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qjow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美食從和麪開始 ptt-第1257章 老孟來送禮了鑒賞-698up

美食從和麪開始
小說推薦美食從和麪開始
原本是徐拙偷吃,于可可带着小跟班熊仔过来兴师问罪的。
但是经过徐拙一番演绎之后,却成了辛辛苦苦为爱人做油泼黄河大鲤鱼却惨遭误会的受害者形象。
虽然徐拙演不管秀不秀演技,这条鱼都有点保不住。
但是这一番操作之后,于可可就从抓男人偷吃变成了心怀愧疚,从这点来说,还是不亏的。
毕竟店里那么多鲤鱼,他回去后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而让于可可这丫头心怀愧疚的事情却不是很多。
比如这丫头每天晚上都信誓旦旦的要减肥,但每天晚上都管不住嘴吃很多东西,原本这事儿是她自己的不对,但最后却全都怪到了徐拙头上。
女人嘛,根本不能讲道理的。
所以能让于可可低头一次,徐拙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回到店里,冯卫国开始督促郭兴旺继续练习厨艺,而徐拙则是一头扎进厨房,开始忙着干活儿。
袁康已经在酒楼开始了大刀阔斧的人事改革,大概率会清理掉一批服务员,这种时候店里往往会人心惶惶的。
毕竟新官上任,又要辞退一些员工,难免会让很多人心理慌乱。
而徐拙能呆在店里的话,能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而且他呆在店里也是一种对袁康支撑的态度。
这样能够避免有人趁机浑水摸鱼搞事情,也能聆听店里这些员工的声音。
比如袁康在进行这些改革的时候,若有不妥的地方,他在后厨就能听到,不会让袁康一意孤行。
至于其他方面,徐拙完全放权,袁康在店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都不会过问。
在后厨忙到天黑的时候,徐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厨房走出来。
这会儿晚高峰已经到来,他跟相熟的那些食客打个招呼,把衣服换掉,然后去厨房随便拿了一些食材之后,便准备回家休息。
今晚得早点回去,毕竟自家媳妇儿有了愧疚之心,所以得好好利用一下。
比如让她伺候自己洗澡,比如让她给自己捶腿。
反正能做的时候很多,这种机会不常见,徐拙打算好好利用一下。
到家之后,于可可已经回来了,正在拿着逗猫棒溜熊仔。
熊仔白天在公司睡的时间不短,所以这会儿要尽可能让它活动一下,最好让它能跑累一点,这样晚上才不会蹦迪。
刚开始养猫的时候,徐拙和于可可不懂这些,但是现在,养猫的知识日益丰富,也越来越懂猫。
以前熊仔叫唤一声,两人只觉得柔柔的很可爱。
而现在能从它的声音中分辨出到底是在撒娇,还是饿了,还是想上厕所,亦或者是骂骂咧咧的在骂人。
见到徐拙回来,于可可立马凑了过来:“今晚我们吃什么吖?我好饿饿,我明天再减肥好不好?”
又是这话,等明早又该埋怨我做吃的了。
徐拙轻轻叹了口气,对这丫头的套路已经非常门儿清。
今天徐拙从店里带来了一块里脊肉,打算炸酥肉吃,因为他今晚想看电影,热乎乎的酥肉配上家里的其他小零食,再来上一大杯加冰的可乐,妥妥的又是完美的一餐。
但徐拙还没说出口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掏出来一看,是老孟打来的电话。
“徐拙,你晚上吃饭了没?没吃饭的话,我想跟佳佳找你吃火锅去,就咱们自己做,你觉得咋样?”
嗯?
这货怎么想起吃火锅了?
不过既然老孟提出来了,徐拙也没拒绝,毕竟是自己的老同学,关系这么好,想吃就来呗。
他说道:“那行啊,我跟可可确实还没吃呢,你们来吧,我正好去门口买点菜。”
家里的这点菜,还不够老孟一个人吃呢,所以还是去门口买点比较好,正好再买点火锅丸子豆腐豆皮什么的涮菜,丰富一下今晚的菜品。
毕竟光青菜和肉类的话,实在是太单一了。
而且女孩子们也不爱吃这些啊,她们就喜欢吃那些稀奇古怪不咋健康的食物。
徐拙刚准备挂断,老孟便说道:“不用买不用买,我来的时候带了,这会儿正在你们楼下呢,你把楼门给我开一下就行。”
哎哟,这是准备搞突然袭击吗?
幸好回家之后没让自家媳妇儿换女仆装,不然还闹出笑话呢。
徐拙挂断电话,这时候楼宇安全门的门铃也响了。
徐拙按下开门键,然后冲于可可说道:“老孟和郑佳来找咱们吃火锅,估计有啥事儿商量。”
于可可沉吟片刻:“是不是袁康去店里当总经理,让郑佳有些不自在了?”
毕竟在公司当了这么久的一把手,于可可很容易就猜到了郑佳的打算。
因为要是老孟的话,大概率不会这么客套,他只会打电话过来,让徐拙赶紧准备一顿火锅,来的时候还会喊上李浩等人。
而郑佳作为徐拙手下的员工,就不会这么放肆了。
毕竟身份不一样嘛。
很快,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徐拙走过去把门打开,老孟和郑佳一人提着一个大兜子走了进来。
“嚯,带这么多东西,你俩准备在这长住啊?”
老孟一边换拖鞋一边说道:“今天下午佳佳她哥来了,送来一些自家种的蔬菜,都是没打农药也没上过化肥。
还有两只鸡和一只鸭子,也是老家散养的,今天让我们店里后厨的厨师帮忙宰杀了一下。”
拿来的菜很多,蔬菜鸡鸭全都有,要是再有个大红包,就跟找领导送礼一模一样了。
徐拙也没客气,立马开始往冰箱里放,顺便看着老孟问道:“今晚想吃啥?要不咱把这只鸭炖了烫火锅吃算了。”
火锅料能压住鸭子的腥臊味儿,而鸭子那丰腴的脂肪也能让火锅更香。
这两样可以说是绝配。
徐拙去厨房开始忙活的时候,老孟也跟了过去,打下手帮忙什么的,而郑佳则是坐在客厅,跟于可可一块儿聊天。
厨房里,徐拙往客厅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小声问老孟:“咋地了?这次酒楼的人事调整,郑佳有想法了?
其实大可不必,因为袁康肯定在这边干不了多长时间,到时候还得郑佳挑大梁。”
这话让老孟一愣,随即问道:“为什么?”
徐拙白了他一眼:“你以为现在袁康表现这么出色,是为了一展抱负或者给自己挣工资吗?”
老孟问道:“难道还有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