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他從地獄裏來 顧南西-378:安全期(一更分享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
这是条。
姜灼没说什么,自己重新切了一根。
晚饭结束后,八点多。
回到家,戎黎把在姜灼家拍的照片给徐檀兮看:“杳杳,这是什么?”
是他切的胡萝卜。
“胡萝卜。”
戎黎又问:“是胡萝卜丝还是胡萝卜条?”
徐檀兮没有立刻回答,思考了过后:“胡萝卜丝。”
“我厨艺好吗?”
她表情很诚恳:“嗯。。”
这就是原因——戎黎对自己厨艺和刀功蜜汁自信的原因。
戎黎又把照片发给了程及。
程及微信发了个问号过来。
戎黎:【这是什么?】
程及:【你脑子抽了?】
戎黎:【是什么?】
程及:【胡萝卜】
戎黎:【是胡萝卜丝】
程及:【呵】
程及:【这是胡萝卜棍】
程及:【你切的?】
程及:【挺粗壮的嘛】
戎黎找到资料设置,随后删除好友。
对面沙发上,戎关关四脚朝天地躺着,蔫儿蔫儿地喊:“嫂嫂。”
徐檀兮正在泡茶:“怎么了?”
戎关关抱着圆滚滚的肚子,有气无力:“我吃撑了。”
重生之娱乐圈枭雄 断水歌
徐檀兮放下茶壶过来,蹲下来摸了摸他的肚子:“很不舒服吗?”
“嗯。”
她去拿消食片。
戎黎抱着手走过来,看着沙发上的那一坨,表情非常嫌弃:“谁让你吃那么多。”
那一坨哼哼唧唧:“姜灼哥哥家的饭太好吃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戎黎死亡俯视:“我做的饭不好吃吗?”
“戎一坨”乌溜溜的眼睛眨啊眨,突然坐起来,指着窗户惊呼:“哥哥快看,有流星!”
戎黎眼睫毛都没动一下。
“戎一坨”在窗户和哥哥之间来回瞄了几眼,默默地趴回了沙发上。
徐檀兮拿了药过来。
“戎一坨”吃完药,打算继续瘫着。
戎黎踢了踢他的鞋子:“起来,跟我出去走两圈。”
“戎一坨”爬起来:“哦。”
九点多,徐檀兮洗漱完进房。
戎黎放下手机,去拿吹风机,给她吹头发的动作很熟练。
吹风机呼呼作响,耳边掠过的风是温的。
“我想去报个烹饪班。”
今天晚上姜灼做了一桌子的菜。
徐檀兮心想,她家先生可能是被打击到了,于是她安慰说:“你厨艺已经很好了。”
戎黎把风调小一档:“也就你说我厨艺好。”
徐檀兮转过身去,手环在他腰上,仰起头迎着他的目光,眼里有一汀温柔的江南雨:“不用专门去报班,周末我有空,我可以教你。”
恶魔的小宠妻 佐少
他想了想:“嗯。”
通常工作日的时候是他做饭,徐檀兮周末做得多一点。他吃东西不挑,只要是荤的就好,厨艺嘛,很一般。
超级神人 海洋哭绿我的心
他把吹风机关掉,放进梳妆台的抽屉里。
这两天,南城很热。
徐檀兮在地上铺了她喜欢的毯子,绣有青鸟和鱼,他把她抱起来,放到毯子上。
“去床上。”
戎黎摇头:“在这。”
他这个人,不喜欢规规矩矩,徐檀兮那点古板的性子都被他磨没了。
“杳杳。”
“嗯。”
戎黎怕她着凉,拿了条毯子盖在她身上,让她坐着。
他突然停下:“好像破了。”
她面红似桃花,也不说话,只是那双眼睛会说话,说的全是情话。
戎黎换了一个,继续。
很久之后,他抱她去床上:“我刚刚弄进去了。”
她有些困:“没有关系,是安全期。”
窗外,满天都是星辰。
次日是六一儿童节,晴天。
徐檀兮一开门就看见了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的戎关关,衣服也穿好了,穿的是学校发的演出服,一套绿色的小西装,可可爱爱的。
徐檀兮走过去:“早啊关关。”
“早。”戎关关在小西装外面还系了红领巾,但他不会系,打了个很丑的结。
徐檀兮给他解开,重新系好:“怎么起这么早啊?”
戎关关超级开心:“今天是六一儿童节。”
徐檀兮笑了笑:“节日快乐。”她从口袋里“变”出一个小公仔来,“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是一只手工做的小恐龙。
戎关关惊叹:“哇!好漂亮。”他接过礼物,啵的一口亲在徐檀兮脸上,“谢谢嫂嫂。”
“不用谢。”他头上翘了一缕呆毛,徐檀兮轻轻给他压了压,“刷牙了吗?”
“刷了,脸没有洗,我不敢自己放热水。”
哥哥说了,不可以碰热水和电器。
徐檀兮摸摸他的头:“好乖。”她牵着他,“走,我们去洗脸。”
他把小恐龙挂在西装的扣子上面:“哥哥怎么还不起?”
“还很早,等会儿再叫他起来。”
平常早饭都在外面吃,昨天下午孟满慈送了腌制小菜和鸡蛋过来,徐檀兮晚上准备好了红豆,用高压锅定了时,早上煮了一锅红豆粥。
戎黎七点四十五起的,徐檀兮已经煮好鸡蛋了。
他在刷牙,戎关关蹦跶过去。
“哥哥,哥哥。”
“干嘛?”
戎关关转了个圈圈:“我的衣服好看吗?”
好丑。
绿色丑爆了。
戎黎不走心地、敷衍地回:“嗯。”
“今天我要唱两首歌。”戎关关竖起两根手指,期待地看着戎黎。
戎黎把牙膏沫吐掉:“加油。”
戎关关好兴奋:“嗯!”他高兴地炫耀,“哥哥你看,嫂嫂送我的礼物。”
戎黎从镜子里瞥了一眼。
他觉得徐檀兮有点偏心,五一劳动节给戎关关送了礼物,他没有,六一儿童节给戎关关送了礼物,他还是没有。
“出去,别在这里碍事。”
戎关关快乐得像只小鸡:“好~”
吃完早饭,徐檀兮在房间里化妆。
门关着,戎关关不敢进去,在外面嚷嚷:“好了没,嫂嫂?”
徐檀兮把耳环戴上:“好了。”
戎黎过来,把戎关关拎走:“催什么催,一边呆着。”
出房门之前,徐檀兮把包包里的药瓶拿出来,放进抽屉里。
那是黄文珊医生开给她的药。
她昨晚没有吃避孕药,那别的药暂时也不能吃了,万一怀孕了,药物对胎儿不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