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if7h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奪運之瞳-第九百四十六章 口吐芬芳【求訂閱】鑒賞-84gjw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沈睿着实没有想到自己弄了一个假的青铜星树出来,结果居然把真正青铜星树逼急了,连神智都逼了出来。
望着远处非常模糊的青铜星树,他不禁摇了摇头,有些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沈睿并没有着急离去,青铜星树之上的星粹还让他垂涎万分呢。
他围着青铜星树观察了很久,甚至尝试进入其中,可惜终究还是失败了,不是进不去,而是感觉到了青铜星树的抗拒。
不知为什么,他可以模糊的感觉到青铜星树的部分情绪。
如果强行进入,恐怕会激起青铜星树的剧烈反抗。
现在的青铜星树与之前的区别虽然只是诞生了神智,但却有实质的改变,一个不小心,沈睿被捶死在这里也不足为奇。
“唉…”他叹了口气,已经得到的够多了,阴阳镇元鼎蜕变成功,已经是天大的收获了。
不过,在这里,青铜星树应该暂时不会改变位置,以后有机会还可以到这里来谋划,如果他的成长速度可以比的过青铜星树的话。
想到这里,沈睿顿时有些意兴阑珊,然而下一刻,他的眸光微凝,抬手劈出一道剑光,横扫虚空,劈出了一个生灵。
“帝江!”
鬼新娘
沈睿有些惊讶,被劈出来的生灵正是帝江,他面色淡然,没有受到伤害。
“你怎么找到这地方的?”沈睿眸光微眯,询问道。
“我追寻青铜星树撕裂的虚空而来,辗转了数个方位,才找到这里。”帝江沉声道。
沈睿有些讶异:“不愧是虚空的宠儿。”
帝江摇了摇头,看向远处模糊的青铜星树:“眨眼间撕裂亿万里的距离,它才是虚空的宠儿。”
帝江这一路而来花费的精力可不少,辗转了数个界域,借助传送阵,才在短时间内找到了这里。
沈睿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破一变,气息澎湃,眸光璀璨仔细的探查虚空。
帝江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的心思,淡然道:“不必担心,那些天王没有跟来ꓹ 我很谨慎,他们甚至不知道有我的存在。”
沈睿脸色稍微缓解了一些ꓹ 不过并没有彻底舒缓,依旧有些难看,凝声道:“有一个家伙却知道。”
“老狐狸ꓹ 我知道你一定跟了过来,别躲了!”
沈睿高声道ꓹ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万年不变的死寂。
帝江皱眉ꓹ 背后双翅微微一阵ꓹ 一股无形不可见波动逸散了出去,片刻后,沈睿的脸色微微一变,似乎舒缓下来。
不过,下一刻,轰隆一声,沈睿手持阴阳镇天鼎ꓹ 璀璨无比,气血遮蔽天穹ꓹ 金色雷霆绕身ꓹ 朝着虚空中的某处轰去。
新闖王 為愛好裸奔
蓦然间ꓹ 那处虚空扭曲ꓹ 几条白绒绒的尾巴浮现,凝结在一起ꓹ 居然接住了阴阳镇元鼎ꓹ 爆发出璀璨的光芒ꓹ 并一把轰了回去。
“你要打死狐爷我啊,你个没良心的。”一声怒喝传来ꓹ 九尾白狐的躯体浮现,怒目而视。
沈睿皮笑肉不笑,接住阴阳镇元鼎,有些心惊,这个老狐狸真是深不可测。
“我还以为是哪个卑鄙无耻龌龊的家伙的,原来是您老人家,早出来不就没事了。”沈睿一幅恍然的表情。
九尾白狐实际更加心惊,它的几条尾巴现在几乎没有了知觉,都麻木了,阴阳镇元鼎可怕的力量甚至将其中的血肉组织都破坏了,内里烂的一塌糊涂。
極品心理醫生 愛哭的木木
只是碍于面子,它才强撑住了,没有露了怯。
“我说你小子可不够意思,我帮你吸引火力,这么好的配合,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卷了宝贝跑了。”老狐狸没好气的说道,似乎在埋怨。
“打住,谁和你配合了,这叫各凭本领,我不一个人跑,难道还分你一点?”沈睿鄙视道。
老狐狸一脸不可思议:“若非我创造机会,你能接近那东西?”
“那是你自己想抢!”
沈睿丝毫不露怯,斩钉截铁般的语气让九尾白狐感到牙疼。
“沈道兄,其实那东西对你作用并不大,拿着也没什么用,我答应你…”老狐狸声音又温和了下来,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沈睿打断。
“答应个屁,我的建树枝呢?!”沈睿顿时也来气了。
“你个老王八蛋,我好心好意帮你疗伤,你连枯萎的建树枝都算进去了,那算是好宝贝吧。”
“嘿,小狐狸,你又不是无缘无故给我疗伤,我可是要帮你抢大道本源的。”老狐狸反驳道。
“老王八蛋,谁是小狐狸,现在还不忘占我便宜,滚一边去。”沈睿也怒了。
两个家伙就在这里骂了起来。让一旁的帝江感到一阵无语,这样的场面还真是不多见。
造成这样场面的原因也蛮奇特的,沈睿与老狐狸都没有制服对方的把握,老狐狸寿命不多,而且与乌凰是旧相识,让沈睿也不好怎么办。
而沈睿背景更深厚,隐约被天帝看重,让老狐狸也没办法,所以发泄的方法只有骂战了。
降龍無極
“怎么这青铜星树似乎不太一样了,周围多了这么多的先天阵纹,不会是诞生神智了吧?”
帝江正观察着青铜星树,却突然发现了异常。
这瞬间吸引了老狐狸的注意,它尾随而来的另一个想法就是获取一些星粹。
它顾不得骂沈睿,走了上来,仔细观看,而后深吸了一口气,破口大骂:“怎么会突然诞生神智,小王八蛋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这是老狐狸第一次根据直觉做出判断,早不诞生,晚不诞生,恰好这个时候诞生?
合租醫仙
“我怎么知道?”沈睿有些心虚,不过转瞬间又想到自己心虚个屁呀。
“人家想什么时候诞生神智就什么时候诞生神智,关你屁事,关我屁事,有能耐自己闯进去。”
沈睿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真是服你了,你到底对它干了什么!”老狐狸心态罕见的有些不稳。
“话说清楚,它是树,我是人,我什么都没干。”沈睿一阵无语,虽然确实和我有关,可话也不是这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