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wi1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醫品至尊 txt-2459 賢婿鑒賞-mtm6t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可以说,丁宁完全理解慕容君临此时此刻的心情,只是骂他一顿已经足够厚道了。
若是换了是他,自己闺女招呼都不打一个偷偷的嫁了人,别说骂人了,他非得杀人不可。
更何况,慕容家族可是传承了千年的豪门,越是古老的家族,越是遵循古礼。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已经延续了数千年的传统,哪怕是到了当今时代,已经没有那么讲究了,变的更加灵活,更加自主,但任谁结婚,都肯定要征得父母的同意,得到他们的同意和祝福,这是为人最起码的礼貌和孝道,更是做人的本分。
所以,丁宁心里虽然一点都不后悔,但却表现的逆来顺受,虚心的接受慕容君临的怒骂和谴责,身为男人,这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再说,挨顿骂就能和女王姐姐名正言顺的厮守终生,这笔买卖在他看来实在是太值了。
慕容君临乍听消息时,确实是怒火攻心,恨不能把丁宁给生吃活吞了,可骂着骂着,见丁宁一副乖巧认错的样子,突然就洋洋得意起来。
眼前这小子虽然年轻,但本身的实力却深不可测,不但医术好会炼丹,还是俗世第一宗门天泽宗的宗主。
如此身份和成就,换了任何人都恨不得能把闺女嫁给他,还要小心翼翼的看他的脸色,试问这天下,除了自己敢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外,还有谁敢对他这样对他?
这样一想,慕容君临顿时怒火全消,心里反而有些沾沾自喜起来,对丁宁的观感也瞬间好了不少。
易地而处,如果换了他是丁宁,有着这样的身份和实力,别说老丈人了,就算是被亲爹这样辱骂也不能忍啊。
可丁宁却全程不但没有任何恼怒的样子,反而虚心接受他的“批评”,光是这份心性他就自愧不如。
也不怪他这么想,毕竟慕容家族表面上是商贾之家,但本质上却还是武道世家,信奉的也是强者为尊的行事准则。
特别是豪门的环境,注定豪门子弟的血脉亲情观念极为淡薄,家族中当儿子的若是有本事了,当爹的都得笑脸相迎,哪里敢指着鼻子破口大骂啊。
所以,丁宁的表现让他很满意,这样的女婿,有能力不说,还极其有胸襟气度,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他这个岳父,他哪里还好意思不依不饶的继续发火啊。
听到怒骂声戛然而止,丁宁有些不解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暗自纳闷这就结束了,他还以为得骂到半夜呢。
慕容君临想起之前口不择言的说了那么多难听话,难免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干咳一声叹了口气道:“既然木已成舟,说什么也都晚了,既然老天注定如此,就说明嫣然和家主之位无缘,罢了罢了,大不了等我退位时把家主之位交给其他支脉便是。”
“等等,岳父大人,你说什么呢?嫣然本就无疑继承家主之位,但不是还有一笑呢吗?”
丁宁一听这话,恍然明白了慕容君临之前为什么会犹豫不决了,连忙问道。
家主之位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嫣然也没有任何兴趣,但慕容家可是嫣然的娘家,而嫣然却始终希望弟弟一笑能够接任家主之位,他自然要为慕容一笑说话。
“一笑?”
慕容君临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计较这没脸没皮的货竟然改口直接喊他岳父,语气中流露出对这个儿子的浓浓失望之色:“他就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整天不务正业,除了吃喝玩乐外,他还会什么东西。”
“那倒未必,一笑只是年纪小贪玩了点罢了,只要略施手段,他肯定会成为合格的家主继承人的。”
丁宁老气横秋的说道,仿佛他比慕容一笑大了几十岁似的。
但慕容君临却没有任何违和感,心中微微一动,试探着问道:“你有办法?”
尽管心里对此不抱多少希望,但现在女儿是指望不上了,若想把权利留在他这一脉的手里,慕容一笑就是唯一的选择。
“嗯哼,当然,不就是当个家主吗?能有多难?”
丁宁自信满满的道,见慕容君临露出不信之色,这才淡然的道:“反正岳父大人现在春秋鼎盛,再当个十年二十年的家主应该没问题吧。”
“嗯!”
这一点慕容君临没有反驳,虽然他实力无法和丁宁相比,但怎么说也是真武境强者,以他的寿元再当个二三十年的家主自然是轻松自如。
“那就让一笑来天泽宗接受培训吧。”
丁宁虽然是临时起意,但也绝不会放过任何打广告的机会,就以小舅子慕容一笑来开打局面吧。
“培训?什么培训?”
慕容君临满脸懵逼,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岳父大人,我成立天泽宗的初衷并不是想要称王称霸,而是想要把武道发扬光大,从而改变目前武道界传承缺失的局面。”
丁宁脸不红气不喘的为自己编造了一个听上去极为高大上的理由,侃侃而谈自己的设想,让慕容君临听的大感兴趣。
或许是认可了丁宁这个女婿,慕容君临也不藏着掖着,针对丁宁的发展计划畅所欲言的出谋划策,让丁宁深感大有裨益,在心中逐渐完善了整个天泽宗的发展计划。
当然,作为勉强被老丈人接受的女婿,丁宁自然也要好好表现,极为慷慨的表示愿意和慕容家族建立互惠互利的合作伙伴关系。
比如说,慕容家族千年来收集了不少上了年份的珍稀药材和一些稀有罕见的金属甚至是天材地宝,完全可以拿出来跟天泽宗交换所需的丹药或者是灵器灵甲啊。
慕容君临闻言顿时大喜过望,他临时起意改变原计划跟丁宁合作,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意外惊喜。
要知道,慕容家族为了寻找那个宝藏,数百年来不知道探查了多少险地和古遗迹,宝库里堆放着无数药草和稀奇古怪的宝物。
对一个家族来说,宝物再多如果不能转化为实力的话也都是白搭,但苦于家族没有炼丹师和炼器师,只能令宝物蒙尘,任由其躺在家族宝库中睡大觉。
倒不是说他们不想找圣医门和圣剑山庄炼丹炼器。
一是这两大圣门的规矩众所周知,再好的药材和丹药也最多能从他们手里换取地级下品丹药和下品灵器,这种交易极为不对等,慕容家族自然不会愿意做这个冤大头。
二是慕容家族很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尽管他们未必怕了圣门,但担心万一因此而暴露了实力引起奇门和五行遁甲宗的注意,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所以,慕容家族这些年收集来的天材地宝就等于是鸡肋,不但无法将其转化为家族的实力,还要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派专人日夜守护,这也是慕容家族历代高层深感头疼的一件事。
可现在有了丁宁的承诺,那些对家族来说只能珍藏起来的东西能够源源不断的转化为丹药和灵器,大大的提升了家族的实力,这让慕容君临如何能不欣喜若狂。
有了这个互惠互利的条件在,慕容君临看丁宁是越来越顺眼了,兴致勃勃的令人备酒宴,他要和女婿秉烛夜谈。
这态度转变之大,让慕容家的族人们莫名其妙,不知道两人谈了什么,竟然让慕容君临如此兴高采烈。
但家主能够跟丁宁相谈甚欢,慕容族人也是喜闻乐见,毕竟丁宁现在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神医,同时还是俗世第一宗门的宗主,慕容家族能够和天泽宗交好,对慕容家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丁宁好不容易讨得老丈人的欢心,哪里会不给他面子,姿态放的很低,但一口一个岳父大人把慕容君临喊的是眉开眼笑。
此时此刻,在得到丁宁会把慕容一笑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家主保证后,慕容君临内心的芥蒂尽去,一口一个贤婿喊的是如此亲热而随意。
让丁宁暗自叹息,果然,这世上没有永恒的敌人或者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的。
这老丈人之前还骂的他狗血喷头呢,在见到利益后却态度大变,不但打心眼里接受了他这个女婿。还压根不在乎他有很多个女人。
这让他既有些心疼慕容嫣然有这样一个利益至上的爹,又暗自庆幸她爹幸好是这样的人,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搞定这个老丈人。
慕容君临的酒量不俗,但在丁宁孝顺的高浓度灵谷酒下,也不胜酒意,不一会儿功夫就醉的不省人事,就那还眼睛发直的大喊着“来,贤婿,咱们干。”
把老丈人灌醉,脚步踉跄的走出迎宾楼拒绝慕容族人热情的相送后,醉眼惺忪的丁宁才精神一振,目光清明,哪里还有一点喝醉的模样。
“终于搞定一个。”
丁宁如释重负般的长舒了口气,解脱般的轻松自语道。
随即想起还有大把的丈母娘丈母爹之类的等着他挨个去搞定,他的脸上就忍不住露出苦笑。
诸多女人中,慕容君临算是比较难搞定的一个,但却绝不是最难搞定的那一个。
杜总督家、温家、萧家、赵家、沈家、高丽李恩熙家、亚特兰蒂斯的安琪尔家……
就如同一座座大山压在他的头上,等着他挨个想办法去说服去解决去摆平。
特别是萧诺的父亲,这个从小就和老爹为订下婚约的老丈人,才是最让他心虚和无法面对的那一个。
没办法,谁让他垂涎小白虎把萧颜也给吃了呢,至今为止,他都没敢跟老爹坦白和萧颜也有一腿,不然,估计老妈都拦不住老爹打断他的腿。
“哎!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丁宁苦中作乐,摇头晃脑的风骚了一把,一摇三晃的向自己的临时住处走去。
走了半天,丁宁猛然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喊道:“狼奎。”
“少爷,我在。”
狼奎跟幽灵似的悄然浮现,让丁宁哭笑不得的揶揄道:“要不是知道你是疾风狼族,我都怀疑你变异成幽灵豹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