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1k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赤色紅蓮 暝幻雙子-終回 浮華滄桑-elxpt

赤色紅蓮
小說推薦赤色紅蓮
如血一样绚烂的鲜红,铺满通向黑暗深处的道路。这里终年见不到一丝阳光,一条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河流自脚下静静地淌过,这里,便是冥界的三途河岸。
“你在这儿徘徊许久不肯离去,可是依旧心中有所难解?”及腰的墨发,霸气的王者之息,他不止一次在这里见过这同一个本该去往下一轮回的女子,只是不知是何原因,她在这个国度来回数次却无有问责。
“只是不想…但又想见…”细数她在世间见过的人们,那个她本不该爱上的人,那些挂念着她却又见不到她的人们…在二度前往魔界之前她曾来过三途河边一次,只是在离开之前,按照规定,冥王消除了她在这里的记忆。如今,她又回到这里,往昔的所有记忆再次苏醒,这次,她再也不能去魔界了。
“孤王记得世间凡人曾有这样一句话是对你说的,‘我们拿你当宝贝’,难道,这句话的份量还不足以拿来为你做出选择?”
他不拿你当宝贝看,我们拿你当宝贝,云绯!
是啊,缘白烟,还有大家!我不该在这里虚度时光而让他们继续为我担心。“冥王,谢谢您没有把我的事情告诉他,也谢谢您帮我这么多次…我…”
這個總裁有點壞 夜姍瀾
“哼~这些对寡人来说不过屈指小事,只是,命运还是靠你去抉择的。看你滑稽的人生,到不失一番乐趣,如此不枉寡人一番好意。”寓意不明地一笑,冥王挥了挥手继续道,“回去你该去的地方,他们在等你。”
她不是神,也不是仙,她也从来没有想过凭她的微薄之力可以挽救她曾立誓要守护的魔族。浮生若梦,站在彼岸花海中,往昔记忆如泡影版将她团团围住,那天她最后一次站在神宇恒的面前时,同大剑一样绯红的发色喻示着她已将三途红莲的力量开启至极致。本以为能保全她的性命神宇恒第一次在战场上颤抖了双手,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感到惋惜。
她再次付出巨大的代价才驱散了强大的劲敌,漪溺之水覆灭,强大的推力将天界来者尽数送至苍穹之门,在梵莫离离开魔界之前,他寓意不明地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渐渐消失在苍穹之门前的绯红,那个眼神,云绯直到现在仍记忆犹新。
在那之后,一缕幽魂归冥府,墨服王者再次将其救起,似是觉得这场‘救世’的游戏还没有玩够。
阳光明媚,琉云绯终如愿以偿的回到了初云城。走进昔日居住过的家族小屋,一层细细的灰表明这里许久都不曾有人来住过。没有熟悉的气息,没有熟悉的人在,她都不知自己是否真的存在于这世上。打开窗子,一缕清风拂过,带来阵阵春的芬香,我该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在她回归初云城的第一天夜里,她又见到了被她称之为“家人”的朋友们,他们彻夜长谈,一夜未眠…
在她回归燧花火的第三天早晨,她接受了龙圣的册封,成为可以与三途彼岸平起平坐的红莲尊者…
在她回归燧花火的第十天晌午,她见到了幻象仪岚派来商谈的使者,其中有一个人,名唤澹台云月…
“云绯,是时候去前门迎接远道而来的那些客人了。”在得到城中传来的消息之后,三途彼岸和圣守护瞿辰一同至百魂塔接应琉云绯,前去接应远道而来的客人。燧花火这边,龙圣挑选他们三人作为迎接使者,以示燧花火对幻象仪岚方面的尊重。
“有劳你们还特地过来跑一趟。”笑着从百魂塔中走了出来,云绯依然身着一身绯红,和她被赋予的名号十分相称,银色光剑握在手中,远远看过去,十分的精神。
“我倒没什么~全都仰仗彼岸的空间术,要谢就谢他咯。”
“瞿辰说笑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出发吧。”
“嗯。”云绯看着宗政彦雅轻轻地点了点头,他则礼貌性回应一下后就开启了空间术法。私下里的他和例行公事的他看上去好似两个人,不过这些年来云绯早已习惯了。
大殿之中,龙圣亲自接见了幻象仪岚派来的几个使者,并授意琉云绯亲自去安排他们的起居住所。一阵商谈过后,龙圣因其他事宜离开了,大殿之上只剩下燧花火这边的三位接应者来处理之后的安排。
“我们真是许久未见了,听闻燧花火的红莲尊者一言九鼎,不知…之前我们说好的那几件事,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礼’呢?”谈完了公事谈私事,澹台云月还真是会把握机会,因为他知道琉云绯不可能当着他们众人在场的面抵赖。
她抬头瞪了他一眼,似是在同他说“马上闭嘴私下再谈”,澹台这才笑着暂时“罢手”了。
“云绯,这几位就由我和瞿辰来安排好了,他应该是有事情找你。”一旁的宗政彦雅见状开口替她揽下了她的差事,毕竟他是知道点他们之间的事情的。
“这…”犹豫地看向身边的宗政彦雅,这样做的话可能还有些失礼,这本就是龙圣安排给她来做的事情,而且澹台云月看起来怪怪的,等会儿没准又会说出什么她不喜欢听到的话。
“没关系的,云月还麻烦你来照顾一下。”澹台御轩笑着说道。
我追了十年的女神終於嫁給我了 飛天的龍蛋
既然澹台御轩都开口了,其他人就更没有异议了。云绯看向澹台云月,伸出手指向另外一边,“跟我来吧。”转身走在前面,心里想了很多。在门前见到他们的那刻她完全愣住了,她没想到他依然是幻象仪岚里的那个澹台云月,更没想到他会回来这里,他不是冥界的人吗,为何又来到了这边?
哥哥,別硬來 蝴蝶吻花香
庶女仙途 小刀郡主
晨院 東風破甲
“你心里一定在想,我为什么会在幻象仪岚是不是?”离开大殿,他们来到一颗大榕树下,这里来往的人不是很多,也适合他们谈话。
“是啊,我杀了你,用毒,还是我根本就没有解药的毒。你的消失众所周知,你以什么样的理由又重新回到了幻象仪岚?你根本没死,还是重生?”
“哈哈哈哈——你想太多了。而且,这些根本就不重要。管他们怎么想我消失的这些时间,总之,我能站在你面前就是了。”无视云绯的质问,澹台笑道。
匕殺 碼字換煙抽
“……”
“你在躲我?”眉宇轻佻,澹台来到云绯身后俯身看着她问道。
“没有。”云绯头转向一边,没有任何表情吐出了这两个字。说实话,其实她有,从离开魔界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避开和他相见的可能,她总觉得无法恰当的处理和他之间的种种,如此,不如不见。
“别骗人了…你怎么想的我都知道,所以我才会站在这里,”摇头笑了笑,澹台直起身来抬头看着榕树,“琉云绯,你能坚持到这个地步我挺惊讶的。从没想过能有一个人像你这样,本以为疏远你,你就会识趣的自己离开,没想到…”
“别说了…都过去的事了,那又怎样?你不懂得珍惜,不会爱人,你知道吗,有多少人为你对我做的事而恨之入骨,我都怀疑当初自己是傻了还是怎么了,为何不听劝告的一意孤行…”闭起双眼,云绯尽量平静稍显激动的心情,良久后继续道,“在三途河畔我想了很久,我为需要新的生活,一切从头来过。”
霸者 飆風
“……”心情复杂地看着琉云绯,澹台云月本想伸出去的手又渐渐地放回身体两侧,紧紧地握起了双拳。
“曾经的我对你执着过,如今的我…”伸出手抚上他的面颊,云绯淡淡地笑了笑,“恐怕…”收回右手,云绯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黯然了下去。
灰夏 解連環
“你不是要新生吗?我给你个不一样的新生。”伸手抓住云绯缓缓抽回的右手,澹台的话令云绯为之一愣,她动作僵了下来,“在魔界,你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你有所期望所以才会留下那样的话—‘或许下一次能回到人间界也说不定’。”
“……”因为眷恋,所以抱以期望,纵有百般所指,仍不曾放手。抬起头看着澹台云月,拥住他,好似拥住一个完整的世界,我想要的,不过如此,只是,早已残破成碎片的心或许再也无法拿起曾经那份执念了…松开手,推开幻想过的那个世界,对着他微微一笑,我说过,不再会为你而流泪。
叹息崖边,一抹绯红,一抹深蓝,赤色的大剑化作莲花回归百魂塔,即使舍弃这份力量,即使舍弃可以重生的机会,只要能和最期望在一起的人们在一起,又何尝不可?
“这样真的好吗?难得他会回来找你。”
核蠶 安舞落
“当初我没有选择幻象仪岚而选择了回到这里,就是想放下这本就该忘却的过往。早在冥河边徘徊的时候我就在想,白烟说的对,对于珍惜我的人来说,我不该辜负。彦雅,你我都有应该担负的责任,既然这缘分不属于我,就让它随着晨风一同飞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