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pdw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1255再鑄鼎討論-第762章 冬狼鑒賞-ty8fk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5年,9月23日,瀚海郡,7-11区。
變身土豪少女 灰色斷罪
特工皇後不好惹【完結】
时间进入九月下旬后,气温再次骤降,即使在白昼也常常只有个位数的温度。各河流水量锐减,残存不多的水夜晚封冻白日稍化,汐汐冽冽,但绝大多数河段都可涉渡,完全不复为阻碍了。
7-11碑位于阔海营地与斡难营地的中点附近,由一个当初在阔连海子附近收服的阿拉塔部落看守定牧。
如今眼看着就要进入寒冬,这个小部落也做起了入冬的准备。他们如同以往的每个冬天一样,在石碑东北五公里处寻了一处相对低洼的避风地扎了下来,青壮们日夜不停地外出收割牧草、捡拾粪便,运回去储存起来,女人们把畜群中瘦弱的难以过冬的牲畜挑选出来,宰杀掉,把肉腌制风干起来。与往年稍有不同的是,前阵子他们用马匹、牛羊、皮革等常见畜牧产品以相当公允的价格与东海人交易回了不少外界商品,其中就有大量的食盐,这让他们制作起腌制品来更充裕了。
北边一处空地上,族长阿拉塔正带着几名半大小子,将一只老骆驼捆住四蹄放倒在地上。旁边几只猎犬围在旁边不断摇着尾巴,不时对着骆驼吠上一声,而骆驼挣扎着发出低沉的呼噜声,眼睛不断眨巴着。
阿拉塔拿着一把尖刀,左脚踩在骆驼的颈背上,右手提着头,按在一个陶盆上,没有立刻动刀,而是对小子们喊了一句:“按紧了!”小子们立刻趴在了骆驼身上,用力按住,他这才手起刀落,割断骆驼的喉咙,然后骆驼猛然颤抖,鲜血喷进盆里,小子们身子被震得直颤,好一会儿才稳定下去。
阿拉塔站起身来,朝骆驼头踢了一脚,哈哈一笑:“好了,等它血放完,然后开始剥皮……”
这时,三名骑士突然在东边的山坡上出现,停了一会儿,观察了一下部落周边的情况ꓹ 确定无异状后,吹了个唿哨ꓹ 然后向部落内驰来。
阿拉塔听到唿哨,注意到了他们,短暂露出慌乱的神色又很快掩盖了过去ꓹ 把刀丢给小子们中最大的那个,道:“等着!”然后就往那三名骑士迎去。
三人见他出了帐区ꓹ 也不前进了,就等着他过来。
阿拉塔小跑到了他们跟前ꓹ 换上一副谄媚的表情ꓹ 对领头一名脸上满是刀疤的人问候道:“格根百户,您来啦。”
原来此人是元军序列中的一名百户,前阵子偷偷带人找到了阿拉塔的部落,命令阿拉塔与他合作。阿拉塔虽然之前签了契约,臣服于东海人,但毕竟时日尚短,往日老爷们的积威仍存ꓹ 因此见到了格根之后不敢声张更不敢反抗,不由自主地为对方提供起了方便。
格根点点头ꓹ 对他问道:“今日东海兵来你们这儿了吗?”
阿拉塔摇头道:“还没有ꓹ 他们通常是隔三日来一次ꓹ 从西边来ꓹ 往东边去,昨日刚来过ꓹ 这两日理应不会再来。”
合租情緣2
格根又问:“他们每次来多少人?”
求一段與你的歲月
阿拉塔想了想:“来我们这里一般就是三十多人ꓹ 有骑马的ꓹ 也有乘车的,他们叫一个‘排’。不过据说他们一般是一次出三个排ꓹ 除了来我们这里,还有两个排在别的石碑处巡游。嗯,还有,他们每次来的人都是不一样的,衣服倒都穿得差不多。”
格根摸了摸下巴,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三十多人么,倒真是托大……”
阿拉塔一惊,连忙劝道:“百户你可要小心,东海兵凶悍无比,就这三十多人,当初我们全族青壮一起上都被按下去了,不能小看啊!”
格根不屑地摇了摇头:“你们这些乡巴佬,怎么跟真正的战兵比……行了,你就老老实实呆着吧,不要声张。东海人自以为厉害,都敢来祖地撒野了,还敢如此托大散成小股出动……等两日之后,就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草原的主人!”
阿拉塔只得陪笑道:“是是,您说得对。”
格根又瞥了他一眼,突然策马围他转了一圈,打量着他身上的崭新青色棉袍:“这袍子不错啊,东海军那里换来的?”
阿拉塔打了个激灵,连忙把袍子解了下来,双手递给格根,皮笑肉不笑道:“哈,啊哈,是,用了我一匹好马呢,倒也真挺暖和,您,您试试?”
格根哈哈一笑,把袍子围在身上,感受到了暖意,满意地点头道:“很好,就这样吧。上面也知道你们是被贼人掳过去的,现在好好给我们通风报信,将来太子打回来,就赦免了你们的罪过!”
……
9月26日,9-11区。
伊絡園傳說
时至深秋,一度茂盛的牧草已经大半枯萎,只剩不多的几丛间断分布着,更多的地面上只残留一片枯黄的草茎。又一阵西北风吹起,一片沙尘便被吹上了天,然后随风呼啸而过。
9-11石碑东北方的一处低洼地中,尚有许多灌木残存,在这大片灌木丛中,赫然正有二百多蒙古汉子盘腿坐在地上,旁边数百匹马也温顺地齐刷刷坐着,不把自己的身形暴露出来,这驭马术也是了不得了。
在这群人的西南侧,格根同样盘腿坐着,左手拿着一根新熏的肉干嚼着,右手拿着一个小酒壶,不时啜上一口。旁边诸人也大多都在吃点东西,为接下来的战斗积蓄体力。
如果是春暖花开之时,这场面说不定会有些野餐的感觉,但在这寒风凛冽之时,只觉得有一股肃杀之意。
不消多时,一个小个子趴伏着,自灌木丛中钻了进来,蹿到了格根面前,悄声道:“来了,他们来了。”
格根眉头一挑,将酒壶塞进了自己的袍子里——这件得自阿拉塔的棉袍设计巧妙,内部有一个布袋,正好能放下这个扁铁酒壶,很是方便——又把只剩一小半的肉干塞给小个子,问道:“来了多少?”
“不多,两个巴掌再加二个,我数得清清的,都骑着马,在往这边来。”小个子快速答道,然后从肉干上咬下一块嚼了起来。
嬌妻養成計劃 至尊
中國夢之
格根似乎有些不满意:“十二个……来得太少,千夫长给了我两个百人队,为了吃掉这么一点兵暴露身形也没多大意思。就这些,没别的东海兵了么?”
小个子咽下一口肉,答道:“有。他们一共有三队,往这来的十二个只是其中的一队。还有两队,不过不骑马,而是赶着大车的,一队往北去了,另有一队留在西边那个石碑那边。他们看得挺紧,我没敢走太远出去,只看到了这三队。”
格根点点头,扳着指头算了起来:“之前阿拉塔说过,东海军一次应该有三个排出动,一个排去部族里,一个排往西去排查石碑,另一个排往东去。既然如此,你看到的应该就是往东来的一个排了,又分了三个班不同行动。那倒也行,我们先吃了这个班,再乘胜卷了这整个排,接着去打另外两个排,总共也有百多人可杀,算是对得起动的这一遭了。”
今日他们只是打个先锋,后面还有数不清的类似规模的小股部队集结起来,在东海控制区的外围如同饿狼一样环伺着,随时准备扑上去撕咬一口肉下来。只要格根能带人杀上一百个东海兵,哦不,即使只能杀一半,那也是个胜利的开始——东海人一共才有多少个一百?在群狼不断的袭扰之下,必然坚持不住,即使能龟缩进营地里,也保不住外围的恭顺部落,人心尽丧也就离灭亡不远了。
说干就干,他下了决心,对一个牌子头说道:“蒙克,你带三个人,去外面把东海兵引过来!”
这个蒙克也不二话,直接点了身边三个人牵马出去了。也亏他们有点心思,没有大咧咧直接冲出去,而是牵着马往反方向跑了一大段,向东离开这处灌木低洼地,然后才现出了身形。
果不其然,这一班东海骑兵本来在石碑附近检查人踪,发现了远处的四人组后立刻像见了宝贝一样,抱团追了过去。蒙克四人也做出惊慌逃离的样子,东海兵更是加速追击——就在他们即将经过低洼灌木丛的时候,格根突然带人杀了出来!
神級學生
“杀光他们!”格根狂喊着,挥舞着弯刀,在队后驱赶士兵们向前冲去。他们人数几乎有对方的二十倍,自然勇猛无比,一涌而上。“快快快,左右分开,包围歼灭!”
东海兵突然遇到这一大帮人,自然大惊,队伍一下子产生了骚乱。但是他们离灌木丛还有一段距离,元兵没法一下子杀到,就给了他们一定的反应时间。他们一边策马转向西逃离,一边掏出转轮手枪,也不仔细瞄准了,就砰砰砰对后面打过去。
元兵听到枪响,略被迟滞,但奔跑中开枪命中率感人,也没几个倒霉蛋真被打中,后方又适时响起格根得催促声,他们很快鼓起勇气继续追去。
漠北旅配备的青岛马数量有限,这些东海兵今天出的是一般巡逻任务,自然没骑好马出来,而是乘了本地征集的蒙古马,虽然也属上品,但和元兵们骑乘的战马没有差距,甚至略差,距离很快被一点点拉近过去。
“麻卖批,欺人太甚!”队中为首的一个中士不忿地骂着,然后从马侧袋子中抽出一根窜天猴状的信号弹,双腿夹紧马腹,左手拿着尾杆右手狠狠一拉线,信号弹便发出“嗖”的一声,窜上天去,在天上爆出了一片棕红色的烟雾。
过了一会儿,西方天上同样爆出一片同色烟雾,然后北方也有一片。这意味着有队友收到他们的信号开始前来增援,但看着怎么还有几公里的距离,而敌人已经追到后面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