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8q熱門連載小說 大唐再起-第八百九十三章五萬貫展示-r4lt7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神武六年,十二月末,秋去冬来,整个陇右也陷入了一片丰收的喜悦之中,与关中其他地界不同,秦、凤、成、阶四州,位于陇右,雨水不绝,偏种植水稻,所以较为富庶。
身为凤州团练使,兼任缘边巡检壕砦桥道使,在这个武人当道的时代,张晖在整个凤州,可谓是一言九鼎。
虽然权势在手,但他却颇为清廉,勇与做事,凤州道路水利,一应修缮,所以今年秋迎来了大丰收。
綜說出來就會被查水表的男人 申屠此非
面对富比满仓的钱粮,他并不挥霍,反而细细存储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这两年来,他心中颇为无奈。
自神武五年春那一场战败,他引以为憾,败在蜀将韩保正之手,可以说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再加上兴元府被唐国占据后,唐国一直虎视眈眈,秣兵厉马,对于凤州成鲸吞之势。
萌獸第一寵:暴君,來撩麽
为此,他也不会束手就擒,这两年来,要么是练兵,要么在修筑城墙,然后与秦、成、阶四州团练使达成互助共识,甚至示好凤翔节度使王彦超,以求援助。
農女攻略:將軍請小心
天蛇九變
这般折腾,才让其稍微放心了些许ꓹ 只是,他本就只是弩兵出身ꓹ 又常任刺史之职,并非悍勇之将,所以这般辛劳费神了两年ꓹ 五十来岁,他的身子骨也越发的不行了。
本来他就是幽州人ꓹ 来到这般南方,水土不服良久。
这不ꓹ 一场秋雨后ꓹ 他已经在病榻上缠绵了月余,让整个凤州都焦心忧虑。
“父亲,这些时日雨水颇多,已经遣人修缮了,城墙关卡,也派人督促不敢有懈怠。”
病榻上,他的儿子ꓹ 张文延穿着青褐色长袍,细细地汇报着。
而在床榻上ꓹ 本就瘦弱的张晖ꓹ 此时却瘦骨嶙峋ꓹ 脸颊凸出ꓹ 脸色蜡黄,双眼显得极大ꓹ 眼皮耷拉着ꓹ 显然精神不济。
“是吗?”过了半晌ꓹ 张晖这才反应过来,他看着自己的儿子ꓹ 不由得说道:“凤州境况,危在旦夕,兴元张师璠咄咄逼人,其扩军,已经达到了两万余人,囤积大量的粮草,其意,已经昭然若揭了。”
“凤州地势险要,南有仙人关,北有大散关,乃是入关中的门户,朝廷将重任托付与我,我不敢有所懈怠。”
说到这,张晖咳嗽一声,透过纱窗,窗外树枝影子摇晃着,他不由得说道:
“但,时至今日,某疾病缠身,实在精疲力竭,难以在支撑下去了,你替我拟个告病的奏本,上书朝廷吧。”
“父亲——”张文延年已三十多,却若哭状:“凤州距离开封数千里之遥,一个来回,数月之久,您又病重,凤州不可无人主持啊!”
“你——”张晖抬起头,瞪大眼睛,皱眉道:“你说地甚的混账话,就算某理不了事,还有长史、别驾,怎会无人?”
说着,他又躺下,不看儿子的脸色,喘了口气,说道:“是哪个窜梭你的?就凭你的本事,还想不到这一茬。”
张文延低头不语,神色变换。
“某也管不了你了,但凤州,你却是别想了。”
张晖冷笑道:“且不提凤州本是朝廷所有,不可私授,就言你罢了,你若是有某一半的本事,还会这般,仅仅只是个郎官吗?”
“休要乱想,不该有的心思,还是安分些。”
腹黑王妃本純良
“只是,只是,父亲您清廉,钱帛视之如泥土,但,家中一贫如洗,不如些许中人之家,张家日后又该如何?”
鳳朝江山
张文延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抬起头,高声反驳道。
“钱财留之无用!”张晖咳嗽一声,脸色闪过些许愧疚,但仍旧坚持到:“无才而多财,是守不住的,只要你有才能,凭借着我的余荫,照样能起来。”
张文延犹自不服。
千里为官只为财,权力若是不能带来财富,谁肯为官?大宋数百军州,哪个不敛财?哪怕不为自己,也得为子孙后代着想。
看看皇帝的那些结社兄弟,家里的田地挎州兼县不可胜数,如自己家这般一贫如洗的,还真没几个。
州设团练使,一般都兼任刺史,属于小规模的藩镇,不及横跨数州的藩镇,但也权势显赫,也不怪乎他生出这般的念头。
千妃太囂張 睛若秋波
父亲不捞钱,他若是再不努力一把,家里真的难起了。
“团练,唐国哪里送来一封信。”
这时,大门敲响,张晖懒得理自己这个反叛的儿子,不由得招呼进来,原来是自己的幕僚。
“唐国?”张晖有些意外,伸手一拿,细细看来。
一旁跪坐的张文延眼眸一亮,他盯着看书信的父亲,心中思虑万千。
“父亲,书信中写了什么?”张文延迫不及待地问道。
“也不知唐国哪里得到的消息,竟然知晓我病倒了,如今写来书信,不吝啬钱财官位,想要拉拢我归降,黔驴技穷了,想都别想。”
张晖脸色涨红,不由得:“些许钱财就想拉拢我,他把我张晖当作什么人了?”
凤州府库上万贯,您都没动心,唐国再大方,还能拿多少?凤州哪个不晓得您廉洁奉公,这小伎俩,真的是用错了。
张文延摇摇头,唐国果真是黔驴技穷了?
张文延要来书信,仔细一看,顿时惊呆了:五万贯——
凤州数年的两税,在关中,最起码也得是百顷地。
“父亲——”张文延直打哆嗦,看着自己正气凛然的父亲,他满脸的不舍。
“休要言语——”张晖冷哼一声,呼了口气,对着幕僚说道:“周先生,我身体不便,自今日起,就由赵长史来署理政务,某已经上书朝廷,告病而退,待新的团练使到任期间,我希望凤州一如既往的平静——”
“另外,你替我回一封信,回绝唐国,某誓死不降,让他们另作他想吧,一定要有理有据,莫要让他们轻看了俺,文采要斐然些。”
“是——”幕僚看了一眼满脸通红的张文延,不由得缓了口气,低头应下。
显然,这对父子自己闹的好不愉快,自己还是袖手旁观吧。
看着父亲连书信都要文采好的,那副爱慕虚名的脸色,让张文延越发的愤怒。
五万贯的不翼而飞,让他彻底地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