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6e6w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在秦朝當神棍 愛下-第七百六十八章 君子遠庖廚看書-cyecp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伏尧沉思良久,对那探子说道:“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里靠近蛮夷之人,这里的人做事,不可以常理推测。谁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探子说道:“那我们……”
伏尧想了想,说道:“准备兵马,把平安煤矿附近围了,包围圈大一点。要远远地围住,不要打草惊蛇。”
探子答应了一声,立刻去传达命令了。
半个时辰之后,兵马都整装待发,伏尧亲自带着他们,向和平煤矿进发。
…………
無敵踩人系統 凜冬之哀
“大人,这里有点不对劲啊。”调查团的人说道。
调查团的主官背着行李,走的气喘吁吁的,他低声问道:“怎么不对劲了?”
那人说道:“我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马嘶声。”
主官微微一愣:“马嘶声?我怎么没有听到?”
那人说道:“大人向这个方向听,对对对,就是风来的方向。”
主官闭着眼睛听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确实有马嘶声。不过……这有什么奇怪吗?”
那人说道:“这不是野马的声音,是有人赶着马队来了。”
主官皱着眉头说道:“那又如何?”
那人说道:“深夜之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骑马?我看很有可能是追兵。”
主官一听这话,立刻说道:“快,我们快走。”
身边的人一听这话,顿时加快脚步,想要离开这里。
然而,他们走了没多久,身后的那些人就追上来了。
为首的人喊道:“诸位兄长,你们怎么步行啊?你们的脚力呢?”
主官战战兢兢的一回头,看见后面跟上来的不是追兵,而是一群商贾。
调查团的人看到这些商贾,顿时大喜,连声说道:“我们的马匹都死了。”
商贾惊奇的说道:“全都死了?”
调查团的人点头说:“是啊,全都死了。”
商贾更加纳闷了:“好端端的,为何会全都死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调查团的人摆了摆手:“算了,算了ꓹ 这件事一言难尽。”
商贾哦了一声:“我们这里还有些多余的车马,要不然ꓹ 借给你们乘坐?我们一路同行好了。”
调查团的人大喜,连忙坐上去了。
上车之后,商贾们问调查团的人:“你们也是来经商的吗?”
调查团的人连连点头ꓹ 说道:“是是是。”
商贾们叹了口气:“铁路坏了,没有火车ꓹ 可真是难走啊。”
调查团的人连连点头。
商贾们又说:“幸好我们自蛮荒之地二来。那边还没有通火车,所以我们自备了马匹ꓹ 否则的话ꓹ 这一趟真的很难走啊。”
调查团的人连连点头:“是啊,是啊。”
商贾们看调查团的人似乎不爱说话,略微聊了几句,没什么回应,也就作罢了。
这时候,调查团中一个人,悄悄的走到主官的车上ꓹ 低声说道:“大人,这车不对劲啊。”
主官低声问道:“怎么不对劲了?”
那人说道:“这些人明明是商贾ꓹ 可是他们怎么没有货物?”
主官说道:“这有什么?或许他们刚刚卖完了货。”
那人摇了摇头:“这些商贾往来蛮夷之地和中原。他们把蛮夷之地的皮货卖到中原ꓹ 又把中原的器物卖到蛮夷之地。”
“车上从来不会空着的。”
主官听了这话ꓹ 心里也有点犯嘀咕。
他对那人说道:“那依你之见ꓹ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那人说道:“在小人看来,这些人恐怕不是什么好人啊。”
主官沉默了一会ꓹ 低声说道:“他们ꓹ 莫非是歹人?”
那人低声说:“至少不是商人。而这些人明明不是商人ꓹ 却自称是商贾,那就很可疑了。”
主官说道:“那依你看ꓹ 他们是什么人呢?”
那人说道:“小人不知道,不过……大人请看,这些人个个孔武有力,不少人脸上还有刀疤。他们至少曾经与人争斗。或者说,是经常与人争斗。”
主官大吃了一惊:“莫非是土匪山贼?”
然后他又摇了摇头:“不应该啊。太子曾经着重经营这里。此地无论是做工还是做生意,都能堂堂正正致富,已经没有山贼存在的土壤了啊。”
“甚至很长时间都没有关于山贼出没的报告了。”
身边的人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话虽如此。不过……大人,这些人会不会是从别的地方流窜过来的?”
主官深吸了一口气:“也有可能啊。从现在这情况来分析,这些人八成就是土匪。”
身边已经聚拢了很多调查团的人。
他们个个忧心忡忡,向主官问道:“大人,咱们现在怎么办?”
主官想了想,说道:“现在,咱们不能打草惊蛇,咱们得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然后伺机逃跑。”
“也不知道这些人什么时候动手。如果他们能一直等到白天,那咱们就有救了,白天这里总有人要经过的,到时候咱们就直接逃走。”
身边有人说道:“这些土匪既然已经跟定了咱们,还会等到白天吗?”
主官叹了口气,然后有些懊恼的说道:“怎么就非要跟定了我们呢?”
身边的人都没有说话。
其实为什么跟定了他们,他们心里也清楚。无非是这群人穿着打扮,看起来像是有钱人罢了。
可是……黑灯瞎火的,这群土匪是怎么发现这些人的?
今天这件事,真是越想越邪门啊。
主官叹了口气,对身边的人说道:“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大家都加紧防备。如果那些人真的要动手,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就算是死,临死的时候也要咬下他们一块肉来。”
身边的人都点了点头。然后握紧了自己的武器。
忽然,那些自称商贾的人说道:“诸位,我们去方便一下。”
调查团的人一脸懵逼:“去方便一下?你们?”
那些商贾说道:“是啊。”
錦繡凰圖:重生侯府嫡女 月下聽風
调查团的人更奇怪了:“这么多人,一块方便吗?”
商贾笑了:“诸位有所不知,荒郊野外,有可能有狼,独自方便的话,一旦落单,很容易被狼叼走。”
调查团的人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商贾们说道:“所以……我们都是成群结队的去。诸位……要不要一块来?”
调查团的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蜜汁微笑来:“那倒不必了,我们当着生人的面尿不出来。”
商贾说道:“那咱们就回见了。”
其实,调查团当中也有不少人也很尿急,但是他们不想去,他们想和商贾分开。
我的坎坷婚姻路
安全,可以让人突破生理极限。
商贾们开始牵走马匹和车辆。
这倒是也正常,毕竟商贾们去上厕所了,万一调查团的人骑着人家的马走了怎么办?到时候去那追?
但是调查团的人不这么想。
他们纷纷在心中冷笑:“这些人真是好心机啊。为了不让我们逃走,居然把马匹都带走了。”
商贾们很快走到了黑暗中。
他们走了,还在黑暗中说道:“诸位,我们去去就来。”
再然后,他们的脚步声都听不到了。
调查团的人问主官:“咱们现在怎么办?”
主官说道:“怎么办?自然是逃走了。”
随后,这些人在黑暗中开始疯狂的逃跑。
这些人跑的很累,最累的是冯氏父子。
冯甲和冯小甲,两个人刚刚从煤矿里面出来,虽然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番,但是身体依然十分虚弱。这时候玩命的向前跑,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跑出来了。
冯小甲哭丧着脸说道:“父亲,早知道出来之后如此辛苦,刚才就不应该出来。”
冯甲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听天由命吧。”
两个人稍微交谈了几句,就不再说话了。毕竟这种剧烈的奔跑之下,喘气都喘不匀,稍有不慎就会倒在地上。
一行人在黑暗中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犬吠声。
有个人大喜,说道:“太好了,有犬吠声,有犬吠声,说明这附近有人啊。”
主官也大喜:“走走走,咱们迎着犬吠声走。”
他们当真迎着犬吠声跑了过去。
然而,还没等他们跑到那边,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这犬吠声……也太多了吧?怎么感觉有几百只狗呢?
众人的脚步声,渐渐地停下来了,因为他们忽然发现,犬吠声多了,也很恐怖。
忽然,那犬吠声越来越近了。那几百只狗,像是正在向他们冲过来。
主官忽然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低声说道:“快走,我们快走。”
但是已经晚了,那几百只狗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然后扑上来撕咬。
这些人纷纷抽出兵刃,和恶狗打在一块。
但是……但是恶狗的速度太快了,很快就有几个人被咬了。
现在他们还只是被咬,如果没有更好的措施,他们很有可能会被咬死。
就在这危急关头,远处有人骑着快马过来了:“前面的可是梅大人吗?”
梅大人,就是主官。
他现在正在和恶犬缠斗,根本来不及思考,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就应了一声:“是我。”
随后,远处那人扔过来了一团东西。
梅大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震耳欲聋。
调查团的人都吓了一跳。
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这是鞭炮而已。
大家都是久居咸阳城的人,什么新鲜东西没有见过?所以他们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人镇定下来了,狗却不行。
狗,本来就不太了解鞭炮,何况是北地的狗,见识比较少。
它们听到鞭炮声之后,顿时吓了一跳,然后四散奔逃。
很快,狗就掉头逃走了。
梅大人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调查团其他的人也擦了擦冷汗,坐下来了。
与此同时,远处的黑暗中,那些商贾正藏在石头后面,悄悄的关注着这里。
其实,这些商贾并不是商贾,而是王卡手下的亡命徒。
这些人说道:“糟了,那些狗没有杀了他们。”
又有人说道:“刚才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打雷一样,怎么回事?”
又有人说道:“什么打雷?你们真是孤陋寡闻,那东西叫鞭炮。”
其他的人咦了一声:“你见过?”
这人说道:“见过,倒也没有见过,但是我听说过。这声音很有特点,很容易认出来的。”
领头的人说道:“行了,废话不要多说了。咱们没能杀了这些人,咱们回去怎么和大人交代?”
身边的人说道:“这个还不简单吗?大人派我们来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查漏补缺吗?那些狗杀不了他们,我们就杀了他们不行吗?”
领头的人点了点头:“你们有这个觉悟就好,咱们走吧。”
于是,这些人纷纷抽出兵刃来,向亡命徒冲了过去。
然而,他们刚刚冲到一半,就发现周围忽然亮起来了无数火把。
是伏尧的官兵。
總裁,麻煩離我遠點 〓小靜子
调查团的人都傻笑起来了。
主官更是感慨不已:“谪仙,果然神机妙算啊。我就知道,只要做了谪仙的人,肯定没错。”
伏尧骑着马走在最前面,他挥了挥手,很快有人想那些亡命徒冲过去了。
亡命徒呐喊了一声,飞蛾扑火一样,向官兵冲过来了。
但是你要知道,亡命徒的战斗力,和官兵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官兵,那是以杀人为职业的,而亡命徒,仅仅是胆子大一点,手段狠一点罢了。
總裁太霸道,萌寵小嬌妻 千夜星
所以,官兵无一伤亡,三下五除二,杀伤了很多亡命徒。剩下的直接投降了。
伏尧骑着马走到那些亡命徒面前,淡淡的问道:“是谁指使你们的?”
亡命徒牙关紧咬,不肯说话。
伏尧又问了一遍:“是谁指使你们的?”
还是不肯说话。
伏尧叹了口气,把脸别过去了。
然后,噗的一声,这亡命徒被杀了。
“君子远庖厨啊。我要做一个像我师父那样善良得人。”伏尧感慨的说道。
然后,他走向另外一个亡命徒:“告诉我,是谁指使你们的。”
这亡命徒打了个哆嗦,然后淋淋漓漓,身下出现了一滩水。
“是王卡。”他颤抖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