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yfa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凡途歸真》-第一百一十七章 完結相伴-wv2yk

凡途歸真
小說推薦凡途歸真
“剑神前辈,危险,快回来!”空智大声呼喊,可惜已经迟了。
长剑重重的劈在了幽冥神的头顶,剑神已经彻底的疯狂,无边的剑气形成了骇人的风暴,切割着幽冥神残破的身躯,痛得它连生嘶吼,六只魔爪一同抓住了剑神苍老的身体,他爱徒惨死,已然丧失了理智,已经不会再闪躲。
“你就给我去死吧!”幽冥神早已杀红了眼,六只魔爪一齐用力,硬生生将剑神的身体,凌空撕成了碎肉,仙剑阁掌门,一代绝世强者,最终也伴随着他的爱徒,陨灭在了一起。而仙剑阁这个门派,失去了才华出众的领导者,也自此消失在了中州之上。
幽冥神的力量愈来愈强,恍若化身疯魔,每一击都能收割数名正道中人的性命,空智在激战之中,扫视了下方的弟子,他门下千佛塔的门人,俱是挡在了战阵的最前面,弟子门人,全部壮烈战死。千佛塔已是全军覆没,只余他一人尚存而已。
空智法力已经用尽,再无余力,于是面向西方,双掌合十,在尸山血海之中,虔诚的闭上了双眼,他带领千佛塔弟子,无惧妖魔,拼死血战,不负佛祖圣名,如今,也是时候安心的去了。
身躯被幽冥神利爪所撕裂的那一刹那,空智的神色是安详的,在真正逝去感觉的瞬间,他似乎看到了自己一向最敬爱的的师尊空相,自菩提树下,在向他招手微笑,这一切的一切,犹如一场真实的梦境,又抑或,这遍染墨色的现世,方才是梦境,佛云浮世皆镜花水月,生亦为何,死,亦为何?
尸山血海之中,若风的身影坠落在了地面上,他被幽冥神一击洞穿了灵体,已然再天无力。他努力地睁着眼,仰望苍穹,墨色万里,他心中有憾,但却无悔来这人世之间,因为,有那个女子,一直都陪在他身边,跟他一同面对未知的恐惧,也给了他力量。
“风哥,不要……”女子感觉到了,他的双手上,渐渐的,再没有了温度。
他在合上眼之前,咧开嘴笑了,看着那个容颜绝世,却为他平添白头的女子关切的眼神,这一世匆匆百年,能遇见她,便是上天对自己最好的恩赐了,他用尽全力,将手伸向了那个女子,但,终究没有抓住她的手……
这片天地之间,雨明独自站起,最后将若风失神的双眼合上,所有的人,包括龙神,五头圣龙,与阿萨奇族长,剑神,韩潇羽,空智,无方子,也包括他的丈夫若风,还有所有的弟子们,已经全部都战死在了这里,面对在无尽黑暗中,狂舞的幽冥神,雨明的身影,显得那么渺小。
“风哥,我这便前去陪你……”她最后牵起了丈夫冰冷的手,抬起长剑,便要往脖颈中抹去……
“雨掌门,不要轻生啊!”满身血迹的唐梦嫣惊呼道,可惜,雨明已经决意与若风同生共死,她雪白的脖颈之中,一道血痕在剑下绽放,她带着幸福的笑意,倒在了若风的尸身之上,至死,还紧紧的抓着丈夫的手。
忽然,有一道光芒,在无穷的黑暗中绽放,那道光,轻灵如羽,刺破了最深邃的黑暗,于寂静之中,大放光明,永夜的黑暗,在它的面前,似乎也恍若虚无,那个男子,环绕着无边的光辉,撕裂空间,降临于此!
“王平,竟然是你!”幽冥神的面孔都变得扭曲了:“你竟然能在短短的七日之内,参透了无上大道!”
氣殺八荒
“天魔尊者,放下吧。”王平注视着尸山血海,这里,有着他最熟悉的面孔,因为正,与魔的对立。他们都失去了生命。
翩翩不嫁你2美人歸來
“本尊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身兼天下数门最玄奥的真法,身体中蕴藏着无比巨大的潜力,本尊知道日后,你悟出无尽大道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不过竟然能在七日之内,达到这般境界。是本尊对你为之失算了!不过本尊曾经说过,谁若是阻挡我前进的道路,我便会不顾一切的杀了他!不论你是何等修为,便跟这些正道中人们,一起去死吧!”
凌天霜化为流光,在他的召唤下腾空而起,隔空落在了王平的手中,他默默的感受着这把神剑的力量,眼中闪过一丝悲恸,轻声说道:“若璃,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这一次,我会跟你一起,打败幽冥神,永远的守护这片天下!”
凌天霜在他的掌中,清亮的低吟着,似乎回应了他的心意,古剑之上,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芒,王平驾驭着光,飞腾直上九霄,凌天霜在流光之中,化为万丈巨刃,浩荡一剑,当空斩来!
幽冥神长声嘶吼,六只魔爪围绕在身边,形成了巨大的护盾,将王平的攻击反弹而出,但王平的身影只是稍有停滞,掣着凌天霜,身形飓风般的围绕着幽冥神的身躯,竟如同浮光掠影,眨眼间便连续攻出了数十剑,凌天霜所激发出的剑气彻骨森寒,竟然将幽冥神冻成了巨大的冰雕,在冰雕破碎的刹那,幽冥神巨大的身躯,竟然承受不住凌天霜的斩击,分离成了数十段。
“这不可能!我天魔尊者,怎么会被一个籍籍无名之辈所杀死!我不甘心啊!”幽冥神的头颅惨呼着,这一刻,终于释放出来,他所有的力量,那在无尽黑暗中消散的躯体,竟然又生长了出来,身躯也是较之前庞大了十数倍所不止,无边的魔威激荡之下,连天都裂开了巨大的缝隙,无边的寰宇,都在黑暗之中,黯然失色。
“桀桀桀……真是可笑啊,王平,凭你如何,也是杀不死我的,我已是永恒黑暗之中的不死身躯,今日,本尊便要亲手送你下地狱!”
幽冥神强大的力量召唤出了滔天魔影,王平身处其中,不断腾挪闪避,凌天霜在苍穹中幻出道道剑气,只砍得幽冥神黑血进溅,后者盛怒之下,不断的喷突出无边怒焰,当空化为了巨大的火焰天牢,当空向着王平笼罩而下!
可是,王平五指张开,无边的金色光芒席卷而去,硬生生的撕裂了那烈焰巨牢,无边的光芒如雨般落下,幻化成无数道剑影毫芒,一同攒刺在幽冥神的躯体之上,幽冥神巨爪怒张,无边的黑暗于身体之上爆发开来,将那飞剑尽数接下。
“本尊说过了,你虽然成功晋入了返璞归真,可是,你的力量跟与幽冥神同化后的我相比,简直就像是萤火之光啊!”它嘲讽的狂笑着,巨大的身躯腾空而起,于九天之上,魔爪猛然掀起了那轮黑色的残月,向着王平直轰而来!
王平舞动凌天霜,这一刻,他的《伽蓝经》,《玉清诀》,《天方剑录》以及《阴阳谱》,四门绝世真法融合的力量被他全部解放出来,凌天霜直指苍穹,那被黑暗所浸透的天幕之上,镀上了一层冰蓝之色,飓风呼啸,万里大地上,山峦尽皆崩裂,天下九州,皆因为这一击的威势,而惊惧不止!
“幽冥神,为了这些逝去的人们,为了天下正道,这一剑,你就接下吧!霜天皆烬!”王平一头长发,随风飘舞,竟然连瞳孔也被映成了冰蓝色,那挥舞着巨大残月的幽冥神,愈来愈近!
下一刻,那宿命的两人,便碰撞到了一起,这一刻,天下九州,寂然无声,唯有那两道光芒,光明与黑暗,在无尽的天地之间,交相辉映,强大的力量摧毁了一切,天地破碎,九州倾覆,万里长河尽皆湮没无际,九天之上,万顷天幕轰然倾塌,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现在了天空上方!
那是神界之门!神界与人界相连的大门有着守护结界相连,因这层结界承受不了王平与幽冥神碰撞的毁灭之力,已然出现在了人界的天空上!
“桀桀桀,王平,没想到,你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啊!与我的交手中,竟然破坏了神界大门的结界,因为你的力量,我才能在杀掉你之后,进一步统领整个三界啊!”黑暗之中,幽冥神狂傲的大笑着。
“我绝不会让你这邪神所得逞的!”王平疯狂的将全身的力量都汇聚在凌天霜上,那碰撞的威势更加强大了,如果这一击还是打不倒幽冥神,那么,整个三界之内,便要永远笼罩在黑暗之中,成为炼狱般的世界。
天地之上,最后的冲撞已然结束,无边的黑暗中,王平手拄凌天霜,勉力支撑着在残破的废墟中,站立了起来。
“终于,结束了么?”他目光扫过残破的大地上,无数尸体堆积成了尸山血海,若是自己能早一些出关,那么必定便能保护这些人的生命,可是,如今一切都晚了,那些曾经在记忆里的脸庞,已然再也回不去了。
最強狂暴戰帝 清風拂墨
唐梦嫣费力的站了起来,紧紧的拥住了王平,他也紧紧的,与那个女子相拥在了一起,苍穹之上,无边的黑暗中,有一束光,破开了云层,落在了这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好似母亲的手,再一次的,轻轻抚摩。
“可恶……可恶……我怎么会,在这里……死去啊!”血色的眼眸再度亮起在这混沌的天地之间,那一束光芒,也被无穷的黑暗再次湮没,化为虚无,那个身影,脚踏着大地,再度腾空而起!
所有的人,均已经倒下,王平拥着唐梦嫣,轻声说道:“看来,我们拼尽全力,还是无法杀死幽冥神,嫣儿,我们如有来生,王平必会倾尽一切,来爱你,呵护你,再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可是我,只想让你好好活着。”唐梦嫣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她凝视着王平的眼眸,那是这无尽黑暗中,最后的一点温柔啊!
她眼中,流下了清泪:“若璃在你闭关之时,以身淬剑,化为了凌天霜永远守护在你的身边,而我呢?如果有一天,可以用我的生命,来换取你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话,那么我,愿意用尽我的一切,来爱你。”她在王平唇间,轻轻一吻,随即挣脱了他的怀抱,用尽最后的力量,凝碧剑华光大放,连接着她的身体,带着她,不顾一切的腾空而去!
“嫣儿,不要啊!”王平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努力的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她,可是,那个身影,在他的泪光之中,渐渐的转化成了一道绚丽的紫色光柱,将黑暗的幽冥神,笼罩在内!
武破妖尊
“这是……你这个该死的女子,你要对本尊做什么!”幽冥神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遥远的风中,她婉约的身影,有一滴晶莹的泪,坠落下来,王平哭喊着,挣扎着冲了过去,想阻止她,可是当他的手,要拉到她的手时,却被紫色的光柱所隔绝,她的身影,渐渐的,化为了一片虚无。
“如果我爱你,那么不管我会不会在你身边,我都会想起你,在我的生命里,唯有你,是值得我用一生去守护的人,我愿意用永远的时光,去爱你。”她空灵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唯有紫芒直冲天际,破开云层,唐梦嫣与幽冥神,尽皆消失不见。
凝碧剑乃是上古神剑,乃是昔年女娲大神补天之时,余下神石‘紫冥’所化,唐梦嫣自小便被拜月教内高人将此剑与她,融合到了一起,此剑中所存在的真正力量,乃是以此剑主人,一身血肉之躯化为神石紫冥,将敌人永远的与她封印在一起,永远,既是永恒,这个女子,用自己永恒的时光,化为一块默默无闻的紫石,永远守护着心爱的人啊!
罪夜纏綿:邪王誘庶妃
紫芒褪去,似乎连天,也为她永恒的相守所打动,无边的黑云散去了,天空中,飘起了雨,冲刷了斑驳血痕。
王平跪在紫冥石前,低声呜咽着,用满是血痕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它,却再感不到曾经的温暖,凌天霜在潇潇雨声之中,无声的插在他的身边,默默的陪着这个历经风雨沧桑的男子,那是,他挚爱的人啊。
冷雨纷纷,似又有着熟悉的音律响起,在天地之中回荡着,似又见到她,巧笑嫣然,笛声冷冷,却唯有凄清落寞。
妖刀 青翼蝠王
……
许多年后,玄真派,玉清殿上。
“掌门,你真的要去吗?”众弟子拥住王平,眼中满含不舍。
“如今幽冥神已被封印,天下九州,俱是太平长安,在那场浩劫之中,玄真幸存,如今已是天下最大的门派,我这个掌门,也是时候去了,玄真一派,如今,就交到你们手中了。”王平看着这些与他朝暮相处的弟子们,亦是不舍的说道。
“那,掌门,您此行要去哪里呢?”
王平目光中却有着一丝黯然,说道:“天下之大,我要去寻找,能解除紫冥封印的办法,让她,从沉眠之中苏醒。”
“掌门,您便放心的去吧,我们必然会继续职责,捍卫天下正道!”众弟子慨然道。
他只是笑笑,这些修真界的新一辈,尚未经历过真正的生死历练,年少气盛,但却肩负着中州的未来,何尝不像当初的自己一样呢?韶华易逝,如今的天下,却又已经迎来一个新的时代了。
“若璃,咱们去吧。”他心念一动,凌天霜闪着夺目的寒光,凌然出鞘,他御着古剑,穿过云海,翻腾而下。
“恭送掌门!”身后众弟子的声音,已然被层云淹没,他御着凌天霜,飞梭在天际之中,划过了繁华的神川城,引得百姓侧目,路人无不钦羡。
雁门关,依旧是白雪皑皑,王平提着一樽北地烈酒,靠在城门楼上,遥望着戍边之外,那曾经难以磨灭的痕迹,天际上的鸿雁因北地的寒冷而南归,可是,那个女子,她如今还会不会穿越千载轮回,回到他的身边呢?
他把酒独醉,凌天霜倚在他的身边,轻声的嗡鸣着,似乎在回应着他的心意。
……
月色如水,漫过流年,他吹着竹笛,依然是那首《落月吟》的曲子,从塞北边关,一直吹到了黑月城,在唐梦嫣幻化的紫冥石畔,结庐而居,他在她的四周,种了好大的一片花的海洋,这其中不但有中原花卉,亦多有外域奇种。长夏之际,五颜六色的花朵伴着夜风,幽然绽放,一朵连着一朵,在无边的夜色中飘然起舞,馨香漫天。
在那花海月色之中,似有伊人,巧笑如昔。
漫漫凡途,白首韶华,可有谁,曾路过了谁的一生,为他吹奏那悠然一曲,无怨无悔。
又有谁,在那血染万里,兵临池下的生死之际,回眸一眼温柔如昨,约定来生相见。
浮屠鼎前,那个女子,白衣若雪,将刻骨爱恋,化作为最炽烈的痴情之火,熊熊燃烧。
而那个男子,还在这红尘之中,默默守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
全书完。
完本:
《凡途归真》今晚更新完本,作者在此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得以让它,一直坚持到最后。
这本书作者自己回头看了一遍,剧情把握不好,文笔差,错别字多,写的很吃力,有的时候坐在电脑前,写着写着,就脱离了设定好的剧情,但是看着自己写出的东西居然挺开心,哈哈,毕竟小白跟专业的大神相比,差的太远了,多半是自娱自乐的情节。
3年前,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很爱看小说,直至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萌生了一个念头,想自己来讲一个故事,当时的这个不经意的涂鸦尝试,却带动了全班的兴趣,于是就都开始写小说,但是。最终没有人能坚持下来。
在那个懵懂的年代里,完全由自己塑造出的自由世界,写出来以后,抱着笔记本看着那些凌乱无章法的东西,那种兴奋,真的很难用语言去表达出来。
小的时候,最喜欢看金庸老先生的《倚天屠龙记》,这本小说至今还影响着我,做一个像主角张无忌一样的人,以中和为立身之本,守信诺,重感情。
写一个好故事,并非易事,我在这个故事里,用尽心血勾画出了那一个女子,她虽然是虚构在笔尖的角色,但在我的心中,却有血有肉,同时,我也把她当做最爱的人,“我们无论做什么事,对错不重要,重要的是问心无愧。”她这句话,不只是对主角说的,更是深在我心的她,对我所说。她陪伴着我,一直问心无愧的走下去。
下一本书《紫琊传》依旧是东方玄幻的风格,它会延续《凡途归真》的一些剧情,妖灵降世,血浸重天,塞上边关,又添狼烟烽火,让我们,再一度的相遇,在全新的世界。
凡途的故事落幕了,但还是忘不了,那花海之上的一轮明月,以及,那个倾尽一生去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