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5ejz火熱都市异能 佛跳牆了 ptt-第五章 斬草要除根相伴-i6a24

佛跳牆了
小說推薦佛跳牆了
这名墨者已经醒来,怒视着李太尉,嘴里不忘威胁,“我是这一带管收税的,识相的快放了我,否则这一带的人都跟着你遭殃。”
李太尉踢了他一脚,“怎么个遭殃法?”
“税收提五成,期限一到交不上来,哼,到时候别怪我们手下无情,直接来抢。”
“哦。”李太尉本以为会大开杀戒,没想到是要财不要命的强盗。看着墨者面纱后面的白脸,李太尉起了些兴趣,又踢了他一脚,“小子,过两天看情况,情况好的话就放了你,不好的话你就要再住些天。”
“什么好不好的,给我说清楚。”
李太尉今晚心情高兴,想着反正这家伙跑不了告诉他也无妨,还能顺便探探口风,于是问道:“这林西村的教书先生三天后回来,只要他告诉我鬼界入口在哪我就放了你。”
死域迷城 刀語
墨者神色一凝,又认真地打量了他几眼,“你不是这里的人?”瞧见李太尉点头,“哦,难怪。”
“难怪什么?”
“难怪不知道鬼界入口在哪?”
“你知道?”
“我不知道。”
李太尉还想再问些事情,毡房外传来吵闹声。走出去一看,竟是迷雾门人与当地的村民在争执,问了一会,李太尉才清楚事情经过。
原来是迷雾门人嫌弃村民分给他们的毡房不干净,而且太小,村民的解释是他们突然来了十七个人,村子又小,没有更多的毡房分给他们。
迷雾门人都是修行之人,自然都能吃苦耐劳,不在乎这些事情,今晚有此失态肯定是酒喝多了。李太尉打了个圆场,把他们几个请进自己的毡房内居住,自己去他们那个毡房。这一调换,就没有再顾得上那名墨者。
深夜,整个村子都熄了灯,一片黑暗。就在这片黑暗中,有两个人正在窃窃私语。
“唉,算他们倒霉,你快去吧。”
我的系統是只狗 粉筆白
“这些人都功夫了得,那些墨者能对付得了吗?”
“墨者的强大绝对超过我们的想象,再说了,这些外来人没几个好东西,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还给我们惹麻烦,你快去吧。”
軍嫂狂野:暗帝盛世寵 千蘿綠
“那个,事成之后酆都真的会免我们一年的税?”
“快脚,你今天的话真多,快去。”
“哦,那我走了,村长。”
这些事情李太尉都不知道,他还沉浸在兴奋中。这个有些破损的毡房,在他眼睛也换了副模样,就算有人拿个黄金宝殿来给他换,他也不换。
这个时候,毡房的门帘被掀开,王小虎走了进来,坐在他的床边。
“就知道你还没睡,睡不着的时候数羊羊,一二三数到一千你就睡着了。”
“你这不是也没有睡。”
“我和你不同,我玄冰心法就适合在晚上修炼,这是刚刚修炼完过来看看你。”王小虎往前探了探身子,悄悄地说道:“我觉得这里有些古怪,这村里的人也太客气了,太假了。”
李太尉摇了摇头,“古怪肯定有,要不怎么能有位知道鬼界入口在哪的教书先生,至于好客,他们有求于我们,自然要献殷勤,不用想这么多。对了,我看你对那位黛儿挺有意思。”
王小虎嘿嘿一笑,“那丫头的手柔若无骨摸起来挺舒服,那***好看又有弹性,哪个男人不动心。”瞧见李太尉狐疑的目光,赶紧摆了摆手,“只是玩玩而已,一个小丫头。”
第二天,村里的热情没有减弱,村长与李太尉谈天南地北,而且告诉他昨晚已经派人在路上等那位先生,让他不要着急。
李太尉自然不着急,聊来聊去知道了这里的很多事情。原来他们现在身处青青草原,青青草原位于大陆西南部,如果要去西崮山要先往北走两百多里,来到戈壁地区,然后再往西穿过几座山脉,就能看到一座耸立在云中的山峰,那就是西崮山,鬼城酆都就建立在这座山顶上。
李太尉好奇地问道:“这酆都的管辖面积有多大?”
村长大手一挥,“从幽冥森林往西全部都是,对了,那名墨者你打算怎么处置?”
召喚全面戰爭 諸生浮屠
李太尉招了招手,过来一名迷雾门人,问道:“那名墨者怎么样了?”
这位迷雾门人脸色有些古怪,良久后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昨晚他骂的厉害,说什么你们都等死吧,我和师兄几个一恼就对他用了寒冰真气,谁知道这家伙这么不抗,直接把他给冻死了。”
村长脸色先是大变,接着松了口气,“也好,这样就不怕他有机会给墨者们报信了。”
那位迷雾门人赶紧点头称是,“我也是这么想的,你们闲聊,我先撤。”说罢不等李太尉有何反应溜没了影。
晚上,夜宴过后,李太尉正往自己的那个毡房走去,不经意间扭头看到了令他咋舌的一幕——王小虎正在揽着黛儿的腰往自己毡房里走。
王小虎也看到了他,作出了个胜利的手势。黛儿摇晃着身子一看就是喝多了,刚要扭头翘臀上被一只大手轻拍了一下,黛儿嘤咛一声,顺从着王小虎走进房中。
李太尉摇了摇头,有些失落地进了自己的毡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突然想起昨晚王小虎说的话,数羊羊?好办法,李太尉就真的数起羊羊来,“一,二,三,……,452,……”
李太尉的注意力还真都转移到这数数上面来,渐渐的思维开始有些模糊,脑中竟真的是一只又一只的白羊。
“997,998,999。”只差一个数,李太尉就能睡着,“1000。”
李太尉刚要睡着,突然一把墨剑刺破空气袭来的声音传到耳边。李太尉没有起身,直接伸出手抓向那把长剑。
墨剑倏忽止住,那名偷袭的墨者冷哼一声,左手一掌打在剑柄上。墨剑顿时旋转起来,黑雾从剑身上散出。
李太尉松开了握剑的手,一记奔雷掌隔空打在剑身上。只见黑雾散去,墨剑瞬间变成紫色,一条电蛇从剑身爬向剑柄。
毒吻狼王爹地
墨者果断弃剑,右拳上裹着一团黑雾袭向李太尉的胸口。
李太尉左拳上发出浅淡的白光,一记神农拳迎着他的拳头捶过去。
“砰!”
毡房内顺便亮如白昼,紧接着四壁被两人的真气撕裂成无数碎片,向四周飘散。借着这个亮光,李太尉看清楚了这个墨者的样子。他虽然带着面纱,但从他的眼神中李太尉认出了他是谁。
他就是李太尉遇到两次的那名墨者,在铁岭见过,在蔷州的城外也见过。
这名墨者闷哼一声,被他这一拳打退数丈,显然方才吃了亏。
“真有缘。”李太尉笑道:“本打算去找你算账,没想到你竟自己送上门来,有缘。”
这名墨者显然也很惊讶,冷哼一声,“没想到你现在功力已经如此之深,早知道当初就应当把你除掉。”
李太尉摆了摆手,“你当初是想把我除掉,但那时候你就不能,现在更不能,而且还会死在这里。”
就在他们对话的期间,黑暗中看不出有多少墨者已经冲向他们这伙人所居住的毡房,没有一个走错位置。村长指挥着村里的人往一旁撤离,井井有序。
李太尉不傻,相反他很聪明,之前没有想到是因为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现在一眼就看出了事情的大概。摇头叹道:“这些村民真听你们的话,你们选择的时机也不错,只是你们低估了我们的实力。”
只听“嗖嗖”声响,迷雾门人的毡房中射出不知多少弩箭,弩箭速度极快,反而打的突袭的墨者一个猝不及防,倒地一片。
这正是在铁岭时叶寒雨给他的那一种袖弩,而且经过改良,能直接将自身的寒冰真气凝成冰箭,只要真气充足,就可无限射击。
空間重生之絕色獸醫 南君
身前这位墨者的脸色有些难看,突然凌空将墨剑抓在手中,然后将它定在胸前。双手交叉在一起,在墨剑上拂过分开。只见一排墨剑出现在他的胸前,向天空中冲去,而他自己手持那把真的墨剑劈向李太尉。
阳剑祭出冲天而起,追向那些飞去的墨剑,李太尉则赤手空拳迎上墨者。
墨者大喜,墨剑上挑,滚滚黑烟从剑上冒出。
李太尉徒手抓向那把魔剑,眼见就要触在一起,他的手上却突然多了一个镜子,猛砸下去。
只听“哐当”一声,墨者虎口剧烈,墨剑再次脱手而出。墨者终于知道了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弃剑返身而逃,化为一团黑烟眼见就要消失,突然一道银光倾泻而出,劈在那团黑烟上。
黑烟渐渐散去,一具无头的尸体倒在了草地上。
牛蛙一手掐腰一手持斧,鼻孔朝天哈哈大笑,“俺就知道他得逃跑,俺等他半天了,他果真没逃的出俺的快斧,哈哈哈。”
那边战斗也很快结束,来的墨者总共有三十多人,其中只有两三位高手,其他的根本不是迷雾门人的对手。
王小虎一剑将最后一名来袭的墨者劈成碎片,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转身向林西村民逃跑的方向追去,过了小会他又跑了回来,目光放在自己那个居住的毡房的门口。
黛儿浑身打颤走了出来,衣冠不整,面露惊恐地看着把她围在中间的人。
李太尉让开了一条路,“你走吧。”
留情刀俏美人
黛儿抽泣着向外走去,只是走了没有多远就被一把冰剑从背后穿透,倒在地上。
王小虎耸了耸肩膀,“斩草要除根,这点常识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