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1mgt精彩都市言情 匠心討論-493 簡單的考試熱推-lcgqk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今天的考试分成两个步骤,理论知识考试和手工木工操作技能考试。
上午的考试是机考,一个半小时,按理说是在家里自己电脑上完成。但是无论班门这些人还是高小树都没有自己的电脑,而且这次考试安排得非常紧凑,所以他们就约好了今天一起到扬天来,在外面网吧机子上完成机考,再下午一起在扬天进行操作考试。
荣显当然是有电脑的,笔记本台式机平板样样俱全,但一听说一起进网吧上机,他还是非常积极主动地参加了。
扬天附近就有网吧,早上九点本来就人少的时候,班门这帮人的体型又跟普通人不太一样。这样一群大汉突然从门口走进来,围在前台前面,刚刚熬完通宵打着呵欠的前台小弟吓了一大跳,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
结果这一群大汉一个个老老实实地摸出身份证,排在了柜台上,因为大家多少都有点强迫症,排得还有点整齐。
前台小弟摸着脑袋发了会呆,听说他们是来上机考试的,一下子笑了。
“你们很团结啊,一个班一起来。”这里毕竟离扬天很近,以往也不是没有人过来考试,前台小弟很快明白了,带他们去上机。
班门的人对电脑极其不熟悉,小弟挺好心,没有笑话他们,还跟着许问以及荣显一起帮他们开机打开考试页面。
开始考试之后,许问坐在了电脑前面,打开页面,却没有动。
只有他自己能看见,他身边站着一个人,弯着腰,正在专注地看那些考题。
这当然是连天青,从最早开始,他就说了他来考试。
而现在,果然也是他来考的。
这些题目里,有些连天青做起来非常简单——譬如木质材料的种类、性质、用途等等。但有些则不然。
这段时间的学习包括图纸、木质材料、手工木工工作范围和规程、一般数学计算和建筑力学知识、木结构工程的构造概念、防火施工和安全生产要求等等,囊括了现代初级木工的整体体系,其中数学计算和建筑力学知识等等,与连天青以前学习的体系完全不同,他必须得从头开始。
不过这毕竟只是初级,连天青的进展并不慢。考试时间总共一个半小时,他大约用了四十分钟完成了全部试题,口述许问填写提交。
这段时间里许问也没有闲着,每次连天青说出答案之前,许问就先一步得出了结论。
毕竟所处的体系不一样,这方面他还是比连天青擅长得多的。
其实这段时间的学习对他来说也很有意义,这是一次融合、补充与贯通,所学内容里的很多细节,都被他直接应用到了新逢春城的建设里。
提交通过之后,许问就起了身,去看其他人的考试情况。
每个人的题目都是从题库里随机抽取出来的,不完全一样,避免了在一起机考的时候互相抄袭。
许问当然也可以给他们一点帮助,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只是静静地看着,其他人不管是做得很轻松还是满头大汗很苦恼,也都没有向他求助的意思,都准备自己完成。
各人的能力差别在这样的考试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除了许问以外,做得最好最快的不用说就是荣显了,他脑瓜灵活,在学校的时候学习成绩也很好,擅长理论考试。
说起来,这段时间以来,荣显的优势倾向也表现得很突出。
他始终还是更擅长“玩脑子”,设计与变通能力很强。
这段时间他们学的东西其实比初级木工技师要求得更多,譬如刚来没两天,陆老三就带来了一整套鲁班锁给他们玩儿。
荣显表现出了惊人的解锁能力,无论什么锁,怎么复杂,到他手上,一分钟内必定解开。
最了不起的是,了解鲁班锁的原理后,他自己又设计出来几个,做出来让其他人解。
设计并不复杂,但非常巧妙,陆远他们一时间真的被难倒了,半天没解出来,荣显乐得哈哈大笑,得意得不行。
但那一天,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他们开始学习对木料进行进一步的精细加工,一个直接的要求——复制鲁班锁。
鲁班锁其实要求得非常精细,各种配件都必须到位,分毫不差,否则不是拼不上,就是没法移动。
这一项上,高小树就表现得比他出色多了——这也是荣显喊起了“打倒高小树”口号的开始。
其实在许问看来,荣显真的不是动手能力有问题,他就是没有高小树专注。
高小树做起木工来,能一两个小时不挪一下屁股,荣显就不行,很容易就被周围其他事情吸引开注意力了。
但你要说荣显这样完全是坏事吗?
那其实也不是。
这表示他对周围的刺激非常敏感,更容易接收到更多信息。
而且,思想更活跃的人本来也更容易分心,这是一体两面的的事情,不能完全分开来看待。
当然,太过于容易分心肯定也不行,要怎样把握这个度,那必然还是荣显需要做的功课。
同样的,高小树需要在马上动手之前先多想想,也一样有他需要改进的地方。
这两个少年,完全不同的出身、不同的成长经历、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天赋,今天却同样都在这里参加木工考试,想想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
不,不对,除了这两个少年,还有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半步天工,自古延续下来的旧门派传人,想一想,感觉真的太奇妙了……
高小树的题做得比较慢一点,但准确率还是挺高。他以前最棘手的数学和物理相关的题目,如今他也做得很顺利。看来这段时间的寓学于教还是挺有用的。
班门那些人就要稍差一点了,包括陆远在内,每个人都做得很费劲。
不过好在这只是初级木工,题目相对简单,他们要通过也不是问题。只是再往上考,就得再花点工夫了。
许问看了一阵,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转头看连天青,问道:“感觉如何?”
连天青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还在看那些题。
“很有趣,我想看看后面的题目。”他说。
“嗯。”许问点了点头。
即使半步天工,这个世界对他来说也是全新的,有太多东西要看要学。
而连天青显然已经接受了这一切。
下午的考试对他们来说没什么难度。
其实这个时代的木工,已经不仅限于木材的处理,还包括了顶棚、墙体、门扇封口线、五金安装等各项衍生技艺。
这其中涉及到很多新材料与新工艺,但总地来说难度都不大,班门各人都不可避免地接触过,荣显和高小树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倒是连天青从零开始,刷了一波见识。
不过毕竟还是初级的东西,六十分就可以关,难度很低。
只有荣显戴着安全帽,上窜下跳,考得非常积极活跃。他的目标可不只是及时,两项总分相加,他必要超过高小树。
下午的考试中使用了很多新式工具,电钻电锯电动切割机等等。
要熟练使用它们到达传统工具的程度,许问和连天青都费了不少劲。
未来正式开始修复许宅,是完全使用传统工具,古法古修;还是混用现代工具,依照现代标准呢?
后者的话,要如何将传统与现代相结合,达到最好的效果呢?
来往于两个世界,力图将其完全贯通,真的很难,真的很有意思。
百忙之中,许问抬头看天,心情疏阔。
然后,今天的考试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