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p98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大話保鏢戲佳人 線上看-第120章 我在,芭比就在熱推-m8sc7

大話保鏢戲佳人
小說推薦大話保鏢戲佳人
接下来的几个月,章小刀很忙,他通过多方的努力终于查清了谁是暗害陆丹菱的幕后黑手,那就是正申集团董事会里的董事荣功擎,他其实就是多年前绑架陆丹菱的人。
当年他只是陆炼山的手下,他收到赎金之后就离开了W市,跟在陆炼山身边勤勤恳恳做事,过了几年又以他亲戚集资的名义入股正申集团,身家暴涨。
因为陆丹菱一直在W市读书,后来又出国留学,所以她还没见过荣功擎。
自从陆丹菱回国后,荣功擎就忧郁了,他害怕陆丹菱多年后仍然将他认出来,所以就想方设法要暗害陆丹菱。用他的话说,就是想睡个好觉。其实,陆丹菱对他的印象已经很淡了,就算坐在他的对面,也不一定能将他认出来。
但是,做贼的人都是心虚的,所以荣功擎必除陆丹菱而后快。所以他才找上执首帮,才有了执首帮一系列的暗害活动。
真相大白之后,陆炼山恼羞成怒,但是当年的绑架活动已没有任何直接的物证了,光凭陆丹菱模糊的记忆是指正不了荣功擎的。而执首帮的活动更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
所以,陆炼山就将荣功擎的股份以一个很低的价格给收购了,然后将他赶出了正申集团。念他多年来的勤勤恳恳的工作,对集团做了一定的贡献,暂且留他一命。
荣功擎自知理亏,能保住小命已是幸运了,不敢理论,灰溜溜的离开了正申。
章小刀与陆丹菱的关系也不上不下了,也该有个定论,否则陆丹菱是不会跟章小刀上床的。
有一次,章小刀与陆丹菱斗智斗勇也没能将她哄到床上,陆丹菱就摊牌了。在那次摊牌之后,章小刀就去找陆炼山。按章小刀的想法就是,无论如何就算合理合法的也要将陆丹菱剥光了扔到床上,不信收拾不了她。
对于章小刀能力,陆炼山很满意。再加上陆丹菱的软磨硬泡,陆炼山就同意了陆丹菱和章小刀的婚事。
接下来就是准备婚礼了,新房就用陆家别墅,等海边别墅建好后再搬到海边去。要开始准备一切的结婚用品了,这让陆家的工人忙得不亦乐乎。
这一天章小刀接到了寒凤玲的电话。寒凤玲从俄罗斯回来了,他们好久没有见面。
寒凤玲自从上次与章小刀分手回家之后,后来又接了俄罗斯的一次任务,替金融寡头铲除对手。这次工作时间比较长,而且任务艰辛,章小刀一直都在关切寒凤玲的动向。现在她平安回来了,所以章小刀很是高兴。
他们是在一家咖啡馆见面的,位置很好,二楼的小阳台,一把太阳伞之下是一张小方桌。章小刀和寒凤玲坐在椅子上交谈着。
“这次肯定很辛苦,我看你脸色都不大好,有些苍白。”章小刀关切的问道。
寒凤玲微微一笑,玩弄着手中的饮料吸管,心中似乎有莫大的心事,“是很辛苦,那边的活不好干啊。”
章小刀已看出来寒凤玲肯定有事没说出来,他们历经那么多的生死考验,都没见过寒凤玲如此的忧郁。
“以后就不要干了,我让卫云强给你介绍一些保镖的活好了,毕竟杀手这行饭不好吃,你给那些富豪做保镖,就你这身材长相,绝对的抢手货。”章小刀嬉皮笑脸的,想活跃一些气氛。
寒凤玲望着章小刀的眼睛幽幽道,“来不及了。”
章小刀的心往下一沉,寒凤玲的眼神是如此的熟悉,却又如此的深远和陌生。
几年前,在一次行动中他们被十几个高手包围,寒凤玲的头上挂彩,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刀尖上她手臂流下来的血和着敌人的鲜血一滴滴的滴到地上,寒凤玲没有哼一声。她和章小刀肩并肩站在敌人的包围圈中,她微笑着看着章小刀,那眼神是如此的从容与淡定。那一役,他们都挂彩了,但敌人没有一个活着离开的。
而今天寒凤玲的眼神却是如此的绝望甚至有一些慌乱,今天她是怎么了?此事一定非同小可,章小刀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望着寒凤玲,心又纠紧了一些。
章小刀尽量平淡的问道,“怎么了。”
寒凤玲又微微一笑,“我中了毒,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尽管她的眼神里有逃脱不掉的绝望,然而她的语气却又是如此的平常,似乎是在说别人的事。
杀手不是杀人,就是被杀。这是一个杀手的宿命。寒凤玲已无话可说。
章小刀眼睛死死的盯住寒凤玲,似乎要喷出火来,似乎就是寒凤玲要夺走他的生死之交一样。“你确定吗?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寒凤玲看着章小刀冒火的眼睛,“我找了美国最好的解毒医生,他也没有办法。因为我会功夫,所以能支撑到现在,我想回来看看我的老母亲和弟弟,还有你。”,此时,坚强的寒凤玲才在眼角沁出了一丝泪花。她一直在强忍着悲痛。
“对方是谁?”章小刀一字一句的问道,他胸中的火山快爆发了,他努力克制着愤怒。如果寒凤玲有个什么意外,他一定要将对方挫骨扬灰,哪怕对手躲在西伯利亚的寒冰下也要将他挖出来。
“你不要去找他们,他们很厉害,他们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你防不胜防。”寒凤玲也有点急了,她不想章小刀为她去冒险,她只想静静的与章小刀告别,生又何欢?死又何憾?每个人都会走的。
可她知道章小刀的性格,所以寒凤玲要与章小刀约法三章,“我知道,就算我不告诉你他们是谁,你也会查得到,我要你答应我,不要为我报仇,否则我死了都会恨你一辈子。”
寒凤玲抓住章小刀的手,她脸色发白,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她眼睛定定的盯着章小刀,似乎章小刀不答应的话,她决不罢休。
见寒凤玲这样,章小刀欲暴走的心缓缓平息下来,他不能让寒凤玲失望,“好吧,我答应你。”章小刀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詭事錄
寒凤玲终于笑了起来,这是她今天真正的发至内心的笑。她知道章小刀是一个守诺的人,他答应的事,绝对会办到。
“还有,我希望你从此退出江湖,金盆洗手。”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寒凤玲想让章小刀收手。退出江湖才能拥有江湖,这是寒凤玲最后的领悟。无论如何,她不想让章小刀走她的老路。她要让章小刀好好的活下去。
章小刀考虑了一下,“点点头,好,我答应你。”此时此刻,就算寒凤玲要章小刀去死,他也会答应。
“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寒凤玲苍白的脸上挂着一丝红晕。
“我看看。”章小刀的心其实早已翻江倒海了,他只是装作好奇的样子配合着寒凤玲。
“你看,好不好看?”寒凤玲从皮包里拿出来一个芭比娃娃来。
章小刀挤出一丝笑容,“好看。”
“我答应过你,要送你一个芭比娃娃的。”
“都是玩笑话,又何必当真。”章小刀的心似乎又下沉了好些。
寒凤玲低下了眼神,“缓缓道,以后,要是我不在了,你看见了她,就像看见了我。”
章小刀,这个杀人无数的世界顶尖高手,此时却要咬着牙齿,控制着流泪的冲动。
“上次我们在火车站分别时,我在车厢里隔着玻璃对你说的话你听清楚了吗?”寒凤玲微微抬起头,用一种询问的目光望着章小刀。
章小刀确实没听清楚,车站人又多,人声鼎沸的,他只有抱歉的假装笑了笑,“真没听见。”
寒凤玲吸了口气,有些羞涩的鼓起勇气般说道,“我说的是,我像不像芭比娃娃?”寒凤玲羞涩而探询的目光在章小刀的脸上轻轻的驻留。
“像,真像。”章小刀毫不犹豫的答道。其实寒凤玲玲珑的身材真像一个芭比娃娃。章小刀跟寒凤玲开玩笑说要一个真人版的芭比娃娃其实就是调侃寒凤玲的。
我是巔峰boss 正月初四
对于这个答案,寒凤玲似乎很满意。她的脸上似乎更红了,她似乎是因为羞涩和激动而咳了起来。章小刀急忙过来给寒凤玲轻轻的拍背。
寒凤玲好些了,抬头冲章小刀温柔的笑了笑,那美丽而忧郁的眼神让章小刀心都碎了,这一抹眼神让他终生难忘。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寒凤玲回家之后一个星期就过世了。她的老母亲和她的弟弟将她安葬在一处风景秀丽的墓园里。
章小刀以朋友身份去扫墓,寒凤玲弟弟陪他去的。章小刀看着寒凤玲的弟弟跪在墓前泪如雨下。章小刀心如刀绞。
空間農女:嬌俏媳婦山裏漢
港娛1975 來不及憂傷
半个月后,俄罗斯最大的帮派组织克塔基帮就遭受了建帮以来最大的损失,帮中的老大和老二、老三在开会时同时被人刺杀。
没人知道是谁干的,只是有人看见过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在现场出现过,那人的面具是芭比娃娃的男友“肯”。
然而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克塔基帮的15名组织骨干成员都死于戴着“肯”面具的人手下。这个人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
最后一次克塔基帮的人将戴面具的人包围在一座三层高的房子里,然后所有人用各种枪械将房子几乎扫成了马蜂窝,可是等他们进去之后却一个人也没有发现。没有人知道面具人是如何消失的。
从此面具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就像空气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他本来就没有来过,一切只是一个传说。
黑暗總裁投降吧 誰家水笙笙
若有人去仔细调查,所有死亡的18个人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寒凤玲的死跟他们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在一个拥有晴朗夜色的夜晚,在寒凤玲下葬的墓园里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戴着芭比娃娃男友的面具,他在树丛间嗖嗖穿梭,仿佛一个幽灵。又仿佛用飞速的运动来宣泄心中的痛苦。他最后停在了寒凤玲的墓前。
章小刀缓缓把面具取了下来,他对着墓碑说,“小芭比,我来看你了。”
章小刀默默的站着,他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他站立了很久很久。
章小刀最终把墓打开了,他把面具放了进去。他摩挲着冰凉的大理石说道,“对不起,我骗了你,我没有信守对你的承诺,我去给你报仇了,所有与你的死有关的人我都杀了,你安息吧。面具送给你,你看见了他,就像看见了我。”
章小刀把墓盖好,他抬头看了看天,此时,月如钩,一如从前。
他的脸上流下了两行热泪。这个杀人无数的杀手,第一次为一个女人落泪。
章小刀转身对着寒凤玲的墓碑缓缓说道,“再见了,我的芭比。”
然后,他又如一阵风一样消失在树丛间,奔跑,只有如风一样的奔跑才让他的痛苦稍微减轻一点。
所有的结婚事宜都准备好了,章小刀与陆丹菱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结婚了。
彼得的保护工作章小刀交给了卫云强,他从此退出江湖,金盆洗手。
在结婚新房的一个衣柜上面,有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装着一个芭比娃娃。关于芭比娃娃的来历,陆丹菱只问过一次。然后陆丹菱就将盒子收得妥妥的,聪明的女人无需多问。
这个芭比娃娃对于章小刀十分重要,陆丹菱只记得章小刀说过的一句话,“我在,芭比就在。”
〔很抱歉,本书结束了。谢谢大家的阅读,每一位帮助过我的朋友,我都铭记在心,每一位点击的朋友,我都感激不尽。祝大家事事顺利,天天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