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qe8精品小說 劍仙在此 線上看-第八百七十二章 新任教皇-jyf24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剑之主君声音很小,几乎就是在心里默默地自己对自己说。
“你说什么?”
林北辰附耳过来,刚才没有听清。
剑之主君缓缓地坐起来。
离开林北辰的怀抱。
她慢慢地从床榻上下来,站在地面,身体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摔倒,却还是谢绝了林北辰的搀扶,倔强地一步一步,来到了一个封印着神纹阵法的箱子面前。
鬥戰無極
这箱子材质不详,但一看就是贵重之物。
其上有剑之主君亲自刻下的神纹阵法,没有解阵之术的话,就算是‘千草神’活着来到此地,也无法打开箱子。
林北辰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动。
难道是剑之主君收藏多年的财富?
这是要感谢我,所以将财宝都给我吗?
他的心跳加速。
剑之主君状态不佳,用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才手动缓缓地打开了箱子。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
里面并没有珠光宝气放射出来。
而是放着一件月白色的祭司长袍。
普普通通,简简单单。
“你还记得这件祭祀袍吗?”
剑之主君将祭祀长袍取出来,转身问道。
呃……
又是一道送命题。
这我哪认识啊。
分明是毫无记忆啊。
“有一点印象,记不清楚了。”
他含糊地道。
剑之主君因为之前的动作,气息不稳,徐徐吐出几口浊气之后,才白了他一眼,道:“这是当初,夜未央最后一次见你的时候,穿的祭祀长袍。”
“啊,怪不得呢。”
林北辰恍然大悟的样子,又道:“你要是不说,我真的是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完全没有丝毫的印象嘛。”
“呵呵……”
剑之主君冷笑一声,旋即又将长袍一抖,贴在自己的身上,道:“我现在穿给你看,好不好?”
呃?
你为什么要穿品如的衣服?
林北辰沉默着。
“你过来,我要你亲手帮我穿上。”
剑之主君撒娇一般地道。
“我拒绝。”
林北辰好歹也不是初哥,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犯幼稚园的错误,立场表达的非常清晰。
剑之主君定定地看着他,许久才哼了一声,将祭司长袍丢给了林北辰,一副生气的样子。
但林北辰分明注意到,她眼睛里闪烁着开心的光芒。
呵,女人。
你的名字叫口是心非。
他貌似不经意地随手将长袍丢在一边。
“还好你反应快。”
剑之主君眼眸里藏不住盈盈笑意:“没有让我失望……过来,帮我穿上这一套衣服。”
这一次,她取出来的,是一套威严华贵的神灵战袍。
这是她在降临到这个世界之后,按照神界的战袍的样式,为自己打造的替代品。
蠱災
款式一样。
功能差的太远。
她是一个极重仪式感的女神,曾经想要穿着这件战袍,夺回自己的信仰,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可惜如今……
这一次,林北辰没有拒绝。
次元切換
他轻轻地为剑之主君褪下身上的外袍亵衣,手指划过那羊脂白玉一样的肌肤,这每一寸清凉柔滑的肌肤都曾留下过他的痕迹,是造物主最完美的作品。
但如今,这具身躯上,有伤痕,有残缺。
伤势触目惊心。
一时难以恢复。
林北辰心中,仇恨的怒火滋生。
卫家。
又是卫名臣。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狗东西,剑之主君也不会受伤如此严重。
此人,绝对不能放过。
之前次次都是被杂事拖延,导致我没有去找这个杂碎算账,这一次,等到此间事了,一定要去算个清楚。
林北辰在心中发誓。
很快,神灵战袍披挂完整。
剑之主君在镜子面前,看着里面的自己,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自然的酡红,道:“你帮我去请她们到正殿吧。”
“好。”
林北辰又奶了一口,才转身离开侧殿。
大殿外。
林北辰见到了代教皇花倾颜、望月大主教等人。
等他们一起回到正殿的时候,就看到剑之主君已经坐在了主殿神座上。
“拜见冕下。”
祭司们跪了一地。
如今神殿山上的祭司,都是剑之主君最忠心的信徒,也都知道她才是真正的剑之主君,哪怕此时剑之主君让她们全部都去死,都不会有任何人犹豫半分。
“都起来吧。”
剑之主君缓缓地道。
恐怖淘寶店 彈指一笑
声音不大,但很清晰。
祭司们都站起来。
花倾颜和望月大主教关切紧张地抬头看去。
“吾降临凡尘,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正好叛逆谋乱的千草邪魔已经伏诛,危机解除,吾当归去。”
“吾去之后,教皇之位由……”
“由林北辰担任。”
话音落下。
大殿之中,骤起喧哗之声。
让一个男子担任剑之主君神殿的教皇?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先例啊。
林北辰也吓了一跳。
我嘞?
这是哪一出?
我一转眼,就成为了神殿教皇?
不过,随着剑之主君一声冷哼,这喧哗之声瞬间消失无踪。
规矩,是神定的。
而那个坐在神座之上,俯瞰众生的身影,就是神。
是真神。
神的话,就是旨意。
岂能质疑?
祭司们立刻齐齐地行礼,道:“谨遵吾神之意。”
然后又齐齐地向林北辰行礼,道:“参见教皇大人。”
看着这一群莺莺燕燕们,向自己行礼,林北辰颇为享受。
别的不说,除了望月大主教等少主老人,已经人老色率之外,其他大部分的祭司,不是青春貌美,就是风韵犹存,不是风华惊艳,就是成熟蜜桃——毕竟剑之主君神殿挑选祭司,除了要求为女性之外,对于外貌也是有严格的要求的。
这一瞬间,林北辰的脑海里,冒出了两个字——
虚竹。
这个小和尚绝对也是个挂逼。
逆天獨寵,狂妃很妖孽 沙辰
他前半神艰难困苦,可是最后成为了缥缈峰灵鹫宫的主人,手底下的剑侍们,可都是美貌的绝色啊,隐居世外,无教法约束,岂不是想……
啧啧啧……
呸!
想到妙处,林北辰不由得骂了自己一句禽兽。
怎么能这么想呢?
你还是个人吗?
你与曹贼何异?
准确的比喻,应该是红色娘子军的政委洪常青啊,带着这群娘子军一起打天下闹革命啊。
不过,洪常青政委好像死的比较早?
EMMM……
要不还是考虑一下虚竹?
“我去之后,由神女夜未央为神殿圣女,等到其能力可堪大用,由教皇酌情决定,是否传位于圣女。”
剑之主君不急不缓地道。
林北辰心中一振。
啥玩意?
传位给夜未央?
你自己不就是夜未央吗?
正疑惑之间,只见剑之主君目光也正朝他看来。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啊。
带着些许柔情,些许留恋,些许不甘,些许释然……
在这一瞬间,剑之主君的气机,急骤地坍塌。
我把系統安排了 木恒
她整个人身上的神采,快速地消散。
那种生命的气息,转眼之间消失一空。
整个人仿佛瞬间变成了一尊没有生气的玉雕一样。
林北辰心中大恐。
这是怎么回事?
他原本以为,剑之主君做这么多,是为了长期闭关修炼,恢复实力做准备。
这个复仇的神灵,怎么会那么轻易地放弃?
王牌大間諜
但是现在?
天璇變 油鍋裏的雞蛋皮
林北辰冲过去。
下一瞬间,神座上那个已经彻底了无生机的身影,竟是突地又心脏跳动了一下,旋即一股奇异的光芒,将其包裹在内。
——–
要不要为剑之主君留下一丝丝归来的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