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ipc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能把你變成NPC-第517章 不可修煉分身術,我們生個小哪吒?-vsw6r

我能把你變成NPC
小說推薦我能把你變成NPC
“为什么?”张瑧很配地问。
“因为他觉得我所研究的分身术有很大缺点。”说起自己研究发明的缺点时,风院士并没有任何犹豫。
“其一,经过我的精神分离手术后,修炼者会有一个精神衰弱期,虽然我现在已经尽量改善这一缺点,但还是会让修炼者实力至少衰退三成。
其二,他担心分身最终形成独立的人格,成为另一个他。因为我告诉他,这个风险确实存在。像我这个分身,当初就差点形成了独立人格。”
风院士本尊说到这里,青年风院士向张瑧害羞地笑了笑。
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这一幕,再联想风院士所说,张瑧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于是他不由偷偷靠近风院士本尊,低声道:“你这分身该不会已经是独立人格,却故意欺骗你,隐瞒独立人格的存在吧?”
其实张瑧这话既有提醒,也有开玩笑的意味。
谁知道风院士竟然真的掐着下巴思考起来,稍倾后道:“其实我对他的考核期一直没过,还一直在提防着他呢,你放心。
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我这个本尊其实也是分身。而真正的本尊,早就被两尊分身合力谋杀了?”
说到最后,风院士对张瑧露出了很诡异的笑容。
张瑧也笑了,笑得很僵硬,“风院士,你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而且你再这样下去,我怕忍不住把你和你的分身都打一顿。”
“哈哈哈···”风院士高兴地大笑起来,指着张瑧道:“你都实力媲美神级强者的人了,居然会被我吓到,胆子不行啊。”
张瑧哼了声,道:“就你说的两个缺点吗?我怎么觉得你还没说完呢?”
风院士道:“确实有第三个缺点,也是确实存在、且无法克服的一个缺点,那就是伦理问题。
像屠无忌他是有老婆的,如果他练出了分身,结果分身和他老婆那个了,你说算不算他给自己戴了绿帽子?
还有他老婆会怎么想?和他那个的时候会不会有顾虑,比如怀疑他是分身而不是本尊。
这其实跟以往蓝星生物科学家们讨论的克隆人伦理问题差不多。
这也是屠无忌不愿修炼分身术的根本原因——他这个人看着豪爽不羁,其实骨子里是个比较传统的男人。”
听风院士说完,张瑧不由摸着下巴陷入沉思中。
他想象了下,如果有一个分身,哪怕两个分身共享一份精神,他恐怕也会觉得很怪异。
而所谓的伦理问题却是存在。
比如说分身背着他和屈珈蓝那个了···不可想!
想到这里,张瑧道:“风院士,这分身和本尊究竟是不是共享一个精神。如果是,修炼者又怎么会让分身去绿自己呢?”
“这也是我要和你讲清楚的。”风院士让分身搬来两张凳子,自己坐一张,给张瑧一张,“你如果修炼了分身术,在你精神感知范围内,你就会感觉他就是你,也可完全控制他。
但如果他离开了你的精神感知范围,他在想什么又经历着什么,你就不知道了,须得再次汇合,你才能获得他那段记忆。”
“精神感知范围,是指我对超凡能力的掌控距离吗?”张瑧问。
“是的。”风院士点头,然后郑重道:“所以,这个分身术修炼起来确实有多种危险和顾虑,即便我希望再得到一个实验对象,也希望你能够慎重考虑后再做决定。”
风院士这么说,也是以为张瑧需要一段时间却考虑,才能有决定。
谁曾想,张瑧立马就道:“不用考虑了,这个分身术我不练了···总感觉怪怪的。”
风院士觉得张瑧眼神怪怪的,似乎在说:你怎么弄出这么个残次品神通出来?
然后他就不由解释道:“其实这个只能算是小分身术,我现在正在研究大分身术。等研究好了,就不会有这么多缺陷,可以放心修炼。”
张瑧听了再次来了兴趣,问:“大分身术与这个小分身术有什么区别?”
风院士道:“大分身术的理想状态我其实和你讲过,就想神话故事中孙悟空拔一根毛发,就可以变化出一个分身,然后用完还可以再收回来。
不过这个对肉身淬炼度要求极高,所以我还出处在理论研究方面,实验遥遥无期。”
“行吧。”
张瑧不多问了,因为他大概能明白风院士的想法了。
比如他修炼八臂法身,可以利用肉身的强大变形能力,变成三头八臂,然后又恢复。
那么理论上来讲,达到孙悟空那样一根毫毛变化出一个分身,然后在收回去,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那样,大分身术就没小分身术那么多困扰了。
随后,张瑧将两枚空间属性煞核碎片交给风院士,让他研制洞玄天体的秘药。
以前风院士就说过,空间属性在出肉身外的第三系超凡能力中最独特,或许相应的灵级煞核可以单独用来制作秘药的主药。
只是因为没有材料,以前风院士也只是有理论上的研究,缺乏试验。
所以,这次张瑧才给两枚碎片他——一枚用来研究,另一枚用来制作秘药。
风院士却明显不知足,腆着脸道:“这两枚碎片是不是太少了?万一我研究失败消耗了一枚怎么办?”
“那就凉拌,不制作相关秘药了。”张瑧干脆地道。
不是他不舍得给风院士空间属性灵级煞核碎片,而是他也只剩五枚。
想要遇到下一枚空间属性灵级煞核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也许永远遇不到,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珍贵。
风院士研制秘药是需要时间的,张瑧没打算一直在研究所等着,也不需要。
“秘药研制成功后打电话给我啊。”
这么给风院士说了句,张瑧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大约十分钟左右,他就赶回了北斗武院,这还是他不着急,没全速赶路的结果,不然会更快。
回到77号别墅,张瑧通过风中的信息感知到什么,在别墅外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三楼的主卧中。
主卧的内附浴室中,屈珈蓝刚洗完澡,正穿着睡衣在吹头发。
他虽然回来一周多,但因为之前屈珈蓝一直在外面修行、历练,因此两人并没有见过面。
所以,张瑧准备给屈珈蓝一个惊喜。
以他的本领,即使进到主卧中,仍旧无声无息,就仿佛一个木头人般站在了浴室门口。
过了一会儿,屈珈蓝吹干了头发,裹着浴巾开门出来,张瑧便忽然伸出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屈珈蓝拦腰抱了起来。
屈珈蓝下意识出手,却让张瑧以更快的速度制住双手。
而不带她叫出声,张瑧便探头吻住了她的双唇。
直到这时,屈珈蓝才识别出强行抱住她的是张瑧。
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以热吻回应张瑧——屈珈蓝以前看着挺没烟火气的,可在与张瑧尝过禁果后,却对张瑧无比的迷恋。
两人一番热吻,长达几分钟之久,就在张瑧准备进一步时,屈珈蓝却推开了他,道:“别在这里,不方便,让你那些学生听到什么就不好了。”
张瑧听了一笑,“怎么,怕自己控制不住叫得太大声?”
“什么呀。”屈珈蓝轻捶了张瑧一拳。
张瑧这时目光落在她身上,有点急不可耐了。
作为灵级强者,他对身体的控制能力更强,可当将某方面欲望打开时,也更为强烈。
于是他道:“赶紧找件衣服穿上,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屈珈蓝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脸色微红,但那也是她期待的,于是轻“嗯”了声,就去穿上了一身较为休闲的衣服。
然后张瑧带着她来到阳台——他当然不是要在这里做什么,而是拉着屈珈蓝的手,纵身一跃,带着屈珈蓝一起,化作一道疾风,向北边飞掠而去。
屈珈蓝如今也是真级五品的强者,在风属超凡能力方面颇有天赋。
她虽然还无法掌控风属超凡能力,但却能勉强配合张瑧,这就让两人御风飞行的速度极快。
再加上张瑧掌控着空间超凡能力,不过一二十分钟,就带着屈珈蓝到了莽丘群山中的一个山谷内。
以前张瑧经常在这座山谷练功,发现山体中藏着星金蓝矿石,于是就在山体内开辟了一个“洞府”。
落到山谷中后,屈珈蓝只见张瑧伸出手,变作乌金巨掌,在山体上一吸,便将一块边长丈许、长达十几丈的大条石从山体上吸了出来。
那长条石尾端整体呈淡蓝色,却闪耀着金色星辰一般的光辉,看起来颇为美丽。
张瑧却一指那正方形的洞口,笑道:“我们进去。”
说完也不待屈珈蓝同意,张瑧就拉着她一起进了山洞,并且特意吸附这那个大长条石,重新堵住了洞口。
进去后,屈珈蓝这才发现,里面竟然别切割成了一座房屋!
这房屋有双人大床,有沙发,有桌椅,还特意开辟了山泉制作了浴室,并且有完备的下水系统。
另外,里面不知一个房间,而是一厅三室!
最重要的是,房屋都是从一整个星金蓝矿石中掏挖出来的,身处其内,只觉得仿佛置身于淡蓝色为底色、金色星辰为点缀的梦幻星空!
“这里身处莽丘群山之中,周围是好几只真级六七品异兽的领地,几乎不会有人过来。
而且这套房身处山腹内,就算你叫得再大声都不会有人听到。感觉怎样?”
屈珈蓝听着这话,看了张瑧几眼,忍不住噗嗤一笑,道:“我怎么感觉你这话不像是好人说的呢?”
张瑧一边笑一边缓步接近屈珈蓝,“我在你面前本就不是好人啊,不然怎么会每次都把你欺负的又哭又叫。”
“说什么呀。”屈珈蓝没张瑧那么厚的脸皮,立马害羞了,在星金蓝的微光映衬下,绝美的脸庞绯红一片。
张瑧见了,更加心动,便要上前欺负屈珈蓝。
屈珈蓝却拦住他。
虽然张瑧可以用强,但他从来不会这么做,于是他停了下来,问:“怎么了?不像我欺负你?”
“你都说你欺负我了,我为什么要想?”屈珈蓝噎了张瑧一句,然后便指向那另外两个房间,质问道:“说,为什么这里会有三个房间?另外两个房间是不是为其他美女准备的?又或者你已经带她们来过了?”
张瑧瞬间无语。
他一拍脑门道:“我当时就是看地方大,顺手多挖了两个。再说了,我们认识这么久,我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不清楚。”屈珈蓝摇头,却已隐隐露出笑意。
张瑧一看,这才知道屈珈蓝刚才是故意试探他的,心里其实并没有真觉得他有别的女人。
于是他不再客气,直接扑向了屈珈蓝。
“既然你不清楚,今天我就让你清楚清楚···”
张瑧与屈珈蓝在山洞中呆了三天三夜才一起回北斗大学。
没办法,张瑧是灵级强者,屈珈蓝是真级强者,体力都很好,别说三天三夜,七天七夜都没问题。
两人之前很久没见了,可谓久旱逢甘霖、干柴遇烈火,当然要燃烧个痛快。
再说了,两人这也是为华夏增加人口做贡献。
须知,按照两人的体质,如果真能有子嗣,很大可能一出生至少就是凡级中品的实力甚至更高。
如是等屈珈蓝也修炼到了灵级,两人就是生个小哪吒出来都有可能。
接下来,张瑧就在北斗武院过去了一边教书育人,一边练功,一边和未婚女友试图诞生下一代的事做努力。
同时,他也在等着风院士的电话,希望风院士能尽快做出秘药,让他将洞玄天体练得更进一步。
然而,过去一个多月后,他还没等到风院士的电话,宫柳就回来了。
当然,张瑧是通过金字塔那边联络官的电话得知这消息的。
于是他立马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金字塔那边。
十几分钟后,就在那边的灵级强者会议大楼见到了宫柳。
他是第一个到的,宫柳便先和他说起此番去地窟遗迹试验的结果来。
“我能在那里打开神门。”
宫柳说这话时的语气很平静,但所说的内容却注意整个灵洲的智慧生灵惊动。
【二合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