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jlg人氣都市小说 妖怪茶話會 雲渺仙-第二千二百六十六章 有病分享-v05ih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小饕餮也是。”
萧骁把身边的妖怪挨个点了名。
“嗤~”
饕餮翻了一个身。
它才不在意呢。
只要多给它些好吃的就行了。
当然,要是能不限制它的进食就更好了。
讨厌的人类。
饕餮撇嘴。
……
“你又来了。”
鴒鴢的尾巴缠住萧骁的腰,把萧骁带到了树上。
“不欢迎吗?”
萧骁微笑。
“枫叶都掉了。”
鴒鴢阐述事实。
层林尽染的美景已经没有了。
……
“是啊。”
萧骁让小白狐给自己施了一个障眼法。
不然,坐在这么光秃秃的枝干上也太显眼了些。
……
鴒鴢歪着脑袋瞥了一眼萧骁。
一副那你来干嘛的表情。
……
萧骁笑了。
“我只是觉得要把上次那件事的后续告诉你。”
……
上次那件事?
鴒鴢一愣。
很快它就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那个?”
……
萧骁的眼里不由得泛起几丝笑意。
“没错。”
“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那个。”
……
“哦哦。”
鴒鴢点头,有些漫不经心的询问,“他们怎么了?”
要不是萧骁提起,它已经忘记这件事了。
它待在这里,总能看到很多人类的喜怒哀乐。
也能听到很多人类的悲欢离合。
对于它而言,也就是当时听过就算的事情。
它是妖怪。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都时常无法相通。
何况人与妖怪?
不过,若有机会听到后续,它也不介意听听就是了。
……
萧骁的嘴角微微翘起。
眼里映出深秋时分的山林。
“是青蚨。”
……
“青蚨?”
鴒鴢明白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两只青蚨分别在那两个人类的身上?”
“母青蚨在女生的身上?”
……
“嗯。”
萧骁点头,“女生被青蚨妈妈影响了,以为自己对男生余情未了。”
“其实不是的。”
“当时的分手就说明了他们的选择。”
“分手是他们共同的选择。”
……
“人类还真是容易被影响。”
鴒鴢侧头整理自己的羽毛。
“是不是自己的本意都不知道吗?”
鴒鴢有些不可思议。
“就是这样,人类才那么容易被妖怪乘虚而入。”
“索性青蚨不是对人类有恶意的妖怪。”
“不然,他们也等不到你帮他们的这一天了。”
……
萧骁笑笑,“毕竟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妖怪的存在。”
没有防备就很容易中招。
很多人也想不到,心里的感觉也是会欺骗自己的。
……
鴒鴢不以为然的晃了晃脑袋,“知道也没用。”
“人类的欲望太强。”
“想法太多。”
“有太多的空隙可以钻了。”
……
“鴒鴢。”
萧骁单手撑颐,“你很了解嘛?”
说的头头是道的。
……
“你该庆幸我对人类没有兴趣。”
鴒鴢眼神高傲。
……
萧骁眉眼微弯。
“嗯,是要庆幸你对人类没有兴趣。”
缺了主语的话让鴒鴢微微一顿。
不知道是不是它想多了……
它瞥头。
萧骁温和带笑的侧脸映入它的眼帘。
这个人类的身上有不少的妖怪。
其中两只还让它看走了眼。
也许……
它也该庆幸自己对人类没有兴趣。
……
像现在这样的、跟人类聊天让它觉得新奇。
它不讨厌。
……
这满山的红枫它还没有看厌。
发生在人类身上的趣事它也没有看够、听够。
岁月于它,还有好长好长的一段时光。
……
“鴒鴢,再见。”
站在树下的萧骁仰头对妖怪道别。
这时候过来这里,虽然赏不到红枫,但是游客也少。
他的行事就能够少掉不少的顾虑。
……
“再见。”
鴒鴢目送着人类下山的身影。
直到人类的背影消失在了山路台阶的尽头,它才收回了视线。
……
冬天的脚步越来越近。
空气中泛起了几分凉意。
走在路上,萧骁颇觉舒适的微微眯了眯眼睛。
突然,他的耳朵微微动了动。
那个声音……
……
“哎呦!”
大妈向后跌坐在地上,手里拎着的菜掉了一地。
“谁啊,走路不长眼啊?!”
大妈破口大骂。
“有没有点眼力见啊?”
“扶我起来啊!”
“搞什么啊……”
“哎呦,我的腰,我的屁股……”
“啊,我的菜!”
“快点帮我捡起来啊!”
大妈声音尖锐,音量又高。
不少路过的人皱着眉头、扫了一眼便匆匆离开了。
男子苍白的脸色愈发的失了几分血色。
大妈连珠炮似的骂骂咧咧让他根本没有插话的余地。
只能大妈一个指令,他一个动作。
……
只是大妈过高、过尖的声音让男子不适的皱起眉头。
他有些难过。
胸里闷闷的。
……
“啪嗒~”
他似乎踩到了什么。
不待他回头查看-
“啊!我的菜!”
“你有病是不是?”
大妈有些口不择言,“眼睛不好就去医院……”
……
“我没病。”
有病两个字刺痛了男子的神经。
他下意识反驳。
……
“我看你就是有病!”
男子的反驳愈发激怒了大妈。
“你看,本来这些菜还能吃的,现在……”
……
“我没病!”
男子大声反驳,“我没病、没病……”
……
大妈吓了一跳,话脱口而出,“真是一个有病的?”
但很快,大妈就竖起了眉头。
有病又怎么样?
“就算有病要赔的钱也要赔!”
大妈拉住男子。
一副很是彪悍的模样。
……
路过的行人有些同情的看着脸色苍白的男子。
满地的菜让他们大概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只是大妈的咄咄逼人与低着头的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们难免对男子投以了同情的目光。
但没有人多管闲事。
他们可没有自信跟大妈“据理力争”。
……
“我……”
男子觉得自己像是一条缺氧的鱼。
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他不擅跟人争论。
大妈气势太盛,一时间他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想说他会赔钱……
这件事是他不对在先……
他想道歉……
但他最想说的……是让大妈先松开抓住他的手。
有人靠自己这么近,他愈发觉得呼吸困难了。
他张了张嘴。
没有声音发出来。
……
见男子沉默,大妈气势愈盛,“怎么,不想赔钱?”
“我还没有问你要医药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