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ag0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線上看-第十四章 皇帝的意志 (w字大章,感謝盟主!)看書-kpx62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窥视希光结社秘密和传承的人,并不在少数。
无论出自什么理由,一位灾境强者组建的势力总是会备受关注,哪怕是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八卦,大家也总是会想要知晓。
不算那些职业者,即便是普通人也很喜欢听一些类似人物历史,引导术优劣点评的消息。
就像是地球上新开了一家颇有名气的餐馆,不一定所有人都会亲自过去吃,但大多都想知晓一下网上和现实中,大家对餐点的评价,以及一些厨师的有趣逸闻。
这很正常。
但并不是所有人,仅仅是知道就可以满足。
他们想要的更甚一步。
这些可能是同行,也可能是仅仅是足够坏的家伙,想要知晓这家餐馆的核心厨艺,厨师的手艺和不擅长之处,然后混入其中,捣乱,破坏,闹事……最终将其摧毁。
苏昼能看见许多。
高塔之巅,他俯视群山中的阴影,在被狂风和光芒笼罩的群森中,有熙熙攘攘的人影聚集在山脉外围周边的一处空地。
那里已经有了一个小镇的雏形,一家临时住宿的客栈和餐馆已经火热开业,开店的那位神意收了不少帝国币,如今正喜笑开颜。
看来即便是异界也一样,大门派山门口的,还是酒店住宿最赚钱——看这样子,那位神意阶强者其实根本就没想拜入希光结社,她就是单纯的看中了商机而已。
苏昼轻笑着摇头,正如同这位是为了赚钱富贵而来的女炼金术师一样,聚集在那简陋小镇中的众人各有各的心思,其中心思纯良,真心实意想要拜入希光结社的只有百分之三左右,剩下来的都是些妖魔鬼怪,亦或是只是过来看看热闹的无关群众。
固然有心思最纯良的那一批已经被苏昼收入门下的缘故,但足以看出这素质简直泥沙俱下。
说真的,苏昼甚至回忆起了自己在地球的飞行粉丝群——里面一半是各国间谍ꓹ 另一半是邵启明自己假装的各国间谍,那就是可以纵容ꓹ 没有好好筛选的结果。
他半点也不意外这点,毕竟间谍就是这个时候用的,更何况ꓹ 面对一位全新灾境强者组件的势力,一般人肯定会犹豫ꓹ 而第一批到的,不是真心诚意ꓹ 就是别有用心。
也就苏昼有着无想之心和噬恶魔主这些灵魂神通ꓹ 别的不说,看个善恶还是简简单单。
得亏是苏昼心善,没用噬恶魔主神通,侦测善恶用的是无想之心,不然的话,山底下的厄木起码能把大半的人都给吃了,里面肯定会有几个冤枉的。
“嗯ꓹ 各大势力的信使和拜访者都到了。”
猩红的双瞳扫视一片,苏昼微微点头ꓹ 因为他对斯维特雷教授肉体的不断擢升优化ꓹ 这具肉体的魔鬼特征愈发明显ꓹ 虽然双翼还未长出ꓹ 但是他头颅两侧的确开始有合金质地的双角正在逐渐成长,双目更是能直接看见灵魂和源能的强弱。
在这源能视角中ꓹ 一片宛如蜡烛一般的火苗中ꓹ 有七个堪称火炬一样的源头ꓹ 而在远方,还有更多类似的火炬正在靠近。
裙釵記 雲之風華
注视着这一切ꓹ 男人微微一笑:“哈,还有个熟人。”
希光山脉,山脉边缘。
海滨之都,拍卖所主持者,法尔塞斯家族的厄马斯先生叹息着摸了摸自己的秃顶,抬头看向正闪耀着璀璨光辉,犹如第二轮圣日的希光高塔顶端。
这位负责苏昼拍卖物品的老熟人不禁感慨一声:“真亮啊。”
“希光……难怪叫这个名字,这光辉的确宛如白昼,且充满希望。”
山脚狂风肆虐,由斯维特雷教授掀起的天灾异象将原本薄雾山中所有危险的野兽都全部驱逐,只剩下经久不息的喧嚣大风,只要进入,就会被抛出。
这对于已经在山脚呆了差不多两个月的诸多拜访者而言已经是常识。
虽然的确有人可以进入后不被狂风席卷离开,但是目前为止,众人也总结不出什么规律,毕竟里面有魔化者,有普通人,有男也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什么种族的看上去都有,反倒是斯维特雷教授自己的魔鬼血脉本家一个都没有。
这便令众人颇为苦恼。
有相当一部分人,并非是为了加入希光结社而来,他们仅仅是代表自己身后的家族,贵族,尤其是东海山脉这一片的移动都市城主过来送礼的——这是常识,逐光教团驻地周边的,哪怕是大贵族也要经常上门去拜访送你,援助发展基金,这就是这个社会的常态。
他们的任务说白了就是在新晋的灾境强者面前混个脸熟,假如能搞好关系,互相合作,甚至成为附庸,那就再好不过,自己所在的势力不仅有了一个稳定的强者庇护,还有机会获得更多好处。
有着类似想法的个人也不少,他们未必是真的想要加入结社本部,只是想要在这里找个活干,毕竟一个组织那么大,边边角角的小事总不可能老大和核心成员事必亲躬吧?
他们想的挺好,可惜苏昼的神通实在是太厉害啦,他单单是靠种树就能把所有边边角角的小事用自动化活体树木全干了。
毕竟职业施肥官,专业植木人,的确非同凡响。
所以这些人直到现在都没找到求职渠道。
厄马斯这一次过来,自然不仅仅是送贺礼的。
苏昼和罗泽利亚有着约定,他会为海滨之都争取时间,吸引全世界的目光,方便他将移动都市移入海洋深处的火山群落。
毫无疑问,苏昼做的堪称完美,他在东海干的一系列大事就让人没办法把眼球从他身上挪开。
事到如今,谁会去关注一个特意削弱自己存在感的海滨之都呢?
所以,为了表达这超越预想的感谢,罗泽利亚便派遣苏昼认识的厄马斯,将海滨之都的核心技术,也即是他们多年来一直都在研究的‘初耀圣岩源能炉心设计图’带给苏昼。
“等等,那座高塔……就是以前的薄雾山脉主峰?!”
头发又少了不少的中年贵族感慨了一会后,然后才反应过来远方那座巍峨高塔的主体似乎就是纯粹的山岩,登时便震惊:“居然……薄雾山虽然不算高,但是起码也有三千米左右啊!”
“居然能将如此山脉雕刻成高塔……这等力量,是灾境高阶,还是非常强大的那种!”
这一纪元埃安大陆文明近万年,灾境都是最顶端的力量,但真的能做到移山倒海,倾覆天地,只手改写地形的存在仍然是凤毛麟角。
雕刻山峰,真的能办到这种事,意味着斯维特雷教授甚至可以将整个薄雾山改造成属于他的移动都市核心城,希光高塔就是核心城的主体,也就是他的中枢驻地!
但就在厄马斯心中惊愕赞叹之时,他忽然听见一阵巨响。
轰!
一声雷鸣炸响,令大气震荡,狂风怒啸,几近于实质化的冲击波从不远处的森林彼端传来。
而在此之前,雷光闪烁,一个通体焦黑的人影就这样从道道胜过刀锋的锐利狂岚中倒飞而出,他铠甲半毁,浑身无数血口正在狂溅鲜血。
此人实力强横,即便被重创也在怒吼,这位骑士挥动手中大锤,舞动出剧烈的音爆,温和的水蓝色源能也在源源不断地治愈他的伤口。
但这一切都并无用处,一只狂风凝结而成的手指在他面前弯曲,然后带着青蓝色的电弧弹出,电磁炮一般的威能迸发,直接将这位身着金属铠甲的骑士打飞至天际尽头,变成一颗小星星。
刺眼的光流轨道在半空中经久不消,而风雷手指也在对方消失在天际尽头后便消散。
“哈,又有弱智间谍想要隐匿乱闯了。”
就在厄马斯惊讶之余,便可听见周围小镇中旁观者指指点点的声音,一位施法者正在啧啧嘲讽:“他们就搞不清楚,如果心怀恶意的话,就连最外层的‘风之障’都过不去的吗?”
“是啊,没有恶意,但是只是心思不够纯正的话,就可以通过风之障,雷之障,然后在挑战木人失败后,被木之障里面的那些活化树木送回来,还会送点枫糖作为奖励……”
一位听上去似乎相当有经验的骑士点头附和:“那枫糖很有效果,几近于职业药剂,配合引导术可以淬炼体魄。再加上穿过风,雷之障也相当考验体力,木人更是令人惊异的技艺惊人,每次挑战都非常锻炼我的实力。”
“再过上一段时间,我可能就可以突破心光阶了……或许,这就是那位大人用来考验,锻炼我们的方法?”
他猜的没错,这的确就是苏昼用来锻炼外围成员的方法。
希光结社外围有四层屏障,分别是风雷木火,分别蕴含着他在这些元素中的传承,并负责考验‘灵魂’‘三观’‘体质’和‘意志’。
只要足够刻骨,用心去体会,悟性不高也能从无数次亲身体会和屏障的示范中领悟出这些修法。
而在试炼中,他们的灵魂,对世界的看法,还有体质与意志信念都会得到一次淬炼,在一次又一次的问心中得到印证。
“斯维特雷教授设计的真好啊。”
厄马斯自然是知晓环绕希光结社周边的防御屏障性质的,粗略一看,他便知晓这是一个会根据来者实力自动提升出,以山脉为根基的巨型法阵,所以根本没动过乱闯的心思。
他自忖自己的确心思纯净,就是单纯过来感谢和送礼,斯维特雷教授应该不会拦住自己,便直接朝着小镇边缘处的狂风屏障迈步而去。
但厄马斯却没想到,他才刚刚迈步,便有一个宏大平静的声音,从遥远地山脉中央处发出。
“来者是客,今次便宴请诸位一日。”
这声音在山峦中层层回荡,直至最后入耳时,虽然听似平静,但却仿佛在心中炸响一道惊雷,令原本还在疑惑思虑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山脚众人齐齐一震,他们从中感应到了一则浩然正大,但却暗喻明显警告的意志。
——来者是客,斯维特雷教授好心想要招待客人……但倘若捣乱,那就不是客人了。
不是客人,却进入希光山脉的后果,懂得都懂。
“这会不会有点危险……”
咽了口口水,有些迟疑的人看向其他在山脚等待的人,打算静待时机看看情况。
可他们却没想到,绝大部分人都兴奋地欢呼上前,朝着狂风已经逐渐消散的山脉中走去。
“危险个啥?斯维特雷教授真想要杀我们,我们早就一个月前尸体都成肥了。”
一位路过的职业者听见了迟疑者的话,登时摇头嗤笑:“别的不说,你忘记那枫糖的味道和好处了吗?这次宴请但凡是有一小碗,那我这次千里迢迢来薄雾……来希光山脉就不亏了!”
木之障中的枫糖奖励可以治愈部分暗伤,恢复人因为受伤生病而损失的体质,换而言之,有一定地完善根基的效果。这还只是一小瓶的效果,倘若这次能有足够的分量,这位职业者有自信可以恢复自己的全盛状态,尝试去突破心光巅峰!
更何况他本来就没有恶意,最多就是不是那么诚心想要加入希光结社,打算观望一段时间而已……
怕什么?真的怕,大家也就不会特意跑到深山老林等两个月了!
这也是绝大部分人的看法。
所以,厄马斯便在一众熙熙攘攘的人群簇拥下,有些茫然地踏上了前往希光山脉深处的道路。
一路平坦静谧。
希光山脉中部已经被推平挖空,简直可以说是在群山环绕中的一片平原,以希光高塔为中心,一艘巨大的移动战舰停驻在一片建筑群的旁边,而中央处既是广场,也是训练场,有不少战斗的痕迹留在上面。
无论是建筑还是广场,是高塔还是山脉,都缠绕有数目众多的青黑色树根和藤蔓,上面镶嵌有一颗颗明亮的源能结晶,其中液态化的源能流转。
看见这些远比第三层木之障的活化植物更加庞大狰狞的神木之根,即便是之前半点惧色都没有的职业者也不禁咽了口口水——好家伙,那根蔓藤比他整个人都粗一圈,倘若抽打下来,哪怕是全副武装的铠甲内卫也会被打飞吧?
“斯维特雷教授的实力,真的又变强了……还有这些植物根系,虽然他原本就有类似的能力,但现在简直强的可怕。”
环视着周围的一切,厄马斯心中暗惊,虽然家主老祖罗泽利亚叮嘱他需要对斯维特雷教授敬畏有加,但在真的见到对方实力前,他才知晓之前的敬畏还是不够真诚:“这是燃薪神木的效果吗?不可思议,居然真的有人能将神木种活……”
绝大部分人都停留在广场上,这里摆放有一桌桌酒席,由木人傀儡服务。
不仅仅有许多人心心念念的枫糖,还有不少果酒,可以作为安神剂服用,虽然喝下去时会有点晕眩,但却能净化心中杂念。
一内一外,一身一魂,双重提升下,恐怕会有不少人在这次宴后提升一个小境界。
苏昼的确没有忽视那些山脉外围的人。
固然,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加入希光结社本社,但是哪个神秘组织会没有外围的?既然他们连山中小镇都搭好了,那苏昼也不介意将他们直接变成希光外社,成为守护山脉的一股力量。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信念而战,他们无法理解那么崇高的事物,无法加入希光结社本社,为了革新世界,燃烧旧世界而努力奋斗。
但是,他们却会为了自己,为了生存,为了利益而与这个世界抗争。
无分高下,只是苏昼更需要前者,后者也是重要的战友。
所以,无论是传承还是资源,苏昼都可以给他们,将这些人捆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将朋友变得多多的,只有这样,才能让希光结社在自己走后,也能逐渐壮大,成为改变世界的种子和源头。
厄马斯虽然也想要坐下来吃吃喝喝一顿,但他毕竟是使者,便忍住食欲,坚决地朝着高塔前进。
在高塔底部的大殿中,能看见有位熟悉的白发老者站立在殿堂中央,与几位使者交谈甚欢。
厄马斯毕竟是法尔塞斯家族的高阶成员,见多识广,他一眼便认出,其中那位身穿金边白袍,头顶大理石石冠的蓝发女士,乃是圣日教会的石冠大主教耶娜,具备教首候选资格,具备御使诸神遗留之物的资格。
圣日教会据说是传承了诸多纪元的神秘组织,源自于最初纪元的主神教团。
每一纪元,都有人声称自己得到了诸神传承,重建教团。
但毕竟诸神已经逝去,信仰乃是无根之源,故而在上上个纪元,他们就改为崇拜圣日。
而在大殿的另一侧,一位逐光教团的大师,与一直追随在斯维特雷教授身边的燧光大师正在交流……不,他们并没有说话,只是单纯地交换了备用的记忆芯片,然后开始双眼放光,通过某种光波频率进行加密通讯。
至于延霜军和南境贵族联盟的使者看上去是已经谈完了,两人正一脸轻松地走向大殿之外,准备参加宴会。
北地蛮族这次没来,毕竟他们离得比较远,也没什么交通工具,而东海贵族被苏昼强杀了一位大贵族的子嗣,手下还有一位被他们视作耻辱的混血儿,所以这次没来,估计是打算对抗到底。
“有啥意义……罢了,反正斯维特雷教授也不会在意他们。”
微微摇头,厄马斯准备等到石冠主教和教授谈完后再上前。
但很快,他却反应了过来:“不对,帝国的使者呢?”
虽然现实里,大陆上是各大势力割据,但明面上,帝国仍然是几近于一统大地的霸主,帝国币更是通用等价交换物。
帝国的使者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相比起阿斯莫代,之前的索尔帝国才是真正一统大地,无人质疑的真正霸权帝国。
但索尔帝国犯了病,在北地蛮族藏身于冰原深处的时候,末代皇帝非要剿灭这地图上最后一点不同的颜色,彻底完成无上霸业。
结果……
结果就被冬将军打了个半死.jpg
那年恰好天灾又多,带队的灾境强者单单是挡住冰原那零下两百多度,全方位侵袭而来的可怖低温就足够疲惫,又被被压迫到了极致,通过血祭觉醒了噬世之狼和覆世之蛇传承,出现了天暮大可汗的北地蛮族反攻。
是,北地蛮族是死伤惨重,但是他们原本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死一批,冬狩的传统就是在死前发挥余热,为部落囤积粮食,今年还恰好能带着索尔帝国最精锐的一批军人陪葬,那真的是大赚特赚。
御驾亲征的皇帝死在了那代大可汗袭阵一战中,虽然大可汗也被内卫围杀,但皇帝一死,太子和诸位皇子就开始内斗,北地的攻势反倒是不了了之,以至于被北地蛮族休养生息,还依靠之前死在冰原的一众帝国军人尸体血祭,解封了部分黄昏之龙的封印,得到了黄昏大祭司的传承。
那一代的黄昏大祭司有着近神之力,内斗的大陆根本无力阻拦,被接连击溃,北方行省糜烂,东部贵族保存实力,退到了海岛上旁观大陆。
最后是阿斯莫代家族中出了一位英雄人物,据说得到了上古遗迹之力,可以与黄昏大祭司抗衡,然后逐渐一点点带领其他势力合力,击退了北地蛮族的入侵,重建帝国。
延霜军,东部天龙贵族,还有南境贵族联盟都是那个时代的遗留产物,阿斯莫代帝国初代皇帝为了团结一切力量,许下了许多自治条件,以至于造成了后世的实质割据。
但这一代皇帝,阿斯莫代十三世励精图治,不仅压制了东海天龙贵族,原本如铁桶一般的南境贵族联盟更是被他打碎。
艾文德伯爵正是南境贵族中的铁皇党,斯维特雷教授杀死了艾文德伯爵对这位太阳皇的计划来说必然是一个重大打击,但厄马斯却不认为这会让对方连使者都不派。
太阳皇陛下还没这么小气,自降格调。
心有所感,厄马斯回头。
果然,他便看见一位身着黑色源钢全身铠,武装到了牙齿的骑士,正一步步缓慢朝着大殿走来。
他的铠甲上满是符文与阵路,有隐约部分实质化的源能护盾浮现在铠甲表面,他腰间的武器更是最上等的炼金神兵,哪怕是隐匿在剑鞘中,也释放着阵阵澎湃的浪花潮声,大海咆哮。
“是近卫军团长……”
厄马斯微微后退一步,他的神情戒备无比,显而易见的忌惮与畏惧表情不加掩饰:“太阳皇派他的走狗过来当使者?!”
而正在与大主教耶娜交流的苏昼也微微侧头,看向了对方。
通过交流,以及无想之心的探查,苏昼察觉,圣日教会中,可能完美眷族的存在相当多——他们持有的诸神遗物中,有一本名为全知之书的神器,这本书原本是由守护之神,翼人的创造者所持有,在诸神逝去后被祂的教团保存下来。
耶娜正是一位纯血的翼人,她头顶的光环呈现淡金色,证明她的血脉足够古老且尊贵,平日除却教首外,只有她才能使用全知之书。
而全知之书的效果,约等于苏昼得到的完美馈赠,般若之书中的‘完美推演’。
换而言之,就是预言。
圣日教会为了规避预言中的种种灾难和破坏,一直都在大地上奔走,干过许多无人理解,但是他们自认为正确且完美的事,所以圣日教会的风评略逊于新兴的逐光教团。
不过逐光教团的创始人,本来也就是圣日教会的一位石冠大主教,甚至是教首候选人,所以两者的关系还颇为相近。
耶娜的实力并不强,这位大主教只有神意初阶的实力,但她却精通炼金和种种神秘法术,保命不是问题。
異界最強家奴
圣日教会最擅长的是构筑神殿打防守战,他们的移动都市号称不落的堡垒,诸神亲至也无法击溃,也正是他们当初协助阿斯莫代初代皇帝挡住了黄昏大祭司濒死前最后的怨憎一击,不然没了这单位主心骨,大陆又要乱上几百年,千千万万人死去。
但是,即便如此,耶娜身上的完美眷族气息,也远远比不过自己眼前,这位皇帝近卫军团长身上的那股冲味。
“神木,混沌,终结,归一,宿命……呃,还有点完美。”
眉头紧皱,注视着眼前的全铠骑士,苏昼露出了难以言喻的微妙表情:“这啥味啊,太冲了吧,哪怕是杀了他拿恶魂恐怕也没法吃吧?这啥玩意啊这?”
“除了黄昏基本齐全了,什么BUFF缝合怪……”
“这不就是你吗?”
而蛇灵吐槽道:“好几个伟大存在的味儿混在一起,你自己闻不出来,现在知道这味儿有多冲了吧?呕呕呕……”
苏昼假装听不见。
他打量着对方,并在对方对自己作出了请示的礼节后,微微点头道:“帝国的使者……请吧,带着皇帝意志而来,你要通告些什么?”
男人能看出来,眼前沉默寡言之人的实力有着神意巅峰,几近于灾境的实力。
而另一侧的大主教眯起眼睛,她轻声道:“阿斯莫代十三世的近卫是他以昔日在外界征战时的骑士团为核心组建,军团长就是他的内卫骑士精锐之一,有着太阳皇的力量加持,对各种源能的抗性非常高。”
“寻常灾境都很难击败他们,而且这些家伙,曾经联手击杀过西部山区的一头隐世巨龙,得到了龙血沐浴,几近于不死之身。”
这是对于高层而言的不是秘密的秘密,但是对于苏昼这位‘新晋’灾境强者,就是珍贵的秘闻。
圣日教会在对苏昼示好。
而苏昼微微点头,表示感谢后,便听见眼前近卫军团长漠然冰冷的声音:【斯维特雷·阿法纳斯·泽连斯基,希光结社主持者,魔化者军队之首。你击杀帝国贵族,破坏移动都市,与帝国军队对抗,蔑视皇室,非法占据帝国领土。】
报出一连串的罪名,这位军团长的声音带着非人的韵味,比机器要柔和,但却比人要坚硬:【不想被帝国讨伐,便解散魔军,亦或是整合编入第二十九集团军。】
【斯维特雷教授,如若如此,你会得到皇帝特赦,成为第二十九集团军军团长,伯爵之位,薄雾山脉周边皆为你的领地。】
他言辞干脆,意思清晰,语句简洁,作为通报者,可以说非常合格。
登时,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苏昼和这位近卫军团长的身上。
帝国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招安斯维特雷教授,并且愿意直接给出一位军团长和伯爵的编制……倘若是一般贵族,这时候早就狂喜,但谁都知道,这种条件,无论哪个灾境都不会接受。
不过,和大部分人想象的勃然大怒并不一样,苏昼露出了颇为怀念的表情。
“魔军……神木。”
他有些感慨地环视了一样周围的殿堂,和神木根系,男人微微摇头:“想不到,完美世界我当了一回国师,这个世界又轮到我当魔军了。”
“指不定下个世界,我可以当个魔帝魔王试试,我敢保证当的比这里的太阳皇要好。”
苏昼的话用的是中文,很显然,埃安世界本地人都听不懂,但是其中感慨和带着些许嘲弄的意味却非常明显。
【不同意吗?】
听见了苏昼言语中的意思,这位军团长立刻伸手,按在了身侧的大剑剑柄之上。
临近战斗,他的语气开始鲜活起来,变得像是一个人类,而并非是某种意志的化身,有悠悠的蓝光从头盔后亮起:“你要面对的是帝国的意志。”
“皇帝的意志罢了。”
将有些怀念的目光垂下,苏昼看向通体逸散着漆黑咒怨的骑士,眼眸中没有愤怒,只有一片淡然。
他平静道:“我肯定不答应,什么狗屁条件,我要做的是改变这个世界,推翻你们这些吸食人血的贵族和皇帝不过是第一步而已。”
这是最直接了当的反叛宣言——除却北地蛮族外,其他有着自治权,实际已经在当土皇帝的各大势力,都不曾这么宣告过。
全场各大势力的使者登时全部睁大眼睛,愣愣地看向苏昼。
但是苏昼本来就不是埃安人,他反个帝国有啥不行,仙神天庭都反过,这点小事日常操作。
最后,苏昼有些无趣地挥了挥手:“回去告诉你们的皇帝,倘若他不亲自来,我就亲自去。”
超級搶紅包系統
“他会等到我的。”
但很快,他便眯起眼:“哦?”
男人看向已经拔剑出鞘的皇帝内卫,摇了摇头:“看来你是不想回去了。”
“侮辱帝国法律……就是有你们这些无法狂徒,世界才会沦落至此。”
一字一顿,磐石一般的声音沉稳地从头盔后发出:“正是有你们这些不肯尽心尽力为帝国奉献的愚者,恶者,我们的世界才会直至如今都凝聚不起力量。”
“宣判。”
道出关键字,近卫军团长,再一次用那非人一般的语调宣告:【数罪并罚,斯维特雷教授,你当被宣判死刑。】
而后,狂飙而起的可怖源能,就如同海啸一般从他身上奔涌而出!
举起大剑,在万分之一秒内,没有丝毫凝滞的剑光,便携裹着汹涌的海啸之象朝着苏昼的脖颈横斩而去——狂风未起,雷音未响,没有丝毫气息,没有任何前兆,这一切就像是早已演练过一千次,一万次,这一剑的迅捷仅次于光,即便是大骑士也无法挡下,会授首当场。
但苏昼眯起了眼睛。
他看穿了眼前之人的虚实。
“人道众群之龙吗,难怪言出必帝国,话毕必法律,人心混沌之大龙,难怪有雅拉的气息。”
对于常人而言,甚至对于灾境强者而言都算是迅捷的剑光中,凝聚着远超过一位神意巅峰的力量,这位近卫军团长的铠甲,身体上纹上的法阵,以及改造过的大脑和体内的不死根,让他可以以人类之躯,链接阿斯莫代帝国所能代表的帝国集体意志。
这一剑虽然没有天灾之力,可却有帝国百亿民众的人心之光!
一侧,被波及的耶娜脸色大变,她距离苏昼最近,感应到的余威越大,即便只是一缕光,却让她仿佛面对亿亿万万人齐声呼喝,这呼喝卷起了激荡的大风,激起了骤然的惊雷,卷起了滔天的巨浪。
承载了亿万人心的一剑,以帝国法律的名义斩来,如若是寻常灾境强者托大被斩中,那么灵魂破碎,被源能侵袭污染是必然,死亡也并非不可能。
足以改造天地世界的力量被提取精华,附着在这一剑上。
然后。
被一根手指顶住。
一指点出,苏昼表情只有叹息。
“如此散漫又没有纲领,没有受过教育也不懂得何为信念的人心……凝聚了,又有什么用。”
他伸手,这根手指平平无奇,带有皱纹。苏昼虽然强化这具身体,却没有想过改变什么形态,他没那个心思。
可平凡无奇的表象之下,确是金铁为骨骼,神木为血肉,液态的源能在脉络中流动的纯粹超凡之躯!
这根指头顶在了剑尖之上,却瞬间令这横切而来的大剑停止在原地,纹丝不动……甚至,甚至这柄炼金长剑的剑尖微微弯曲了一点,那是碰到太过坚硬的物质,以至于反倒是伤害到了自己内部结构的呈现!
寂静。
所有反应过来,没有反应过来的人,都呆愣地看着这一幕。
就连军团长自己也呆愣住了。
他感觉到,自己体内原本寄宿的,与自己同在的帝国之心正在飞速消退……那是让他认定他是正义的源头,正是因为与帝国之心中亿万民众同思同想,他才能确定自己永远与民众同在,与帝国同在。
但是就在刚才,苏昼一指点出之时,帝国之心却溃散了……宛如就像是遇到火焰的蛛网,所有的结构都崩塌消融。
“集众之力,岂是轻易?如若不是埃安世界面临世界末日,外敌入侵,依照你们帝国这情况,百分之一的人心都凝聚不起。”
苏昼手指一曲,便将这一剑弹偏,如若不是军团长基本功扎实,恐怕就要直接剑飞出手。
男人并不自得,他甚至再次叹息:“何至于此?以宿命之法定义民众阶级,皇帝,贵族,官员,民众,魔化者……如若能齐心协力,不是比现在更强百倍?”
“自以为完美,自以为是为了一切的存在……将自己代表整个帝国,真是傲慢啊。”
苏昼将双手负在身后,他俯视着沉默不语,神情仍然坚定,没有半点茫然,还打算再次对自己挥剑的军团长。
他问:“你平日杀多少人?是怎样的人?为什么杀了他们,身上会有如此咒怨?”
“骑士,你叫什么名字?”
军团长本不想说,他一心效忠皇帝,忠实帝国,怎么会和眼前这位大反贼多说半句话?反贼胡言乱语就随他,自己即便不敌,也应当战斗至死!
但是,在苏昼的询问下,他却下意识地开了口:“安纳森·沃克斯。”
“杀与帝国为敌者,违背法律者,有害于帝国者,有平民,有职业者,有犯罪者和他们的家人。”
“一切为帝国而审判,为了世界的秩序和荣耀!”
话毕,他便惊怒不已——皇帝内卫不能有姓名,这会让他们有弱点,有破绽。他们是帝国之心的代行者,是法律和人心的化身,有了名字,他们就是人心的一部分,而无法代表任何一个人。
未婚媽媽之逃嫁豪門
为什么自己会说出名字?还说出自己的信念?这影响人心的力量实在是令这位名为安纳森的骑士恐惧,因为这会令他背弃荣耀。
但苏昼却并没有强迫他说,他只是让双方的心都诚实。
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仅仅只是安纳森·沃克斯,而不是什么帝国意志的代行者。
【完】先婚後愛 如果這樣
所以并非是帝国审判了那些人,那些或许无辜的人,是安纳森·沃克斯杀了他们。
所以,才会有如此心安理得的正义之人,寄宿有漆黑的咒怨之息。
——代表人民。多么完美的为恶借口啊。
得到了答案的苏昼抬起手,他眸光低垂,赤色瞳孔亮起,而手掌向上抬,一柄长弓与箭就这样出现在他的手中:“好了。”
“笑吧。”
男人张弓:“因为被我所杀,你的名字,将被全世界知晓。”
他射箭。
世界仿佛黯淡了下去,只剩下一道流星飞驰而过,光芒一闪,箭刺穿了安纳森的心脏。
骑士倒地,死去。至死也不觉得自己是安纳森,而是代表帝国的法律。
苏昼却没有放下弓。
他注视着失去了自我的骑士尸体,平静道:“他死了。”
“该出来了,皇帝。”
然后便有火光从骑士空洞的胸口处燃起,化作光芒,化作结晶,填充了那伤口。
死去的‘骑士’站立起身。
他抬起头,看向苏昼。
金色的璀璨眸光与赤红色得瞳孔对视。、
在所有人的惊呼中,希光高塔的大殿开始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