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g0w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愛下-第五百四十二章 小魚兒無法面對推薦-kn1k4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没想到,这碧翠庄里居然真的有隐藏高手。失策了,托大了。
鱼木觉得,自己多半已经被知晓了。这对于一个调查人员来说,很危险。
回到客栈的鱼木一直在思考对策,像这种情况,最好给宗门提前提前报备。一番想下来,她甚至怀疑血雾事件是不是就跟那个隐藏高手有关系。
将这件事记录在简章里,然后再以照云宗特有的秘法传信回去。出现了无法预估的存在,向宗门报告是最妥当的。她心思沉静得很,没有其他年轻弟子那般一腔热血,想要一个人闯出个名头来。
做完这些后,鱼木开始思考先前在小吃铺子里见到的那个背影。
她对那个背影有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认识或者说见过,也无法肯定这种感觉是不是起于自己内心意境。总之,那个背影在她脑海里留存一番后,愈发让她感到烦躁。
看着自己的仿生人偶,她叹息道,“你说我到底是怎么了?总静不下心来。”
人偶是鱼木的模样。这种跟“自己”对话的感觉很是微妙,让鱼木有一种细微的尴尬。
人偶没能给她回答,这已经超出了它的认知。
“唉……要是,”鱼木望着窗外的黑夜,眼神渐渐迷离,“要是你能陪我说说话就好了。”
人偶微微抬头看着鱼木。它的神情像是要说什么,但动了动又没有任何变化。
“师父要是还在的话,或许我就不会这么烦恼了。”
烦恼……可鱼木始终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在烦恼什么。
似乎是十四岁那年,去了一趟叠云国后,就开始烦恼着了。
到底在烦恼什么呢?
她想起那个雨夜,想起那尊神像。
那个雨夜里,还有过什么?她觉得有,但是想不起更多了。她为此感到烦恼,却不知道自己在烦恼什么。
有谁能给我答案吗?
还是说我要自己去寻找。
鱼木附身躺在桌子上,闭上眼。大量使用神魂,释放神念让她感到疲惫。一闭上眼,困倦之意便如同潮水涌上来。她的红色发绳松了,头发散开,渐渐从肩头滑落,垂下来遮住侧颜。发绳便落在地上,显得有些孤寂。
人偶在旁边看着她。没有自主意识的它只能做一些出于本能的动作。它站起来,弯腰捡起发绳,到鱼木背后,将它头发重新束起来。
这是它的本能。
动作让鱼木迷糊地睁开眼,“你在做什么?”
人偶回答ꓹ “束头发。”
“为什么?”
“很重要。”
“束头发吗?”
“发绳。”
人偶只能简单地做出本能地回答。它知道,发绳对她很重要。
獵妻總裁:老公,你輕點 墨九妹
鱼木愣了愣ꓹ 倦意退去,醒转过来。她伸手向后,摸了摸自己的发绳ꓹ 发现束发的方式跟自己平常的方式一模一样。她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人偶。她其实知道,人偶的本能动作其实就是她自己的潜意识行为。
“唉。”她叹了口气ꓹ 眉头低沉,看着地面ꓹ 细声说ꓹ “可是,对我而言,真正重要的发绳,已经不见了。”
“为什么重要?”人偶歪头问。
鱼木顿住。人偶不是没有自我意识吗?怎么会发问?她想了想,有些纠结,这难道也是我自己的潜意识在问吗?
她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说给人偶听不就是说给自己听吗?
自己本来就知道,又有什么必要再次提起。
没有必要去说ꓹ 但她还是做了这没必要的事,或许真的想跟谁说说话吧ꓹ “很重要啊。我记事起ꓹ 它就绑在我的头上。这种发绳的制法很独特ꓹ 市面上没有的。大概ꓹ 这是唯一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了。或许是我的父母留给我的。”
“真的还有必要吗?”
“什么?”
“你的过往。你还要寻找你的过往吗?”人偶看着鱼木问。
鱼木愣住。是人偶在审视我?还是我自己在审视我?
惡魔奶爸之馴化魔王
专修神魂道与心意道的她知道,自己的神魂意识很复杂ꓹ 即便真的分裂出另一个意识也是有可能的。但她并不想让这样的事发生ꓹ 因为一旦分裂出其他意识ꓹ 很容易形成根本无法确定哪个意识是真正自我意识的情况。这对于修心的人而言,很危险ꓹ 稍有差池,便是走火入魔的结局。
她一定要给一个回答,不然的话,很容易形成心结。
陸小鳳繡”花”大盜
“要,一定。我一定要知道我的过去。”鱼木紧咬牙关。
“即便没有任何可能?”
“但凡我尚有意识,希望便永存。”
人偶笑了笑。
鱼木觉得很好看,但也觉得有些瘆人。老实说,她有些想把人偶收回。她无法确定自己是否会真的分裂出第二意识潜伏在人偶之中。
但如果真的这样做,便表面自己真的在害怕焦虑着什么,极大可能会在心里留下芥蒂。
修心道需要考虑很多。她需要去考虑,不得不去考虑。
鱼木站起来,走到窗前,将窗户开圆,深深地吸了口新鲜的空气。
她看着灯火通明的街道,心想,或许在某个地方,曾有一盏灯是为我而亮的。
看着许久,想了许多。
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不多,但也不少。
她没有在谁身上留下注意力,但是偶然间,她的目光落在街道上一个行人身上。
那人披散着头发,穿着一身行衣,轻快自在地走着。他时不时在某一处铺子前停下来,游玩之意很明显。
鱼木顿时心神集中。因为这个背影就是之前在小吃铺子里见到的那个背影。
但跟之前感觉不太一样。现在瞧着,感觉挺普通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微微凝起眉,细致地看着那人的背影,想从其身上找到先前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
人偶问。
“一个之前见过的人。”鱼木背对着人偶说。
“我能看看吗?”
鱼木不理解人偶为什么有这个想法。沉默了一下,让出身位,“看吧。”
人偶起身,走到窗前。她站在鱼木旁边,跟鱼木一模一样,除了眼神没有任何区别。
虽然鱼木没有跟人偶说是哪一个人,但它一眼就看中了,看到那人正停在某处,似在观景。
人偶神情不变,轻声说,“我见过他。”
鱼木惊觉,心里如雷炸响。她吃惊地看着人偶,不可思议地说,“你……你你见过?”
“是的,我见过。”
鱼木忽然觉得有些可怕,“为什么,我不知道?”
人偶笑着说,“我不就是你吗?”
鱼木感觉身上很冷,像是赤裸着在寒冬之中,“你……”她想问,你是不是我的第二意识。但没问出口,害怕,纠结,迷茫,焦虑等许多情绪堆积在她心里,让她问不出口。
“他是谁?”鱼木转过头问道。
撒旦王子請轉身
“你想知道吗?”
“想。”
“既然想,又为什么把关于他的记忆剥离呢?”人偶问。
鱼木心里一阵烦闷,“我关于他的记忆,在你那里?”
许久之前,她从叠云国回到照云宗后,把关于叠云国的记忆封存了。因为那里的记忆会影响她修炼。但没想到,即便剥离了记忆,依旧会影响到。
“你随时可以收回去。”人偶眼神清明,“我是你创造出来的。你可以随时让我消失。想知道他是谁的话,就收回去吧,把关于他的记忆收回去。”
鱼木眼神无法聚焦。她后悔将这个人偶制造出来,而现在,已经没办法做到随意收回与控制了。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第二意识,但无比肯定,自己曾经剥离的那段记忆就在它的意识之中。
“不,不可以。”鱼木背紧贴着墙壁。
人偶站在她面前,只是站着,什么都没说,却给她无限的压迫。
人偶笑了笑,“你在害怕什么?我只是个人偶,没有一点力量,你想覆灭我挥手就能做到。”
“我不会这样做的。”鱼木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为什么?”
“我还要从你那里知道关于那个人的事。”鱼木咬着牙。
人偶转过身,“你就这么不想要这段记忆吗?”它微微侧身,“其实没什么的,什么都没发生,你们也只是简单的相处了一小会儿。”
“我不知道我想不想要,但我知道那段记忆对我修炼有阻碍。”
“修炼?你在修炼什么?”人偶审视着鱼木。
“心、神、意。”
“你师父也是修的这个。”
“为什么说起她?”
人偶目光幽幽,“你想知道她的事吗?”
鱼木心头一紧,“你知道?”
“告诉我,你想不想知道。”
鱼木正准备张口,但忽然反应过来,这个人偶的意识就是从自己意识中分离出去的,自己都不知道的事,它怎么可能知道。她摇头,“我不想知道。”
狂傲王爺極銷魂:我的妖媚女將軍 莫北城
“可惜。”
“不用可惜,其实你也不知道。”
人偶笑道,“是啊。”
鱼木冷哼一声,“别在这里唬我。”
“我只是问你想不想知道而已。”人偶看着外面那个人的背影,轻声问,“鱼木,为什么不肯正视自己的内心呢?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鱼木沉默着没有说话。
人偶轻叹,“唉,你要是会说出来,也就不会有我的出现了。”它看着鱼木,问道,“鱼木,你该怎么面对我,怎么处理我呢?是直接将我覆灭,还是把我回收,还是任由我这样?”
它考验着鱼木。
鱼木无法回答。她心里乱作一团,说到这个地步,人偶就差没直说“我是你的第二意识”了。
她抱着头,蹲下来,有些痛苦地说,“别问我了,别问了。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办。”
人偶柔和地笑着,微微俯身,抚摸着鱼木的头发,“没关系的,我会陪着你,直到你找到答案为止。”
“这是考验吗?”鱼木仰头看着人偶。
“是啊,是考验。你自己留给你的。”人偶轻声说。
“我不知道……”
“当然,这段记忆也在我这里。”
鱼木站起来,喃喃道,“我知道为什么我笑不出来了。”
“你把笑也给了我。”
“为什么我会这样做?”
“因为你想与过去作别。”
鴻蒙之宇宙風暴 妖小子
“真的能作别吗?”
墨守成妻 笑煙寒
“我不知道,这是你需要寻找的答案。”
鱼木眉头皱起细小的纹络,“修炼真的好难。”
人偶伸出手,给予她安慰:
“我会陪着你,直到你找到答案。”
鱼木转过身,面朝窗外,背对人偶。她生硬地岔开话题,“那个人是谁?”
“一个救过你的人,一个斥责过你的人。”
“名字呢?”
“不知道。”人偶说,“你要知道更详细的话,我可以把你跟他的事告诉你。还有,你丢失的那条发绳,也是在跟他相遇那天遗落的。”
“他拿走了吗?”
“说不好,毕竟你没有亲眼看见他捡走。”
鱼木想了想问,“我不愿意去叠云国,是因为他吗?”
“他打破了你的心境,让你一度怀疑自己的行事准则,之后对人对事经常容易迷茫。但实际上你并不是畏惧他,而是畏惧过去的你。以你在叠云国那段时间为界限,之前的是过去的你,之后是现在的你。”
“过去的我……”
“就如那些长老口中的你,爱笑,灵动乖巧。”
鱼木迷茫地看着人偶,“你,你就是过去的我是吗?”
人偶笑着,没有回答她。
“我,该怎么做?”
人偶挑起一边眉毛,“想知道?”
“嗯。”
人偶走到她身边,小声对她说,“看我的。”
鱼木有些疑惑。
人偶忽然吸足一口气,双手在嘴边比作喇叭状,然后大声喊,“前辈!叠云国的前辈!破庙里的前辈!请转过身来!”
鱼木见着人偶这么大动静,一下子慌张起来,连忙拉住它,“你干嘛!这么大声!”
“嘿嘿,叫那位前辈啊。”
“这样会暴露身份的!”鱼木侧身走到窗户边上,让自己不被看到。
人偶一副无所谓得样子,“哎呀,没关系啦!”它伸出手,“快过来。”
“不。”
“过来嘛。”
“我不!”鱼木任性地往后侧了几步。
人偶外头看着鱼木,轻笑一声,“随你。”
说着,它翻身站到窗台上,又大喊道,“前辈,我要跳下来了,快接住我!”
喊完,它纵身一跃。
鱼木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几步跑到窗前,朝下面看去。
她看到,那人将人偶抱着,站在人群之中,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她的心,猛然跳动起来。
“前辈,还记得我吗?”人偶卧在叶抚怀里,笑着问。
叶抚将她放下来,淡淡道,“我不该管你的。”
“那我可就摔死了。”人偶嬉笑着说。
“摔死就摔死。”叶抚转身,大步离开。
“前辈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冷淡。”人偶赶着步伐跟在叶抚身后。
“你指望我怎么变?”
“反正我可是变了,说话再也不会不看场合了。”
叶抚转过身,白了她一眼,“你知道不知道你刚才就是不看场合。”
人偶愣了愣,“有吗?”
叶抚懒得解释,转身离开。
人偶追在后面,“欸,前辈等我一下!我有事找你帮忙!”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我帮什么忙。”
“那你要帮吗?”
nba球星歷史檔案 安筱熙
叶抚背对着人偶,眼神有些复杂,沉默片刻后,大步迈开,“跟上!”
“哎,多谢前辈!”
叶抚大步在前,人偶步伐欢快地跟在叶抚后面。
客栈里,鱼木并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在她看到人偶被叶抚接住的瞬间,就躲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
不想让人发现?
不想被他看到?
亦或者,不想面对“过去的自己”同“现在的他”相遇。
她脑袋里一片混沌,不知道如何去思考。
缓了好久才冷静下来,然后试图去跟感知留在人偶身上的神念。
但是,她什么都没感知到。
烛灯油尽,鱼木默默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任由自己被黑暗吞噬。
这里只剩她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