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禁區獵人 起點-第八百二十三章 夜闖王宮讀書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唐珂德看样子是命不该绝。
药汤被苗成云和林朔两人熬出来之后,那是黑乎乎的,特别苦。
苗成云端着汤药走到病床前,还说什么“良药苦口利于病”,连蒙带骗地,让唐珂德给灌下去了。
当天晚上,唐珂德哼哼唧唧的,到了天亮声儿停了,林朔还以为这人没气了,进去一看,原来是睡着了。
唐珂德一觉睡到中午,睁眼之后说饿了,要吃的。
一摸额头不发烧了,眼皮子也不肿,这场急病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庞威瑟在一旁那是感恩戴德,说苗公子是神医再世。
苗公子看上去很谦虚,假模假式地客气了几句,然后端着道骨仙风的范儿就走了。
林朔看着这人轻飘飘的步姿,真想给他屁股上来一脚。
反正不管怎么说,事儿算过去了,午饭过后林朔看唐珂德已经无大碍了,于是队伍出发,往三十里地外的巴迪亚城赶。
道儿不算远,这一路就不怎么着急了,马车慢慢走,免得又把人给颠病了。
林朔则骑着小黑,走在阿尔提密斯的马车边上,阿尔忒弥斯打开了窗帘,跟林朔说巴迪亚王国的情况。
米亚公国在建国之初,阿尔忒弥斯父亲是帝国的将军,有军功,他这个公爵之位,是天澜帝国直接册封的,公国也直属于天澜帝国,跟巴迪亚王国没关系。
三十年前,也就是阿尔忒弥斯七岁的时候,也不知道天澜皇室跟巴迪亚王室达成了什么交易,就把米亚公爵这位强力封臣,赐给了巴迪亚国王。
于此同时,远在迷雾森林修行的阿尔忒弥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也被订婚了,对象就是帝国三皇子。
从此以后,米亚公国就属于巴迪亚王国了。至少在名义上,巴迪亚国王是米亚公爵的领主。
所以阿尔忒弥斯这位米亚女公爵,现在只是私下里这么叫,真正的头衔还没下来。她必须要来巴迪亚城一趟,跟自己的领主见一面,由领主册封她公爵头衔才行。
这就是阿尔忒弥斯这趟行程在明面上的原因,而阿尔忒弥斯真正的诉求,之前也跟林朔说了,不仅要正式册封的名号,还要确保巴迪亚王国今后不去打米亚公国的主意。
那这个事情在林朔的理解中,就是要做好两个字,威慑。
九阳绝神
这种事儿讲理没用,必须要亮出爪子,让别人怕才行。
而现在的米亚公国,除了一样东西之外,其他也什么能拿得出手的。
那就是顶尖修行者的实力。
而巴迪亚王国本身这方面也不差,阿尔忒弥斯的说法再次印证了苗成云的情报,除了有两位亚圣镇着场子,还有八位两字封号的高手,至于三字四字的那就更多了。
林朔人在马上,听着阿尔忒弥斯说着这些,就觉得自己上辈子应该欠了这女人很多,否则这辈子怎么就还不干净呢?
“我事先说明。”林朔叹了口气,“你这叫蹭买卖,大买卖里还套着小买卖,按我们那边的规矩,是必须要加价的。”
神奇宝贝之我的师傅是坂木 巽煜
“那你要什么?”阿尔忒弥斯笑道。
“还没想好。”
“那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阿尔忒弥斯说道,“无论是什么,只要你说得出口,我就给得出手。”
……
王国,跟公国那就不一样了。
公国就相当于一个自治省,尤其是米亚公国这个地方,除了西岚伯爵领有港口贸易还算富庶之外,其他地方就是种地的,适合耕种的面积还不多,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编制那就能省就省了,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上的行政能力,也就勉强能收点儿税。
王国,那是正儿八经的国家,而巴迪亚王国毕竟差点就是帝国了,搁在大西洲的王国里头也算是前三的强国。
所以不仅都城的规模宏大,机构也是一应俱全。
像米亚女公爵这样前来拜谒国王的一方领主,巴迪亚城是有专门的接待部门的,相当于华夏古代的鸿胪寺,这儿的叫法林朔听起来倒是耳熟,叫做招待所。
车队傍晚时分来到巴迪亚城门口,城门的守卫一问身份,就安排兵丁直接把车队领到位于南城的招待所去了。
招待所的所长负责接待米亚女公爵,然后说是明天一早就上报国王,看双方什么时候正式会晤。
黑 老大 們 的 寵 妻
阿尔忒弥斯这一路上有点心事重重的,不过真的到地儿,她看上去倒是踏实了。
众人用过晚饭,女公爵早早就回房歇息了,临走之前还冲林朔勾了勾手指头,那意思是让林朔跟上来。
林朔当做没看见,跟苏冬冬回房去了。
人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苏冬冬叹了口气:“你要么去一趟,看她要跟你说什么。”
“不去。”林朔一脸抵触,“有什么事儿不能来我这儿说,非要我过去,不能这么惯着她。”
“那我替你去一趟,问问她。”苏冬冬坐起身来,“万一人家有正事儿呢。”
时代战士
一看苏冬冬这么表态,林朔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心想媳妇还是识大体的,只能摸了摸自己媳妇的背:“那你去问问她。”
苏冬冬于是就去阿尔忒弥斯房间了,其实就在隔壁。
两个女人在隔壁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过了大概有十分钟,两道身影滑进了林朔屋里的窗户。
林朔人在床上已经快睡着了,一看窗前的两人吓一跳。
两个女子穿着一身黑,这是夜行衣,一副要去打家劫舍的装扮。
猎门总魁首眉头一皱:“你们想干嘛?”
“夜闯王宫。”阿尔忒弥斯说道。
“你有病啊?大晚上不好好睡觉。”林朔翻了翻白眼,“明天正式会晤,人家自然会把牌面摆出来,到时候自然就明白了,需要今晚这么去多此一举吗?”
“这个事儿,我觉得还是阿尔忒弥斯刚才跟我说得有道理。”苏冬冬说道,“明天把牌亮出来比大小,其实没什么用。因为阿尔忒弥斯回头只要一离开米亚公国,我们当时也回去了,那这份威慑也就不存在了。与其这样,我们不如干脆先把巴迪亚王国的牌给废掉。”
林朔一听,嘬了个牙花子:“阿尔忒弥斯,你以后为什么会离开米亚公国?”
“这你就别问了。”苏冬冬说道,“反正人家自有安排,所以今晚我决定跟她一起行动,你来不来吧?”
林朔一脸郁闷,心想媳妇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不听自己的非要听一个外人的。
可苏冬冬既然这么表态了,林朔也没什么招儿,开始起床穿衣服。
“你穿这个。”阿尔忒弥斯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早就备好衣物往林朔床上一扔。
林朔一看,又是一套夜行衣,这是早有预谋。
说话间,窗台外传来苗成云的嗓音:“哎,这衣服不错啊,有我适合穿的吗?”
……
大晚上在人家屋顶飞檐走壁,这个事儿对林朔来说其实是隔行如隔山。
这是当年门里飞贼和刺客的能耐,猎人肯定不专业。
人家踩在屋顶上,那跟猫似的,寂静无声。
而林家的斜插柳,快当然快,可脚下的动静就跟打雷似的,真要在人家屋顶上跑一趟,那肯定是房倒屋塌了。
隔行不取利,不擅长的事情当玩儿可以,不能真当买卖干。
所以今天晚上被人拉着去王宫行刺,林朔心里有些抵触,可不跟着去又不行,媳妇儿要去,自己得护着她。
而媳妇苏冬冬,那是这世上最专业的刺客,飞檐走壁不在话下,说是要去打个前站,摸摸宫里的布防,然后转眼就把另外三人甩没影了。
林朔、苗成云、阿尔忒弥斯三人这会儿在屋顶上赶路。
都穿上夜行衣了,那就等于把“飞贼”两个字贴脑门上了,不能走正常的道儿,否则让巡逻的士兵看见非打起来不可。
可在屋顶上赶路,还要想不发出动静,这仨都是外行。
所以走得小心翼翼的,蹑手蹑脚。
这儿是巴迪亚城的南城区域,建筑连成一片而且普遍低矮,巍峨高耸的王宫在北边,这一趟,光直线距离就得有二十里地。
三人在屋顶上走了一会儿,林朔发现问题了,然后停下来不走了。
“林朔你干嘛呢?”苗成云很郁闷,“哎呀,我真是心累,你们俩一个叫没头脑,另一个叫不高兴,这队伍真是没法带。”
林朔翻了翻白眼,指了指阿尔忒弥斯:“你先看看她穿着什么鞋。”
苗成云一看,也揣起了手,不想往前走了。
阿尔忒弥斯很纳闷:“怎么了?”
“我的好姐姐。”苗成云一脸无奈,“你都给咱们准备了夜行衣了,就不知道给自己准备一双合适的鞋?你这是高跟皮靴子啊。”
“我的鞋都这样呀,有问题吗?”阿尔忒弥斯一脸疑惑。
苗成云说道:“我就先不说你一个一米九的女人为什么还要穿高跟鞋了,你想嫁不出去那是你自己的事儿。我就说这趟,你穿着高跟鞋整个脚掌都不能着地,回头小腿发不上力你就是个累赘,你这样还不如回去等消息呢。”
“可我必须要去呀。”阿尔忒弥斯说道,“只有我这样的念师,才能完全屏蔽掉你们的念力波动,不让王宫里的炼神高手发现你们。否则你们一旦到了王宫深处,肯定会暴露的。”
“那你把鞋脱了。”林朔说道。
“那怎么行呢?”阿尔忒弥斯满脸羞红,轻声说道,“脚是我们大西洲女人最私密的部位……”
三人正说着呢,苏冬冬回来了。
“哎呀你们三个我也是醉了,一到屋顶不仅能耐全忘了,脑子也不好使了。”苏冬冬一指阿尔忒弥斯,“你,把鞋跟撅了。”
然后林家四夫人又一指苗成云:“还有,你的阳八卦是不是假的?”
“如假包换。”苗成云一拍胸脯。
“那你用巽风托一下呀,让这两人走快点。”苏冬冬说道,“城防我已经摸清楚了,你们跟着我。”
行走两重天
专业人士就是不一样,三言两语就安排清楚了。
于是十来分钟之后,林朔等人身似落叶,飘进了巴迪亚王宫之内。
苗成云一脸兴奋:“哎,林朔,你说我们这趟把谁宰了合适啊?”
“你觉得呢?”林朔反问道。
“我觉得来都来了,不如全宰了吧。”
“好啊,你去宰了他们,我们仨给你放风。”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