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us8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終極異王-第一百九十八章 落幕鑒賞-emnc6

終極異王
小說推薦終極異王
秦墨一拳击向蓝茗的后脑,无形的力量首先而至,可是很快就被狂暴气流瓦解,他一咬牙,顶着狂风再次瞬移,身体刚一出现,整个人差点又被气流往回卷出了一段距离。
他大喝一声,周身的气流往外逸散,身体一松,继续瞬移,这次他已经离蓝茗很近了,力场直接向这个男人罩去,他用了全力。
蓝茗身形往下一沉,但立即止住,根本没有对他形成有效的压制,秦墨尝试着用精神攻击,仍是石沉大海,惊不起一丝波澜。
而此时漩涡已经开始影响到那些军舰,没有时间了,秦墨再次大喝,直接瞬移到蓝茗的背后,伸出抓出,想要将他直接带离此地。
可是突然一道气流反卷而下,秦墨的身体就像被秋风卷落的枯叶一般不受控制地向下而去,竟要直接落入漩涡的中心。
秦墨大惊,奋力向上冲去,可是被压得太紧,难以脱离,眼看就要被吞噬,一只如玉的纤手伸出,看似很轻盈的一抓,却牢牢抓住了秦墨的手腕,下一瞬,他跟着一道白色身影冲天而起,落在了蓝茗的面前。
两人站在一起,任凭狂风呼啸,仍稳如泰山。
秦墨看着拉住自己的白衣女人,嘴一张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她真的是……?
白衣女人似乎感觉到他的异样,微微一笑:“我什么都知道了,小墨。”
这是真的!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母亲!秦墨眼角一热,只觉得各种滋味涌入心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感觉,实在难以形容。
秦秋素将目光转向蓝茗,只是一眼,她什么都没做,突然,这片区域内狂乱气流轰然散开,回归平静,漩涡急剧缩小,水流越来越缓!
“你……怎么可能!”蓝茗瞪着她,难以置信。
“停下吧!”她的话语很轻柔。
蓝茗表情一变,变得有些狰狞,他猛地向前冲去,用行动拒绝了她的要求。可是这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蓝茗刚冲出一小段距离,身体突然一滞,便再也不能动弹,他奋力挣扎,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这时,秦秋素用意念对秦墨说了几句话,秦墨平复下激荡的心情,微一点头,快速来到蓝茗身边,伸手抓住他,“你整天就想着颠覆世界,不知道你变成普通人后,你的想法会不会改变一下。”
蓝茗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不甘地大声嘶吼:“不!你不能这么做!”
“我看你是脑子有病,还是老老实实做个普通人吧!”秦墨没有任何犹豫,带走了他的能力。
蓝茗渐渐萎靡下去,最终昏迷。
一切回归平静,三人回到了岸边,秦墨随手把蓝茗丢在地上,冷眼看向属于蓝茗阵营的那些人,“谁还想继续!”他要暂时震慑住这些人。
久久没人说话。
“还有……我!快来杀我啊!哈哈!咳……咳……”一个十分虚弱的声音的传来,隐龙躺在沙滩上,抬起头看着秦墨,脸上带着不屑的表情。
秦墨看了他一眼,没有回应。
“怎么?你……不敢吗?”隐龙咬着牙,用一只手撑着地缓缓站了起来,他的另一只手软绵绵的垂下,而胸口凹陷了下去,受了这么重的伤,他居然还能站起来。
隐龙忽然扭头看向玉豹,也就是他和秦墨的师父,嘿嘿道:“没想到……你还活着,老混蛋,你藏得够深啊!你也来杀我啊,快来杀我!”
玉豹叹息一声,“黑泽,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误,是我对不起你,有些事情该结束了,你不要再执着了。”
“嘿……嘿……,说这些有什么屁用!你说结束就结束?”隐龙嘴角溢血,身体晃了两下,差点摔倒。
“你说得没错,确实没有用。”玉豹平静地看着他,“所以你还是想让我死,对吗?那就来吧,我给你机会。”
“哈哈……咳……你是在怜悯我吗?……我不需要!”隐龙看向秦墨,“当初要是知道你还活着,我真该杀了你的好儿子。”
秦墨一怔,看向自己的师父。
玉豹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轻轻摇头:“我相信你不会那么做。”
“是吗?”隐龙低声自问,下一刻,他忽然仰头而笑,笑声悲凉,“小墨,我还真是嫉妒你啊!”
在似哭又似笑的笑声中,隐龙的身体骤然消失。
同一时刻,秦墨有所感,迅速扭头望向远处的海面,一个身影从天而落,没入那片蓝色当中,海浪翻卷,那里没有留下一丝涟漪。
秦墨默然而立,有些失神。
玉豹看着那个方向,再次叹息一声,秦秋素走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
蒙奇没能醒过来,他虽然未死,但变成了植物人,他和蓝茗都被带走,由吴瑕暂时来主持局面,法则总部很快便运转起来,开始向各国高层通报情况,进行和谈,为了稳住局面,并没有特意去揪出神谕的人。
海岸边,人们都已散去,只有三个身影还站在那里。
“小墨,秋素,这些年是我对不起你们。”
秦秋素拉着身旁男人的手,“锋哥,别这么说,我什么都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秦墨看着身边的中年男人,这是他的父亲,也是他曾经的师父,他知道了自己父亲的名字——陈朝锋。
三人的情绪都已经平静了下来,其实他们在相认时也没有表现得太过于激动。
“……爸,当年是怎么回事,能跟我说说吗?”秦墨道。
陈朝锋边回忆边说道:“当年我被派到国外去做卧底,调查一个组织,那个组织可以算是现在法则和神谕的前身吧,那时候还是陨石掉落的前几年,不过当时已经有少量的几块异源石坠落,都被几个大国秘密得到了,并发现了它的作用。”
“这个组织就是在那之后突然出现的,而且当时他们还得到了一块异源石,经过调查,我们发现这个组织与各国的一些大势力都有关系,为了深入调查,我被外派,潜伏进了这个组织。后来在一次与接头人接头的过程中,我发现那个接头人其实早已经叛变了,外派人员名单早就被他泄露,一切都在那个组织的掌控当中。”说到这,他自嘲地笑了笑。
听到这,秦墨也不禁蹙眉。
只听他继续道:“之后接头人死了,和我有关的几个外派人员也被清除,我变成了叛变的人,然后被通缉,那个组织的人认为我走投无路了,便正式招我进入组织为他们办事,当时我很清楚自己的很难洗脱罪名,索性就留在里面继续潜伏。”
“渐渐地我取得了他们的信任,知道东西也越来越多,就在陨石大量坠落那年,我知道了他们的计划,他们准备从各国手里夺取一部分异源石,当时我们家就处在掉落坐标的附近,不过我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没能救到你妈妈,幸运的是我发现了你。”他又笑了,这次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庆幸。
“那次变故后,出现了短暂的混乱,那个组织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蓝茗突然崛起重新整合了组织,吸纳变异的人,创立了法则,接着又创立的神谕。其实他以前只是那个组织的第一批实验对象,但是发生变异以后,他渐渐展现出强大的能力,最后推翻了原组织的高层,成了新的领导者。”
他顿了顿,“这十多年来,我一直都带着你在寻找你妈妈,直到一年前我进入神谕的上层后,终于见到你妈妈,虽然那时候她带着面具,而且被人控制了,但我还是在第一眼时就认出了你妈妈。当时我很清楚自己没有能力救出你妈妈,所以隐忍了下来,等待机会,一直到现在。”
“锋哥!”秦秋素温柔地看了陈朝锋一眼,轻轻依偎在他的身旁。
秦墨看着两人,没有打扰,良久之后,两人才分开。
“那黑泽……”秦墨扭头看向面前湛蓝的海面。
陈朝锋苦涩一笑:“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当年我把你带走后不久,我的情况就被那个组织发现了,他们为了更好的束缚住我,要我把你交给他们来培养,否则就要对你不利,我拒绝了!因为当时我的态度很坚决,他们降低了条件,让我亲自培养你,然后等你成年后必须加入他们。”
“原来这就是黑泽说的我的路。”秦墨暗道,隐隐已经猜到了些什么。
“这个条件是他们的最低要求,而且当时你还小,等你成年还有十多年的时间,这么长时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所以我答应了。”
“所以最后黑泽代替了我。”秦墨道。
“当年我在无意中救了黑泽,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不过事实是你成年后,我基本已经取得了组织的信任,并获得了一定的地位,那个协定已经可有可无,差不多被人遗忘了,可是这个时候黑泽却彻底失控了,他偷偷去报了仇,自从那之后,他的情绪就变得很不稳定,而且嗜杀。而且他还背着我偷偷去接了不少活,甚至在杀手圈子里闯出了名气,以至于引起了组织的注意,而当我知道这些时,他已经加入了组织。”
戰國征途
“后来他知道了我的事,也就有了他来杀我的那一幕,其实当时他并不是真的想要杀我,那一刀没有刺中我的要害,以他的刀法怎么可能会做不到一招毙命,他只是不想杀我而已,你还记得吧,那一刀过后,他直接就把你带走了。”
“我记得,你没有躲!”秦墨看着他。
“是我对不起他,让他走上了复仇那条路。挨上一刀也没什么。”
……,一阵沉默,“那后来你怎么变成了那个样子。”秦墨又问。
陈朝锋道:“为了进入组织的核心圈,我接受了改造,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找到你妈妈。”
又是一阵沉默,秦秋素终于开口:“好了,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去多想了。”
秦墨长出一口气,点头笑道:“嗯,其实我只是想知道一些真相,这样我心里会舒服些。”
秦秋素也笑:“小墨,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说起话来老气横秋,还有啊我们好不容易团聚,你怎么连一滴眼泪都没有,居然能表现得这么冷静!”
秦墨无辜地指了指父亲,“控制情绪,保持冷静,这些都是他教我的。”但是说实话他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压抑的话题远去,气氛变得轻松而欢快,秦秋素瞪了一眼陈朝锋,“你怎么把儿子教得跟你一个德性!”
陈朝锋愕然,随即摇头苦笑:“秋素,我又做错什么了吗?为了教育他,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苦心。”
秦墨笑道:“爸,你就别诉苦了,这次你可是赚到了!”
“赚到什么?”
秦墨继续笑:“你没发现吗?我妈现在还这么年轻,容颜不老,不是赚到还能是什么!”
陈朝锋一时哑然。
秦秋素笑容灿烂,“还好小墨会说话这一点和你不一样,以后哄女孩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说到这,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啊呀,小墨,你的那两个红颜知己还被关在地下基地里!”
“啊!”秦墨一拍脑门,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他转身便跑,可刚跑出没几步忽又停了下来,神色古怪地道:“妈,只有一个。”
“是吗?我看到的可不是这样,别忘了你以前的一切记忆我都知道。”秦秋素的脸上似笑非笑。
“不是你想的那样,以后再跟你说!我先走了。”秦墨讪讪一笑,快速转身离去。
“怎么遇到这种事就变笨了,明明还可以用更快的方式,跑多慢啊!”看着秦远去的背影,秦秋素一脸温柔,低声轻笑。
陈朝锋伸手搂住她腰,看着她道:“我好像真的赚到了!”
秦秋素白了他一眼,“木头脑袋吗?反应这么慢!”
他只是笑,秦秋素轻轻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轻声感慨:“一眨眼儿子都可以结婚了,还好我们还能看到这一天。”
“是啊!”
我的無良師兄 風之孤鴻
……
半年后。
这是一间不大的花店,花香满室,鲜花多彩,连室内的光线都仿佛变得绚烂夺目,可惜此时艳的不是繁盛的鲜花,而是两个比花更娇的女人。一个清丽绝伦,一个灵动俏丽。
两人都在不急不缓地整理的着鲜花。
“清玥姐,你这么有才华,干嘛要辞掉工作来开花店啊?”赵雪彤好奇的看着周清玥,等待着她的答案。
周清玥一笑:“错,我开得可不光只是花店,我还有个一块花地,这里的花都是我亲自培育的,好多都是新品种,独一无二的,而且这也算是我的专业啊!”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赵雪彤眨了眨眼睛。
“那你呢,不去上课,怎么跑我这里来了。”周清玥道。
赵雪彤笑道:“清玥姐,要不以后周末我来你这里打工,你教我种花!”
比起以前的清冷,周清玥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她笑道:“你可是超级豪门的千金大小姐,怎么能来我这里打工。”
已经过去半年,这么长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魏家父子被送进了监狱,魏家彻底倒台,赵家则不断壮大,如日中天!
“咳!谁要去打工?我没听错吧,刚才好像听到打工两个字。”有人推门而入,疑惑地立在门口。
“啊!你回来啦!”赵雪彤扭头看到说话的人,转身小跑了过去,毫不避讳地扑进那人的怀里。来人自然是秦墨。
“这次怎么去半个月这么久。”赵雪彤仰着头道。
秦墨故作正经道:“没办法啊,责任重大。”
“哼!”赵雪彤离开他的怀抱,“那还要不要去了。”
秦墨一笑:“都镇压得差不多了,应该用不到我出马了吧!”
“还镇压呢!说得好像你是去镇压暴民造反似的!”赵雪彤白了他一眼。
当日蓝茗虽然被抓,但神谕的人并没有因为失去他的领导而停止制造混乱,而法则的异能法规没有改变,它的威严自然不允许被挑战,秦墨等人不得不到全世界各处去解决那些混乱,维护住法则的威严。
强大的力量就是维护平衡的最大保障,这半年来,秦墨等人采取了强势镇压的手段,终于取得了效果,世界各地躁动的异能者们彻底妥协,认真遵循法则的法规,法则也恢复了正常,执法者们再次出现在各个城市维护着这份安宁。
听了赵雪彤的话,秦墨干笑两声,又对着周清玥一笑,转开话题道:“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
周清玥看着他,回应了一个微笑,然后把刚才两人谈论的事说了一遍。
听完,秦墨笑道:“种花我擅长啊,而且还非常节约时间和成功,不如雇我吧。”
“你那种方式有什么意思,一下就让花开了,都没有什么过程,我又不是光为了赚钱。”周清玥很难得的嗔了他一眼。
“就是啊!”赵雪彤附和道。
“那倒也是。”秦墨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爸,這好像是北宋
“对了,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赵雪彤忽然道。
“什么事?”秦墨疑惑地道。
“关于清玥姐啊!你都已经帮她弟弟变成了正常人,那为什么没帮清玥姐呢?”赵雪彤道。
“这个……”秦墨看向周清玥。
鳳凰鬥:刁蠻皇後不從夫 菡蓂
那段青春懵懂的日子 敏敏郡主
“是我拒绝了他,我不想失去那种能力。”周清玥的脸上莫名地泛起了一丝红晕。
“为什么啊?”赵雪彤有些不解。
“我……想找一个能免疫的人。”周清玥的脸更红了,因为秦墨就在眼前。
秦墨有些发愣,这话应该不算委婉了吧。
赵雪彤看了看她,走上前凑到她耳边道:“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周清玥扭过头有些紧张地看着赵雪彤,赵雪彤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原来是这样啊,清玥姐,祝你早日找到哦。”
“咳!”秦墨用目光扫了扫整个花店,“好像没什么生意,今天能不能暂停营业一天?”
“干什么?”赵雪彤首先问道。
“其实是我妈让我来找你们,想让你们去家里吃饭。”秦墨老实答道。
“这样啊!”赵雪彤脸色微红,她忽又想到了什么,眼神古怪地说道:“是让我和清玥姐都去吗?”
“咳,还有其他的亲朋好友。”秦墨道。
两个女人都变得有些忸怩。
“要去吗?”秦墨傻乎乎地问。
“我先回去换一下衣服。”赵雪彤往花店外走去。
穿越鬥破之稱霸天下
“我也是。”周清玥跟上了她。
“你们不关门了吗?”秦墨叫住她们。
“你来关!”两人异口同声。
“其实我觉得你们今天穿得都很漂亮,不用那么麻烦,只是一个小聚餐。”秦墨有些发傻。
两人同时瞪向他。
“要你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