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jae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完美重生》-491章 回京閲讀-8r9ip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朝城中心医院,张奎武躺在病床上,脑袋上缠着纱布,只露出眼睛和嘴。昨天送来的时候,脸都破相了,最严重的是鼻子,做完清创手术后,就剩俩吸气儿的窟窿了。为了防止感染,都用纱布缠上了,现在只能用嘴呼吸。
张奎武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刚一动就听到哗啦一声,他歪头看了一眼被铐在床栏杆上的右手,眼中戾气一闪。
邪魅惡少甜心姐 若冰霜
“玛勒逼的,我不管你什么沈董赵董的,老子一定要弄死你。还有死条子,居然敢给我戴手铐,我要不扒了你那身皮,就不叫张奎武。”
嘎吱一声,病房门开了,一个张奎武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声音响起:“呦,谁惹大头哥发这么大火,气得都要扒他皮了,真是寿星佬上吊,嫌命长了。”
张奎武心里很明白,沈川是投资商,有阮一书和方毅斌站台,他想要动沈川,不会那么容易。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沈川胆子这么肥,把他打得毁了容不说,居然还敢跑过来见他。不过他第一个念头就是,阮一书和方毅斌害怕他报复,所以说服沈川过来是赔礼道歉,谈赔偿的。这也不怪他,换做任何人都会这么想。
张奎武看了一眼门口,发现只有沈川一个人,冷笑一声,没想到牵动了脸上的伤,疼得他又痛叫一声。
“玛勒逼的,小崽子,现在害怕后悔了?你跪在我面前磕头叫爹都没用,老子一定要弄死你。”张奎武眼里的戾气浓重,说得咬牙切齿ꓹ 但又害怕牵动脸上的伤口,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沈川弯腰低头ꓹ 笑眯眯的看着张奎武:“你想多了,我来就是问你点事儿。”
张奎武有些懵逼,问我点事儿?你他妈的能有什么事儿问我。
沈川直起腰ꓹ 在兜里拿出烟点了一根:“常钴你应该认识吧。”
张奎武眼睛猛然瞪大,紧接着恢复正常。他背后站着的是常钴ꓹ 这事儿并不是秘密,阮一书和方毅斌都是知道的ꓹ 所以在沈川嘴里听到常钴的名字他并没有什么太奇怪的。只是沈川跑到了这里来见他ꓹ 突然提到常钴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家伙认识常钴?
沈川抽了口烟:“常钴在你的公司有股份,每次分红,你都把钱汇到了谁的账户?”
张奎武的心一抖,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危险感涌上心头,强装镇定的说道:“我不认识什么常钴,而且我的公司没有其他股东ꓹ 更不可能给谁分红。”
沈川又弯下腰,裂开嘴笑ꓹ 露出雪白的牙齿:“张奎武ꓹ 在朝城ꓹ 也许你是个人物ꓹ 可以不把阮一书和方毅斌放在眼里,但在我面前ꓹ 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回答我问题。”
张奎武骂道:“小崽子ꓹ 少他妈的在我面前装逼。我告诉你ꓹ 咱俩的事儿没完,要不然你弄死我ꓹ 要不然我弄死你。”
“嘿!”沈川笑出声来,“那还是你死吧。”说完伸出手,抓在张奎武缠着纱布的脸上。
“嗷!”张奎武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身体拼命的挣扎扭动,身下的床传来砰砰响声,还有嘎吱嘎吱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那只铐着手铐的手腕,在他挣扎的时候,被勒出了血痕。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外面传来嘈杂的喊声,紧接着又听到有人说,“没事,不要进去。”接着就恢复了平静。
鲜血顺着沈川手指缝中往外流,张奎武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沈川把手拿起来,然后在张奎武病号服上擦了擦手。
“说吧,钱都汇给谁了。”
张奎武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整个身体一直在抖着,一只眼睛被血封住了,另一只眼睛怨毒的瞪着沈川。
“看来你很不服气啊。”沈川再次伸出手,张奎武吓得叫喊了一声,“汇到了净达公司账户。”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就是张奎武此时的想法。而且沈川调查这个账户,他虽然不知目的,但这涉及到了常钴,在他看来就是找死。既然你想死,我也想你死,又不用我动手,我何必要隐瞒。
“这几对了!”沈川接着问道:“净达公司是干什么的,老板叫什么名字,公司地址在哪。”
明帝國
张奎武想明白了,也彻底老实了,是有问必答:“净达公司是做净水器的,老板叫吉铮,公司在京城海淀。”
沈川拍拍张奎武肩膀,吓得张奎武一哆嗦,脑袋往旁边一歪。
“别怕,我这人很讲道理的。你要是好好配合,何必受这份罪。”沈川轻笑一声,站起身,“大头哥好好养伤,等伤好了,还有惊喜等着你呢。”
沈川出了病房,外面除了阮一书之外,庄国亮居然也在。
“庄局,你也来找张奎武?”
庄国亮说道:“要马上对他审讯,晚了就可能节外生枝。”
沈川点点头:“借我两个人,帮个忙。”
庄国亮一愣:“什么忙?”
傲氣丫環闖江湖
沈川说道:“有一个净达公司,是做净水器的,老板叫吉铮,公司在京城海淀。这个公司跟奎武矿业有资金往来,我需要他们账户流水。”
庄国亮看向阮一书,他不明白沈川想干什么,但这条线是他们必须要避开的,而且也达成了一致意见。现在沈川突然让他帮忙,去银行打印两家公司账户来往的资金流水,这就等于在拿烧火棍儿捅地雷。
阮一书说道:“去吧!”
庄国亮想说什么,阮一书摆摆手:“沈董要做的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
阮一书都这么说了,庄国亮只能照办,回头吩咐两名手下去银行,把奎武矿业和净达公司资金流水打印出来。”
两个人刚要走,沈川说道:“等等,我要他们每一年的流水,从奎武矿业成立那天开始。”
“明白!”两个人快步离开。
沈川对阮一书说道:“你还进去吗?”
阮一书说道:“本来想进去的,但刚才我听到张奎武那一声惨叫,我又不想进去了。”
沈川哈哈大笑:“那你就赶紧走,不要再等了。还有,把手提电话关了,等你见到吕培元之后在开机。”
阮一书点点头,他知道不能再耽搁了,万一被上面来人堵住,想走都走不了了。
看着阮一书快步离开,沈川对庄国亮说道:“我也走了,有机会咱们再见。”
庄国亮跟沈川握了握手:“沈董,这次真是招待不周,希望下次您再来的时候,我们能坐在一起好好喝一杯。”
“没有问题!”沈川又跟庄国亮手下打了个招呼,迈步走向电梯。
何佳丽在车上等着呢,见到沈川回来了问道:“怎么样?”
沈川说道:“交代了,这个中间人叫吉铮,是一家叫净达净水器公司的老板,我已经让人去银行,打印奎武矿业和净达公司账户间的流水。”
说着沈川突然话锋一转,“何助理,你觉得净水器有没有发展前景?”
何佳丽一愣,想了想说道:“我没有关注过这方面的信息,但我家里就有净水机,香江的家,已经用了十来年了。我觉得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会越来越注重饮食健康,所以我觉得,净水机的前景还是不错的。”
坐在副驾驶位的职员叫董浩,听到沈川和何佳丽在聊净水器,忍不住说道:“董事长,我在来川禾实业之前,就在一家净水器厂工作。”
沈川笑着说道:“你这跨度可够大的。”
董浩年纪不大,二十六七岁,听到沈川的话,也是嘿嘿一笑:“我上的不是重点大学,毕业之后就在家乡城市找了份工作,就是那家净水器厂,规模不大。但是干了三年多,厂子还是那样,一点发展都没有,我干的也没意思。而且我觉得,自己还年轻,应该出去闯闯,不能在这样的厂子里混吃等死,所以就辞职跑到京城来了。也是我的运气好,刚到这里两天,无意中听到川禾实业招人,就跑过来应聘,没想到就应聘成功了。”
何佳丽微微一笑:“你的运气确实好,那个时候公司刚刚组建,各部门缺人缺的厉害,只要差不多的,几乎都留下了。”
董浩一听就不说话了,这话他没法接啊。而且何佳丽说的情况,当时真就那样。如果是当初他的,来这个时候的川禾实业应聘,不能说百分之百应聘不上,但几率很小。
何佳丽对沈川说道:“最开始招聘的那一批员工,有不少都被淘汰了,但还是有大部分人留了下来,这些人都非常努力,进步非常快。董浩就是其中之一,当初他在工程部,后来才调到总裁办公室的,这也说明他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不然嘉怡不会要人。”
听到何佳丽在夸他,董浩有些不好意思,但被领导夸的心情,那可是非常美丽的。
沈川说道;“既然你在净水器厂工作过,那你就跟我说说净水器在咱国内的发展前景。你也不用紧张,这不是对你的考核,就是随便聊聊天。”
董浩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净水器起源于八十年代初的美国,九零年进入的申沪。当时就是美国最早发现自来水中有有害物质,引起人们的恐惧开发研制的。而申沪自来水水质差,有异味是全国闻名,因此在九零年引进并生产净水器。
最开始的时候,都是文化程度、科学知识、卫生知识、保健意识一些较高端的人群购买。比如医生、教师、机关干部、技术人员和白领阶层,然后他们又带动身边的亲戚朋友和邻居这样一部分人购买。仅仅一年时间,申沪就生产销售净水器二百三十多万台。
九二年开始到去年,四年时间,净水器生产企业迅猛发展,达到了七百余家。但是很多厂家技术不成熟,生产的净水器有缺陷,售后和净水器市场很乱,特别是假冒伪劣产品泛滥成灾,普通老百姓很难分辨好坏,出了问题找不到售后,维权困难,所以现在的净水机市场口碑很烂。”
沈川说道:“你的意思,净水机没有搞头?”
“不!”董浩摇头说道:“很有搞头,不过要看怎么搞。市场嘛,都是优胜劣汰,产品不合格的,肯定会被市场淘汰。而且净水机关乎饮用水安全,国家不可能放任不管,肯定会实施严厉监管,并打击假冒伪劣产品。到时候,有了国家监管,产品质量有了保证,再加上我国改革开放,老百姓兜里的钱会越来越多,更换滤芯的必要费用也能够承担得起,所以净水器市场前景还是非常广阔的。”
武魄逆天
沈川问道:“那你说,我们要进入净水机市场,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董浩也没有想太多,毕竟,相比房地产和汽车,净水机市场前景再大,那也是孙子辈的。或者说,他不认为沈川会跑到净水机市场,赚那点小钱儿。
鉆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想了想,董浩说道:“品牌、渠道、质量、售后!”
沈川笑了,在这个年代就总结出这样八个字,这个董浩肚子里还是有点东西的。
“如果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去做饮水机,有没有信心,两年之内做到国内领先,五年之内把产品卖到国外去?”
董浩一愣,刚刚还在想,沈川不会进入净水机市场,可几句话的功夫,沈川就啪的打了他一巴掌,只是他怎么感谢很幸福呢?而且心里越来越激动。
“董……董事长,你说的是真的?”这个家伙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沈川点头:“当然是真的,弄一个净水器的厂子,又不需要多少钱,就当买个玩具玩玩了。”
“咕噜!”董浩喉咙滚动了一下,深深吸了两口气,强压住内心激动的情绪说道:“只要您给我机会,我就能做到。”
“好!”沈川说道:“我给你两千万,回到京城后,你自己去操作。如果你真能达到我的要求,我给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而且这些都可以写在合同里。到时候,你把公司做起来了,也不用怕我不认账。”
董浩很想说用不了两千万,净水机这玩意,听起来挺高达上,其实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几十万就可以把厂子弄起来。但话都到嗓子眼儿了,还是没有犯傻的说出口。拿着两千万和拿着几十万去创业,那能比吗?资本的多少,也决定了起点的高底。
“董事长,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何佳丽看着董浩,心里感叹一声,不得说,这小子的运气是真好。
“他们回来了!”沈川推开车门,“这呢!”
庄国亮两名手下快步走过来:“沈董,这是打印的流水。”
沈川接过来,跟两个人握了握手:“辛苦两位了。”
两个人有点受宠若惊是说道:“不辛苦,不辛苦。”
沈川说道:“以后有机会,我请两位吃饭。”说完钻上车,跟两人挥手告别,“再见!”
当沈川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随便找了个地方吃宵夜,然后到上京酒店开了房间,简单的洗漱后,躺在床上拨通了周彦的电话。
“在哪?”
周彦那边环境很嘈杂,等了一会,嘈杂的声音没了,才听到周彦说话:“你还在锦川?”
沈川说道:“我在京里呢。”
“啊?”周彦很惊讶:“你什么时候回去的?”
沈川说道:“刚刚到,你现在在哪?”
周彦说道:“在申沪,枪花专辑前天上架了,你不会忘了吧。”
沈川挠了挠脑袋,他还真忘了,当然嘴上不能承认:“这么大事我怎么能忘,只是没想到你也能跟过去。”
周彦语气略带兴奋的说道:“你是没看到,今天枪花签售时的那个场面,简直用人山人海来形容,真的是人山人海啊,申沪新华书店总店前的交通都进行管制了。”
沈川笑着问道:“今天销售了多少?”
周彦说道:“其他的销售网点还没有统计完成,知道结果最早也得明天上午。但新华书店总店包括两家分店,一共销售了四万七千盒。这只是磁带,并没算上两万六千多张唱片。”
“这么多?”沈川真是意外了,要知道,这只是申沪三家新华书店的销售,还没算上其他销售网点,更不是全国销量。
周彦嘿嘿一笑:“我预计,申沪首周销量能超过二十万。”
沈川问道:“三天了,全国总销量是多少?”
周彦没好气的说道:“全国销量,一周才能统计一次。”
“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了。”沈川就这点好,知错就改,“京城第一天销量是多少?”
周彦说道:“只有新华书店的数据,比申沪要少,磁带四万三千盒,差距不算大,唱片差距比较大,销售一万九千多张,相差七千张。”
沈川说道:“看来,京城还是要比申沪穷啊。不过,这样的销量也让我意外了。”
周彦说道:“还是因为盗版打击的厉害,在专辑上架前两天,京城、申沪、羊城、鹏城以及海南一些沿海发达城市,集中的进行了一次打击盗版行动,尤其是对我们环球作品的盗版,打击的更加厉害。我估计,要是按照我们当初的承诺,每张盗版带付一块钱的行动经费,我预算得付出高达两千万到三千万。”
沈川说道;“这都是小钱,只要我们多卖出一盒磁带,就能赚多少啊。只是你要注意他们虚报,这样的事情,他们肯定干的出来。”
周彦说道:“你认为我很傻吗?不管是谁想要钱,我都会派人去核实,只有我们环球的盗版,我才会给钱,其他的盗版,跟我们可没有关系。还有,文化部门说警方越权了,打击盗版是他们的事情,希望警方不要在越权行驶执法权。”
沈川笑了:“这是见到钱了,都想分一杯羹啊。”
周彦说道:“可不是,而且人都找到我这里来了,我告诉他们自己协商,反正谁有成果我就给谁钱。”
沈川摇了摇头,这就是扯皮的事儿,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来,估计最后文化部门也只能自己行动,肉吃不到了,汤还是能喝上一口的。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沈川问道。
周彦说道:“后天就回去了。”
沈川说道:“那好,我等你们回来。”
周彦说道:“就这样吧,新华书店老总安排了晚宴,算是提前庆功了。”
沈川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两点了。本来要给周爱玲打个电话,可想了想,那边正在吃饭庆功,就没有打,反正后天就回来了。
第二天早上,沈川早早的就起来了,敲了敲何佳丽的门,很快何佳丽把门打开,已经穿戴整齐,脸上还画了淡妆。
“我以为你还没起来呢。”
何佳丽说道:“走吧,先去吃饭。”
两个人吃完早餐,就开车去了市府,沈川把车停在大门外:“你去吧,我就不进去了。”
卫政刚刚到办公室,秘书就敲门进来:“领导,川禾实业何助理来了。”
卫政很奇怪,何佳丽怎么突然跑过来了,事先都没打电话沟通。
奇怪归奇怪,还是站起身,亲自来到办公室门口迎接:“何助理,欢迎欢迎。”
何佳丽笑着说道:“冒昧前来,还请卫市见谅。”
“哪里话!”进了办公室,卫政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何佳丽坐在了沙发上,秘书送来得茶:“何助理,请喝茶。”
“谢谢!”何佳丽道了声谢。
等秘书走了,卫政问道:“何助理,你这突然来访,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何佳丽说道:“确实很重要,不过这是对我们公司来说的。”
卫政笑着说道:“看来是需要我帮忙啊。”
何佳丽点点头,把在朝城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拿出了银行流水;“常钴现有的资产,远远不够赔偿我们的损失。这次我们去朝城,实在是给了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这是奎武矿业跟净达公司账户间的资金流水,我需要您对净达公司进行调查,我想您一定会有所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