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kn75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仙道長青 愛下-第一百零三章好運來臨鑒賞-99xh2

仙道長青
小說推薦仙道長青
杨玄真一死,与她签订同生共死符的于王客立刻被牵连,丹田爆裂消散了元婴。
于王客在降魔宗也算一位相当重要的长老,与掌门贺召明感情比较深。
见于王客当场身死,连转劫都不能,贺召明双目中闪过一道凶光,一张七阶灵符出现在手心。
只不过七阶灵符需要消耗极多的法力,即使贺召明这样的顶级元婴,一时半刻并没有足够的法力,发挥出七阶灵符的全部威能。
使用这种宝物,最好有顶级的元婴的配合,限制住对手的移动。
见贺召明准备祭出七阶灵符,降魔宗几位元婴立刻放出几件法器,一道绳索、一方锦帕、一幅卷轴分别张志玄三人袭来,想要限制三人的行动。
可惜降魔宗现在仅有一位顶级元婴在场,依靠于王客等人并不能限制张志玄三人的行动。几件法器同时袭来,连张志玄第一道防御紫气玄罡神通都不能打破。
青禅神识已经远超此人,一见这人取出一张灵气惊人的七阶符箓,自然不愿意与敌人硬拼,她立刻使用了紫阳仙云神通。
紫阳宫灯缓缓升起,放出一股股先天紫气化出了一朵紫云。
紫云轻飘飘的直上云霄,顷刻间就升到了十万丈高空。
到了十万丈之外,罡风越来越猛烈,下方的贺召明几人也不敢追踪。
眨眼间功夫,这一朵紫云就穿透了大地胎膜,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敌人退走,贺召明恨恨的收起了七阶灵符。他神色凝重的盯着那朵消失的紫云,心中起了一丝忌惮之心。
见贺召明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眼神盯着青禅消失的方向,仿佛陷入沉思之中,
一位身穿蓝色法衣的降魔宗元婴修士上前几步,低声说道:“要不要调遣人手,去南崖州覆灭紫阳道统?”
降魔宗元婴修士虽然不如坤元山多,也有三十一位元婴真人。
若是大举出动,必然可以攻破灵井山防御大阵。
毕竟灵井山防御大阵仅仅六阶中品,对降魔宗这种元神宗门来说,绝不会缺少六阶破阵珠,恐怕六阶上品的护山大阵,也不能撄其锋芒。
一顧傾城之沐淩微光 漫絮飄雪
只要降魔宗下决心攻打灵井山ꓹ 紫阳宗必然保不住山门。
“张柳二人神通过人,老祖不出面ꓹ 我们恐怕制不住此二人。即使攻破灵井山,除了打草惊蛇杀死一点儿低阶修士之外,还能有什么用?”
蓝衣元婴继续说道:“张志玄出身天台峰ꓹ 可以用此人的亲族威胁他们。”
“恐怕没什么用,张志玄父母早亡ꓹ 并没有三代之内的血亲,这人的俗缘实际上已经断的十之八九ꓹ 天台峰的张家人与他并不亲近。这人与柳玄烟也没有生育下一男半女ꓹ 就算我们将天台峰张家人斩尽杀绝,也不可能改变此人的决定。”
“于师兄死于此人手中,沈师弟被毁去肉身,不为他们报仇,我们还有什么面目立足中赤州,统领麾下修士?这样一来,岂不是沦为笑柄?”
贺召明眯了眯眼睛ꓹ 冷笑道:“不要急,想要为于师弟报仇先要冷静。若是我没有看错ꓹ 柳玄烟此人已经快要炼成元神。等他突破之时ꓹ 紫阳宗进退失据ꓹ 走不能走留不能留ꓹ 到时后自然要灭期道统。”
“若是此人得到青云子、余道人庇护怎么办?”
“青云子真身已经失踪,化身被真魔牵制不能移动ꓹ 至于余道人自然有老祖出面牵制此人。”
贺召明转过身来ꓹ 一甩衣袖道:“派人盯着南崖州ꓹ 启动通灵宝册,一旦紫阳宗显露出元神异象ꓹ 宗门就抽调高手大举出动。此外你亲自去一趟南崖州,看看能不能拉拢到柳玄烟结下的仇人,到时候一起算总账。”
来到大地胎膜之外后,青禅并没有轻举妄动。
大地胎膜之外异常凶险,也不知道什么危险会突然降临。
青禅正准备返回大地胎膜内部,一道流星忽然划破长空,出现在了三人附近。
流星外面裹着厚厚的一层天外玄铁,一丝丝九彩光晕从内到外散发出来,逸散的灵气异常精纯。
见到这一幕,张志玄脸色一喜,脱口而出道:“九霄罡玉,这次倒是交了好运。”
青禅盯着张志玄的眼睛,见他轻轻点头,立刻下定了决心,奋力催动紫阳仙云。
她体内先天紫气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紫阳仙云的速度立刻快了几分。
顷刻间就远离了大地胎膜,来到了这道流星附近。
流星的速度极快,上面还酝酿着一道道强大的雷霆,雷霆不断的闪烁着灵光,极其猛烈的朝着张志玄三人撞来。
三人急忙联手布下了一道罡气,霎时间就被雷霆击破。
雷火爆炸之后,化成了大蓬无色火球,直似百万天鼓,同时怒鸣。
青禅伸手一指,化出了一道水行真光,将一道道雷火镇住。
镇住了雷火,流星的速度极快,眼看流星就要撞向紫阳仙云,青禅急忙使用流光幻影遁法,带着张志玄二人降落在流星之上。
九霄罡玉皆在这种天外流星之中,这种天外流星皆是来自碎裂的大千世界,里面的罡玉皆是大千世界逸散的精华凝结而成。
如果有一天元阳界碎裂,也会化成了上千上万道流星,世界意志最精纯的灵气也会化成九霄罡玉,便宜了其他世界的元婴。
落在流星之上,青禅伸手一招,天钧剑狠狠的斩落,将流星外层的玄铁斩落下来。
可惜流星体积巨大,外部的玄铁也异常坚硬,一时半刻根本不能剖开外皮,取出内部的核心。
外层的玄铁在元阳界也算是一种珍贵的材料,可以炼制四阶五阶法器。
不过这种东西对张志玄三人来说,根本不值得耗费时间收集,被青禅斩落的玄铁,都随便抛弃在星空之中。
眼看流星飞行的速度距离大地胎膜越来越远,一旦在星空中迷失方向,三人恐怕也会陨落在广袤无边的荒凉星空。
胎膜之外的星空一片漆黑,几乎不辨方向,就算是元神修士迷失在星空之中,也很难保住性命。
“要改变流星飞行的方向。”
網遊之雙劍魔皇 景上天劍
“我的法力不够用。”
无力改变流星的方向,又不想放弃这次良机。
三人只能不断的放出飞剑,尽快斩断流星的外壳,取出核心的九霄罡玉。
眼看距离元阳界越来越远,远远看去仅仅剩下微弱的一丝光点,张志玄当机立断传音道:“时机已过,该放手了。”
三人连续不断的劈砍,已经破开了流星的外皮,眼看九霄罡玉就要到手,这个时候放弃顿时有些不甘心。
“再等等。”
青禅将法力提升到十成,连续不断的斩在陨石之上,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取出了九霄罡玉,不过元阳界已经看不见踪影。
发现迷失在茫茫星空,张志玄顿时有些着急。
“怎么办?”
青禅盘坐在紫阳仙云之上,将神念收回到识海之中,仔细感应着与元阳界的一丝牵绊,缓缓的催动紫阳仙云,向元阳界方向接近。
她观看过金仙演法,对诸天万界的了解已经颇深。
即使迷失在星海之中,也能使用此等秘法,利用自己本命灵光与元阳界赐予的一丝本源,模糊的感应到元阳界的方向,渐渐地来到元阳界附近。
不过若是离开的太远,导致先天紫气不够用,维持不住紫阳仙云神通,依旧会丧命在星空之中。
幸好此次收取九霄罡玉跑的不是太远,青禅的先天紫气仅仅消耗了四分之一,三人就来到了元阳界大地胎膜附近。
刚刚进入胎膜内部,张志玄顿时感觉到一阵头晕。
懵懵懂懂降落在陆地之后,赫然到了一处陌生的环境。
三人降落在一处蛮荒的丛林之中,四处到处都是半人多高的荒草,偶尔能看到一些苍天巨木刺破苍穹。
这种巨木高达百丈,偶尔有一些灵光散发出来,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前方稍远一点儿的地方,是一片低矮的丘陵,张志玄神识放出千里,发现丘陵连绵起伏,看不到一个人影。
巨木树冠极大广阔,阻挡了阳光照射下来,四周的空间有些斑驳昏暗,飞鸟走兽也不见踪影。
这种奇怪的环境,顿时让张志玄三人多加了几分小心。
青禅手中灵光一闪,放出了一个防御护罩裹住了三人。然后将神识化形,将方圆千里的地脉山川记在脑海中,接着从储物袋中取出几枚金光闪闪的玉简,贴在了自己的眉心。
片刻功夫之后,她的脸上渐渐地有些凝重。
“看来我们进入了一处陌生的州陆,不知道是炎火州,还是东极州。若是炎火州还好一些,要是机缘巧合到了东极州,路上一定要千万分小心。”
东极州是修仙者的禁区,此州一半的领地被东极蝗肆虐,另一半的领地归属四位妖族大圣。
东极蝗这种群居的妖虫,一旦有虫王进阶的七阶,神通极其的惊人,普通的元神后期修士都远远不是对手,就算青云子这样的绝世高人,也未必有把握取胜。
自从有东极蝗进阶到七阶之后,几万年来东极蝗大军已经让此州一半的领土变成了荒漠,先后有三位妖族大圣,两位修士元神陨落在东极蝗口中。
其中一位元神就是道德宗前代老祖,这位老祖当年修为已经元神七层,被誉为元阳界第一元神,依旧陨落在东极州。
此战之后,人族修士已经上万年不敢进入东极州。
帝國 戒念
东极州四位妖族元神,联手之下也不过勉强自保,控制的领地几乎日日缩小。照这样发展下去,再过万余年东极州恐怕都将沦为白地。
一旦东极州食物匮乏,恐怕东极蝗将会铺天盖地的飞向其他大洲,最终元阳界毁于东极蝗口中也说不定。
张志玄取出一张六阶隐身符贴在身上,体内法力一动遁入了高空。他触目所及,发现几十万里之外依旧是郁郁葱葱,看样子不像是东极州之内,更大的概率应该到了炎火州之内。
三人同时收殓了气息,不敢随便在高空飞遁,即使使用隐身符,遁光过快依旧会爆发破空之声,这样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敌人的眼睛。
在这种敌我不明的环境,使用神行术更安全一些,所以三人皆使用神行术,在丛林中快速穿行。
異界修神傳奇 拇指小子
哗啦一声,仿佛利箭破空一般,一道鞭影恨恨的打向了三人。
眼看袭击降临,青禅反应最快,天钧剑化成了一道流光,抢先一步斩向了敌人。
张志玄定睛一看发现袭击的敌人竟然是一根树藤,树藤上没有任何气息,仿佛就像普通的树木一般。不过这一条树藤,竟然异常坚韧,几乎比五阶的法器还要坚固几分。
一根树藤自然不可能挡住天钧剑,顷刻间树藤被一刀两断,伤口处竟然流出不少红色的汁液,仿佛鲜血一般,看上去奇怪得很。
大豪門 不信天上掉餡
三人对视一眼,忽然发现竟然被密密麻麻上百根树藤困在中心。
三人神识高明,被树藤袭击竟然没有察觉到异常。这个情况,让张志玄暗暗吃惊。
大夏皇朝
“难道修仙界真的有树妖?”
“我两世修行,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物。”
青禅素手一挥,一缕紫阳天火出现在手心。
上百根树藤仿佛对紫阳天火忌惮万分,竟然缓缓的开始后退,让出一条道路给张志玄三人。
见到这一幕,张志玄颇为疑惑的对青禅发问。
“我自认为熟读典籍,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妖物,修仙界虽然有不少灵树很有灵性,不过能生出自我意识的树妖我还是首次耳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