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20x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猛獸博物館-第七百九十二章 仙山獸王(大結局)相伴-vw9d8

猛獸博物館
小說推薦猛獸博物館
林尽跃上一块巨石,看着远处火光,嘴角也是露出微笑。
七年之前,他让小火离开,在仙山游走求生,毕竟仙山之界里,很多都是八阶猛兽,小火在它们当中,并非最出彩的那个。
这就是林尽想到的九阶晋升之法。
七年,林尽没有见过小火,也不允许它回来,但因为有血契的关系,林尽可以随时感觉到小火的位置,以及它现在的状态。
过去的岁月里,小火经历过极为惨烈的厮杀,遇到过强大无比的对手,有的比它弱小,但数量庞大,有的数量极少,但实力却能压过小火一筹。
絕世棄妃
可是这些对手,无一例外都败在了小火的手中。
有的直接被灭杀,被吞吃,成为小火力量的源泉,有的则是选择了臣服,成为小火的爪牙手下。
这一切林尽都不干涉,他要的就是培养出小火最为野性的一面,他要小火成为仙山兽王。
紅顏斬 蘇阡陌
只不过仙山太大了,比中土一个州地都要巨大,在如此辽阔的山地当中,想要成为万兽之王的猛兽并不只是小火一个。
更何况,在此之前真正能成为王者的已经是存在的,那就是九阶吞仙兽。
吞仙兽无疑是这里的王者,没有谁敢挑战它的权威和存在,这也是林尽给小火出的一个考题。
如何在已经有强大威压的王者眼皮子下面发展壮大,取而代之,能办成这个事情ꓹ 小火必然可以晋升九阶。
七年时间里,林尽自己一个人经历过不少凶险ꓹ 有几次甚至险些丧命,但比起小火来,林尽感觉自己还是差了很远。
好在七年弹指一挥间ꓹ 现在的小火已经是今非昔比。
虽说通过血契林尽知道小火还没有晋升,可现在的小火已经非常接近九阶了ꓹ 可能就是一步之遥,甚至ꓹ 就是隔了一层窗户纸。
片刻之后ꓹ 远处的火焰慢慢消失,林尽知道那边的战斗结束了。
他也从巨石上跳下来。
小火这些年已经将仙山各地崛起的兽王一一挑落,刚才那个,可能就是最后的一两个了。
林尽这边只是有清风妖剑、四海自在葫相伴,再加一匹大白马,算是颇为寂寞孤单,但小火那边并非如此。
这些年被小火降服的猛兽数量至少百数ꓹ 那都是强大无比,可能要不了多久ꓹ 小火这边的实力就会被吞仙兽所注意。
或者说ꓹ 吞仙兽已经注意了。
可能一场大战已经开始了端倪ꓹ 林尽现在不需要推波助澜ꓹ 他只需要顺势而为,静观其变就是。
只要到时候小火能击败吞仙兽ꓹ 吞仙兽体内的那一块天道基石碎片就可以收入囊中。
倒是老君ꓹ 七年了ꓹ 也应该要回来了。
有的时候,这人就是不经念叨。
这边林尽刚刚想着老君是不是该回来了ꓹ 过了不到半天,老君果然来了。
“林小友,老朽来赴约了。”老君一路风尘仆仆,林尽急忙起身相迎,两人七年未见,都是变化颇大。
林尽这边,明显脱去了昔日的稚嫩,此刻的他极为成熟,甚至带有意思沧桑,老君那边倒是变化不大,可脸上疲惫却是藏不住。
显然这七年来,为了寻找散落各地的天道基石碎片,老君绝对是没有一刻停闲,应该是将各地都走了个遍。
相对于老君,林尽搜遍仙山相对就要容易一些了。
“老君,多年不见,身子骨还硬朗啊?”林尽也是笑呵呵迎了上去,这个时候老君才目瞪口呆的看了看林尽。
原来两人见面,老君发现林尽的体格要比他高了许多,之前两人个头相差无几,可是相隔七年再见,林尽居然已经比老君高了两头还多。
别说老君吃惊,就是林尽也愣了愣。
“老君,你个头怎么缩了?”林尽发问,老君苦笑:“老朽虽然年纪大,但也不至于缩成这样,是林小友你个头高了。”
林尽这七年没有与外人相见,所以对自己的身体变化也没有发觉,此刻经过老君这么一说,他才发现,自己相比较老君,的确是体格健壮了许多,个头也是长高不少,之前林尽的身高也就是和常人无异,达到平均标准,但是现在,林尽身高至少超过两米。
“这定然是生活在仙山的缘故。”林尽立刻是想到关键。
天然,这仙山不光能影响猛兽,连人也是一样可以影响。
老君此刻也是对林尽卜算寿元,立刻是面露惊色。
“看起来,老朽也应该在这仙山多住几年。”
原来林尽寿元居然也是比之前提升了一倍,可以说住在仙山,轻轻松松就能长生不老,最主要的是可以改善肉身,林尽现在依旧是凡人之躯,但他这个凡人之躯已经足以和仙体相提并论。
这不是林尽说的,是老君说的。
“不过可惜,这种机会没有了。”老君这个时候感慨一声。
林尽听出老君话里有话,开口询问,后者一笑,甩手丢给林尽一个口袋。这口袋金丝编织,极为轻柔,韧性十足,绝对是一个宝贝。
里面仿佛装着小石块,晃动起来是响个不停。
林尽立刻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居然有这么多?”林尽吃惊道,老君则是点头;“我这七年,没有一日停歇,走遍大江南北,中土、域外之地、地底幽冥界,九天玄界,四大海域我也是游了个遍,这才将碎片找齐,也多亏我有一点卜算的本事,不然还真搞不定这个。”
林尽很清楚要找到这些碎片的难度,可以说这世上,除了老君之外,没人能完成这个任务,包括自己。
仙山之地,自己已经是找的心力憔悴,而外面的地方,比仙山大了百倍千倍,老君当真是辛苦了。
“在我推算之下,灭世之劫马上就要降临,之前保守估算有一年,后来一看,怕是连六个月的时间都没有。”老君这一句话才是重点。
林尽明白了,为何之前老君说他无福在这仙山改善体质,却是因为没时间了。
老公來勢洶洶 甜果兒
“你这边呢,还差几个?”老君询问。
林尽抬头看了看天道基石所在,喃喃道:“不出意外的话,只差两块碎片了。”
老君立刻明白。
这两块,一块自然就是九阶吞仙兽体内那个最大的碎片,这第二块却是林尽手里的那一块。
“有什么打算?”老君知道,这最难的,就是九阶吞仙兽体内的那一块碎片,要想取走这一块,就必须击败吞仙兽。
“三月之内,应该会见分晓。”林尽看向远处之前火焰漫天的地方,神色当中带着一丝肯定。
距离林尽和老君数百里的地方,这里是一处山峰的山巅,此刻,一只巨大的火狼傲然而立,浑身火焰仿佛可以烧尽天穹,洞穿地府。
这一只火狼兽此刻双目带着一种霸气,一种威严,这是王者之势,更有野兽的野性。
周围有许多强大的猛兽,有的奇形怪状,有的仿佛巨型狮虎熊豹,每一个都散发出八阶猛兽的气势,每一个,都曾经是某一个山头的王者。
水神
但是现在,它们尽数臣服于那一头巨大的火狼兽。
甚至没有谁敢和火狼兽对视。
那些冥顽不灵的猛兽已经在熊熊烈焰当中化为灰烬,此刻火狼兽双目看向远处一片隐藏在天穹之上的巨大山峰。
那是吞仙兽的栖息地。
在那山峰周围,没有任何猛兽敢进入,因为谁都知道,踏入其中,就是在向吞仙兽宣战。
过去的几年,火狼兽无数次想要进入其中,但每一次它都忍了下来。
因为它记得主人的话。
除非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否则,绝对不要尝试挑战吞仙兽。
这火狼兽自然就是林尽的兽宠小火,此刻它感觉已经到了晋升九阶的最后一关,接下来它在原地修炼了两个月。
它希望可以在这两个月时间里突破到九阶。
进展有,可距离捅破那一层纸,却是依旧差了一点东西。
究竟差了什么,小火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它想到了关键。
瞬间,小火身上火焰涌动,就听它起身,身形壮大到如同山岳一般,随后仰天长啸,一声狼啸顿时响彻仙山,甚至传荡九天。
許你七世溫柔 馨顏羽衣
这声势,就如同昔日吞仙兽一样,因为在此之前,只有吞仙兽的声音能直接传遍九天玄界。
现在,小火也能做到了。
那最高的山巅上终于有了动静。
吞仙兽被惊动了,这一个声音对它来说就是宣战。
围在小火周围的猛兽们此刻都被强大的气势震慑,匍匐在地,不敢乱动。
这个时候吞仙兽也发出了一声吼叫,随后在天穹之上,巨大的影子活动,小火则是再次嘶吼。
轰隆隆。
它的身形继续暴涨,身上烈焰已经如同太阳一样,甚至完全超越了以前老君天地丹炉的威势。
这才是火焰所能达到的极致。
此刻小火的身形已经和天穹之上吞仙兽的体型相差无几,它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而且不是生,就是死。
没有退路。
所以小火猛然跃起,跳上了最高的山巅,下一刻,直接和吞仙兽厮杀起来。
“开始了!”远处,老君一脸的兴奋,带着三分期待七分担忧,凝神观看,旁边林尽神色却是要淡然许多。
该做的,他都做了,就在刚才,林尽更是倾其所有,将自身的力量通过血契传递给小火。
至于谁胜谁败,林尽就不知道了。
吞仙兽依旧强大,但小火经过七年多的修炼和提升,实际上距离九阶真的就只差了毫厘,或者从某种程度上说,小火就是九阶。
只不过这天道可能只能容纳一只九阶猛兽,所以小火才迟迟不能晋升,也就是说,吞仙兽实际上就是小火晋升九阶道路上最后一道坎。
击败吞仙兽,小火就是唯一的九阶猛兽。
这种级别的战斗,别说林尽,就是全盛时期的老君也插不上手,所以这一老一少就坐在山头,看着这一场厮杀,品头论足。
而这一场战斗,明显决定着这天地是生是灭,苍生是死是活,决定着所有人的命运。
“真的是地动天摇啊,小火这一击,足以轻易灭杀逍遥仙人了,当真是厉害,厉害!”老君看的是激动无比,扭头一看林尽,后者居然是侧卧酣睡。
“这个时候,你居然能睡得着?”老君目瞪口呆,林尽却是含糊不清道:“七年时光,合眼入眠不过尔尔,老君,你不困吗?”
老君一愣,他还真的困。
又看了看那边每一次冲击厮杀都惊天动地的对阵,老君哈哈一笑:“困,当然困,好,我也躺会儿吧。”
说完,真就躺在一旁。
不消片刻,两人居然真的睡着了,鼾声四起,大梦朝天。
林尽入眠,是因为他为了让小火的力量达到最强,在刚才自断了血契之力,巨大的反噬当然让林尽吃不消,换做旁人,直接就一命呜呼了,可林尽体质特殊,倒是没有性命之忧,可昏睡一场却是无法避免。
这一博,林尽已经是倾尽所有,拼到最后一课,现在能不能成事,林尽只能听天由命。
若是失败,天地毁灭,自己睡梦当中死去,也算是舒坦,若是成功,那提前睡一觉也没什么。
所以这一觉,林尽睡的极香,似乎梦中又回到了前世,见到了熟悉的人,遇到了熟悉的事。
就仿佛梦中的才是现实,之前的一切,反而是一场黄粱梦。
在前世得世界里,林尽继续过着普通人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林尽已经不知是在梦中,还是这就是现实。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尽正在街上闲逛时,却恍惚之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林小友,咱们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