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7ea7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討論-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反應展示-56xa3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反应
汴京城,蜀国公府。
毕观跪在石薇身前,泣不成声。
漏勺也跪在毕观的旁边,七岁多的他也知道大事不妙,哥哥好几天都不见人影,家中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
石薇对毕观说道:“观儿,扁罐他们到底要去哪里?你别跟我说不知道。”
毕观抽泣这说道:“扁罐哥哥……跟椅子哥哥,他们说,他们要去证明……地球是个球体!”
“什么?”石薇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他们俩?他们爹都不敢说这种大话!”
“二十一节度和小邵先生最远也只到了新宋洲,他们怎么敢?!”
毕观说道:“扁罐哥哥说……三叔的航海日志,还有大宋的气象观测报告……说明……说明不同纬度上有固定的风带。”
“利用风带航行……顺利的话……沿着北纬三十度……只要六个月……六个月……就能够到达……”
石薇就跟听天书一般,一个头两个大:“到达哪儿?”
毕观抽噎着道:“扁罐哥哥说,用好西南风,能够到达……天方,或者大西州……”
“哪儿?!”石薇又惊又怒,不由得站起身来:“三哥说过那是万里开外!他们怎么有的这想法?!”
毕观说道:“是……根据二十一节度和邵学士的航海记录……推测的。”
“二十一节度在环新宋洲航行的时候,在南纬二十五度到三十度间,遇到了猛烈的西风,后来邵学士在新宋洲东面,也遇到这股风,还利用这风从玄鹄城抵达了金滩城。”
“加上三叔从南海到天方的航海经验,邵学士和二十一节度,推测绘制了南半球的两个风带——信风带和西风带,然后……然后扁罐哥哥和椅子哥哥推算地球北部,就是从杭州到高丽的航线,发现……发现以前的近海航线,和现在的外海航线,风和洋流是不一样的。”
“外海航线的洋流和风力,与邵学士和二十一节度绘制的洋流和风带,可能是对称或者近似对称的。”
“要了命了……”石薇手扶脑门:“你们一屋子的学问人欺负我听不懂是吧?你敢说你没参与?”
毕观飞快地瞥了石薇一眼:“我……我帮着……算了一点……”
石薇见到毕观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也不好发作,耐下性子道:“扁罐一个人偷跑就算了,他为啥还要拉上孝奕和彦弼?孝奕可是曹王长子,今后要继承曹王爵位的!椅子更不用说了,那是陈学士和容婶婶的独苗!太后皇后都经常关注他的学问进展!”
说完又觉得好失落:“……他们,他们怎么就狠得下心跑那么远?他们心里头就没有娘?!”
说到这里又对毕观问道:“他们不懂事,观儿你可一直都是乖的,说,扁罐给你灌了什么迷汤?竟然让你帮他瞒着这天大的干系?!”
boss不好惹
毕观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石薇将毕观扶起来,搂在怀里ꓹ 柔声道:“是不是扁罐让你受委屈了?还是他对你干了什么坏事儿了?”
毕观摇着头:“没有……扁罐哥哥……他说他马上就十四了,要是再不大胆一回ꓹ 以后就要给官家效力,再没机会了……”
“他还说……还说等他回来,我就十四了ꓹ 他就上门提亲……呜呜呜……”
石薇一下子就想起了当年自己担心苏油在夔州的安危,那种想见又不敢和他相见ꓹ 只敢偷偷躲起来保护他的纠结心情,不由得眼泪就下来了。
生情只因戀洛裳 筱憐
搂着毕观哽咽道:“可怜的傻闺女啊ꓹ 等那没良心的回来ꓹ 看我不揍死他!”
漏勺见到姐姐和娘亲在抱头哭,也哇哇地哭了起来,爬起来抱住他们:“漏勺乖,漏勺比哥哥乖……娘亲和姐姐别哭了,呜呜呜呜……”
修仙之寵物風暴
就在一家子正凄惶的时候,却听绿箬焦急的说话声音在外想起:“县君和宗叔来了,你们来了就好ꓹ 赶紧去劝劝夫人和观儿吧,她们说的那些我也不明白……这小少爷ꓹ 小少爷怎么就闯下这么大的祸事……”
就听苏小妹的声音说道:“绿箬姐姐你也不要心急ꓹ 没事儿ꓹ 听三哥说ꓹ 现在的海船还是很可靠的,扁罐、桐儿、孝奕ꓹ 都是机灵鬼ꓹ 肯定有计划有安排ꓹ 谋定而后动。”
“现在急也急不来,昭明已经与陛下言说去了ꓹ 事情或者不是太糟……”
……
军机处,赵顼正在听取各方汇集的情报。
陈昭明、郑穆、韩绛、郭逵等都在其列。
首先是郑穆在汇报:“三岛巡防使王德甲送来奏报,接杭州市舶司转达的陛下旨意,王德甲命快船赶赴昌国军,不过还是晚了一步。”
“据昌国太守龙继才所言,三位少爷在那里补充了半年的给养,还招纳了二十名水手,已于数日前起航了,据说目的地是日本的宋城。”
赵顼说道:“左旋螺号是大宋自行船,水手们可靠吗?”
郑穆说道:“倒是可靠,都是当年随蜀国公征战南海的水师转业军士。”
“头领叫龙海生,曾在南海之战中随刘世恒突入麻城港,火烧蒲释马水师,之后又接应曹南及时登陆会安市舶务,积功到致果校尉。”
“三岛设州治,建大港,朝廷以龙海生熟悉昌州情势,命从军中退伍,转为昌国军防御使,说起来,也是朝廷命官。”
異能永生
星際大客商 東方黃瓜
赵顼就有些头疼:“大宋对海岛的治理还是有些松懈了,这是中书之过。一州防御使,说离开治所就离开了?”
韩绛解释道:“边镇里多有这样的问题,昌国军类似之前的延安、麟府,唯一区别,就是在海上。”
“龙氏也类似种家、折家,子弟多在南洋水师效力。这样的局面,朝廷应当注意了。”
“龙继才倒是本份,昌国军事,其实也归两浙路宁海军管辖。龙海生平日也就是尽引伴的职责,长期来往与日本、高丽一路,管理候风船只,引导蕃船前往杭明二州贸易而已。”
“不过龙氏族长,长期在本地为官,终究不合大宋的规矩,最好还是调任。”
蛇妃嫁到:逆天妖後要成魔
赵顼说道:“昌州是高丽日本来贡必经的港口,大宋懂港务岛务船务的知州有几个?等有合适的继任者再说吧。”
韩绛说道:“倒是有一个,就是……怕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赵顼问道:“谁?”
韩绛说道:“邵伯温邵子文,他一定能做好。”
赵顼点头:“这倒也是,邵伯温在高丽和日本的声望,做起来也轻易。不过如韩公所言,的确有些大材小用了。”
“要这样说起来,知文登苏迈,其实也是人选……罢了再议吧,先说眼下。”
郑穆这才说道:“皇城司受陛下之命,利用军机处电报,让北洋水师提督张散,出动军舰前往宋城进行拦截。但是因内海风向不利,从胶州遣舟船前往日本,多耗费了十五日。”
“等到舟师抵达宋城,才得知左旋螺号已经补充了大量的淡水、煤、火硝、硫磺、铁料铜料,已经启程往东北方向去了。”
郭逵说道:“昨日接到北洋水师电报,说是有船只发现了左旋螺号在日本北部外海的踪迹。”
“左旋螺号在那里帮助一艘叫丰登号的捕鲸船打了一条鲸鱼,取了部分鲸油后,将剩下的都留给了丰登号,然后打听了近日北海的海况,朝正东方向驶去。”
“左旋螺号少了两根桅杆,用于安放大烟囱,比普通夔州型纵帆船来得古怪,因此丰登号的船长印象深刻。”
“从丰登号交到市舶司的海图来看,那里已经是我大宋船只从未到过的区域,属于外洋,接下来左旋螺号的去向就无法猜测了。”
赵顼苦笑了两声:“听陈学士讲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