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fzr精彩都市小說 諸天之從新做人 愛下-第一一五八章 功夫終焉(下)看書-3jaxm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我不是二十来岁,我练的也不是什么天龙八音,至于我的师门……这个世界还没人教得了我。”何邪淡淡做出回应。
三个回答,一个比一个更让人浮想联翩,包租公夫妇和阿鬼等三人都神色连连变幻,精彩到了极点。
“阿邪你为什么退隐江湖,我们夫妻俩不会过问。”包租公道,“但是我猜斧头帮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更而且你留下天残地缺,我猜你一定有所谋划。”
“我们这些人都是不想再踏入武林,才蜗居在这猪笼城寨,了却残生。阿邪,我们不想在折腾了,如果你想搞事情,希望你不要在这里搞。”包租婆皱了皱眉,直接把话挑明。
“我老婆说话有点直,阿邪你别跟女流之辈计较。”包租公笑呵呵跟上一句。
至于阿鬼三人,神色各异,各有心事。
包租公夫妇俩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一唱一和,想用话架住何邪,何邪怎么可能不明白?
他微微一笑,道:“人各有志,我自不会强求。不过我的确有一些计划,几位不妨听一听。如果觉得有道理,那就不妨一起做一番事业。如果还是不改初衷,那么我们虽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却也可以各走各路,互不干涉。”
五人神色炯炯,齐齐看向何邪。
何邪环视一周,缓缓开口:“世情如草,武人没落。强权当道,公义不再。眼下,更有洋枪洋炮打开了国门,我辈何去何从?”
“何某愿已一己之力扭转乾坤,重创武功辉煌,扬我武人风采,立我华夏国威!”
“我意在这猪笼城寨开武校,广纳武林名宿,广邀文人学者,忝为教授,不拘门派之别ꓹ 不受身份之困,招收全华夏有志于学文习武之青年ꓹ 为我华夏下一代培养人才。”
“包租公夫妇,还有你们三位,都是曾经享誉一时的武术家ꓹ 若是稍加引导,定能为我强大助力ꓹ 几位尽管考虑一下,若跟何某有共同志趣ꓹ 不妨携手一试ꓹ 看能否搅动风云,挽住天倾!”
娓娓道来的一番话,没有慷慨激昂,仿佛只是在倾诉一个事实,平静而淡然。
但却让面前五人心跳加速,热血澎湃,一股浓重的使命感ꓹ 充斥全身。
这并非是他们有理想有抱负,而是到了何邪这个阶层ꓹ 话一出口ꓹ 听者受到何邪的意志影响ꓹ 是很平常的事情。
何邪的想法不知不觉就成了他们的想法ꓹ 变得根深蒂固,成为他们也想要为之奋斗的目标。
“好!”包租婆的脾气最容易受影响ꓹ 率先一拍手大叫ꓹ “阿邪你既有此大志ꓹ 我们就舍了这两条没用的老命,陪你拼一把又何妨?”
“没错!”包租公立刻响应ꓹ “赢了,我们青史留名,流芳百世!输了,大不了也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稳赚不赔的买卖,我们夫妻俩干了!”
“算我一个!”阿鬼坚定地向前一步,“阿邪,你就是春天里的青草,秋天里的飞鸟,照亮了我的心,指引着我前行!”
何邪忍不住看了阿鬼一眼,有种想要干掉这个人的冲动。
“还有我!”苦力强大声道,“阿邪只要你不嫌弃我没什么文化,我愿意卖一把力气,让我干什么都行!”
“这种好事,怎么能少得了我呢?”阿胜翘着兰花指捂嘴一笑,“讲真,要不是练武实在没什么出路,谁又愿意躲在这种地方装孙子呢?年轻的时候,谁还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呢?”
“我们都是少年郎,但我看你年轻的时候,更像是美娇娘!”阿鬼笑道。
“讨厌!”阿胜老脸一红,小拳拳捶了他一下。
重生嫡女:復仇太子妃
“哈哈哈……”几人哈哈大笑,心情都十分畅快!
“阿邪,你说,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包租公问道。
“等。”何邪笑呵呵道,“斧头帮是洋场第一大帮,弟子一万多人。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这个最大的黑帮,改邪归正,成为我们初期最好用的工具。然后,再整合整个洋场的黑道,让整个洋场的社会风气焕然一新,让所有人都看到我们猪笼城寨的决心和实力,打出好名头!”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足够的资格和吸引力开始进行第二步,招收学员和老师!”
这种事情何邪不是第一次做了,而且比这更大的事业他也没少做,自然是驾轻就熟。
很多时候,能否成事,地利人和可以人为创造,但天时,就需要一定的机缘了。
好在何邪所等的机缘,是他早就埋好伏笔的。
第三天一早,密密麻麻的步伐使得整个猪笼城寨的大地都在为之微微颤动,一阵鸡飞狗跳,居民们惊慌地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
而空荡荡的大院中,何邪、包租公夫妇还有阿鬼他们三人相视一笑,以何邪为首,齐齐向外走去。
斧头帮的人几乎全来了,密密麻麻一万多人,人头攒动。
一鳳九龍 白戒
琛哥、师爷和阿星肥仔聪四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四人都笑得浑身抖动,嘴角抽搐,十分嘚瑟和夸张,让人看了就想打的那种。
“臭理发的,还认得我吗?琛哥啊!”斧头帮大佬琛哥十分得意,抽着雪茄,“上次你直接杀了我们,不就没事咯?哈哈!现在后悔了吧?我把我所有兄弟全都带来了!一万多人,你不是很能打吗?来呀!一个对一万,我看你怎么打?”
“哇琛哥,你说这种话就是强人所难了,咱们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他啦琛哥!”阿星得意捧哏道,引得琛哥再度哈哈猖狂大笑。
“那个谁!别怪我们不给你机会!”师爷大笑着站出来道,“呐,我们最讲究公平了,你昨天放我们走,今天我们也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我们请来了一个人,你只要能打过他,我们就饶了你的命!”
说着,师爷倒退一步侧过身子:“有请——终极杀人王,火云邪神!”
哗啦!
人群分开,穿着人字拖、大裤衩。跨栏背心的火云邪神,懒洋洋越众而出,看向何邪。
“听说这里有高手,所以我特意赶来看看。”他的目光笑眯眯从面前六人脸上一扫而过。
“是你吗?”他看向阿鬼。
“还是你?”接着是阿胜。
‘还是你们二位?’看向包租公夫妇的时候,他虽然仍在笑,但笑容却已经有些僵硬了。
“还是……你?”最后他看向何邪,笑容已经完全收敛,语气也变得凝重起来。
“就是他,长得最帅的那个扑街!”琛哥没听出火云邪神的语气不对,站出来指着何邪骂道,“我这辈子最恨两件事,第一,长得比我帅,第二,打我!这个扑街两样都犯了,他不死谁死?”
“打死他!”阿星振臂高呼。
看着闹哄哄的对面,何邪微微一笑,回头道:“谁来?”
身后无人面面相觑。
“算了吧,我有自知之明,我肯定不是火云邪神的对手,就不上去丢人现眼了。”苦力强垂头丧气道。
“我也是。”阿鬼叹气道,“火云邪神当年号称终极杀人王,打遍天下无敌手。而我们却都是被江湖的二流势力追杀,不得不退隐,高下不言而喻。”
玩轉娛樂圈之潛規則 潘小賢
不歸路 笑風塵
“哎呀,真是好丢脸呢,不过我们真的不行。”阿胜也笑嘻嘻道。
包租婆跃跃欲试,包租公却拦住她,对何邪笑道:“我们倒是有希望拼一拼,而且也很想见识见识火云邪神的武功。不过一旦打起来,胜负很难说。正事要紧,还是阿邪你速战速决吧,反正你出手,肯定十拿九稳。”
“没错,阿邪,还是你来吧。”
“阿邪别跟我们客气了,你上!”
众人很快达成一致,劝起了何邪。
“也好。”何邪不可置否点点头,事实上,他也想尽快推动这件事快点发展,不想纠结在旁枝末节上。
今天琛哥把斧头帮所有人都聚集起来了,正好给了何邪一次性解决好几个问题的机会,倒是正好为他省了不少麻烦。
“你要为斧头帮出头?”何邪随意问道。
“不不不,”火云邪神急忙否认,“我跟他们没关系。”
这话让琛哥和斧头帮众面色齐齐一变。
但下一刻,火云邪神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我只是想打死你,或者被你打死罢了。”
师爷竖起大拇指:“霸气!是吧琛哥?”
啪!
琛哥一巴掌扇在他脑袋上:“能不能不要特么地说话?”
“邪神必胜!邪神必胜!”阿星突然振臂狂呼起来。
再生傳奇
斧头帮众先是一愣,继而跟着他一起喊起来。
一万多人齐声呐喊,声震如雷,声势浩大。
“想被打死?那就如你所愿。”
就在这时何邪出手了。
他淡淡回了一句,一指点出。
轰隆隆!
鬼醫庶女世子妃
刹那间,火云邪神眼前仿佛只剩下一个不断放大的指尖。
他甚至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害怕,下一刻,整个人便“嘭”地一声炸成了一团血雾。
尸骨无存!
整个现场的声浪陡然间戛然而止,由极闹到极静的转换,竟只用了一秒。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半天反应不过来。
無毒不妃:妖孽皇叔輕點疼
尤其是斧头帮的人,他们都是亲眼看到火云邪神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然后在子弹击中自己之前接住了子弹。
这样一个神人,居然被何邪凌空一指头,戳得连根毛都不剩!
这让他们怎么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连早知道何邪会很强的包租公等五人,此刻也半天没反应过来。
让无数人闻风丧胆,镇压一个时代的终极杀人王火云邪神,就这么死了?
大明土豪 晨風天堂
这让他们有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
“上次我的提议,看来二位是拒绝了。”何邪的目光看向琛哥和师爷,不由叹了口气。
二人一个机灵,面色齐齐变得煞白。
“不,你听我解释……”琛哥颤声开口。
但他只说了一半,何邪笑呵呵用手指轻轻指了指他,琛哥顿时浑身一僵,然后七窍流血,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一边的师爷在三秒后发出杀猪般的凄厉惊恐大叫,一边往身后人群里缩,一边疯狂大叫:“一起上!砍死他!谁砍死他,我给他十根金条——不!一百根!”
利令智昏,再加上人数的优势给了这些帮众错觉,他们齐齐怒吼着增加自己的胆量,蜂拥而上。
何邪笑眯眯一跺脚。
轰隆隆!
他面前的一大块地整个塌陷下去了。
所有帮众全部陷到一个十多米深的巨坑里,摔成一团,惨叫惊呼声此起彼伏。
何邪伸手凭空一划。
嗖!
师爷顿时升到半空。
“饶了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师爷痛哭流涕大声求饶。
何邪不为所动,笑呵呵一指。
砰!
师爷的整个脑瓜子都炸开了。
然后何邪再度伸手一划,阿星挣扎着升到半空。
当发觉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挣脱这诡异的力量后,阿星放弃了挣扎。
他看向何邪:“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嗯,我最喜欢杀不怕死的人。”何邪笑呵呵伸出指头。
原始大帝 北冥殘殤
“等等!英雄!”阿星一下子垮了,“饶命啊大哥!我错了!我罪不至死啊大哥!”
“你错哪儿了。”何邪问道。
“我不该想理发又不想给钱,我不该觉得你傻傻得就好欺负,我不该觉得你又挫又穷……”阿星绞尽脑汁想着,小心翼翼观察着何邪的神色。
“……”何邪面无表情。
而包租公等人,则挠头的挠头,看天的看天,咳嗽的咳嗽。
阿星顿时闭上嘴。
何邪伸手一指。
“不要……”阿星惊恐大叫。
但等他反应过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地上,正好站在何邪面前。
他又惊又喜,看着自己的四肢和身体:“大哥,你不杀我?”
絕世血神
何邪回头看向身后五人,笑着问道:“怎么样?”
砰!
苦力强上前,一拳把阿星打上了天。
在阿星的惨叫声中,阿胜出手,在其快落地的时候双掌齐出,又把他打飞出去。
然后阿鬼上前,飞起一脚,把阿星踢到包租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