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4hvb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ptt-第七十章 淵源與來歷展示-2pnsy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Master!你是不是又干什么了?!”
阿尔托莉雅对他的了解自然是不必多说的,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立刻便是又气又急。
“……不是……”
不得不说,骑士王严厉起来的时候,威慑力还是很充足的……当然也有夏冉自己底气不足的缘故,他下意识向后仰着身子,与气势汹汹凑近过来的少女拉开些许距离,视线飘忽不定的看向别处。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啊!”
气愤恼怒到了极点的少女却是一把伸手抓住他的领口,将他整个人用力拽回到自己的面前:“你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不敢说?!”
——这甚至都已经不是“下次还敢”的问题了啊,根本就是在这一次都还没完的时候,他就准备继续搞事了!
——所以说这人还有救吗?他是不搞事会死星人还是怎么的……
“啊哈哈哈哈,主要是说来话长,这是有很深奥的原因的……”
魔术师别过头去,打着哈哈说道,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挠了挠脸颊,同时稍作阻挡的作用。
因为少女精致的容颜近在咫尺,他几乎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那温热的吐息……然而考虑到小狮子现在是又急又气的状态,等会儿知道真相之后,还很有可能会化身暴走的初号机,所以他完全不觉得这种事情有多乐观。
“那就给我长话短说!”阿尔托莉雅咬牙道,她其实已经很努力的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了,但是这个家伙越是表现得这样心虚,她就越是感到不安。
连他在这个时候都不敢交代的事情,该是有多么的严重?!
也不知道是超A级直感发动了,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受到了心理暗示的影响,她总觉得有种危机的预感,仿佛是可怕到几乎要化为实质的不祥……大概有什么灾难一般的事情要出现了。
重生之天龍前傳
謀世狂妃 畢業兩年
“嗯……其实是这样的……”
總裁求放過:惡魔的移情妻 豬婆貓貓
夏冉发现似乎没办法了,只能够如实交代。不然的话,要是等到一切都发生之后,才知道真相的阿尔托莉雅绝对会更加生气的——
“我刚刚和莫德雷德她谈了一下,关于你们父子关系一直这么恶劣的问题……”
“什、什么叫做父子关系?!都说了!根本就没有那样的东西,Master你别胡说八道!”小狮子一下子打断了他的话语,并且凶巴巴的叫道,貌似是对于这样的说法永远都是抱着零容忍的态度。
“呃,但是就算是阿尔托莉雅你不承认,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啊……”
“什么事实?!”魔术师的说法理所当然的招来她不满的凝视,抓住他领口用力拽着不放的少女仰起脸来,以威胁的眼神紧紧地瞪着他。
不过夏冉既然已经说开了,自然不会就此停下,只是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事实就是,她是你的侄子兼亲生子……嗯,或者应该说是侄女兼亲生女会正确一些?总而言之,她是你如假包换的后代。”
你曾上過我的心
“那明明只是摩根的阴谋……”阿尔托莉雅恼怒的咬牙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ꓹ 但是她的阴谋得逞了啊,即使是以魔术以你为原型而制造出来的人造人也好ꓹ 她也的确是留有你的血脉……”夏冉很是淡定的说道,摩根的阴谋他当然知道了。
“我……”阿尔托莉雅又气又恼,正想要说些什么。
“请等一等ꓹ 夏冉阁下,诶——”
盛世薄歡 攜愛再漂流
这个时候ꓹ 身后的环形走廊尽头却是突然传来了轻盈而又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ꓹ 纯真无邪、惹人怜爱的十四岁少女的身影出现在那边ꓹ 蓝紫色的长发和衣裙衬托得她宛若是一朵紫鸢花。
看起来就像一只蓝紫色的翩翩起舞的蝴蝶一样,不过此刻这只突然出现的蝴蝶却是微微一愣,看到了前方走廊上的两人:“那、那个……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同样有这样的想法的,还有紧随其后,出现在美狄亚小小姐身后的一群人,迦勒底一行人都有些愕然的看着作为骑士王的纤细少女,正气势汹汹的抓住魔术师的衣领ꓹ 两人面对面脸几乎要贴在一起的激烈一幕。
这难道是……
内讧了不成?
她们下意识的这么想着,觉得或许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因为亚瑟王明显对于卡美洛有着异乎寻常的强烈执念ꓹ 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放弃ꓹ 不管是她之前的神灵化状态ꓹ 还是后来解放人性的正常状态ꓹ 都是言行如一的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
并不是被魔术师单方面的控制利用,而是从头到尾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行动ꓹ 魔术师似乎也是在帮助她的同时ꓹ 顺便执行自己的计划……虽然不知道两者的真正关系ꓹ 不过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互相对彼此颇为信任。
但是再怎么互相信任也好,这个特异点终归是亚瑟王到死都不愿意放下ꓹ 梦寐以求都想要看到的理想世界……而魔术师却是单方面的说放弃就放弃了?她还什么意见都没有?
这自然是所有人都觉得奇怪的一件事,总觉得无论怎么说都好,这都有些说不过去……不过现在看来,貌似并不是她没有意见,只是不想在外人面前争吵,到了私下里就开始质问魔术师了?
想到这一点,迦勒底等人顿时都是心中一凛,虽然说这两人互相之间的关系貌似要比想象之中还要好,但是这也是一个不好的消息……搞不好的话,这个特异点可能还会有所波折。
譬如说,亚瑟王最终还是不同意,魔术师甚至可能反过来被她说服,于是改变主意之类的……
“怎么会打扰……当然没有了!不如说你来的正是时候。”夏冉眼睛一亮,立刻露出异常热情的表情,对着美狄亚小小姐真诚的这么说道。
看上去热情诚恳,而且彬彬有礼,只要忽略掉他现在正被阿尔托莉雅双手抓住领口,拽到自己的跟前,两人的姿势多少有些微妙的细节。
“哼!”
被打扰的骑士王冷着脸,很是不耐烦的看了一眼众人之后,接着才若无其事的放开了手,面无表情的什么话都没有说。
莫德雷德果然不和她们在一起!一定是Master做了什么!
必须要阻止他们才行!
夏冉站在金发碧眸,宛若中世纪的欧洲宫廷贵族少女的身边,动作自然而然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抚平了自己的衣领。
他又看了其他人一眼,对她们轻轻点头示意之后,才好整以暇的对着不远处的美狄亚小小姐开口问道:“……请问,美狄亚小姐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情况是不是有些古怪?美狄亚小小姐目光微妙的在对面两人身上来毁徘徊了一下,好似是有些欲言又止。
算了,还是装作没看见吧……她微微摇头,将乱七八糟的思绪驱赶出脑海,然后定了定神,直直的看着那个魔术师:“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一下,关于我为什么会被召唤到这个时代的问题。”
“嗯?这个为什么要问我……”夏冉疑惑道,“把你们召唤出来的不是人理的抑止力吗?”
“其他人可能是这样,但我的情况应该不是……”她轻轻的蹙着眉头,“虽然我也不确定,但是很明显我和其他人都是不同的吧?”
无论是地域还是年代,亦或者所属的传说体系,那群圆桌骑士现界于这个特异点的舞台的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因为这个漩涡的中心明显就是公元五世纪左右的不列颠。
可是她自己呢?却是科尔基斯的公主,出身自希腊那一带的地域,活跃时期还是在久远的神代期间……看吧,无论是时间还是地点,不管是人物还是事件,她都很难说和这个特异点有什么因缘联系。
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迦勒底一行人所说的那样,她曾经在之前的某个特异点里和人类最后的御主有过交集什么的……可是这唯一的理由太过单薄,也未免牵强了一些。
就因为曾经敌对的一面之缘,她就在这个特异点被人理召唤现界了?但是她也发挥不出什么太大的作用,直接用她的份额多召唤一个圆桌骑士什么的不香吗?
所以不光是斯卡哈、达芬奇等人有所怀疑,小小魔女自己也是觉得有些问题,也根本无法向前者解释什么的。
“好像也对……但是为什么要问我啊?”夏冉手抵下巴,仔细思索了一下,也得不到什么结论,紧接着又发现不对劲,似乎这个幼小的魔女是认为可能是自己搞的鬼:“你该不会觉得是我把你召唤出来的吧?”
“……”
“……”
美狄亚小小姐轻轻的眨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优美的颤动着,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一切尽在不言中,她的确就是这么怀疑的。
夏冉看了一眼在她身后的迦勒底等人,不出意料的对上了万能的天才和影之国女王的怀疑视线,很显然她们都是这么怀疑的……虽然也不是没有道理,疑点这么明显,却还视而不见的话才是有问题。
“因为除了她们之外,唯一和我有什么关系的,好像就只有你了……之前在面对米拉伯雷亚斯那头邪龙的时候,也是你在帮忙吧?”
小小魔女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轻声细语的解释说道,“虽然我也不能够确定,真是很抱歉,基本上没有什么印象了……”说到这里,她似乎也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毕竟对方貌似认识自己,还刻意手下留情。
但是自己却一点儿都想不起来,对方到底是自己认识过的什么人了,无论怎么思索都还是不得其解……
她跟随女神学习魔道,打过交道的魔术师基本上就只有自己的师姐。按道理来说,要是认识一个这么可怕的魔术师,比女神和师姐还要强大,而且还是男性,那么想必是印象非常深刻的才对,不可能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果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暴露的吗……”
夏冉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轻轻的呼了口气,却也不觉得奇怪。
当时他不动手的话,就真的要看着人类最后的御主扑街了,而且他也没有办法做到那个程度,真的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美狄亚在自己面前被龙喉消灭……虽然是年幼状态,纯正无邪的友好魔女,不是他认识的那个版本。
不过说到底,都是同一个人,他总归还是念着旧情的。
“所以……能够告诉我你是谁吗?”美狄亚小小姐小声的问道,对方这么说基本上等于是承认了。
刺客信仰
而斯卡哈却是撇了撇嘴,果然是和这个希腊神代的魔女同一时期的熟人啊,搞不好比自己都还要更加古老,这样的老怪物竟然也好意思说自己十七岁,果然就连名字都是骗人的!
藤丸立香约莫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表情有些奇怪。
“我先说明一下,是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所以别在意,想不起来才是正常的,因为根本就没有那种事情。”魔术师摇了摇头,平静的回答。
“诶?为、为什么?”小小魔女一呆,有些天然的下意识追问。
“因为从者每次被召唤都是全新的开始啊……”夏冉淡定回答,“不会带有除生前之外的任何基础记忆,自然也不会有其他时候被召唤的经历了……虽然英灵本体知道,但是作为分身的从者是没有这个条件的。”
病王絕愛一品傻妃
“咦?也就是说,你是以前召唤过美狄亚,所以认识她?”达芬奇很是诧异的问道,感觉自己隐隐明白了什么。
“可以这么说吧……”
“不对,这个说法有个很大的问题。”万能的天才皱眉细想了一下,却又立刻摇头否定,“只是召唤过的从者,应该没有那么大的情分吧,对你而言英灵根本不算什么才对,总不可能说只要是召唤过的从者,你都没有办法把他们当作敌人吧!”
说到这里,达芬奇的眼神有些古怪的在两个当事人身上流连——
“绝对是你们之间还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所以你才会有这样的表现的吧?不然的话,这完全没有说服力啊!”
“咦?”小小魔女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脸颊迅速的涨得通红,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对面的魔术师。
“准确的说,美狄亚是我第一次召唤从者的结果,而且……”夏冉却是不为所动,异常淡定的回答,“她也是我的魔术老师,我的魔术基础就是她传授给我的……”
總裁耍無賴 落雪晶瑩
这倒是大实话,虽然撇开魔术的这个限定概念来说,当时的他在神秘学上也已经颇为深入了。
“魔、魔术老师……”
达芬奇的眼神完全不对了,在仔细辨认,确定夏冉貌似不是作伪之后,她有些愕然的转头看着美狄亚小小姐。
这个神代魔女竟然有这么高超的魔道造诣吗?连这么可怕的怪物居然都是她教授出来的?
“啊?不、不可能的吧?我、我自己都做不到这种事啊……”小小魔女连连摇头,她第一个不相信这样的说法。
“我可没有说谎,你的确是我在魔道上的引路人来着的……那是公元1994年的时候,在冬木市进行的第四次圣杯战争里的事情了。”夏冉笑眯眯的摆事实讲道理,将时间地点都说出来增加说服力。
名門大少嬌貴妻
居然还真的是个现代的魔术师?迦勒底众人都是一脸惊诧。
“冬木市进行的第四次圣杯战争?不可能,关于冬木市进行的圣杯战争,迦勒底也有过详细的记录,根本就没有这样得事情才对……”
达芬奇迅速思索了一下,立刻再次否定。
冬木市的所在也是一个特异点,迦勒底对此自然做过充分的调查,她更是将所有的情报了然于心,因此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
“哦,不是这个世界的冬木市,而是另一个世界的……”
魔术师对她轻轻眨了眨眼睛。
“我可没有说过我是这个世界的人,事实上我和阿尔托莉雅都是在无限的平行世界里旅行,不久之前误打误撞进入到这条世界线的……”
“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夏冉,十七岁,是魔法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