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o4m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混跡在影視世界 ptt-第六百四十三章相伴-yf3hf

混跡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混跡在影視世界
洪七公听完后,忍不住大笑道。
黑白帝國 周二樂子
“哈哈哈,你这小子,莫要骗我。他们要是你师兄,那我就该是你师祖爷爷了。”
他当然不相信周轩的鬼话,不然王重阳都要从棺材里崩出来了。
周轩也颇为无奈,只能继续解释道。
“其实,您也可以算是我的师祖。”
幸亏欧阳锋睡的比较死,不然洪七公还有可能会把人给吵醒。
洪七公瞪大眼睛望着周轩说道。
“嗯???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你这么个徒孙。”
周轩说道。
“我娘叫穆念慈,我爹是杨康。前两年我还在桃花岛跟郭伯伯郭伯母一起住,后面才去了全真教。”
“等等!你真的是杨康和念慈的孩子?”
“是的。”
“难怪……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想……”
次晨一早,周轩刚睁眼就听得洞外呼呼风响,而且夹着吆喝纵跃之声。
他无奈摇摇头,走出洞口就见洪七公又与欧阳锋斗得难分难解,暗道。
盛寵之神歸九天 莫西凡
“两人年龄加一起,怕是超过一百六十岁了。没想到还这么有精力,看来要多注意点了。”
地府預備役 寶巨要崛起
周轩站在一旁观看,但见洪七公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条理分明,欧阳锋的招数却难以捉摸,每每洪七公已占得上风,可是被他倏使怪招,重又拉成平手。
二人日斗晚睡,接连斗了三天。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针锋相对。要不是有周轩在旁照料,他们怕早就神困力倦,几欲虚脱了。
在周轩跟洪七公谈完之后,他下手到是有了分寸。
但高手比武差不得半分,洪七公存了个相让之心,登时落在下风,狼狈不堪。数次险些命丧于他杖下,眼见他挺杖疾进,仓向自己小腹,知他这一杖尚有厉害后着,避让不得,当即横棒挡格。
忽觉他杖上传来一股凌厉之极的内力,不禁一惊。
“他要和我比拚内力?”
鴻鈞訣 青樓小貓
心念甫动,敌人内力已逼将过来,除了以内力招架,更无他策,当下急运功劲抗御。
洪七公听完后,忍不住大笑道。
“哈哈哈,你这小子,莫要骗我。他们要是你师兄,那我就该是你师祖爷爷了。”
他当然不相信周轩的鬼话ꓹ 不然王重阳都要从棺材里崩出来了。
周轩也颇为无奈,只能继续解释道。
“其实ꓹ 您也可以算是我的师祖。”
幸亏欧阳锋睡的比较死,不然洪七公还有可能会把人给吵醒。
洪七公瞪大眼睛望着周轩说道。
“嗯???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你这么个徒孙。”
寵婚至上:老公,放開我
周轩说道。
若愛只是一場豪賭
“我娘叫穆念慈ꓹ 我爹是杨康。前两年我还在桃花岛跟郭伯伯郭伯母一起住,后面才去了全真教。”
“等等!你真的是杨康和念慈的孩子?”
“是的。”
“难怪……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想……”
次晨一早ꓹ 周轩刚睁眼就听得洞外呼呼风响,而且夹着吆喝纵跃之声。
他无奈摇摇头ꓹ 走出洞口就见洪七公又与欧阳锋斗得难分难解ꓹ 暗道。
“两人年龄加一起,怕是超过一百六十岁了。没想到还这么有精力,看来要多注意点了。”
周轩站在一旁观看,但见洪七公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条理分明,欧阳锋的招数却难以捉摸,每每洪七公已占得上风,可是被他倏使怪招ꓹ 重又拉成平手。
二人日斗晚睡,接连斗了三天。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ꓹ 针锋相对。要不是有周轩在旁照料ꓹ 他们怕早就神困力倦ꓹ 几欲虚脱了。
傭兵魔妃
在周轩跟洪七公谈完之后ꓹ 他下手到是有了分寸。
但高手比武差不得半分,洪七公存了个相让之心ꓹ 登时落在下风ꓹ 狼狈不堪。数次险些命丧于他杖下ꓹ 眼见他挺杖疾进,仓向自己小腹ꓹ 知他这一杖尚有厉害后着,避让不得,当即横棒挡格。
忽觉他杖上传来一股凌厉之极的内力,不禁一惊。
“他要和我比拚内力?”
心念甫动,敌人内力已逼将过来,除了以内力招架,更无他策,当下急运功劲抗御。
洪七公听完后,忍不住大笑道。
“哈哈哈,你这小子,莫要骗我。他们要是你师兄,那我就该是你师祖爷爷了。”
他当然不相信周轩的鬼话,不然王重阳都要从棺材里崩出来了。
周轩也颇为无奈,只能继续解释道。
“其实,您也可以算是我的师祖。”
幸亏欧阳锋睡的比较死,不然洪七公还有可能会把人给吵醒。
洪七公瞪大眼睛望着周轩说道。
“嗯???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你这么个徒孙。”
周轩说道。
“我娘叫穆念慈,我爹是杨康。前两年我还在桃花岛跟郭伯伯郭伯母一起住,后面才去了全真教。”
“等等!你真的是杨康和念慈的孩子?”
“是的。”
“难怪……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想……”
次晨一早,周轩刚睁眼就听得洞外呼呼风响,而且夹着吆喝纵跃之声。
他无奈摇摇头,走出洞口就见洪七公又与欧阳锋斗得难分难解,暗道。
“两人年龄加一起,怕是超过一百六十岁了。没想到还这么有精力,看来要多注意点了。”
hp何以成受 清水淺淺
周轩站在一旁观看,但见洪七公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条理分明,欧阳锋的招数却难以捉摸,每每洪七公已占得上风,可是被他倏使怪招,重又拉成平手。
二人日斗晚睡,接连斗了三天。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针锋相对。要不是有周轩在旁照料,他们怕早就神困力倦,几欲虚脱了。
誤惹豪門:老公鬧夠了沒 今夏
在周轩跟洪七公谈完之后,他下手到是有了分寸。
但高手比武差不得半分,洪七公存了个相让之心,登时落在下风,狼狈不堪。数次险些命丧于他杖下,眼见他挺杖疾进,仓向自己小腹,知他这一杖尚有厉害后着,避让不得,当即横棒挡格。
忽觉他杖上传来一股凌厉之极的内力,不禁一惊。
“他要和我比拚内力?”
心念甫动,敌人内力已逼将过来,除了以内力招架,更无他策,当下急运功劲抗御。
以二人如此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