又忍不住问道:“那你现在已经以‘人性’的形态回到了这个世界……塔尔隆德那边怎么办?要和他们谈谈么?你现在已经是纯粹的人性,理论上应该不会再对他们产生不好的影响。”
流氓紳士 白天
異界邪王 清蒸饅頭
霸情總裁的小嬌妻 夕顏
金色巨蛋沉默下来,在比之前任何一次沉默都更长时间的思索之后她才终于开口:“龙族的神话时代已经结束了,没有必要再让一个过往的幽灵去纠缠那些好不容易获得自由的龙。而且考虑到凡人人心的复杂性,即便我以‘人性’的形态回到塔尔隆德的公众眼中,也难保不会在他们之间掀起意料之外的思潮变化……暂时,至少暂时,在龙族们彻底摆脱过往阴影,为新时代做好准备之前,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这件事了。
“当然,你可以把消息告诉少部分负责管理塔尔隆德事务的龙族,他们知道真相之后应该能更好地规划社会发展,避免一些潜在的危险——而且责任心会让他们保守好秘密。在守密这件事上,龙族一向值得信赖。”
“我明白了,之后我会找个机会把你的事情告诉塔尔隆德上层,”高文点点头,之后还是忍不住又看了恩雅此刻圆滚滚得形态一眼,他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我还是想问一下……这怎么偏偏是个蛋?”
“……是啊,怎么偏偏是个蛋呢?其实我也没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