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bas玄幻小說 第九星門 愛下-第二百四十九章 坐山觀虎鬥-894k2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凌逸跟散步似的往车阳泓那群人藏匿方向走去.
一共也就一公里的路,即便是在这深山老林,也用不了多久。
当车阳泓这边一群人感知到凌逸过来的瞬间,所有人全都紧张起来!
也激动起来!
他来了!
他真的来了!
他……他来干什么呀?
各种念头在这群人心中生出。
唯有车阳泓最兴奋!
你终于忍不住了吗?
老子不上你的当,你就自己亲自过来当诱饵了?
很好!
你够有胆!
爷今天就让你明白,在修行界,境界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顶级的法器!
一张画卷,刹那间自车阳泓身上飞出,朝着凌逸直接覆盖过去!
爆发出一股恢弘气息,那气息瞬间遮天蔽日!
外面的观众席上,无数人在这一刻发出一声惊呼。
“山河图!”
“是山河图!”
“太初竟然把这件宝物给了车阳泓?”
“那真是山河图吗?”
所有人议论纷纷,面上全都露出无比震撼的表情。
山河图,修行界兵器谱排名第十!
隶属太初。
制作者不详。
它也是兵器谱前十当中,唯一一件不是兵器形状的的法器!
修行界兵器谱,排名第一的是玄阳刀,第二惊鸿剑,第三夺魂枪,第四寒冰戟,第五如意棍,第六冰魄矛,第七乾坤令,第八裁决杖,第九幽冥斧,第十山河图。
之所以被排进兵器谱,主要是因为山河图虽然像是一幅画,但却是妥妥的攻击型武器!
凶悍无比!
拥有着极高的杀伤性!
人被困在里面之后,几乎不可能从中挣脱。
山河图内就如同绝境关一样,各种可怕的攻击应有尽有,只多不少。
只要被收进去,基本都会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能在山河图中逃走的人,从古至今,少之又少。
作为太初的镇教之宝,山河图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出世了。
所以人们都有些不敢相信,车阳泓竟然能把它带在身上,难道说太初负责掌管山河图的人护短到这种地步了么?
即便车阳泓无法催动山河图的全部威力,但这东西……太凶了!
谁敢保证车阳泓拿着这东西只攻击凌逸一人?
就不怕把事情闹得太大,回头无法收场吗?
现在考虑这些已经没有意义,所有观众,眼睛都一眨不眨,看着密林中的凌逸那里。
都想知道,这位年轻的六冠王,到底能不能逃过山河图的攻击。
山河图横空。
一股磅礴吸力,朝凌逸笼罩过来。
作为兵器谱排名前十的兵器,山河图自有它独到之处。
散发出的气息无比骇人!
仿佛真的有一片山河,瞬间向着凌逸镇压过来。
同时那股吸力巨大无匹,就像是一个恐怖的漩涡,要将凌逸彻底卷进图内。
车阳泓在这一刻,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你不是牛逼吗?
你不是霸道吗?
你不是无所畏惧谁都敢惹吗?
今天就让你尝尝绝望的滋味!
至少要将你关进山河图一个时辰!
等你彻底废掉,再放你出来。
让你瘫成一滩烂泥跪在我面前求饶!
我再一脸仁慈放你一条狗命!
到时候,所有人都得赞一声——车公子仁慈,车公子大气!
哎!
要的就是这感觉!
嗖!
凌逸毫无悬念的被吸进山河图。
看台上那些观众顷刻间发出一片哗然。
全都被惊呆了!
秦玖月跟金姐全都呆在那里,浑身冰冷!
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雷霆和阿星那群人也都懵了。
听着耳中传来的阵阵惊呼声,他们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凌公子……居然真的被收进去了!
天呐!
出大事了!
就连坐在包厢中的董长天和蔡颖,也都忍不住站起身来。
蔡颖说道:“不行,必须得中止比赛,救凌逸出来!”
包厢中的鸿蒙古教副教主们则都眯起眼睛沉思起来。
蔡颖道:“他是传音玉的制作者,你们私底下各种研究仿制,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进展吧?”
“车阳泓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带山河图这种凶器进入比赛现场,本身就是一件特别过分的事情!虽然他没有违反什么规则,但这件事的结果,却会造成八大古教的巨大损失!”
老董没有说话,他已经开始行动了!
打算让人叫停这场比赛。
是有些不合规矩。
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凌逸死在那里!
相信就连太初那些人,同样也不希望这件事情发生。
如果凌逸真死在这一关,死在车阳泓手上,那么太初也将成为众矢之的。
销售传音玉所带来的巨额利益空缺,谁能填补?
车阳泓这个教主弟子?
别开玩笑了!
把他卖了都不够!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冰冷意念,几乎同时传入八大古教这些高层精神识海——
“不许破坏比赛!”
是星门的人!
而且正是这一次降临修行界,亲自插手的那几个星门中位高权重的大佬!
“完了!”
董长天浑身冰冷,跌坐在椅子上。
蔡颖站在包厢窗边,面色惨白。
那边。
其中一人看着为首的青年问道:“为何不让八大古教叫停比赛?”
为首青年面色冰冷,冷酷的道:“他死在那里最好,反正又不是我们杀的。”
另外两个青年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的心思。
如果凌逸死在车阳泓手上,那么就跟他们这位首领没有任何关系了!
搜魂什么的,都将随着凌逸在比赛中的意外身死而烟消云散。
两个青年看了一眼为首这位,都沉默着,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凌逸若是这样死了,对他们来说,也的确是个不错的结果。
其实现在最紧张的人,就是太初古教的几个副教主。
他们将山河图交给车阳泓的时候,也曾反复警告,千万不要杀了凌逸。
给他个教训就可以。
不然太初将同时面对另外七大古教的怒火。
再怎么有底气,也承受不起。
此时。
赛场中。
山河图内。
凌逸一进来,就遭遇了恐怖的攻击。
天塌地陷,陨石岩浆。
远处有恐怖远古凶兽,天空有凶残猛禽……
说起来,这攻击的级别,远超过之前绝境关的强度。
但凌逸也在刹那间爆发出全部战力!
他手上拎着玄阳刀,在这山河图内大开杀戒!
刀光山水间,凶兽猛禽怒吼连连。
陨石被击碎,岩浆掀起滔天巨浪!
外面。
车阳泓一脸傲然的看着眼前漂浮着的山河图。
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凌逸,你不是厉害吗?
六冠王!
威风的要命!
接二连三的羞辱于我,来,出来!
有本事你就出来呀?
让老子看看,你这六冠王到底是不是个水货!
今天我不杀你,但我要彻底废了你!
让你彻彻底底的……变成一个只能制做传音玉的废人!
看看到时候,谁还能护得住你?
八大古教还得感谢我呢!
因为只有你废了,才能彻底沦为八大古教的赚钱工具!
背后有了不起的大人物?
呵呵,抱歉,这是比赛中的战斗,是你主动找上门来的!
刀枪无眼,怕死你就别来呀?
跟车阳泓一起的那些人,这会儿脸上也都露出兴奋之色。
凌逸真的没收进山河图了?
那么厉害的六冠王……终于被镇压了吗?
果然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哈哈哈!
真的是太过瘾了!
不管以后会面临什么,但至少现在这一刻,车阳泓这里的气氛是无比欢愉的。
空气中都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所有人都扬眉吐气!
这时,有人突然指着山河图道:“师兄你快看!”
车阳泓漫不经心瞥了一眼,但下一刻,他瞬间呆住。
宛若一幅长画卷的上河图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画卷上的一些小黑点……正在迅速的消失!
那些小黑点,如果放大无数倍看的话,每个都是样子凶猛的可怕凶兽!
是真正的大妖!
境界最差的,都是元神境!
可现在这些代表着里面大妖的小黑点,正一个个快速消失着。
同时画上那些山川大地日月星辰……也正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这怎么可能?”
“不应该是这样啊!”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车阳泓当场就懵了。
他是教主的准关门弟子不假,但他的身份地位,在太初古教也并不是最顶级!
他的教主师父光亲传弟子就十几个,子嗣当中,儿子就有几十个!
更别说太初古教还有大量副教主,太上长老,长老会成员,普通长老,外门长老……
他在太初有名气不假,人们也愿意给他面子也不假,但真要论身份排名,他怕是连前一百都很难排进!
如果山河图在他手上发生意外……车阳泓已经有些不敢去想自己回头会面临什么了。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山河图上面的小黑点,已经没了几十个!
车阳泓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恐惧,运行法力,试图将凌逸给扔出来!
可一试之下才突然发现,山河图跟他之间的联系……竟然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微弱!
双方之间的联系像是要被人硬生生给切断一般!
冷汗当场就顺着车阳泓额头上流淌下来。
他的脸色也变得一片惨白。
下一刻,山河图竟然飞走了。
他眼睁睁看着山河图化作一道光,破空而去!
任凭车阳泓怎么用法力驱使,山河图都没有给他半点回应!
“追!”
“一定要把它给我追回来!”
车阳泓嘶吼着,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变形了。
恐惧到极致!
但就在这时,山河图又一下子飞回来。
跟车阳泓之间几乎断掉的联系,又变强几分。
这是宝物的自我救赎!
车阳泓脸上露出喜色,疯狂催动法力,咆哮道:“凌逸,我一定要炼死你!”
只是下一刻,他与山河图之间的联系,再次被中断。
很显然,有人正在跟他争夺这件至宝!
山河图内。
尸骨遍地。
各种恐怖的凶兽,在凌逸面前几乎无一合之敌。
凌逸手中的玄阳刀上,释放着无尽的杀机。
一些可怕的凶兽正从远方冲来,但在感知到玄阳刀散发出的气息之后,全都止步不前。
如果凌逸愿意,他现在甚至可以一刀劈开这山河图,从里面从容走出来。
但他并没有这样做。
玄阳刀,还没到真正面世的时候。
凌逸通过妖女这些年传给他的各种知识,用最短时间切断了山河图跟车阳泓之间那微弱的联系。
但想要收服这件兵器谱第十的“兵器”,还是有很大难度的。
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
一件神兵,通常都存在着器灵。
这张山河图也不例外。
当凌逸驾驭着它逃走的时候,这张山河图的器灵其实是拒绝的。
所以它挣扎着又飞了回来。
而且还在疯狂的排斥着凌逸,要将他给赶出去!
因为这位简直就是个强盗!
不但在山河图内大开杀戒大搞破坏,他特么竟然还在往自己储物世界里搬运大山!
这可把山河图的器灵给“吓”坏了,无论如何,也要赶走这个强盗。
身为兵器谱前十的顶级法器,山河图自身的威力还是相当可怕的。
凌逸终究没能镇压住它,直接被山河图器灵从里面驱逐出来。
化作一道残影,破空而去。
凌逸心里多少有些遗憾,如果他能公开亮出玄阳刀,这张山河图今天几乎不可能逃出他手心。
但没办法,他的玄阳古教少主身份,同样不适合现在为人所知。
虽然成功将那可怕的小贼赶出去,但山河图却受损严重!
想要彻底恢复过来,至少需要几十上百年的重新祭炼和积累。
车阳泓看着失而复得的山河图,差点喜极而泣。
这要真让凌逸抢走了山河图,他以后在太初古教的好日子怕是也要到头了。
看着出现在他面前展开的画卷,车阳泓感到庆幸的同时,也心疼不已。
这么一会儿功夫,凌逸不知道在里面搞了多少破坏。
死了一大群恐怖凶兽自不必多说,日月星辰也破碎了十分之一。
关键是那里面的巨大山峰,有好几座彻底消失了!
车阳泓甚至不知道那些山去哪了。
如果他是坐在场外全程看了比赛的观众,那么一定就会知道那些山去哪儿了。
“师兄,咱们的山河图没事吧?”
有人走过来关心。
车阳泓面色难看的点点头,咬牙道:“没想到这畜生竟然如此狡诈,让他给逃了!”
真的是逃了那么简单?
这些太初古教的弟子全都沉默着。
山河图上的变化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但没人揭穿他。
发生这种事,他们这些人也是难辞其咎。
谁能想到那凌逸如此凶残?
山河图都困不住他!
车阳泓更是头大如斗,兵器谱前十的神兵都不行,他也已是技穷。
尽管不愿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凌逸真是太可怕了。!
“咱们走!”车阳泓恨恨说道。
可就在下一刻,四面八方……霍地升起一座巨大法阵!
地脉力量翻涌,天空杀气交织。
直接将他们这群人困在里面。
车阳泓气得一口鲜血喷出来,仰天怒吼:“凌逸狗贼,我与你不共戴天!”
轰隆隆!
法阵内传来隆隆巨响。
那攻击,可是一点不含糊。
凌逸这会儿,坐在一颗上万米高的参天古树树梢上。
正极目远眺,看着那道飞快移动的红色光芒。
也不知那头彩到底是个什么宝物。
凌逸心中暗道,要是能弄到自己手上,肯定想办法先把那红光干掉。
雷火古教的潘树新,定神古教张东峰,莲花古教的栾杰等人此刻正聚在一起,同样也在远远的看着那到红光的方向。
“诸位,我的想法是,这一关的头彩,最终只能落在我们八大古教手里。”
张东峰看着另外几人说道:“别人想拿,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我提议,先把八大古教之外的人,全部打出局!”
“剩下的事情,就是我们内部解决了。”
“我同意。”潘树新点点头。
“我也没问题。”栾杰随后表态。
“行吧,我也不希望这一关的冠军再度旁落,不管是谁,都只能是我八大古教中人才行。”北冥古教的龙晨宇也表态了。
“我们去找廉众,跟他把这件事情说清楚,相信他也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张东峰看着这些人说道。
随后,这群年轻的古教弟子,很快联起手来。
围剿那些教门、顶级大宗门弟子。
一开始双方还都算克制。
一场比赛而已,还犯不着分出生死。
但问题是,人太多了!
真的太多了!
俗话说人一上百形形色色。
双方加起来足有五六千人!
总会有一些性格强势的、容易犯浑的……交手之中不分轻重。
伤亡很快出现。
死了人,身边的同门、好友自然不答应。
于是,一场几乎是必然的,激烈的,很有代表性的混战……就此展开!
那些教门和宗门弟子没人选择坐以待毙,数千人联合在一起,跟这群古教弟子展开殊死搏杀。
到这种时候,头彩的那枚铜钱……反倒没那么重要了!
一名来自教门的教主公子持着那枚铜钱,在无数人的保护之下,疯狂刷着古教弟子的法器。
双方很快就杀红了眼。
年轻人本就热血冲动,打到这种程度,也全都打出了真火,更严重的伤亡……很快就出现了!
古教弟子虽然装备更加精良,修行的法也更加高深,但真打起来,搏命之下,他们的优势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更谈不上什么压倒性优势。
而这一幕,正是很多人喜闻乐见的。
外面的观众席上,很快变得沉默下来。
这种恐怖的杀戮,让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反观凌逸,却一直在那看着热闹。
就差在高高的树梢上搭个帐篷,坐山观虎斗。
这一幕同样令无数人感到无语。
之前的六连冠,可以说是凌逸综合能力太强大。
无论哪种职业,都远超这群同龄人。
但这第七关,凌逸却再次表现出远超同龄人的智慧。
无数人都想孤立他。
包括那些教门和宗门弟子。
没人希望他继续夺取单关冠军,更不想他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成为这届修行界大会的总冠军。
能出现在这片战场上,哪个在自己师门不是一朵红花?
谁愿意甘当绿叶?
可谁能想到,最后啥事儿没有的人,依然还是凌逸!
车阳泓简直就一笑话!
躲在密林中忍受着潮湿和闷热,地底蛆虫般藏了一个多月,被凌逸找上门来之后,祭出山河图都不管用!
虽然没人知道山河图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
兵器谱排名第十的山河图,无法奈何凌逸这个年轻天骄!
不仅如此,还被凌逸反手狠狠算计了一道,现在还被困在那法阵中不得自由。
凌逸就坐在那看热闹,看着形成两大阵营的小世界里打死打生。
至于车阳泓,他根本懒得去关注。
因为就算这一仗打完,第七关彻底尘埃落定,他也别想从那法阵中逃出来!
从年龄上来说,凌逸跟这群年轻人没有多大区别,大家都是同龄人。
但从综合实力上来说,让他参加十关赛,简直就是欺负人!
妖女亲自调教出来的蓝银,对上这群人,是真正的降维打击!
所以就算这是一场不限年龄不限境界的比赛,凌逸同样可以夺取令人瞩目的好成绩!
那些宗门和教门的人再次抗议。
八大古教内部同样也有很多人在抗议!
都觉得这场比赛已经彻底变味了。
然而此时此刻,已经没人能阻止这场乱斗了。
除非有大能打破规矩,进入到小世界,把所有人一块给镇压了。
若是那样,那这场修行界大会,也将成为彻头彻尾的笑话。
更别说那三个来自星门的大佬也不允许他们这样做!
所以截止到目前,所有人全都只能看着。
这一战,一口气打了快一个月。
双方的伤亡都已经过千!
所有人几乎都打到山穷水尽了。
再强大的年轻天骄,身上有再多的顶级资源,也几乎都打光了。
这时候,凌逸终于从藏身之地走出来。
都这样了,不去捡个便宜,对得起双方这一个来月的战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