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tbp好看的都市言情 玩家超正義討論-第二百八十二章 心想事成之力看書-0zb0x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虽然只剩下了那位黑发蓝眼的中年凛冬人,与那位黑肤壮汉……但某种意义上,战斗现在才彻底开始。
尤里伯爵已经渐渐适应了创世之力。
他们创造物体时的间隔已经开始逐渐缩减——
都市大巫 白馬神
随着密度的增幅,佐尔根和卓雅、以及四暗刻的有效攻击频率顿时锐减到不足十分之一。他们狼狈不堪的躲避着愈发狂暴的攻击,感受着这仿佛进了二阶段一样的BOSS,叫苦不迭。
然而就在这时,安南也敏锐的察觉到了另一件事。
在物体刚刚被创造出来、还没有去掉“壳”的时候,它们是脆弱无比的,可以说是一击即碎。
这是安南看到佐尔根一锤打断那位黑发女子的造物时,才意识到的事——所以他们在点燃黑火之雨的时候,才没法创造出一道火幕,以此让所有通过的黑火被引燃。
不是没有想到,而是做不到。
因为他们的“想象”过于脆弱。
他这种使用圣骸骨萃取液激活咒能的方式,似乎不能对已有的物体进行复写与改造——他们无法具现出与其他物质交互时的造物。
比如说,假如有一套火幕悬浮于在黑火中,它如今应该是什么样子、什么形态、什么颜色的?
正是因为无法诞生出复杂的想象,他们才会分别创造出黑火与火球,使它们对撞。
这个极小的细节,正揭露了他们的弱点所在!
如果按照最有效率的“创造”,“尤里伯爵们”应该直接想象他们的身体炸裂、断开、燃烧等状态。咒能当然是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它既然可以改造肉身、强化肉身,自然也可以破坏肉身。
可他们却没有这样做。
这当然不会是他们故意留手了。
只能说明,他们对咒能的应用方法还比较粗浅。
因为缺乏想象与知识,或是单纯的用这种方式激发的咒能转化效率不足,他们还无法用咒能直接干涉其他物质,只能用它创造出物质或能量来进行投射打击……这样就将咒能的威胁大大降低了。
它将能够依据想象改变现实、近乎无所不能的咒能,缩水变成了无限火力模式的技能投射。
这实际上就等同于将“念力”这种近乎万用、甚至能做一条技能树出来的超能力,变成了50点威力25点PP的技能一样,无疑是一种非常大的削弱。
但即使如此……
光是地板不断开裂、绽出冰刺——明亮的火球与透明的毒针混在一起,在巨大斧刃、巨锤的掩护下,向着他们如雨般源源不断的轰击着。
他们已经渐渐意识到,仅以黄金阶级别的力量、创造出神兵利刃进行投射打击……或许可以击伤他们,但无法重创甚至杀死他们。
——因为安南学习自银爵士的神术,仍然具有相当程度的治疗能力。
異界之至尊藥師 第二人生.
“暴君”的效果,虽说是【手持权杖时,你的全部伤害增幅200%】这种强到离谱的200%最终伤害加成……但在安南实际使用的时候,就发现它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加离谱。
之前霜覆力场所增幅的,不仅仅是霜寒伤害——就连冰冻效果也被乘了三;而在安南握持银币为其他人治疗的时候,治疗效果也被明显的增幅了。
四暗刻因为贪刀、躲避不及时,他的右臂整个都被飞斧一刀剁掉了。安南用了四枚银币对他治疗……原本只是想帮他封一下伤口、姑且先止个血。
……结果没想到,治疗效果猛到让四暗刻的手臂整个长出来了。
治疗与控制技能的三倍增幅,比伤害数字的三倍增幅,效果要明显不少——因为这个世界的超凡者普遍脆皮。
比起“海贼风”,更像是“火影风”。
如同那位将被玩家们一直铭记的白银阶塑形巫师,就曾被刚进游戏的德芙一箭平A直接爆头秒掉了一般……
即使是玩家中的“坦克系”职业,但凡没有活死人类型的锁血能力、就绝对撑不住这种程度的弹幕打击。奶妈是绝对奶不起来的……
就像是西酞普兰。
清宮慈安傳 桐花少爺
毒亦道
她虽然有治疗能力、但她的治疗能力必须在伤害之后才能使用……换言之ꓹ 就是通过攻击他人来充能、充能满了就可以抬手奶一口的近战奶刀。
她担心在这种战场环境下,要是自己躲闪不及被秒掉……那自己就等于直接废掉了。
殘翼之星 青鳥rain
她的攻击力太低了ꓹ 根本打不了输出。奶人的话自己本身又脆皮,容易死于不明AOE。所以西酞普兰没有任何犹豫,在进入战斗状态之后就二话不说原地咏唱ꓹ 直接强行一换一带走了一个。
死去两个的好处,就是攻击不再是全覆盖了。
通过不断使用【失速之墙】ꓹ 搭配【怠惰之眼】与【霜覆力场】的交替使用,安南缓缓退到了死角位置。这个位置他闪避的空间也很小ꓹ 但至少投射物是无法突破失速之墙的。
虽然这是失能学派很前期掌握的能力ꓹ 但它对于投射物的妨碍能力是绝对的——它的具体效果,是将所有接触面积小于这面墙、且速度超出“1m/s”的无生命物体,强制降低到这个速度。而若是用它来拦截生命,就至多只能减速30%。
这意味着,无论是弹丸、箭矢亦或是电光,在接触到这面墙的瞬间都会完全失去威胁——电光会原地爆开,箭矢弹丸掉落在地。
也就是火球这种原本飞行速度就不快的ꓹ 或是能够空中二段加速的投射物,才能突破这面透明气墙的防护。
在战场不再变得全覆盖时。
虽然敌人的造物频率明显提升了不止一两倍ꓹ 但他们躲避的空间也明显增大了。
因为看到了西酞普兰控制了对方身体后作出的动作ꓹ 佐尔根与四暗刻并没有急于发动攻击……他们在观望ꓹ 看看流浪的孩子是否能使用这个奇怪的“吸氧背包”。
在佐尔根与卓雅的认知中ꓹ “流浪的孩子”这个有着拗口名字的少年,是古代精灵职业“风舞者”的传承者。他既然传承了精灵职业ꓹ 就说明他肯定进入过精灵遗迹——也就是所谓的【标本封存库】。
——那么他就肯定见过咒能。
本着“你从精灵那留过学ꓹ 肯定懂咒能吧”的想法ꓹ 所有人都期许的等待着流浪的孩子,能不能掏出来什么咒能的正确使用方法。
臥龍峽風雲 還珠樓主
而流浪的孩子也没有让人失望——
在获得了咒能装备后的两分钟后。
他身前突然浮现出了一道镶嵌套合得金色多边形之墙——将整个战场一分为二。
所有的投射武器ꓹ 在接触到这面力场墙的瞬间、其动能就被分散到了整面墙中。
“……这是什么?”
生化之喪屍突擊【完結】 松海VS浪濤
两位“尤里伯爵”,完全同步的望向了孩子——他们没有停下打击,但是那些兵刃根本无法穿透这面力场墙。
紅衣執政官
他们眼中流露出了非常明显的好奇:“这是你从标本封存库学习到的精灵技术?这是精灵们的防护结界吗?它叫什么?”
趙氏為王
“这叫AT力场,崽种。宁见过吗?”
刚才还被赶得到处跑的孩子,畅快的骂了一句。
非正常勇者報告
他用力吸了一口咒能,冷笑一声发出闷闷的声音:“我好像明白这东西怎么玩了……空想具现化能玩成低配无限剑制,也真是有你的。
“先试试看这个吧……
“——朋友,你被高铁踢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