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57o都市小說 諸天諜影討論-第四十六章 好一場血色婚禮!展示-f0nr2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姬昌牵着新娘子的手,心情也是愉悦的。
虽然迎娶这位苏氏淑女,完全是因为她母仪天下的命格,但能多一位美若天仙的孩子他妈,又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当他想要十指相扣,来点夕阳温柔时,却发现新娘子手腕一抖,竟似施展出了化劲,四两拨千斤,将他的手打开。
姬昌怔了怔,露出了包容温柔的笑容:(๑´灬`๑)
他完全能够想象出头盖下那副含羞带怯的娇颜:(✿◡‿◡)
可实际上,杨戬已经按捺不住了:(눈_눈)
八九玄功神通变化,变男变女都一样,倒是没什么心理负担,但这戴着花的老诸侯太辣眼睛了,杨戬这才意识到这个任务的难度。
好在再坚持一会,马上就要结束了。
三人各自分工,杨戬负责假扮新娘,哪吒负责引开追兵,姜子牙的任务嘛,就是将犬戎的真相巧妙地引导揭露。
天下八百诸侯,如今有近四百诸侯聚集到了西岐,参与西伯侯大婚,更要商讨如何应付解放奴隶的改革浪潮,但即便如此,姬昌也没有半点透露犬戎归降的意思。
因为他知道,这件事的性质极为敏感,稍有不慎,就会英明丧尽,前功尽弃。
必须要等各大诸侯都上了西岐的战车,鞭子一抽,开始飞速狂奔,撞向殷商了,才能把实情告知。
到时候,想下车都不行,容忍度自然大幅度提高。
简单的计划,但条件却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声望积累,有了如日中天的贤名,天下诸侯才会信服,愿意上西岐的战车。
姬昌有时候想想,都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如此贤明,还是由于父亲被商帝所杀,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里,被逼出来的伪装。
不过装了一辈子ꓹ 和真正的也没多少差别了,等到他夺得帝位ꓹ 自会将犬戎灭去,开创又一个盛世王朝。
“呵呵!”
姬昌突然摇头失笑。
终究是年纪大了,居然因为一场婚礼ꓹ 就如此多愁善感,实在不是他的为人。
还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如何说服那些贪婪的诸侯ꓹ 许诺贵族阶层更大的好处吧……
姬昌一路走来,与几位大诸侯交流着眼神ꓹ 正缔结着同盟与乐趣ꓹ 突然发现这些大诸侯的目光一转,露出不可思议之色,齐齐看向一个他的后方。
姬昌心头一咯噔,赶忙侧头,但不待他看清发生什么事了,就听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犬戎王狼也先,恭祝西伯侯新婚大吉!”
轰隆!
如同一道晴天霹雳ꓹ 轰在姬昌心中,他以完全不符合六十九岁年龄的速度ꓹ 旋风般转过身来ꓹ 眨也不眨地盯住那个说话的人。
头戴狼皮ꓹ 身穿狼皮ꓹ 脚踏狼皮,全是狼皮ꓹ 一股凶野之气扑面而来ꓹ 来者不是别人ꓹ 确实是犬戎的首领,王狼也先!
“发生肾么事了?”
“犬戎的狼王ꓹ 为什么会敢来西伯侯的大婚?”
“拿下他!拿下他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宾客大声疾呼,民风淳朴的许多地方,更是第一时间拔出武器,围住了也先。
倒是西岐上下面色古怪,冷汗涔涔,一时间羞愧不已,有种小三在大婚上找上门来,无脸见人的感觉。
咦?似乎还真有些确切?
不料也先哈哈一笑,竟是以主人的身份道:“诸位莫要慌乱,自己人,自己人,西岐亦是我犬戎之家啊!”
一位领土靠近西边,曾经受犬戎掠夺的西地诸侯大怒:“尔等蛮荒外族,竟敢出此狂言,我绝不饶恕!”
也先浓浓的狼眉扬起,露出三分不屑和七分讥讽,阴阳怪气地道:“你们不饶恕,问过姬侯吗?他待我们可好了!”
此言一出,数百道眼睛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姬昌何等城府,都有种如芒在背之感,面色努力维持不变,但手已经轻轻颤抖起来。
这个小三可要命了!
足以将他一世清誉,毁于一旦!
若有緣 華一生
更关键的是,也先在这个敏感时机突然出现,是个人的想法,还是背后有所推动?
想到犬戎的投降,本就是那些仙人的手笔,姬昌心中涌起悲愤之念,厉声喝道:“给本侯擒拿也先,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是!”
此言一出,众侍卫顿时扑出,向着也先乱刀砍去。
也先胸有成竹的表情也变了,怪叫一声,狼狈地朝外窜去,不忘破口大骂:“姬昌,你敢如此对待盟友?若无我犬戎之助,你如何马踏中原,取成汤而代之?”
骚乱立起,众诸侯听得心惊胆战,恨不得捂上耳朵,姬昌却是彻底冷静下来,苍老的大手有力地一挥:“犬戎无力与我西岐抗衡,只能用此阴谋诡计,也先,本侯要斩你头颅,献于纣王陛下,以庆天下靖平!”
姬昌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无论是也先出现的背后,是谁在驱使,那些仙人毕竟顾及身份,不会亲自下场,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矢口否认,快刀斩乱麻,先将也先给杀死,再平复这场风波。
單兵作戰
何况也先是犬戎的狼王,威望如他之于西岐一般,杀死他有利于接下来对犬戎骑兵的统治以及日后对犬戎的清洗,处理得好,或许能因祸得福。
“随机应变,方能转危为安,父亲做的没错!”
最先反应过来的,正是姬发。
他雄姿英发,手持利刃,亲自率领众侍卫,向着也先包围过去:“犬戎蛮人,拿命来!”
有了他的带头,其他儿子也飞奔出来,尤其是十二子姬叔乾,性急如火,武艺超群,喜欢小妈,也飞奔出来,手持长枪,从另一面包抄过去。
面对这样的围杀,也先暗骂一声,且战且退,枪起似飞龙,刀展惊紫电,却也很快喋血,被砍得前仰后合,身上的狼皮套装都被染红了,连话都来不及说。
众诸侯开始大声叫好。
也先突然出现在这里,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背后肯定有问题,但身为贵族,该清醒的时候清醒,该糊涂的时候就要糊涂。
只要姬昌能给天下人一个交代,那他就是犬戎杀死也先的英雄,威望更上一层楼。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谁也没想到的人物站了出来。
就见新娘子一把将头盖揭下,露出国色天香的面容,冷冽得如同一块寒冰,环顾四方,取出一柄匕首,直指姬昌:“颠倒黑白,欺骗天下,姬昌,早于数月之前,你西岐就与犬戎外族勾结,举兵犯我冀州!现在你可敢对上苍发誓,若有此行,天人共唾之!”
姬昌呆住,儿子伴郎团呆住,西岐文武官员也呆住了。
空气好似凝滞,每个人都像是被封在琥珀里的虫子,无法动弹。
直到众诸侯继续哗然!
这个婚礼实在刺激,跌宕起伏啊!
妖後很傾城
关键是很多事情不能放到明面上来说,之前还是心存疑惑的心照不宣,但现在有了新娘子的揭穿,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再看新娘子的匕首,他们甚至脑补出一出荡气回肠的过程,冀州城苏护之女,为了保家卫国,不惜潜入西岐,与姬昌虚与委蛇,最终揭晓了那残酷可怕的真相。
姬昌则觉得天旋地转。
这下背刺可太疼了!
说好的母仪天下呢?
这是克夫才对吧!
姬昌不愿意相信自己最擅长的易经卜卦,出了大错,任何人都不愿意接受在最为骄傲的领域,遭到最沉重的打击。
可落在外人的眼中,西伯侯那惨白的脸色,却是铁证如山。
那位被犬戎侵略过的西地诸侯大怒走出,大喝一声,就往姬昌冲去:“老贼,枉我们如此敬重你,你竟引外敌入侵,呸!”
撕破脸皮了!
数十年贤名,一朝丧尽!
“父亲!”
狂武戰尊 第五個煙圈
鬼王嗜寵:逆天小毒妃
伯邑考大急,保护在姬昌面前,看着新娘子,眼神悲哀而怆然。
他无法责怪对方,因为与犬戎勾结确实是事实,只是心痛得无法呼吸,有种心灰意冷之感。
新娘子杨戬根本不理会伯邑考丰富的思想感情,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
他现在当然不能暴露真身,否则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哪怕西岐真的与犬戎勾结,也没有这么震撼的打击了。
城北地帶 蘇童
好在八九玄功防御力极强,可以令他完美地变化出被乱刀砍死的不屈倩影。
来吧!
我以我血荐轩辕!
可接下来,姬昌定定地看着新娘,却是做出了一个任谁也没想到的行为。
他拱手一拜,涩然道:“老朽有愧于冀州,有愧于苏侯,只因纣王无道,妄动祖制,致使天下将乱,民不聊生,才出此下策……”
众人变色。
反了反了!
这是真的要反了!
可在这个时候,不明哲保身,反倒干脆坐实了叛逆之势,姬昌也是豁出去了,他堂堂四大诸侯,对着新娘子行礼后,又来到了浑身鲜血淋漓,半跪在地的也先面前,举起了长刀:“犬戎假降,外族心异,当灭之!”
也先仰起头,怡然不惧地看向姬昌,在濒死之前露出醒悟之色:“你和我一样,都是仙人的……”
话未说完,鲜血激射,头颅飞起。
眼见姬昌先发出造反宣言,后果断手刃也先,更承诺西岐要对犬戎下手,众诸侯目光闪烁,气氛再度改变。
姬昌继挽回人心后,又要释放义士,对着新娘子再度一礼:“淑女可回冀州,他日定登门谢罪,若违此誓,天人共弃之!”
新娘子点了点头,雄赳赳气昂昂地大踏步离去。
在姬氏父子心中,留下了永远的传说。
就连姬昌都不得不承认,这位确实堪称奇女子,心中倒是首次荡起了涟漪,奇怪的属性觉醒,然后收回目光,立刻带着众诸侯向着犬戎驻扎之地而去。
姬发先行一步,那里一场大战已经展开。
准确的说,是一场屠杀。
在大婚之日,归降的犬戎精兵,也受到了款待,正在言笑晏晏,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个穿戴整齐的西岐士兵,举起了武器。
人腿马掌,来回践踏,箭矢投斧,密集砸落,汗水血液,疯狂混杂。
喊杀指挥声,刀刀入肉声,金铁交鸣声,汇聚成滔天声浪,声与画的双重刺激,血与火的重重煎熬,令双方都陷入癫狂状态。
之前还言谈甚欢,转瞬从背后抹了脖子,犬戎精兵在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后,反应过来,自也不会坐以待毙,第一时间展开反扑,在狼将的率领下,朝着远方突围!
西岐奋力追赶,但战车与骑兵比机动性,还是远远不及,为首的将领大为焦急,却听侯爷沉稳的声音响起:“请上仙出手!”
姬昌向上空一拜,行的是祭祀之礼。
这个礼仪讲究非常,如今的人族,也就是天子登基之时,对昊天上帝行此大礼,其他时候仙人也只是座上宾客而已,没有高下尊卑。
但现在,姬昌对着仙人行了祭祀之礼,做出了承诺。
云端之上,多宝道人与金灵圣母并立,虽然不齿于这位西伯侯翻脸无情的作为,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样能屈能伸的人物才是可争天下的枭雄之辈。
多宝道人更对着十天君点了点头:“诸位师弟,可助西岐一臂之力!”
十天君稽首,将阵图抛下,正落在犬戎骑兵的必经之地。
嗡!
血色弥漫开来。
几乎是霎那之间,好不容易突围的犬戎骑兵和精锐士兵,就陷入了最残酷的屠杀中。
姬昌完全向仙道屈服,换来了这场摧枯拉朽的杀戮,换成了一场血色婚礼。
当一颗颗狼头落在泥土中,犬戎的历史也终结了,精锐青壮死伤殆尽,亲眼目睹这个心腹大患得覆灭,欢呼声震天响起。
一部分人冷冷地注视了姬昌一眼,选择离去,另一部分则顺势留下,完全团结在了姬昌的身边。
原本四百诸侯,不仅是为了对抗改革浪潮,还有的是受到他的贤名所吸引,前来依附。
现在那些诸侯失望的离开,剩下来的倒都是利益相关的保守派,坚定不移地拒绝解放奴隶的新政。
看着西岐的旗帜高高举起,诸侯的联军顺理成章地建立,姬昌缓缓低下了头,再为自己卜了一卦。
卦象……
大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