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9j5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這個學校怎麼看都有問題 FFA-最終後記熱推-s8hed

這個學校怎麼看都有問題
小說推薦這個學校怎麼看都有問題
「心脏破损得非常严重!整个左心房都露出来了,现在不进行缝补,说不定病人会没救!」
欸?
「…缝补似乎也很困难呢,总之现在呼吸系统给我盯好了,只要有一点心脏的跳动就告诉我,手术刀!」
…好像有什么人在我耳边肆无忌惮地说着什么…好像是英文…不过我一点也听不懂。
哎?怎么回事…我睁不开眼皮,还有这全身的麻痹感——
少了你的風景
我记得,我和阿雷斯塔打了一仗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既然我现在还能感觉到麻痹感,那么就证明我还没死去吧。
…拉丽亚她,终究还是及时把我带回来了吧?
80%下的能力确实是很强大,但是相反的,只有五分钟…五分钟后只要没有任何心脏复苏的趋势,我将会永远死去。
说起来这个状态还真是搞笑啊…拼了命去战斗到死然后继续起来和人拼命吗?这样的话,孤家男人简直就是战争机器嘛…
仅拥有五分钟的时间限制看起来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给救活的可能,上一次老头也只是因为碰巧遇到国防部的人才能幸免于难…但是仔细想一想我现在——花了至少两分半钟的时间和阿雷斯塔战斗,就算马上从研究所出来回到城镇,怎么想也不可能在两分半钟内获得抢救啊。
「…主任!病人的体温正在急速下降!心脏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
「继续观察!保持室内温度!镊子…」
啊…其实仔细听还是能听到附近「滴滴滴」的仪器声音的。也就是说拉丽亚已经尽全力把我送过来了…完成了这件连我都认为不可能的事情。
「…主任!心脏依旧——」
「继续观察!」
那这群在我耳边喧嚣的人应该就是城镇里的医生们了吧。
听着这些不知其意的话和话里透露的情绪后,我仿佛亲眼从他们脸上看出那些异样的表情——
就是说…我已经没救了吗?
「…主任,要用电击器吗?」
「心脏都变得支离破碎,这要怎么用电击器!」
「…是。」
…嘛,我本来也没觉得自己能活下来,来这里之前本来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只要拉丽亚回来了就好…只要我的目的实现了就不算太亏。这样就算去见大叔和西欧儿他们,我也不怕没面子。
陛下,本相不侍君 無央
——呵。
还真是和开学时候听到的一样呢,遗物使的人数到了学期末总会削减那么一大半呢。
我就属于那被削减的一大半中的吧?终于懂了…这种感觉——无能为力,也不想去做无用功,所以干脆放弃了一切抵抗。
「…缝补已经完成了!血管也大致恢复原样了,血液也在顺利流通了!心脏怎么样了!」
「依,依旧…依旧没有任何起色!」
「…还是不行吗?」
「主任,距离那位小姐说的剩下的两分半钟只剩下一分钟不到了…你看——」
「…如果心脏这样还无法恢复心跳的话,那也没有其他可能性了吧。」
你们在我面前秀着这一口的流利的英文真的好吗?而且这情绪波动要这么丰富么…真是的,外国人都这样?
…如果没救了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也不指望能再站起来了。
比起在这浪费时间,你们还是回去好好照看伤势未愈的夏乌特她们吧…那些家伙没人看着不知道会不会擅自下床跑出去玩呢。
嘛,听话懂事的蒂雅我倒不怕,倒是那个千舞…不做出什么来肯定心里不舒服。
「…要放,放弃了吗?主任…」
「也只能这样了不是吗?」
「……」
「把病人收起来吧。」
「…是,是。」
能听到的,他们在一堆无奈的氛围下开始收拾手术用品,声音作响…
这么说,我是真的没救了咯?
…那可真是太好了,要是活下来,估计醒来就会给夏乌特狠狠地赏几巴掌呢。比起被她打几巴掌,我还是死了比较痛快呢,哈…
不过——
死了的话,就永远回不去了呢。
狠絕天下之龍禦卿心 茶樹菇
回不去中国。
回不去那个有老头的家。
回不去有她们的萱宁.
——!!
什,什么啊,心头干嘛在这个时候这么痛起来…又,又不是不能放下,本来我就不是什么被上帝眷顾的宠儿,就算现在就死了,我也不应该…
「你不可以死。」
…这个声音是!
神魂戰帝 血舞天
「小姐!这里…主任?」
「别拦她了,让她去吧。」
「…哦。」
为,为什么拉丽亚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医院这么简陋,连手术室的门都和摆设一样吗?
赶紧,赶紧把她拉出去啊!
「…你还活着对吧,孤本同学。」
——!!
为什,么?为什么拉丽亚你知道…
「因为我们是搭档…这话在今天我还给孤本同学你,所以,不要死。」
…拉丽亚,拉丽亚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一直都听得到。」
怎,怎么可能,这只是碰巧的吧!我这边的声音怎么可能传得过去…
「不是碰巧。」
貌似遊戲高手
…不,不是?
「只是我把手放到孤本同学的胸口上了而已…」
欸?我说刚才怎么胸口一阵疼痛,赶紧给我拿开啊,你这熊孩子——
兩世契約:鬼王的冷魅新娘 淺灰兔
「…所以我感受到了孤本同学你的心跳。」
心跳?开,开什么玩笑,我不是已经没救了吗…什么『心跳』…
「回去吧…」
她只不过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但我却感觉胸口又一阵疼痛。和之前那种疼痛不一样…就像是我的伤口,被洒上了盐巴。
「…其实你…」
在她说话的刹那,不止痛,胸口连某种液体流过的声音我都听得一清二楚,而且…
「没有死对吧…」
好痛…我逐渐地产生了痛觉——然后,『扑通扑通…』
这是,心,心跳声?
武俠神遊
就像被放大了一倍似地在我身边环绕…余音绕耳,把我丢在这种律动中逐流奔赴,直到有道刺眼的光芒入眼。
『滴——,滴——』
「!!」
仪器的重新响起,无疑是让在场除了拉丽亚之外的众人吓了一跳。
稍许沉寂后,我又听到了一个人的流利英文。
「准备好抢救!心跳有反应了!立马抢救病人!」
「…是!」
虽然听不懂,但大概…
手像是被人狠狠一握,把我的心神抽了过来。
「…欢迎回来,孤本同学…」握着我手臂的人是这么说的,她的口音是那么熟悉。
啊,不玩了…谁想死啊,谁会想死啊!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和阿雷斯塔那样抱憾而终,我想…真正无牵无挂地离开,可是如果可以活下来的话,我又何尝不想呢!!
我想,要是我能动动嘴唇,那我肯定会笑的吧,对着面前的拉丽亚。
不过应该没关系吧…
既然手放在我的胸口上,那么你也能听到的吧,拉丽亚——
『啊,我回来了。』
这个世界,我回来了。
「手术…一切顺利。」
褪去白大褂的主任医师抄着一口顺口的英文:「病人,脱离了危险期!」
听完,拉丽亚的嘴角微微一翘,紧握的拳头终于松下,像是释放了所有的压力…眯着眼笑了起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