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rh5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第三百五十章 公主心思看書-nl2ww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苏宸陪着两公主聊了片刻,然后检查了二皇子李仲宣的病情,已经不发烧了,抽搐次数减少,惊厥噩梦的症状也好了一些,说明药效对症。
如果配合针灸手法,对病情的好转会更有帮助,但是苏宸对针灸掌握的并不熟练,扎有限几个部位还行,许多经络位置等掌握的火候不够,所以,不敢贸然对重病的二皇子下针,但可以采用按摩手法,稳妥安全。
所以,苏宸坐在床边,给二皇子调节经络,在一些反射区用指法按摩,也能缓解一点病症的效果。
永宁和永嘉安静在旁看着,对他层出不穷的奇怪举动,已经开始适应了。
重生之前妻難寵 朝陽
虽说二皇子身娇体贵,任何人不得触碰,但苏宸这样揉搓,二女和周围的御医、宫女,却也觉得安心,大概是苏宸身上的一些事迹光环,足以让人相信他的能力了。
“这样有助于他的睡眠,减少惊厥痫症的发作。”苏宸说完,顿了顿,又问道:“今日的两顿水煎汤药,都喝下了吧?”
“喝下了,的确好转了一些。”永宁公主镇定回答,眸光看向苏宸的眼神,带着几分钦佩和好感。
苏宸微微点头,心中治好皇子的把握,已经增加到了七成。这三日过去,明显好转,没有恶化暴毙,等于稳定了病情,那么接下来能被就好的概率就大大提升了。
“再过两天ꓹ 他的神智就能恢复过来,可以正常交流了。”苏宸诊断道。
“真的呀!”两位公主都露出惊讶。
苏宸肯定道:“对啊ꓹ 他已经脱离的危险期,接下来,逐渐恢复就行了。”
“太好了。”二女顿时大喜起来。
紅粉仙路
永嘉有些急迫道:“我这就把好消息去告诉母后ꓹ 免得她担心。”
话音一落,小萝莉就直接飞奔出去了ꓹ 不顾公主形象,要赶紧给太后去报平安ꓹ 告诉她ꓹ 仲宣已经脱离危险了。
永宁笑中含泪,用手轻轻擦拭了一下眼角,叹道:“谢谢你,苏宸,这些日子,为了皇后和皇子的病情,皇宫上上下下都在担心。太后每日在佛堂礼拜ꓹ 念经祈福,保佑仲宣无恙ꓹ 皇后好转ꓹ 如果两人出事了ꓹ 对我母后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苏宸闻言后ꓹ 也理解她的说辞,在历史上ꓹ 当李仲宣病逝后ꓹ 没隔几个月就是大周后病逝。等这两人离开人世后ꓹ 再几个月后,钟皇后也去世了。
这三连击ꓹ 对李煜的打击很大的,心态更加忧愁善感,没有了治国志向。从此无人能约束到他,导致亲小人,远贤臣,南唐越来越不堪。
苏宸感慨道:“都会好起来的。”
永宁眸光有些含情脉脉,瞥了苏宸一眼,轻轻点头,他说什么,自己都会相信他。
“苏公子,周皇后那边,你去过没有?”
苏宸摇头道:“还没有,打算这就过去。”
永宁道:“那我陪你一起过去探望皇后吧。”
苏宸点首道:“有劳公主殿下。”
永宁微微一笑,很有礼貌道:“不必客气,反正我也要过去探望皇后的,刚好同路。”
苏宸收拾妥当,接过宫女递过的手帕擦了双手,然后与永宁公主一起去往瑶光殿。
沿途经过锦簇秀丽的御花园,永宁笑靥如花,为他讲解路上见到的奇花异草,心情格外高兴。
苏宸安静听着,嗅着怡人花香,身边有青春貌美、大方得体的南唐公主陪同,也觉得待遇匪浅,有些心猿意马。
未來我們的飛
招搖
亞特蘭之夢
清风徐来,湖水褶皱,一些花瓣轻飘落下,清香扑鼻。
苏宸被美景所动,一时驻足,深吸一口气,想到了晏几道的一首《玉楼春》,背念了出来。
“东风又作无情计,艳粉娇红吹满地。碧楼帘影不遮愁,还似去年今日意。”
“谁知错管春残事,到处登临曾费泪。此时金盏直须深,看尽落花能几醉!”
永宁公主在旁,安静听着,神色不断动容。
这像是一首诗,却是一首词。
词文写的花落春残的伤感,人生在世,青春短暂,有多少欢乐,还能有几次陶醉!
永宁默默记下,却发觉没有听过这一首词,心中有些激动,这是苏宸自己做的词啊!
“苏公子,这是词吗?”
“嗯,词牌是《玉楼春》!”苏宸微微一笑。
永宁笑着问:“是公子所做?”
苏宸硬着头皮承认道:“算是吧!”
永宁点头道:“其实不问也能知道,这首词没有听过,又如此美妙上乘,从苏公子嘴中念出,不是苏公子所作,还能有谁?”
“……”苏宸除了闭嘴沉默,还能说什么。
二人来到瑶光殿时,周嘉敏正在陪着大周后聊天,谈论着乞巧节到来,皇宫该如何布置,城内的诗会是否如往年那般热闹,娥皇的脸色明显好转了一点。
“见过皇后!”
永宁和苏宸各自行礼。
“永宁,苏公子,不必多礼。”周娥皇淡淡一笑,
周嘉敏看到苏宸的时候,眼神都在发光,眸子明亮无比,如同黑宝石一样亮泽,仿佛看到了猎物一般,急忙起身,蹦蹦跶跶地过去,拉住苏宸的手臂,摇晃道:“苏大哥,你进宫来看我了。”
苏宸被她的举动吓一跳,先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快速瞥向大周后,心说小姑奶奶,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在人前暴露关系嘛。
周嘉敏掩口轻笑,然后低声轻语道:“我姐……都知道了。”
最後的獵魔人 符咒祝由師賈樹
苏宸额头冒青线了,看着天真烂漫的周嘉敏,真不知说什么好了。
“嘻嘻,苏大哥,你昨日在刑部衙门的事,已经传开了,我好后悔没有跟去呀,看到你当场翻案,勘破真相的过程,肯定很精彩,嘤嘤嘤!”周嘉敏笑嘻嘻地说。
苏宸缓缓想把胳膊抽出来,却被周嘉敏攥的很牢,使了两下力,没有得手,脸上勉强挤出笑容道:“就是从尸体上找到了一点线索,也没有什么。”
周嘉敏却一脸自豪道:“其它人可都发现不了,还是苏大哥最厉害!”
娥皇看着周嘉敏缠绕苏宸的那个神色,典型的少女怀春、钟情男子的举止神态,也有点无语了,自己这个眼高于顶、一身公主毛病的妹子,彻底沦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