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frs精品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ptt-第三百九十九章  那個男人,又回來了!【5000字,求月票】-i3zvk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罗鸿有些懵逼,有些错愕。
他在浑浑噩噩的看着,看着那略带几分中二的人皇,嘴角不由抽了抽。
没有人见证你们的最后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么?
看来是没有瞧见他罗鸿的存在。
如今,罗鸿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是死亡,亦或者是梦游大千?
是意志漂浮,所以能够感应到此时此刻的人皇和初代夫子的意志之躯?
事实上,在看到这二者的时候,罗鸿也是震惊和震撼了。
罗鸿本以为初代夫子已经彻底陨落,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一缕意志之躯,走出了三界,踏向了星空,甚至还和人皇碰了面。
人皇和初代夫子似乎没有发现罗鸿,但是,罗鸿却是都看和听的真切。
人皇所说的秘辛,罗鸿听了也是震撼无比。
三界的天道之意,就是三界的天,居然限制皇者的诞生,上古,乃至远古,太古时代的皇者,都被安排和牵引着入了星空,与来自其他星空的至强者一战,最后尽皆战死。
罗鸿浑身一颤,感觉自己似是想到了什么。
莫名有一股熟悉感铺面而来,那另一片星空……是不是罗鸿曾经通过人皮册子,薅羊毛的时候,梦游星空之时,所遭遇到的星空?
那一次,罗鸿也是看到了诸多强者的尸体,龙、凤、麒麟、獬豸、人族强者……几乎涵盖了所有的种族。
而最后,在星空的深处,一颗孤寂的星辰之上,只有一道身影盘坐,那身影……便是天魔。
难道,人皇口中的强者,指的便是天魔?
罗鸿深吸一口气,感觉一切似乎都像是一个环ꓹ 但是却缺少一个关键的点,让这整个环都完整的闭合起来。
罗鸿没有再继续思考ꓹ 他如今才刚成为王境,相比于这些大佬而言,就是个小喽啰ꓹ 别看他把三界反覆的波涛汹涌,但是ꓹ 罗鸿很清楚自身的实力,他之所以能够搅动三界的风云ꓹ 那是因为他借助了邪神的力量。
若是以他自身的实力ꓹ 根本做不到。
意识似乎渐渐的清明了许多。
罗鸿继续看着黑暗死寂的星空中,站起身,战意蓬勃的上古人皇和初代夫子。
……
人皇仰起头,隐隐约约间,他似乎感觉到有什么存在窥伺他,但是,却又看不见。
这种诡异的状态ꓹ 让人皇蹙起眉头,但是ꓹ 很快ꓹ 就没有再思索了。
“窥伺者……是天么?”
人皇嗤笑了起来。
天道之意ꓹ 便是天。
他人皇拦天十万年ꓹ 苦战了这么多年,与天算是不死不休了。
这天想要控制他ꓹ 而如今应该是最好的控制他的时候。
不过ꓹ 人皇无惧ꓹ 他能够站在如今的高度,成为人族中的顶梁柱ꓹ 他也不是什么弱者。
能够成为超脱三界的皇境,人皇实力,本就深不可测。
“老孔,随吾一战,可敢?”
“这一次,搞一波大的!”
人皇笑起来,抬起手,一杆金色的长枪,在人皇的手中凝聚。
那是人皇的真正皇兵,人皇枪!
初代夫子孔虚的意志之躯悬浮着,通体泛着金芒,他神色复杂的看着人皇。
“战一场……有何不敢。”
“可是,陛下真的要如此?陛下何苦如此,或许可以安心等待三界中有皇者超脱而出,相助陛下,那样才是胜券在握。”
初代夫子道。
人皇一愣,轻笑:“助力么?吾也曾去寻找过助力,可是失败了,而如今,接近油尽灯枯,与其被天活活耗死,还不如轰轰烈烈战一场。”
“至于等待三界中有人超脱,太久了,如今的三界,最强的也就五族伪皇,可他们永远不可能成皇,因为真龙皇未曾陨落……”
“而人族……就更没有希望了,这点吾清楚,吾之规则,护守人间十万年,根本不可能诞生真皇。”
“况且,吾还未陨落,人族想要诞生真皇难度更大。”
“尽管人族和五族不一样,人族可诞生两尊皇境,可是,第一尊皇境未曾陨落,第二尊诞生的难度就会越大,甚至几近于无。”
人皇道。
初代夫子一怔,却是不得不承认,人皇说的是对的。
若是人族没有被封禁十万年,以历代人杰诞生的速度,或许真的有希望诞生第二尊皇境。
可惜了……
被人皇规则保护了十万年。
一念及此,初代夫子还是忍不住想要骂人皇。
愚蠢!
但是,人皇其实也没有错,站在人皇的角度,以人皇规则,庇护人间十万年,不遭受天界五族和地狱尸魔族的侵略和攻打,那便足矣。
可人皇坑的是自己,使得如今人族无法诞生出强者支援人皇。
初代夫子一阵恍惚,倒是想到了罗鸿。
“如今的人间诞生了新皇……”
人皇瞥了初代夫子一眼,又看向远处洪流涛涛,仿佛踏着星河而来的五道身影,仿佛映照在宇宙星空中。
人皇笑了起来:“你说的是罗鸿那小子?那小子的确擅长创造奇迹,可惜……他太年轻了,留给他的时间太短了。”
“那小家伙,的确是希望的源头,他绝对能够保护得了人族,将人族托付给他,吾很放心。”
人皇笑道。
他见过罗鸿,能够得到他人皇传承之辈,无一都是意志坚定,品行正义之辈。
而罗鸿能够在黑暗禁区中帮助邪神解封,人皇见识过,亦是很震撼。
甚至,可以说是如醍醐灌顶般,让人皇如梦初醒。
以承载物的方式,帮助黑暗禁区中的邪神解封,以偷梁换柱的方式,让邪神重获自由,这个想法,真的让人皇觉得惊艳。
“罗鸿的想法是真的好,可惜,吾得知这个法子太晚了,已经没有足够的余力去施行……”
“不过,若是能见到那小子,得告诉那小子,若是想要解封零号,寻常的承载物可不够,至少他所锻造的兵器,绝对承载不了零号……”
“所以,他若是想要解封零号,需要先去一趟地狱阿修罗族,学习阿修罗族的铸兵术,阿修罗的铸兵术,冠绝三界,各族皇兵的制造都有参考其铸兵术,其中铸剑更是一流……”
人皇似是在呢喃。
他只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可惜,我等没有机会回去了。”
人皇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说这么多,他们也没有机会回去,罗鸿也不可能会知道。
他抬起头,看向了五尊战了十万年的大敌降临。
“战!”
人皇扬枪,染血的衣袂在飞扬着。
初代夫子孔虚的意志之躯,也不再询问什么,虽然孔虚觉得人皇有些愚蠢,但是,他毕竟是上古人皇。
统一三界了的能人。
并且,他坐镇星空十万年,实际上也是在庇护三界众生十万年。
星際流氓
值得敬佩、
“那便……战吧。”
“老臣只剩下了意志之躯,也做不了什么,便先为陛下打开个口子吧。”
初代夫子笑了起来。
他凝聚一身的意志遁入星空,他就是想要找寻上古人皇,没有想到人皇找到了,无意中似乎也接触到了一个大秘辛。
轰!
獵人我是柯特
初代夫子浑身金光璀璨,在黑暗死寂的星空中,宛若一颗烈阳。
他徒步而行,手捧书,手握笔,皆是意志力量所凝聚而成,没有实体,但是,此时此刻,却宛若真正的书山和苦舟浮现而出似的。
远处,神,仙,妖,佛,龙五族的真皇降临。
踏足在星河之上,俯瞰着染血扬枪的人皇,以及浑身金光璀璨的初代夫子。
他们的眼眸失去了清明,所拥有的,则是白炽,无尽的白炽光辉,那是一种冷酷,高高在上的光辉。
天的意志。
这五族真皇,被天道之意,掌控了意志。
時生
所谓的天眷之族,便是由此而来,他们成为了天的傀儡和奴隶。
当年,三界之战中,五族真皇被人皇打败,驱逐出了三界,他们在星空中游走,最后沦为天之傀儡。
人皇也是没想到,只能说,昔日因,今日果。
因果都是他所造就,既然如此,今日就由他来斩断因果。
人皇在蓄势,这十万年来他都在战斗,但是除了刚开始他疯狂的战斗以外,人皇其实很清楚,他需要留个度。
否则一旦彻底被消耗殆尽,那便是天道之意,趁虚而入的时候。
所以,这十万年来,人皇都未曾酣畅淋漓的真正出手。
毫无保留的出手。
但是,今日……要搏一场,那便酣畅淋漓的杀!
轰!
初代夫子踏空而行,手中的笔不断的点下,霎时,星空中,似乎凝聚出了一支粗大的笔,横压而过。
而五尊真皇太强了,哪怕和人皇战了这么多年,依旧强大。
他们冷酷,他们宛若苍天俯瞰众生。
初代夫子很快色变,他的攻伐被抵消了,轻轻松松的打碎。
“不要有所保留,拼杀一个,其他四个,吾来诛!”
人皇从初代夫子身后杀出,严肃道。
而初代夫子听得“吾来诛”之时,情绪不由有些热烈起来。
轰!
人皇手握人皇枪杀出,一枪横扫,似乎将星空都卷灭一大片!
異界之無恥師尊
初代夫子大笑起来。
他虽然只剩下了意志之躯,但是,战力并不弱,而十万年了,他终于又与人皇并肩作战,这熟悉的感觉,让他有种梦回上古。
所以他酣畅淋漓的笑,他曾朝闻道,夕死无悔。
而今日,他与故人相聚,心中更是无悔!
“杀!!!”
初代夫子怒叱,口诛笔伐之间,意志之躯光华万丈!
强大的能量波动轰鸣展开,书山化牢,盖压而下,将一尊真皇镇压。
而初代夫子盘坐书山之上,执笔点眉心。
霎时,初代夫子的意志之躯在燃烧,在膨胀!
“陛下……老臣先走一步。”
初代夫子似乎也明白今日人皇的决心。
他本就是已死之人,既然如此,他今日之战,就无需保留。
人皇需要助力,那他便为人皇打开个口子。
能者多劳,正如人皇所说,之所以有太平盛世,那是因为有人在为世人负重前行。
初代夫子浑身都开始燃烧。
无数的规则力量从他的身躯中涌动而出,冲刷着身下被压制着的仙族真皇。
仙族真皇肉身瞬间被消融,一块又一块的碎掉。
而初代夫子亦是在凋零,像是蜡炬成灰。
极力燃烧自身。
但是,初代夫子毕竟在开星空之门的时候,已经用尽了力量。
所以,他本想拉着仙族真皇同归于尽,但是,终究还是差了些。
仙族真皇重创,肉身崩裂。
规则和大道都受到了重创,初代夫子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极致!
而星空中,初代夫子的意志之躯,一点一点的消散,这一次,是彻底的消失了。
带着满足之意消失。
他能为人皇所做的,只有这些了。
轰!
星空中,初代夫子彻底消弭。
这一次,初代夫子是真的陨落。
远处,人皇一杆长枪横空,他的身上,血气蒸腾,浑身有煌煌大气的光辉在蓬勃。
他在笑,泪中带笑。
十万年来,唯一的老友,彻底陨落了。
为他的大业,慷慨赴死,重创了仙族真皇,为他杀出了一条血路。
他苦苦追寻破局的契机,可一次次失败,请不动黑暗禁区中的混沌蝎祖,既然如此,便以初代夫子的慷慨赴死为破局的点。
强行破局!
人皇利啸,手中长枪舞动,卷动星空三万里,枪芒飞舞间,似乎要将一颗又一颗悬挂的星辰,打落凡尘!
嘭!
仙族真皇瞬间被打裂!
仙血宛如滂沱大雨,扬洒在星空。
而星空之中,仙族真皇的血,是红色的,这才是真正的血。
因为他们被天道之意掌控,所以,天界五族的生灵之血,都是金色,那是天眷之族的血色。
人皇一杆长枪甩出,将仙皇的意志钉杀!
以初代夫子陨落的代价,人皇格杀了仙皇!
星空俱颤,仿佛有无数的星光如流火般飞坠!
十万年岁月的枯坐,换来今日的血战!
人皇接近油尽灯枯,但是,此时此刻,他仿佛梦回巅峰!
他亦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燃烧了浑身的人皇血,换取无上的力量!
四族真皇双眸泛白,于天道之意的掌控下,杀向人皇!
人皇利啸,徒手一抓,顿时规则化作无数的利剑,宛若叮叮当当的雷池之海,骤然盖落。
龙族真皇被打的皮开肉绽。
但是,人皇亦是遭受到了另外三尊真皇的攻伐,殷红的血,点点洒落。
五族真皇欲要回归三界,受到天道之意掌控的他们,要给三界带来大清洗,灭绝一切生灵。
人皇自然不允许,所以他要阻拦。
这一拦,便是十万年。
大大小小的战斗经历了太多次了,而这一次,人皇不再保留,他不愿再死守十万年。
他要解决这一战!
正好,他这个不称职的人皇,也可以解脱,给人族妖孽换来一个可以轻易突破入皇的资格和机会!
嘭!
人皇一个洞天呈现,那是无上洞天,其中的规则如海,能量如星空。
瞬间引爆!
没有丝毫的犹豫,无上洞天引爆所炸开的能量,简直要将虚空都炸出一个空洞似的!
炸飞一尊真皇,人皇便面色苍白,手持长枪再度横杀而出,将神族真皇钉于虚空,一点一点的磨裂!
战斗很凶险,人皇拼死而战,无惧伤势!
战斗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不知道经历了几天几夜。
龙族真皇被人皇徒手撕裂,鲜红的龙血扬洒,断裂的龙尸横亘在星空中,满逸着杀机。
妖皇一拳打的人皇半边肉身爆碎,然是人皇亦是以引爆洞天的代价,以伤换上,强杀对方的意志。
抹杀了妖皇!
妖皇庞大的尸体,横陈于星空之路上,画面让人悚然。
终于,战斗一点一点的停息。
周围皆是乱流,五道尸体横陈着,尸体中还有鲜血在逸散,每一滴鲜血都蕴含着爆炸性的能量。
人皇浑身都被鲜血染红,他的长枪折断,他的肉身濒临破灭。
但是,人皇望着那陨落的五尊真皇,却是低沉的笑了起来。
十万年的恩恩怨怨,于今日终结。
至少,少了这五尊被天道之意所操控的真皇力量,三界的危机也将减少几分。
人皇站起身,他孤零零的在星空中转身,面对三界,背对星空。
他咳血,但是咳不出血,因为他的血都干了,无血可咳。
他盯着三界。
異世淘寶女王 柳暗花溟
一步一步,步履蹒跚。
他跌跌撞撞,走向三界,踩着满是碎石铺就而成的星空之路。
太久了,他想回归三界。
他想念人间的山,水,天穹,大地……
他背对众生,独自拦天十万年。
寂寞几乎侵吞了他的内心。
而如今,生命走到了尽头,人皇也想回归曾经熟悉的过去。
他就想静静的坐在生命长河的河畔,看那长河潮起潮退,看那花开花落,看那云卷云舒,品一壶美酒,挑逗下害羞的生命母神。
人皇踉踉跄跄的前行,初代夫子所开辟的星空之门,在他的眼前呈现而出。
他徐徐吐出一口气,带着几分怅然的微笑。
虚无中。
罗鸿似乎也不再浑浑噩噩,他安静的看着。
这是一位值得敬佩的强者。
独守星空十万载。
孤寂就足以让人发疯。
人皇和初代夫子以为他们的轰轰烈烈一战,或许无人所见,但是,他们却不知道,罗鸿却是将一切都看的真切。
扭曲时空,类似于海市蜃楼一般的画面,让罗鸿一时间也是心绪万般复杂。
因为开辟了三皇洞天,罗鸿对于这些东西,也是感慨颇深,而梦游大千,观望这一战,罗鸿也是有很大的收获,他虽然四洞天合一,但是合一的洞天亦是可以演变为三皇洞天,洞天中的能量在席卷着,得到极大提升。
见证了人皇这一战。
罗鸿有种淡淡的感受……
生而为人,何其荣幸。
……
人皇不断的前行着,他能感觉到生机在弥散着。
不过,他不在意,本就要油尽灯枯了,原本在没有邀请到零号助战的时候,人皇就有些绝望,但是,初代夫子的出现给了他个小惊喜。
借助孔虚打开的口子,他屠灭了五族的皇境。
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星空之门近在咫尺,那是用生命燃烧所开辟的,宛若开天。
人皇从星空之后行走而归,一步一步。
他在星空之门外,俯瞰眺望着三界。
他看到了青山,绿水,看到了美丽风景。
竟是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人皇浑身染血,但是,他郑重的整了整头顶上的皇冠,整了整衣衫,尔后,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踏入了星空之门。
……
黑暗禁区。
正在诧异于罗鸿奇异状态的零号和一号,眼眸再度微微一变。
他们扭头看向了黑暗之海,看向了黑暗之海上空,初代夫子孔虚用性命开辟而出得门户。
门户之后,渐渐有一道人影成型。
零号神色顿时复杂,一时间叹息了一口气。
……
生命长河。
轰!
瞬间波涛汹涌,无数的洪流炸开,卷起……
最后,化作了一道曼妙的人影。
人影仰着头,仰望苍穹,透明的眼珠子中带着希冀,带着几分激动。
“他回来实现对祇的承诺了!”
“那个男人……又回来了!”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