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nxa精彩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 線上看-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推薦-ao8pe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老道士和贵妇人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自然是极为蹊跷的事情。
不过秦逍此时却已经听明白,这贵妇人是太仆寺少卿的夫人,嫁到黄家之后,却多年没有怀上身孕,反倒是黄家新纳的小妾却有孕在身。
秦逍心里清楚对一个官宦家的夫人来说,没有诞下子嗣,实在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哪怕是平民百姓,也遵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金科玉律,更何况豪门官宦之家。
没有子嗣,地位只会迅速下降,甚至会为夫家所厌恶。
这对女人来说,当然是不公平的事情,但自上到下,没有子嗣传承,只会将罪责扣在女人的头上。
黄夫人显然对自己的处境深感恐怖,之前显然也是寻医问药,但始终没有怀上孩子,最终将希望寄托在了这位洪陵真人的身上。
洪陵真人显然是心术不正,让黄夫人深更半夜前来道观找他。
黄夫人对此肯定也犹豫过,毕竟一个官宦家眷,妇道人家,半夜三更往道观里跑,而且是和一名老道士相见,这要是为人所知,后果不堪设想。
但求子之心显然是战胜了心中的忐忑。
此时老道士故弄玄虚,黄夫人却很急切,道:“真人,只要能够为老爷添丁,切身一切都听从真人的指教。”
洪陵真人笑了一笑,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黄夫人身后,轻声问道:“夫人可知道,贫道为圣人炼丹,为何深得圣人信任?实不相瞒,贫道自幼问道,数十年苦修,却也是颇通仙术,如今已经是半仙之体。”
“原来真人是半仙。”黄夫人忙道:“那真人若是能够助我,定然能让切身怀上身孕。”
“不难不难。”洪陵真人一只手轻轻搭在黄夫人肩头,黄夫人身体一颤,不自禁扭动了一下身体,轻声道:“真人,你…..1”
“夫人的德行有损,要怀上身孕,必须要弥补德行。”洪陵真人轻叹道:“眼下确实有一个法子,可以让夫人补回德行,而且贫道甚至可以保证夫人能怀上男丁。”说话间,一只手却是轻轻在黄夫人肩头摩挲。
秦逍居高临下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
他这时候却已经看出这老道士的用心,半夜三更将一个贵妇人诱骗到道观之中,显然是存了非分之心。
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这老道士一只手搭在黄夫人肩头轻轻抚摸,明显就已经是在轻薄,他心中冷笑,暗想这老道士还真是色胆包天,竟然诱骗官家夫人来道观行不轨之事,这黄夫人求子心切,却也是糊涂至极,一个妇人家,怎能半夜往这狼窝里跑。
“真人…..真人有什么法子?”黄夫人显然察觉到老道士居心不良,站起身来,避开老道士,却又不敢得罪洪陵真人,只是欠身行礼道:“只要能让老爷夙愿得尝,便是再花些银子,妾身也会舍得。”
BOSS兇猛:陸先生,請克制
洪陵真人正要说话,忽地抬起手,似乎发觉什么,秦逍见状,屏住呼吸,很快也听到了院子里传来脚步声。
他方才注意力都在屋里,并没有太注意其他地方,不过这老道士显然还是很警觉,察觉到了外面的脚步声,立刻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示意黄夫人不要说话,随即向角落的一道屏风指了指,黄夫人心领神会,拿过自己的大氅,轻步躲到了屏风后面。
很快,就听门外传来敲门声,洪陵真人整了整衣衫,沉声道:“是谁?”
“是我,有事要见真人。”外面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
洪陵真人过去打开门,秦逍很快便瞧见一人进了屋里,只见那人一身黑衣,腰间围着皮甲,偷到皮帽,背着箭盒,手里竟然还拿着一张弓。
秦逍有些奇怪,他本以为是道观里有道士来找洪陵真人有事,不想却是这样一身打扮的箭手过来。
洪陵真人显然和这人很熟悉,关上门,声音略有一丝不悦:“这个时候跑来做什么?刚给你的药用完了?”
“没有用完。”那箭手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将大弓放在桌上,冷笑道:“我过来只想请教真人,该付的银子我一分不差,为何会以假当真,给我假药?”
“假药?”洪陵真人有些糊涂:“什么假药?你在说什么?”
箭手淡淡道:“上次重金找你买的毒药,根本无用。”
洪陵真人恼道:“本道的毒药,那是剧毒无比,只要见血,必死无疑。”
冠軍教父
“我用你的毒药淬在箭头上,射中了对手。”箭手冷声道:“他非但没死,到现在还好生生活着,真人,那只箭肯定射中了他的肩膀,而且深入其中,如果真如你所言,见血必死,他早就在几天之前就见阎王了。”
秦逍心下一凛,目光如刀。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夜跟着马车过来,虽然没找到红叶,却发现了洪陵真人的苟且勾当,眼下这箭手竟然是主动上门。
那夜在梓桐巷遇刺,秦逍击杀巨人,斗笠刀客受伤而逃,唯独那名躲在暗处的箭手射中自己之后,悄然而去,自己连他的样子都没有瞧见。
谁知道这箭手竟然跑到这里来。
超凡者遊戲
这箭手声称射中了对手的肩头,而且还在箭头淬有毒药,这与当夜的情况完全吻合,自己那天夜里就是被箭手偷袭射中了肩头,而且箭上确实有毒。
如此巧合,秦逍虽然不能完全确定这箭手一定就是那夜匿走的刺客,却也有九成断定便是此人。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箭手暗地里竟然与洪陵真人有勾当。
秘婚 君太平
洪陵真人似有若无地向屏风那边瞧了一眼,在桌边坐下,道:“你是不是弄错了?本道给你的毒药,绝无任何问题。”
“真人今天还见过他。”箭手淡淡道:“今日真人从四平坊经过,是否遇到一名年轻人出手闹事?不但伤了真人的马,还伤了真人几名徒弟?”
秦逍嘴角浮现一丝冷酷的笑意。
如果方才只有九成确定此人就是那夜刺杀自己的箭手,现在已经可以完全断定了。
洪陵真人闻言,却是怒不可遏,道:“你要杀的人是他?为何没有杀死他。那个狗东西,本道必要置他于死地。”
純情小衙內
“如果真人上次给的毒药真的见血封喉,他现在早就死的干干净净。”箭手语气也是颇为恼怒:“我暗影箭在道上多年,所接的买卖没有失手的。正是有人说真人配制的毒药剧毒无比,所以才暗中与真人交易,只是见面不如闻名,真人这次实在让我很失望。我的买卖不但没有做成,反倒坏了名声,日后在这行当,次次失手,必将沦为同行笑柄。”
洪陵真人也是疑惑道:“不可能啊,你当时找贫道,买的是最毒的牵机鸩,中毒者必死无疑,连贫道都没有解药可解。这…..这中间一定是出了什么岔子。”
“什么缘故,我管不着。”暗影箭冷冷道:“不过真人坏了我的买卖,这事儿该如何解决?雇主出了三百两银子买那条命,预付一百两,我没能得手,不但要将一百两退还给给他们,本来要到手的另二百两银子也不翼而飞。还有买了你一瓶毒药,花了八十两,此外名誉受损,以后的买卖不好接了,真人是否该给我些赔偿。”目光移到桌上那几张银票上面,伸手拿了过来。
这几张银票正是黄夫人求子的费用,方才黄夫人放在桌上,洪陵真人垂涎黄夫人丰满成熟的身子,也没太在意这几百两银子,开门之前,甚至忘记将银票收起来。
见暗影箭将银票拿过去,洪陵真人立刻怒道:“放下,你做什么?”
“五百两!”暗影箭点了点银票,揣进怀里,道:“也好,你赔我五百两,这事情到此为止。”
“你是要抢劫吗?”洪陵真人怒道:“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本道是圣人的御用炼丹师,你拿走着五百两银子,还想不想活命?”
暗影箭冷笑一声,道:“堂堂宫中炼丹师,私下里兜卖毒药,传扬出去,真人的名声也不好吧?”瞥了那屏风一眼,道:“春宵一刻值千金,真人还有好事要办,我就不打扰了。”一拱手,转身便走。
洪陵真人一怔,此时才明白,这暗影箭早就发现屋里有女人,不过暗影箭显然对此没有任何兴趣。
暗影箭拉开屋门,也不回头,出了门去,洪陵真人跟到门前,一脸恼怒,握起拳头,看着暗影箭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但很快便缩回屋里,关上了房门,走到屏风边上,轻声道:“夫人,出来吧,没事了。”
黄夫人从屏风后面走出来,轻纱下的花容有些苍白,声音有些发颤:“真人,妾身…..妾身先告辞…..!”
“夫人不想求子了?”洪陵真人微微一笑,道:“来,先坐下喝杯茶,今晚咱们就给你弥补德行,让你尽快给黄少卿添一个大胖小子。”
暗影箭身法鬼祟,这院子是僻静之处,并无其他道人打扰,他到了侧面的高墙,从身上取出一直带着铁链的勾子,抛起用勾子勾住墙头,拉着铁链翻上墙头,这才收起链勾,从墙头跳了下去。
落下墙头,左右瞧了瞧,这才迅速往道观边上的一片小树林跑过去,只要穿过这片树林,前面便是另一条街道,可是还没出林子,就听到后面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暗影箭,你看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