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zia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稀有技能 凌寒嘆獨孤-第632章 終止的比賽-7skij

稀有技能
小說推薦稀有技能
赛还没开打,观众便打起了口水战,还十分激烈,看来某些宣传做得不够,想让各族之间不再有矛盾,这基本是不可能的!
即便如此,擂台赛还得继续下去,在主持人介绍下,两位挑战者登上了擂台,并开启了他们的擂台赛。
在读秒时,战盟会的南亚选手阮正光,似乎对这场比赛很自信,他扬言道:
“听说你曾经号称剑神,后来被人按地摩擦厚,又该称剑魔,今天有我拳皇在,你是不是又要改称?哈哈……”
他豪放的大笑,笑得十分嚣张,然而他的对手荆无极依旧一副冷眉冷脸,根本不受阮正光的言语嘲讽,在他眼里,只有任务。
也正在他们即将战斗时,穆天尘等人均在判断谁输谁赢,按道理来讲,荆无极在玄阶时就一人大战凶狼洪峰,快剑段飞,还有四大凶煞而占上风,要不是城防恢复,估计凶狼洪峰等人都会死在他手中。
而今日他已是地阶,同时还入了魔,加入了阵营,实力很难估计,尽管他是筑基中期级别,但爆发时,绝对不弱金丹期。
再观战盟会的挑战者,是一个拳师,而且来路不明,很难看出此人实力水准,不过,看他自信的样子,实力也决不能小看,毕竟杨万山这人派他首轮参战,定有深意。
这时,在擂台南方战盟会位置,李奇峰见杨万山派了阮正光上场,他顿时就不懂了,昨天说好的,首轮让他参战,怎么临时换人了呢?这样做未免不把他放眼里?
他气不过,向杨万山问道:
“杨万山,你搞什么把戏?明明说好,今天由我首轮参战,直接拿下连胜,后面挑战咱们只要不给他们机会不就能赢了?”
“唉,抱歉,你暂时不能上场,昨天想必你已经知道,你摆下的法阵已经被识破,若是让你登场,碰上天堂那位面具人,恐怕你只有输的份,咱们赌不起,所以倒不如将机会留在明天,而今天咱们阻击对手即可!”
杨万山听了,他解释道。
“阻击,你要如何阻击?送分?”
李奇峰又不耐烦的问道,说实在杨万山这个人他一点也不讨喜,要不是昔日丢了东洲从而失去天堂的信任,不得已下他才去战盟会与杨万山谋求合作。
合作谈得倒是双方愉快,但是行动权皆在战盟会手指中,对此,战盟会怎么做,他必须得照办,像这样的低声下气他也是头一次,要不是战盟会开的条件比天堂丰富,他估计早跳槽了!想当日,他作为魔天会会长,而且还是天府的幕后人,论地位绝对是与大佬平起平坐的存在,然而他为了获得更多资源,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基业,成了打工仔。
而今丢了东洲,导致他无家可归,而地位也是一落千丈,在这种地阶逐渐多的世界他的影响力也越来越低。如今,他遭受合作大佬们冷落是必然的,不过,他倒是很有耐性,也沉得住气,要不然他如何成长到古原第一?
没错,按修为与等级,他确实是第一,只是这个第一依旧被穆天尘打败,昔日要不是苏萱误打误撞,使得他逃脱,现在还被关着。所以咯,他这个第一只是等级上才是,而实力上并不代表他就是第一。
在这世界,比过他的虽然寥寥无几,但在各大阵营中皆有比他厉害的存在,若是杨万山派他出场,碰上天堂更厉害的不久完了?
因此,杨万山才派出了阮正光,阮正光尽管不是种子选手,但他有特别能力,在这种瞬息万变的环境定能出其不意!
这时,杨万山见李奇峰似乎还没搞懂,于是他又解释道:
“你好像还没搞懂,我这么说吧,昨天安排你首轮参战,是因为你设计的地板里面的秘密已经被识破,再让你首轮参战,你定会被天堂和歃血会全力阻击,这样,你的守擂成功率会很渺茫,毕竟天堂的面具人实力估计不在我之下,估计是古原前三的存在。”
“你如何料定面具人如此之强?难道你与天堂交换了参战人选的信息?”
李奇峰见杨万山如此夸耀天堂中一直跟在萧菲雅身后的面具人,他这就搞不懂了,堂堂战盟会大佬居然向天堂示弱!
“哈,这个你很快会知道的!”
杨万山淡淡淡的笑了一声,便将目光投到了擂台上,而李奇峰听后,也不再问什么,他知道,杨万山有野心,他没有,因此,利益问题都会隐藏得极深,他只需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即可,没必要知道那么多。
方才他听了杨万山解释,他仔细一想,觉得也是,就如抽签吧,其实这个也被他动过手脚,本来今天该是天堂抽到挑战者的签,没想到竟又是歃血会,难道有人动过手脚?那么究竟是谁呢?这个问题他没有去深究。现在杨万山一脸自信,像是已经得知结果了。
于是他也将目光放在擂台上,此时擂台上的两名参赛者,已经鏖战在一块,阮正光浑身正散发着棕色斗气,在斗气加持下,他的抗打击,与攻击能力有个质的提升,他能正面硬抗剑魔荆无极的魔光斩而不受伤!
他的拳法十分霸道,刚猛有力,一拳下去空间都要坍塌的节奏,他每挥一拳,在拳落处的前方空间都扭曲成一团,可见这拳力何等恐怖,然而他的对手身形敏捷,仅凭他这种近身攻击是无法攻击到的!
在他与荆无极交手一阵后,他身上的护身斗气耐久已耗到临界值,若是再不能创造近身条件,给荆无极来一记致命一拳,恐怕会输了这场比赛,于是他沉下心思,全身放松,随后在荆无极又使出一记平淡无奇的剑招时,他突然一发力,人瞬间化为一股旋风,朝着荆无极飞扑过去,他速度极快,且反常!
荆无极一时没料到,在他劈剑的刹那,阮正光就奔到他身前,对着他挥出一拳,这拳挥出时,好似有怪兽在咆哮,且声音洪亮,瞬间将荆无极给晕在原地!
看着被晕住的人,阮正光举起一手,运量一股恐怖的能量道:
“哈哈,剑魔也不过如此,今日之后你的称呼将由我来改写!这是你的荣幸!”
他声落,便对着荆无极的头颅轰去!这拳他很自信,像这种肉体凡胎,一拳就能轰成渣渣,甚至连渣都找不到。
曾曾几何时,他在南亚称霸拳坛时没有谁是他对手,要知道南亚拳师是最热门职业,从该职业脱颖而出必定不凡,而他阮正光正是通过上万场竞技出来的拳皇。
他励志做世界级拳皇,故而答应杨万山来参加这次比武擂。
若是战盟会赢得比赛,将来他便有机会挑战世界各地的顶级拳师!
在这份信念下,他岂能输了比赛?所以他毫不保留,使出了必杀技来终结对手。
这一拳是他的骄傲,在目标晕眩下,没有谁能抗住!没有谁能躲过!除非他轰偏!
当然,他眼没瞎,就在咫尺距离,这要是轰不中那就见鬼了!只见他高喝一声,扬起来的拳头对着荆无极的头颅轰去,这拳近距离轰击,若是命中尘埃将落定。
也就在他出拳头时,擂台四周以及各大势力的人都将目光投在了他身上,均发出无比惊叹的声音,在他们眼里,阮正光正对着空气出拳,而他背后正站着从未动过身的荆无极,这时观众们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阮正光的表现怎么像是中了幻术一样?
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就连穆天尘等人也纷纷纳闷了,这入魔的荆无极,怎么连幻术都有?难不成背后又有人在使坏?
就在他们纳闷间,阮正光挥出的一拳,突然改变方向对准地板轰去!
这拳轰下,顿时,整个擂台炸出一股冲天尘霾,而地板也炸得裂成碎片乱飞,转眼过后擂台中央留下一个宽广二十米的坑洞,在坑洞内正有一个放置能量晶的法阵,该法阵已经被拳劲轰烂一角,不能运作了!
“哼,这种小伎俩也想影响我阮正光?未免太儿戏了!主持人,你来看天堂不守规矩,暗自摆法阵,影响我作战,我不服!”
这时,阮正光从坑中跳出向主持人指着坑中的法阵叫道。
“什么,还有法阵?这怎么可能!”
主持人闻讯,立马终止了比赛,于是他立即赶来擂台查看,过了几秒后,随着他来坑边看了一眼,顿时,他怒了:
“法克,这是谁干的,这么缺德,太没有职业道德了吧!竟在层层检查的环节中,还留下这种破坏竞技精神的法阵,岂有此理!”
他很气急,他知道,根据规矩,这场比武擂将会作废,也就是说没有胜者,就连挑战者也没有资格赢得积分,就这样三家挑战,没有谁是赢家。
这是必然的,像擂台上出现这种破坏竞技的外力道具,绝对是禁止的,如有发现,三家将会均有嫌疑,因此该场比赛将作废,这样一来,不会有赢家。
然而事情无绝对,天堂与歃血会均提出了抗议,他们认为荆无极除了开局前一分钟与阮正光动过手外,余下时间就没动武,这就说明他早已察觉到异常情况,可能有什么力量影响了阮正光,才使得阮正光对着空气打了接近五分钟,若是他趁机取获胜,可能对他而言是一种耻辱,才故而不战。
根据大赛规定,若擂台战时发现异常情况可以立即终止,排查后战斗继续。
在这层规定下,主持人陷入了两难。毕竟比武擂的规定就是如此,他必须经过缜密的分析,才能做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