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he4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不滅神話笔趣-第二百零四章: 鄧昆、芮吉推薦-jxjnq

不滅神話
小說推薦不滅神話
“将军何不知天命耶?五关止此一城,尚欲抗拒天兵哉。”
“匹夫敢出此言!”
傲世龍神
“与吾拿此叛贼!”
卞吉催开马,摇手中戟飞奔过来。傍有雷震子大呼。
“贼将慢来,有吾在此!”
展开二翅,举棍打来。卞吉见雷震子凶悍,知是异人,未及数合,就往幡下败走。雷震子自忖。
“此幡既是妖术,不若先打碎此幡,再杀卞吉未迟。”
雷震子把二翅飞起,望幡上一棍打来,不知此幡周围有一股妖气迷住,撞着他就自昏迷,雷震子一棍打来,竟被妖气冲着,便翻下地来,不醒人事。两边守幡家将,把雷震子捆绑起来。这壁厢韦护大怒,急祭起降魔杵来打此幡。此杵虽能镇压邪魔外道之人,不知打不得此幡。只见那杵竟落幡下。
韦护见此杵竟落于幡下,不觉大惊。众门下俱彼此看住。只见卞吉复至军前,大呼。
“姜尚可早早下骑归降,免你一死!”
“匹夫慢来!”
飞来直取。卞吉见武吉如此形状,先自吃了一惊。未及数合,被武吉把卞吉几乎打下马来,回身败进关去了。姜子牙后有黄飞虎催马摇戟来战。欧阳淳傍有桂天禄舞手中刀抵住了李靖。未及数合,被李靖一戟刺于马下。欧阳淳大怒,摇手中斧来战黄飞虎。姜子牙命左右擂鼓助战,只见阵后冲出辛甲、辛免四贤,毛公遂、周公旦、召公奭无数周将,把欧阳淳围在当中,又有周纪、龙环、吴谦三将也来助战,把欧阳淳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更无还兵之力。
欧阳淳被一干周将围在垓心,只杀得盔甲歪斜,汗流浃背,自料抵挡不住,把马跳出圈子,败进关中去了,紧闭不出。姜子牙在辕门又见折了雷震子,心下十分不乐。且说欧阳淳败进关来,忙升殿坐下,见卞吉打伤,分付他且往私宅调养,一面把雷震子且送下监中,修告急文书往朝歌求救。差官在路上,正是春尽夏初时节。
差官在路,不分晓夜,不一日进了朝歌,在馆驿安歇。次日,将本赍进午门,至文书房投递。那日是中大夫恶来看来。差官半本呈上。恶来接过手,正看那本,只见微子启来至,恶来将欧阳淳的本递与微子看,微子大惊。
“姜尚兵至临潼关下,敌兵已临咫尺之地,天子尚高卧不知。奈何!奈何!”
随抱本往内庭见驾。纣王正在鹿台与三妖饮膳,当驾官启驾。
“有微子启候旨。”
古畫迷局
“宣来。”
微子至台上见礼毕。
“皇兄有何奏章?”
“姜尚造反,自立姬发,兴兵作叛,纠合诸侯,妄生祸乱,侵占疆土,五关已得四关,大兵见屯临潼关下,损兵杀将,大肆狂暴,真累卵之危,其祸不小。守关主将具疏告急,乞陛下以社稷为重,日亲政事,速赐施行,不胜幸甚!”
微子将表呈上。纣王接表,看罢,大惊。
重生第一女王
嬌妻初長成 金色曼舞
“不意姜尚作难肆横,竟克朕之四关也。今不早治,是养痈自患也。”
随传旨上殿。左右当驾官施设龙车凤辇。
“请陛下发驾。”
只见警跸传呼,天子御驾早至金銮宝殿。掌殿官与金吾大将忙将钟鼓齐鸣,百官端肃而进,不觉威仪一新。只因纣王有经年未曾临朝,今一旦登殿,人心鼓舞如此。纣王设朝,百官无不庆幸。朝贺毕。
“姜尚肆横,以下凌上,侵犯关隘,已坏朕四关,如今屯兵于临潼关下。若不大奋乾刚,以惩其侮,国法安在!众卿有何策可退周兵?”
言未毕,左班中闪出一位上大夫李通,出班启奏。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妃
“臣闻‘君为元道,臣为股肱’。陛下平昔不以国事为重,听谗远忠,荒淫酒色,屏弃政事;以致天愁民怨,万姓不保,天下思乱,四海分崩。陛下今日临轩,事已晚矣。况今朝歌岂无智能之士,贤俊之人,只因陛下平日不以忠良为重,故今日亦不以陛下为重耳。即今东有姜文焕,游魂关昼夜无宁;南有鄂顺,三山关攻打甚急;北有崇黑虎,陈塘关旦夕将危;西有姬发,兵叩临潼关,指日可破:真如大厦将倾,一木焉能扶得。臣今不避斧钺之诛,直言冒渎天听,乞速加整饬,以救危亡。如不以臣言为谬,臣举保二臣,可先去临潼关,阻住周兵,再为商议。愿陛下日修德政,去谗远佞,谏行言听,庶可少挽天意,犹不失成汤之脉耳。”
“卿保举何人?”
“臣观众臣之内,止有邓昆、芮吉素有忠良之心,辅国实念,若得此二臣前去,可保无虞也。”
纣王准奏,随宣邓昆、芮吉上殿。不一时宣至殿前,朝贺毕。
“今有上大夫李通奏卿忠心为国,特举卿二人前去临潼关协守。朕加尔黄钺、白旄,特专阃外。卿当尽心竭力,务在必退周兵,以擒罪首。卿功在社稷,朕岂惜茅土以报卿哉。当领朕命。”
邓昆、芮吉叩首。
“臣敢不竭驽骀之力以报陛下知遇之恩也。”
“赐二卿筵宴,以见朕宠荣至意。”
二臣叩头,谢恩下殿。须臾,左右铺上筵席,百官与二侯把盏。微子、箕子二位殿下也奉酒与二侯,哽咽言。
“二位将军,社稷安危,在此一行,全仗将军扶持国难,则国家幸甚!”
“殿下放心。臣平日之忠肝义胆,正报国恩于今日也,岂敢有负皇上委托之隆,众大夫保举之恩也。”
酒毕,二人谢过二位殿下与众官,次日起兵离了朝歌,径往孟津渡黄河而来。
金霞童儿催粮至辕门,看见一首幡,幡下却是韦护的降魔杵,雷震子的黄金棍。金霞童儿不知其故,自思。
“他二人兵器如何丢在此幡下?我且见了元帅,再来看其真实。”
报马报入中军。
符武通靈
“启元帅:二运督粮官等令。”
“令来。”
金霞童儿来至中军,见姜子牙行礼毕。
“弟子适才督粮至辕门外,见那关前竖一首幡,那幡下却有韦护、雷震子两件兵器在那幡下,不知何故?”
姜子牙把卞吉的事说了一遍。金霞童儿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