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pnc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高武大師 線上看-963 唐部長的想法看書-xivfc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唐部长离开邙山以后,宗湘和北伟还留在迎客的松厅没有走。
宗湘苦笑道:“没想到,我们居然要求君山来保炼器协会最后一点元气。”
神秘戀人:首席的周末情人
北伟也相当的感慨:“是啊。世事无常,谁能想到会是这样呢。”
宗湘:“唐部长居然答应了下来。我还以为他会拒绝呢。”
北伟:“这一点,我也相当的意外。当时看他的表情,我就感觉要糟,但没想到,他长思许久,居然答应了。协会走到这一步,内部肯定是烂透了,如此不好救的局面,没想到他居然还想要救。”
宗湘:“或许,他有其它的考量吧。”
北伟:“你之前跟唐部长说了些肺腑之言。听完以后,我忽然有了些感想。”
宗湘:“什么感想?”
北伟:“一直以来,炼器协会就咱们两位是大佬。整个炼器协会就咱们两大派系。而咱们两大派系的关系,想必不用不多说,整天明争暗斗、勾心斗角。说来有些不可思议,我居然快忘了,咱们两个派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斗气来的?”
宗湘一愣,随即苦笑道:“我也忘了。好像就是有着某种环境,某种影响,然后就推着咱们两边斗。”
北伟:“你再看看,贪腐的时候,有派系吗?”
宗湘再次愣住了。
軍梟,辣寵冷妻 醉漪如軒原子彈
搞贪腐的时候,下面的人可没有派系。
教育资金的监管方面,有宗湘派系的人,有北伟派系的人,但双方都默不作声,合起伙来捞钱。
在炼器教育这方面,同时也有两方面的人,同样都是合起伙来捞钱。
这个时候,可没有什么派系争斗。
现在,回过头来一看,两人都有些恍然。
所谓的派系争斗,恐怕都是假的吧。
下面的人哪有派系?根本就是蛇鼠一窝。
而这个派系,更像是下面的人合起伙来做点戏,双方在一些不痛不痒的领域搞斗争,掩盖他们蛇鼠一窝的本质。
北伟这么一说,两人一思索ꓹ 倒是有些明悟。
然而,这些明悟却是如此的苦涩。
北伟感慨道:“咱俩还真是两个傻子。”
宗湘兴意阑珊:“谁说不是呢。下面的人将咱俩耍的团团转ꓹ 谁把咱俩真的当回事了?需要的时候抬出来。”
北伟:“其它三位元老走得早。协会变成现在这样,咱俩的责任是跑不了的。跟君山闹了上百年,最后还需要君山来救场ꓹ 都是咱俩无能!”
两位创始元老,或许各有各的私心ꓹ 但是在对待炼器协会这方面,两人的态度却是一致的。
因为炼器协会是两人一手缔造ꓹ 在缔造的过程中付出了许多ꓹ 他俩在炼器协会倾注了无数的心血,因此,他俩对于炼器协会的感情那是最真挚的。
协会的成员,或许会不顾协会的死活,但他俩却不会。
因为他俩是真的希望协会好好发展的。
所以,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一步,他俩都是有反思的。
两位元老的反思ꓹ 是希望能够拯救协会。
他们绝对不希望看到协会烟消云散,过往一切成空。
对于一个付出了上百年的组织ꓹ 岂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说完蛋就完蛋?
他们还想最后再做点什么。
老实说ꓹ 唐部长的态度ꓹ 倒是给了他俩一些希望。
……
……
雪鹿小镇。
陆晚刚上完课ꓹ 便离开教室,然后一路来到小镇西边的公园。
这是一座山岭公园。
唐部长就在一拍白桦树的树荫下ꓹ 等着陆晚。
两人见面ꓹ 相似一笑。
陆晚:“为炼器协会的事情而来?”
唐部长笑道:“你倒是灵通。”
陆晚:“炼器协会忽然崩塌ꓹ 我倒是没想到。没有了评级的权力,教育方面的声誉也彻底的倒塌ꓹ 这个组织已经完了。什么时候死,大概是时间问题。”
嫡女很忙的 雪舞冰凝
对于一个组织而言,没有新鲜血液,那么,死亡确实是个时间问题。
神奇寶貝之智輝
唐部长:“既然协会注定要凋亡,联盟有何打算?”
陆晚:“长远的打算没有。眼前的事情,倒是需要急着处理。因为教育方面的崩盘,协会的教育工作已经彻底瘫痪,原本在协会接受教育的学徒也没有了着落。我们联盟准备募集一批资金,将这些人转移过来。让他们来联盟接受教育。里面有不少都是好苗子,不能让他们费了。”
唐部长:“这事暂停吧。”
蟐蟒血仆
“嗯?”陆晚狐疑,不太理解。
协会的教育工作已经彻底瘫痪了,联盟这么做,也算是为学徒们负责,唐部长应该支持才对,怎么反而要求暂停呢?
唐部长解释道:“炼器协会那边,我准备救一救。”
陆晚震惊道:“没搞错吧,救炼器协会?”
他太吃惊了。
夜戀花街
唐部长却认认真真的点头,说道:“没错,我确实准备花大力气去救。但凡有一丝的可能性,我都想把协会给拯救回来。当然,我要拯救的不是一个腐朽的协会,那些腐朽的烂肉,我会割掉。”
陆晚:“想将协会收编?”
國民寵愛:老婆大人晚上見
唐部长:“不。不收编。让协会保持跟联盟一样的独立性。”
陆晚彻底的迷糊了,问道:“为什么?”
唐部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说,原本备受欢迎的炼器协会,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陆晚:“腐化!”
唐部长:“为何腐化?”
陆晚:“管理不严,纪律败坏,领导不力,原因太多了。”
唐部长:“你说的原因,都是原因,但却不是根源性的原因。在我看来,炼器协会腐化堕落,根源性得原因就在于垄断,没有竞争。”
陆晚隐约明白了,说道:“你不希望联盟是唯一?”
唐部长:“没错。虽然你们做了很多制度建设,虽然,联盟汲取了协会的教训,做了很多改变,但是在我看来,这些都不够。
倘若没有了竞争,再好的制度,都会腐朽。
炼器协会给我最大的教训,不是什么管理不严,制度建设不好,而是从头到尾,就不该让一个组织去垄断权力。
所以,我决定救协会。
哪怕是再弱的协会,它也必须存在,必须发展。
如此才能给联盟带来压力,让联盟的人不敢肆意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