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css9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九霄無神 愛下-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後的決戰推薦-cn3qg

九霄無神
小說推薦九霄無神
离忘仇见司马碧杰攻来,右掌在司马碧杰手掌上重重一拍,随后一掌打出,正中司马碧杰胸口。
照常理来说,司马碧杰该向后退才是,但司马碧杰竟没有后退,口中大喊:“不痛呀!”身向前挺,又一掌打在了离忘仇的胸口之上。
离忘仇连退了两步,幸好离忘仇一掌先打中了司马碧杰,司马碧杰虽得了玉面修罗之力与徐之桓的五官精元,不知痛觉,但掌上力道却削弱了不少,否则这一掌离忘仇非重伤不可。
离忘仇道:“你已经完全步入了魔道。”
双掌扬起,只见青、蓝、紫、黄四色光芒闪烁,运气了五官之力,那紫色光芒中,一柄单刀出来,黄色光芒中,一柄长剑窜出,离忘仇将刀剑接在手中,刀横在头顶,剑指向司马碧杰,威风凛凛。
司马碧杰冷哼一声,头顶上祭起一道黑芒,弓箭从黑芒中出现,搭弓在手,箭架其上,箭头直指离忘仇。
离忘仇单刀一舞,向司马碧杰的头顶劈了过去,司马碧杰向后跳出一步,拉弓射箭,箭矢飞一般的向离忘仇射去。离忘仇吃了一惊,横刀挡住箭矢,司马碧杰的箭术本就是天下第一,现在又得了惊天的力量,这一箭逼得离忘仇无法前进。
离忘仇头上冒出青筋,显然用尽全力在抵抗,忽的向后一翻,箭矢飞向天空,将云层射成了一个漩涡。
离忘仇一刀无效,长剑再抖,剑光如雨,罩住了司马碧杰全身。司马碧杰大喝一声,三箭齐射,每一箭都正对着剑招的弱处,离忘仇的剑招被这三箭击溃,司马碧杰跨步上前,横扫一弓,向离忘仇腰间盘去。
邪王絕寵:財迷王妃跑不掉
荏苒舊時光 韓小七
离忘仇后跳将单刀竖起,挡住了司马碧杰的弓箭,司马碧杰以弓连续砸击,头、手、身、脚,每一次都极其精准,且力道十足。离忘仇刀剑齐施,将攻势进阶拦下。
司马碧杰的弓箭本事远距兵器,现在却与离忘仇近距离作战,离忘仇将“八环九殇刀法”与“千叶剑法”一同施展出来,才能挡住司马碧杰的攻势。
得到五官精元后,离忘仇原本不擅长的刀法现在也能运转如飞,二人你来我往数十招,但凡进攻,便是势如破竹,但凡防守,便是固若金汤,两个拥有逆天力量的人交手,真是个龙争虎斗,要拼个你死我活。
又斗了五十招,司马碧杰的弓“咔嚓”一声,折断开来,司马碧杰向后跳开,冷冷的道:“有两下子。”
离忘仇站在原地,手中刀剑忽然粉碎,碎片散落在地,离忘仇似乎早料到这个结果,并不吃惊。司马碧杰以脆弓对利刃,竟然能将离忘仇刀剑击个粉碎,如此比较下来,还是司马碧杰略胜一筹。
离忘仇运气五官精元,四色光芒缠绕在右手之上,向司马碧杰一推,光芒旋转奔出,气势滔天。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司马碧杰左手一扬,右手一揽,将四道光芒尽皆接在了手中,运起玉面修罗与徐之桓精元之力,四道光芒中增加了黑、红两色,司马碧杰一声大喝,将光芒反推向离忘仇。
离忘仇一惊,再度运起精元之力推出,双方仙法碰撞,“轰”的一声巨响,五颜六色的光芒向四周扩散开去,大地为之震颤。
敬神庄外,众人听得响声,都是一惊,离影道:“五官与玉面修罗的力量,果然震天动地。”
话音刚落,那敬神庄雄伟的建筑,便被五颜六色的光芒包裹,逐渐碎裂上升,最终竟连粉末也不剩下,二人交手之力何其巨大,众人面面相觑。
光芒正中,是离忘仇与司马碧杰的相互比拼,离忘仇的四色光芒逐渐被司马碧杰的六色光芒压制,离忘仇“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司马碧杰桀桀笑道:“怎么样?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离忘仇只感觉劲力排山倒海般压来,心中一凉:“难道……我真的没办法除掉司马碧杰?”这时,四色光芒已压到了离忘仇的面前,只要被这光芒吞没,便会如同敬神庄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更要命的是,离忘仇的身后有沈菁等人,离忘仇一败,便所有人都败。
离忘仇咬紧牙关,苦苦支撑:“没有集齐五官精元,真的没办法对抗玉面修罗之力么?”
徐之桓缓缓的站了起来,众人见状,都是一惊,沈菁叫道:“之桓!”
徐之桓向沈菁微微一笑:“菁儿,当年我对不起你,今日我又要对不起你了。”
沈菁心中一凛,脑中忽然一白,叫道:“不行!你想要让离忘仇集齐五官之力是吧?你要牺牲自己的性命是吧?我不允!”沈菁一着急,上前将徐之桓抱住。
徐之桓道:“菁儿,你对神说过一句话,我到如今都还记得,我们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沈菁全身一震,随即微微的笑了起来:“是啊,我们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玉面修罗也是,五官也是。”沈菁靠在了徐之桓的背上:“我们一起去吧。”
左济惊道:“你们要干什么?”
沈菁回眸一笑:“司马碧杰不死,我们也难逃一死,与其如此,不如让我与之桓一同去,这样,我与之桓便永远在一起了。”
左济听了,心如刀绞,自己无论对沈菁如何钟爱,最终沈菁还是愿意选择与徐之桓在一起。左济长叹了一声,拂了拂自己的苍苍白发,心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也配不上菁儿了。”
徐之桓与沈菁一步一步走向光芒,忽然左济身形一闪,将二人捉住,二人只觉身上的劲力被左济抽出,徐之桓一惊:“左济!你做什么?”
左济道:“将你们的功力给我!”不顾二人的反对,左济强行将二人的功力抽到自己身上。
在没有仙法的情况下,这种做法无异是自杀行为,左济一介凡人,没有灵气加持,如何能承受得住他人的功力?
天下大劫 天下福到
左济抽出了二人的功力,二人全身一软,坐倒在地。沈菁惊讶无比的看着左济,左济淡淡一笑,随即七窍流血,爆体而亡的征兆显露出来。左济更不停留,纵身跳进了光芒之中。
离忘仇已难以抵抗司马碧杰六色光芒,眼看就要败下阵来,忽然左济冲了进来,将离忘仇抱住,功力源源不断的传入离忘仇体内。
离忘仇大吃一惊,但有了徐之桓、沈菁与左济的功力,精神大震,大喝一声,四色光芒顿时变成六色光芒,加上左济的功力,顿时粗壮了一倍,将司马碧杰的六色光芒压了回去。
左济没了全身功力,哪里禁得住这绝强力量的压迫?连惨叫都来不及,便被光芒撕成了粉碎,与敬神庄一样,撕成了粉碎。
徐之桓见状,闭上了双眼,心中痛楚不言而喻,沈菁眼泪决堤般流下来:“左济……你为什么……这么傻?”
徐之桓没了五官精元,沈菁也没了玉面修罗之力,从今以后,他们就不再是不应该存在的存在,他们将做为普通人活下去,在他们的心中,永远活着一个人,那便是以生命成全了他们的左济。
离忘仇见左济粉身碎骨,悲怒交加,大喝一声,将司马碧杰的光芒死死的压了下去。司马碧杰惊道:“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司马碧杰怎么会输给你?啊!”
话未说完,司马碧杰已被六色光芒击中,一声惊天巨响,司马碧杰被轰上半空,光芒散去,司马碧杰从空中坠了下来,倒在了离忘仇与众人之间。
离忘仇呼了一口气,走到司马碧杰身前,道:“终于结束了。”
司马碧杰忽然翻了个身,众人大吃一惊,离忘仇也向后退了一步,司马碧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染红了整片衣襟。
离忘仇见司马碧杰已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道:“你的天意失败了。”
雷影娉婷
司马碧杰嘿嘿笑道:“是啊,我失败了,但,最失败的人是你。”
离忘仇一怔:“我?”
司马碧杰道:“你一直被人利用,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嘿嘿,嘿嘿,用你那……那……咳咳……”司马碧杰已上气不接下气:“用你那……五官之力来看看……你是如何被……被离影他们……收养的吧……”
说完,司马碧杰头一歪,便不动了,身上的灵气尽皆散去,消失在风中。离忘仇也将身上沈菁的玉面修罗之力逼出,玉面修罗的力量终于完全消失,至少在人类下次无可救药之前,是不会再出现了。
离忘仇听了司马碧杰的话,向离影看了一眼,见离影神情有异,心中一奇:“为什么要我看那东西?”不过心中的好奇无法平息,离忘仇以五官之力,在脑中回到了过去,看见那长长坡道之上,父母带着自己正行走着,忽然自己被一块石头打晕过去,借着两个山贼冲了出来,一刀一个,将父母砍死在地。
再次看到这个情形,离忘仇紧紧的捏起了拳头,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正好离忘仇现在拥有五官之力,可以看清凶手是谁。
那两个山贼将蒙面取下,离忘仇大吃一惊,竟然是离影与屈别江!
离忘仇的心如同被巨石砸击一般:“怎么会这样?”
脑中的画面急转,离影的失踪、拜入鹤峰观、遇见东方一缺,这些事情无一例外都是离影从中策划!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经历的所有事情都是被安排好了的!
离忘仇“啊!”的一声大叫,脑中一片混乱,离影见离忘仇如此,便知离忘仇真的听从了司马碧杰的话,将过去的事情翻出来看了一遍,面上惭愧不已。
唐老二的悠閑生活
离忘仇冲离影叫道:“告诉我!那都不是真的!”离影长叹了一口气:“既然你都知道了,我瞒你也没有意义,都是真的。”
离影站了起来:“我就是你的仇人,为了得到你,我杀了你的父母,为了让你帮我们除掉神与司马碧杰,我与无虚道长、东方家主、左济、沈菁串谋,欺骗了你,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在安排,我责无旁贷。”
离影向离忘仇靠近了一步,道:“所有的深仇大恨,就由我一个人来偿还,你为你的父母报仇吧!”说罢,离影便闭上了眼睛。
九陽踏天
离忘仇大喝一声,举起了手掌,突然间,千万个思绪在离忘仇的脑中蕴绕,离影这样做,是牺牲了少数人的性命,拯救了多数人的性命,而且离影对自己确有养育之恩,难道自己要杀死这样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但若不杀他,自己的父母之仇又当如何?父母之仇,血海大过天,难道就要这样放过离影?
戰耀星空 天地大爬蟲
那一只手掌高高的举在半空之中,迟迟没有劈下,也迟迟没有放下,万念交集之中,离忘仇这一掌究竟是劈?还是不劈?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