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f8m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左道傾天 ptt-第一百一十八章 當年雲端擎天柱,不敵紅塵一萬元!【第二更!】相伴-7fd3k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所以左小多虽然明知道这两个人只是普通人,就只是被派出来干活的小角色,却还是忍不住脾气。
甚至,刚才那一瞬间的杀机,非是虚妄,而是想要付诸行动的!
却终究忍住了,自己可以不露形迹,但石奶奶却难免殃及池鱼,那可不是自己所愿见的!
舆论杀人如刀!
就这么满大街刷大字,想要逼死一个本身就对这个世界没有多少留恋的人,绝对是生死路上的巨大推手,效果立竿见影,显而易见。
左小多再转了几圈,又发现了几处已经写好的标语,尽数毁得干干净净。
然后一路找到了那位‘主任’的家里。
当着一家人的面,径自踹门而入,一把揪住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狞笑道:“孙主任是吧?去年在我们辉煌天玩了姑娘,还没给钱呢,你想要欠到什么时候?拿钱!”
中年男子一脸惊讶愤怒:“我没有!你……你是什么人?私闯民宅可是犯法的!”
啪的一巴掌打在脸上,左小多恶狠狠道:“你要是给钱我能闯你家?赶紧拿钱!现在是利滚利,已经是三百万星元币的账!今天拿不出来,老子就要了你全家的命抵数!”
“什么三百万,老子不知道!你找错人了!”孙主任又气又怒又怕,勉力辩解。
一侧,他的老婆却是满脸的狐疑,若有所思,他儿子则是呆若木鸡,手足无措。
“不拿钱也行,我就问你一件事,照实说了就放过你。”
左小多凑在孙主任脸上,低声的,一字一句的道:“那些外面的标语……是谁让你干的?你收了什么好处?”
……
十分钟后。
左小多走出孙主任的家。
一脸的愤怒,满心的愤懑。
事情很简单,早在十几年前,孙主任就被一个人找到,让他每年都要刷这种标语,一年最少刷五十条!
为相应的代价则是,一年一万星元币。
只是刷五十条标语,就能得到一万星元币,这笔钱简直是不要来得太容易。
孙主任根本什么都不想,就直接答应了。
他已经连续刷了十三年!
“你可知道为什么刷?”
“知道,为了恶心那个老太太。”
“那个老太太是谁?”
“潜龙高武石副校长的夫人。”
“石副校长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刷?”
“一年一万……”
就这么简单。
“你这么做知道会逼死人么?”
“……知道。”
“人家与你有仇?”
“没有。”
“那是为什么?”
“……一年一万。”
“那人是谁?”
“……不认识。”
“长什么样子?”
“瘦瘦高高的……只见过一次,以后人家就不来了,已经过去十几年了,不过钱每年都给得痛快……”
“不来你还刷?”
“有时候刷得少了对方会来个电话询问……”
“那人的电话号码呢?”
“在这里……这几个都是,但我打回去都是打不通的,应该是用过就丢的。”
“就为了一年一万?”
“……是。”
“你猜猜,是这个人敢杀了你全家,还是我敢?”
“你。”
“你凭良心说,知不知道这位老太太是冤枉的?”
“……这……”
“知不知道?!”
“……知道。”
“知道你还刷?”
“……一年一万……大侠,我家贫困……”
一股火气猛然冲上来,左小多只感觉脑袋嗡嗡的,险些就控制不住当场屠杀!
但这,在茫茫没有线索的现在,居然是唯一的一条线。
左小多将杀机又按捺了下去。
“以后还刷不刷?”
“不敢了不敢了。”
以左小多的手段,这位孙主任很快就怂了,彻底的怂了。
尤其是左小多掐住他儿子喉咙提在半空已经掐的没气的时候,孙主任问什么答什么,痛快得很。
左小多走在路上,只感觉到从心底升起难以言喻的悲凉。
悲哀。
一年一万。
就可以用这种手段,残忍的往这个孤寡可怜的老太太身上不断的增加压力,一直到压死!
一年一万,就可以逼死一个云端高手!
逼死一个桃李满天下的校长的遗孀,一个付出了毕生精力教学生的老师的性命!
武者不可以对普通人出手,但是普通人就可以肆无忌惮吗?
这个号称以武者为尊的世界,何其荒谬!
左小多阴沉着脸,摇晃着空间戒指。
这里面,装进来了孙主任家里,所有的值钱的东西!包括所有电器,家具,以及毕生积蓄!
左小多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放过孙主任一家人!
“你全拿走了,我们家可怎么过?我还有老婆孩子……孩子还要上学……”
那位孙主任声泪俱下,涕泪横流,跪倒在地,苦苦哀求。
但是左小多心硬如铁,毫不动容。
“你如何养你的老婆孩子,管我鸟事!老子就是个抢劫的!难道还要给你扶贫一二?”
左小多扬长而去。
线索,已经有的。
几个手机号,固然是一次性的,用过一次就弃之不用了。
但只要是用过的,仍旧有蛛丝马迹可循,就有继续调查的方向。
一共五个手机号,打了五次。
其中四个号码,只有一个来自丰海城本地,另外四个,全部都来自于……上京!
上京!
左小多抿起了嘴唇,这事儿,是真的露出来端倪了?
还是对方在故布疑阵?
故意将调查人的目光引到上京呢?
不管了。
等试炼完了之后再来看后续,石奶奶这边若是还会继续遭遇麻烦的话,索性就将这个什么主任人间蒸发了吧……
多大点事。
石奶奶那么高的修为,一直不动手,不外就是太老实,太碍于自己的身份了。
而人家欺负的,就是你这份老实,就是你的自重身份。
左小多对此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
老实?有屁用!
谁敢这么整我试试?
真当老子不敢杀你们全家吗?!
站在街口。
看着刚刚被自己铲平的墙皮,看着地上撒的大片的颜料。
大红色的染料,在地上一滩,鲜艳刺目。就好像当年石校长洒在战场上的一腔碧血!
看着通往石奶奶家的那条小巷子。
看着四周的人家,神识散发,听着附近的所有的住户,在自己家的谈话……
左小多,这位第一次检测就左道魔心的少年,第一次感觉到了有些茫然。
甚至有些无力的感觉。
他似乎看到了,石校长平静的目光看着这滔滔浊世,平静的目光之后,是逐渐冷漠的心。
也看到了石奶奶瘦削的身体,在无边大海滔天恶浪中,翻翻滚滚,起起伏伏……
她是强者!
她有着一举手就完全荡平身边恶浪的能力,举手投足,就能全部蒸发!
但是那又如何?
无边大海,她如何能扫得干净?
她又怎么忍心去扫?
拼命修炼,努力变强,不就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的和平安乐?好不容易一身修为站在云端,难道要对自己的初心初衷下毒手?
千年以降,数十万学生出自手下,桃李天下的老师啊,如何能做出来灭世之举?……
怎么避免?
……
当年云端擎天柱,不敌红尘一万元。
一生无奈三生泪,一世英雄两心寒!
……
舆论的力量,是如此的让人无力。
“舆论!”
左小多眼中闪着光。
“只是一把刀,别人能用,我也能用!”
掏出电话,给方一诺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边,方一诺都有些迷了。
“这方面,我不懂啊少爷……您要是有这样的机构,让我去威吓管理,收拾的他们服服帖帖,我能做到。但是要我搞起来……我真不行。”
“那你出钱吧。等我试炼完了,就启动!”
“好!”
……
回到别墅,在灭空塔空间里练了一会儿锤,吸收了三十多块上品星魂玉,感觉快要到了压制的时候,也就还差一块上品的量,果断的停止了吸收。
继续练锤。
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李成龙回来了。
“肿肿,对于做个公司控制网络舆论,引导方向,你可有办法?”左小多问道。
“啊?”
李成龙汗道:“老大,这些都不用公司,只要有钱,找到人,就可以做。”
“哦?你懂?”
“略懂。”肿肿很是有些嘚瑟。
“那这事儿……就交给你了。”
左小多凝重道:“无论如何,也要在这方面,有话语权才行。等试炼完了,我们好好操作一下。”
李成龙脸色慎重起来:“左老大,你想清楚,这事儿可是犯忌的。”
左小多斜眼看他。
“咳,试炼完了再说。”李成龙顿时怂了。
“明天就要开始试炼了,我把你的试炼牌拿来了。”
李成龙道。
“这个牌,上面有两个按钮,开始之后,就要按下去下面这个;每次打到了星兽,则是按上面的这个。然后出来的时候,这里面记录的数字,得跟你手中的星兽数目对得上,这是防止出现舞弊的。”
“最后会以星兽内丹数量和品质,来排名次。”
“还是很简单的嘛。”
左小多不以为意:“就这点事儿?”
“这次以个体为单位计数的。”
李成龙道:“也就是说,一个人只能记录一个人的成绩。这其中包含的运气因素将会提升许多。”
“有人遇到的星兽多,有人遇到的就少。”
李成龙道:“这次想要包揽前三……还是有相当难度的,左老大。”
左小多眨眨眼,道:“能抢别人的吗?”
“抢?”李成龙声音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