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n01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繼承兩萬億 愛下-第二千零七十一章 連環意外相伴-tjjcl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下了车,看着远处的餐厅,不免感慨。上次来这里,没吃到东西不说,还闹了个仓皇逃离。
这次重新来了,得尝尝这里究竟有什么特色菜式,让布兰琪那么挂怀。
依旧是老旧建筑,老旧街区,满墙涂鸦,只是没了那些杂七杂八的人,看起来似乎真的清爽不少。
司机去找地方停车,白小升抬脚往餐厅方向走去。
不远处的建筑里,罗勒神情兴奋,目光离开望远镜,问身边的人,“要把这个人送进医院,还要弄成意外,没问题吧。”
“当然,我们可是专业的!”
旁边的人,嘴角勾起一抹阴仄仄的笑容。
那人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看起来约莫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长得却很是结实,短发,根根头发如同刺猬的刺一般竖起,面相古板。他说英语的口音很特别,是亚洲人却非华夏人,说话时候嘴唇还会上挑会狞笑,看上去一副阴暗、狠戾之相。
这是罗勒花大价钱雇佣来的“专业人士”,叫做玉太。
此刻,玉太伸手指给罗勒看向街角方向,罗勒又再度架起了望远镜。
“按着您的要求,我们不使用汽车,而用一辆摩托,撞上去不会要他的命,但却会让他腿部骨折,最起码也要住院几个月。”
玉太讲述同时,街角穿着皮衣带着黑头盔的骑手,已经看到了白小升这个目标,迅速发动起车子。
一时间,排气管发出阵阵低吼。
几乎于此同时,手握电话的白小升似乎忽然有所惊觉,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数十米外那骑手刚抬起头,就见目标动也不动,就站那儿盯着自己,也是一愣。
这两人就这么遥遥相视,足有数秒。
窗前,罗勒拿着望远镜左瞧右望,“哎,他怎么不动啊!那人怎么也不动啊!”
玉太也皱眉头看向楼下,拿起手中对讲机道,“为什么停下来。”
“目标停止动作,在看我。”
对讲机里传来车手的声音。
要是正常人,哪怕发现一个发动摩托的人,顶多也就看一眼罢了,该走自己的路就走自己的路,谁会一直这么盯着看啊。
那一脚支地的摩托车手不得已,转视其他方向,等白小升继续往前走。
最佳的冲撞点,得需要再往前走上个十几步才行。
路线更顺畅,看着也更“自然”,更像是一起事故。
结果,谁成想,白小升就不动……
玉太眼见罗勒开始皱眉,当即向着对讲机道,“不要管他,撞过去!”
他们是专业的,怎么能被突发的一点小状况影响!
街角的车手接到指示,身子往前一倾,脚一离地,摩托便飞一样冲出去。
白小升眼见那摩托真朝自己冲来,眼神微眯,捏紧手机。
“果然是飞车党,我就说这里虽然没了成群的混混,也得有个把毛贼!”
在这种街区,势必时刻提高警觉,感觉上不对劲就得迅速准备。
白小升向来是个警惕之人,这次显然不例外。
那辆摩托眨眼即至,简直比风都快。
可惜,白小升一直盯着它,要是繁华街区,车来车往可能没防备,现在这么空旷,岂能被它得逞。
待到时机正好,白小升忽然大步跨出,像个斗牛士一般,动作轻盈优雅,堪堪躲开。
时机拿捏的真是分毫不差。
早一秒,那摩托还能调整方向,晚一秒,就真撞上了。
摩托手在逼近时,一只手伸出,看样子还要去扯白小升,试图用惯性把白小升带倒。
岂料,白小升之前之所以不动,是因为位置好,脚下不远处有个坑。
白小升是擅长利用天时地利,一切因素的男人,也是盘算真遇到了飞车党,给对方留个小惊喜。
那骑手冒然一松手,前轮刚好卡进坑里,瞬间连人带车就失去平衡。
白小升他是没抓到,自己先甩飞出去。
刚巧旁边缓缓驶来一辆车,“咚”的一声,骑手、机车跟那车来了场亲密接触。
一下子机车冒了烟,人也晕了。
汽车司机是大骂着下的车,可能没想到这么空旷的地方,自己又开的那么慢,也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炮弹一样蹿出来,瞄准了一样撞到他。
白小升挺遗憾地看着那位没有得手的骑手,握着自己手机继续往餐厅走去。
这件事他不想掺和,省的麻烦。
窗前,罗勒脸一黑,看了眼玉太。
后者脸色也很难看。
专业性,一直是玉太自豪的口头禅,可就这专业性,实在是难看。
“放心,我们还有第二手准备!”玉太一指餐厅。
罗勒架起望远镜看去。
餐厅入口旁搭有脚手架,两个工人装扮的人在那里说着话,却总是不经意瞥向走过去的白小升。
“一会儿,他们会起争执,上面的架子塌下来,刚好把那个人砸在下面。我们算过,不会要人命。”玉太自信道。
这安排好,像是意外!罗勒忍不住点头。
此刻,白小升走向餐厅也发现了脚手架跟工人。
本来也没什么,只是白小升依旧打量一番那临时工程,似乎觉得不规范,还忍不住摇了摇头。
下意识感觉有点危险,随即产生趋利避害,不愿从这里走的本能,也是白小升骨子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的古训起了效果。
停下来的白小升忽然发现这乍一看破旧的老餐厅,似乎还有些建筑亮点。
上次没有留心看,现在越看越觉得有点味道。
白小升顿时停住脚步,又退后数步,一番眺望之后,还拿出手机开拍。
国内,宋楷大师也是建筑爱好者,白小升想着让他看看这透着独特设计风格的老餐厅。
不光拍正面,白小升还拿着手机绕着餐厅边走边拍。
如此一来,门口俩工人愣了,忍不住面面相觑。
不光是他们,连守在另一栋建筑里的罗勒、玉太都有几分错愕。
这又是要玩哪一出!
在玉太的指示下,一个工人赶紧奔白小升走去,扬声制止,“先生,这里不许拍照。”
此刻,白小升都绕过了大半个建筑,眼看不让拍了,也就耸耸肩不拍了。
就在罗勒、玉太皆是长出一口气,想着可以顺利安排之际,白小升居然没有折返到正门,而是从临近一个小侧门推门而入,进了餐厅。
一下子,罗勒、玉太俩人僵住了。
便是制止白小升的工人也愣了。
这就,进去了?!
“这怎么,怎么还有一个门?他怎么能从那儿进去!”罗勒惊怒与身边玉太道,“你们不是专业的吗,怎么能留个门!”
玉太脸色发青,无比难看,却还是勉强无比给出解释,“正门对着主路,又近又方便,侧门要绕出去半圈,正常人谁会绕路走那里啊!”
罗勒冷着脸,指指下边。
那意思,白小升走了侧门,进去了,你跟我说这个有用吗。
玉太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与罗勒道,“放心,我们还有第三个安排!这次一定会成功!”
“要再失败呢。”罗勒冷笑道。
看着罗勒的目光,玉太有种自己被嘲讽的感觉,直接从腰间拔出一把刀,怒道,“那我去砍了他!”
另一边。
白小升进了餐厅之后,目光一扫,发现屈指可数在座顾客中,没有布兰琪的影子,顿时有几分奇怪。
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白小升拿起电话来拨打出去,想问问布兰琪为什么不在。
正在这时,一个胖墩墩的白人男子手捧着一大盆滚烫的浓汤,瞄着白小升走过去。
这便是玉太第三个安排,制造一起意外烫伤事故。
眼看白小升坐在那里埋头打电话,毫无防备状态,白胖子眼眸放光。
“布兰琪小姐,我到了,你在哪儿?”白小升在电话里询问。
电话那头传来布兰琪万分抱歉的声音,“你都到了啊,我还在半路上,刚刚出来的时候,没想到车坏了,检修了半天。”
“你的司机跟我说,你提前出发了啊。”白小升费解道。
端着滚烫浓汤的白人胖子,距离白小升不过十数步,眼见白小升侧着身背对他,顿时眼眸狞笑,感觉马上要得手。
“是吗,他这么说的?”布兰琪道,“我上午工作蛮多的,所以请罗勒先生代为安排一下,或许出现了点误差。”
“罗勒先生吗,他帮你安排。”白小升都有几分哑然失笑。
真不知道谁才是谁领导,想来布兰琪作为佩罗斯主席的女儿,罗勒副董也是要客客气气。
这会儿功夫,白小升身后端着浓汤的胖子距离他不过数步远,那滚烫的浓汤下一刻就要兜头砸下来。
头破血流不说,还要皮开肉绽。
“好了,不急,我可以等你一会儿,我先看看有什么好吃的。”白小升笑道,目光瞥见玻璃窗上的倒影。
只是一瞬,白小升瞄见白人胖子的眼神。
随即,白小升几乎是下意识离座,抬脚便走。
滚烫浓汤落在桌子上,飞溅到白小升衣服上。那只厚重的瓷盆撞在桌子上,落在地上,粉碎四溅。
场面热闹,却没有伤到白小升分毫。
白小升放下手机,不动声色看着那失手时甚至还面带狞笑的胖子。
白人胖子在白小升注视下,笑容一点点落下去,最终强笑道,“这是个意外,你信吗。”
白小升焉能相信,刚刚这胖子砸自己可是又准又狠,要不是自己从窗户映出的影子瞧见了,就白挨了这下子。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故意砸我?”白小升眼神微眯,冷冷道。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白小升回身望去,从自己进来的侧门,又进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个亚洲人,气势汹汹,身后跟着个穿着黑色机车服的男人,还有两个工人装扮的人。
再后面,还有七八个人。
为首那人脸色难看的像是吃了屎,阴沉沉看着白小升,手里握着一把刀。
“看来,还真是有预谋的。”白小升瞥了眼身后的胖子,又瞥了这般人冷声道。
“你明白也无用,今天你必须要住院!”玉太冷声道。
这个该死的目标,差点砸了他们饭碗!
这单必须完成,哪怕动粗,事后伪装成帮会斗殴也就是了。
“看样子你们预谋已久。”白小升看了眼餐厅外,沉声道,“按说我在这里没有仇家,请我来的是布兰琪,她似乎也没有理由害我。她跟我说罗勒帮她安排了一下,那我想……今天这个局是罗勒先生布下的吧。”
白小升看向那群人身后,“罗勒先生在这里吗,出来见一见吧。”
玉太那些人顿时脸色难看。
白小升又唤了两声,只见人群后绕出来一个戴着诺大墨镜的男人。
那人走出来时,摘掉墨镜,正是罗勒。
终究罗勒也耐不住想来看看,哪成想这个白小升比鬼还精,居然分秒猜出了他是幕后捣鬼的。
不过,也无妨了。
这店里的监控都拆了,白小升没有证据又奈他如何。
“白小升先生,这个事嘛,你也不能全怨我,你也知道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坏了董事局的好事,我们只能请你去住几个月的院,不会要你的命。”罗勒笑道。
他想象中,白小升会生气,不过现实中,白小升却没有,反倒扬起了手,翻转手机对着罗勒。
罗勒见状,笑容一滞,“你在干什么?”
“录像。”白小升道,“刚刚你说董事局要对我下杀手的话,我都录下了。”
罗勒脸色骤然一变。
“在加南德,被控一级谋杀是个什么罪过?”白小升问道。
罗勒心中一凛,赶紧道,“我没说我们要谋杀你,只说要你去住几个月的院。”
“那就是蓄意伤害,好。”白小升笑道,“刚刚没录,这几句录得很清楚。”
“你耍我!”
罗勒气息一滞,恨的咬牙,扭脸对玉太道,“去把他的手机抢过来!”
玉太阴着脸顿时点头,却发现白小升手机对着他。
玉太刚上前一步,白小升便喝了一声,“等等!”
玉太不明所以,狐疑停下脚步,却迟迟不见白小升说第二句话。
随后,他们看到白小升收了手机,“可以了,刚刚我传到了网上,你们就是砸了我的手机,也没用了。”
罗勒、玉太顿时头痛无比。
这个男人,怎么会这般狡猾!
罗勒止不住嘶吼道,“给我废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