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1g6精华言情小說 輪盤世界 幻動-第2574章 2574 闖入藏書宮的人(下)看書-zcf99

輪盤世界
小說推薦輪盤世界
《二合一》
“你对我有点不尊重啊。”不速之客侧着头看着屋顶处的藏书士说道。
他好像随意走着,但不知道为什么,几步之下,竟然也到了屋顶。
那个藏书士没动,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动。
“他叫德泽,负责的是北部区域的书籍管理,他习武的天赋其实不错,我们很多人都劝他修行,不要每天干完活了就看书,可以尝试着练一练,这样,不仅能够延长生命,还不会经常生病。那样,便可以看更多的书,看更久的书。”
那个藏书士语气低沉,就好像在和一个朋友诉说着心情。
不速之客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可德泽不听,他不愿意放下任何一本他拿起的书,他还认为,生命的意义和生命的长度没有任何关系,只要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且在喜欢的方面做出一点点的成绩,那就可以了。”
“我们有的时候不理解,他也不解释,被我们说的多了,他也不生气,等到我们需要北部区域书籍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用查看检索,随口能够说出放在什么位置,或者在终端上的哪一个分类哪一个目录中。”
藏书士的目光这个时候缓缓的收回,他微微低头,腰部也微微弯曲,仿佛在向自己逝去的同伴致敬。
“他在古阵法方面的成是很突出的,特别擅长古阵法时代末期的研究,可以说,那是一个留下阵法数量最多可也最驳杂混乱的时期,因为接下来,就是整个体系的崩塌。”
“可德泽真的整理的很好,他从千头万绪中复原了超过二十个古阵法,其中的四个,威力不弱于苏族现在的十大阵法。”
“他对藏书宫,或许没有什么大的功劳,但却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同伴。”
“而你……杀了他。”
“而他……不该死。”
藏书士的身体挺直,朝向了不速之客的方向,目光,也终于落在了对手的身上。
“呵……”不速之客冷哼了一声,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
“这个宇宙中,从来都是强者为尊的,如果不是这样,你们这些藏书士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还不是因为你们弱?”
獸人時代,蠻妃馴蛇王 枯骨紅顏
炫舞的回憶
“他叫什么来着?德泽是吧?他死了,为什么?因为他弱啊,如果他比我强大,那么死的就是我了啊。所以,怨不得别人的。”
不速之客摇着头,觉得教育这帮藏书士挺有意思的。
一个同伴的死,值得说这么多话吗?
重生之傳奇秦始皇
当然,不速之客也承认,如果不是他一时半会没有摸清这个人波动的气息到底有多强,他可能不会给这个人说话的机会。
“你的意思是,我要比你强,杀了你,你也不会怨恨?”藏书士问道。
“当然,可惜啊,你虽然不错,但杀不死我。”不速之客摇摇头,然后道:“你是这里的那位有些名气的老院长吗?”
藏书士也摇头,“我不是,但我杀你足够。”
说完,抬起一只手,朝着不速之客扇了过去。
…………
夏白和洛洛一起站在从窗前,看向了战斗的方向。
以她们现在的境界实力,还不足以把握到战斗的细节,能够感受到那边有能量波动已经很不错。
毕竟,藏书宫有些大,里面也设定了重重屏障,成为了她们感知的障碍。
“是……篱锣老师吧?”
夏白有些不确地,回头看向了师傅,得到了肯定了回答。
“篱锣老师是谁?”洛洛不认识,她对藏书士们有些脸盲。
“是一位很强的老师,他对规则的领悟很深,特别是气机方面非常厉害,可以料敌于先,又可以让自己的攻击有针对性。”
“他教过我这方面的知识,让我在战斗的时候,对敌人的动作和技能都能够做出准确的预判。”
夏白有些担心这位老师,那是一个很和蔼的老头,说话总是笑眯眯的,和谁都很客气。
至少夏白觉得,篱锣是藏书士里为数不多性情比较正常的。
其他的大部分人都有些过于严肃了,虽然同样很关心夏白,喜欢夏白,想着法的教给她东西,但态度总是习惯性的平淡,如篱锣这样的太少了。
洛洛听着有些担心。
能够孤身一人闯进藏书宫的肯定是很强大的存在,甚至是那种接近天花板的存在。
可她觉得,藏书宫里大概只有老院长是那个层次的。
还有,她刚才听老院长说,那个人是为自己来的,那样一旦篱锣不是对手,甚至被杀了,自己的责任就大了。
于是她回身看向了老院长,想要请求他亲自出手。
老院长虚空压了压手,缓声道:“没关系的,他过不了篱锣那一关,如果他是本体来了,或许还可以,但现在只是一个倾注了一些元魂,并且独自修炼了一些时日的分身罢了,翻不起什么风浪。”
说完,看着洛洛道:“我听过的你经历,我觉得你是个大气运的生命,不出意外,你应该马上就可以晋级为大高手了。”
…………
“你很烦人啊。”不速之客,或者说,顾瑞星族的三父分身不甘心的躲了出去。
对面这个藏书士有点古怪,他好像就会那么一招,就是站在原地对他挥手。
但每一次挥手,都在自己要出手的前一个瞬间。
三父本来也想反击,可偏偏这个人每一个扇人的动作都会带来大片的实质性能量,就好像一堵看不见的墙壁撞来,让他不得不躲避。
这让他无比的憋屈。
在躲了好几次后,三父决定出手了,这样躲下去不是办法。
他的双手在移动的过程中开始向外伸出柔软的枝条,尖端却非常的锋利,在一个地方站稳之后,立刻朝着篱锣刺去。
同样一个能力,如果是洛洛用出来,虽然也会很快,但却必定是有迹可循的。可这位三父用出来,却几乎没有任何的前摇,基本等同于瞬发,发出的时候,就越过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到了藏书士的面前。
鐵血尖兵 華東之雄
篱锣挥挥手,气机组成的空气墙把这些枝条给扇了出去。接着又是一挥手,三父跳离了原地。
篱锣向前跳跃了一栋房屋,跟上了三父,同时在过程中不断挥手。
最强兵王在都市
三父同样被迫不断移动位置,也在不断的反击。
在篱锣移动的时候,会有一朵巨大的食人花突然出现在要落脚的屋顶,张开大口要把对手吞下去。
篱锣挥手,空气墙把食人花拍扁。
老公大人太腹黑
无数的木刺从四面八方飞来,篱锣挥手两下,把它们拍飞。
数个绿色的幽魂游荡,发出了不同的声音,有安眠的,有烦心的,有低沉的,有厌世的,想要影响藏书士的精神。
篱锣挥手,把它们拍成了破碎的能量。
还有很多的叶片飘荡在周围的空间,篱锣依然挥手,几下就把它们清理一空。
“你他妈有没有别的招数了?就会挥手?”
三父恶狠狠地说道。
他只是个分身,无法变成本体的样子,那么就不能用那种一力降十会的招式。可除了和这个藏书士硬碰硬,他这具身体所掌握的各种法术技能竟然压根没用,无论什么,全部被一拍就散!
自己好歹也是巅峰,并且还是有些强的巅峰啊,用出的能力是那么好破解的吗?为什么你挥挥手就可以?
无论是持续性的,还是瞬发的,或者自觉足够坚挺的,都被这个人挥手而破!
你是残疾吧?老挥手!
没想到的是,听了三父的话,那个藏书士竟然点点头回答了他。
可三父觉得,还不如不答,因为他自己听了答案差点没被气死。
篱锣很诚恳地说,是的,他只会挥手。
三父不再说话了,他不断的移动,寻找可能随时会出现的机会,同时也在不断的用各种手段去试探,希望给自己创造能够一击破敌的机会。
只是,这种战斗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从藏书宫的北区打到了南区,从战场之中只有他们两个,到现在周围跟了一串看热闹的人。
这个时候,三父再迟钝也知道,他小瞧了藏书宫,小瞧了这个几乎都要被宇宙万族遗忘的地方。
天荒
那些跟过来看热闹的藏书士,竟然在……品头论足!
他们说,自己这个技能放的不对,自己那个招数用的时机不对,还说植物系生命就是花里胡哨的东西太多,没有什么干货,能够被他们瞧得上眼的,就是经过了无数年天地滋养的本体本源力量。
他们还说,以后教导洛洛的时候,要尽量避免这种弊端,得学习一些大威力大范围的能力,至少不能被一拍就散……
三父有点无能狂怒了!
自己就这么差,就这么让你们看不上?虽然现在的确是拿你们那个同伴没有什么办法,但不应该是你们那个同伴脑袋坏掉了就会一招的缘故才让战斗这样的吗?
还有,你们在小本本上记的是什么啊?需要写下来吗?还有那个,用的是实时刻画技能吧?你们经过我的同意了吗?你们是想让现在的影像留在藏书宫的资料库中,让以后来到这里的人都看到吗?!
三父开始啊啊的叫喊,他生气了。
“动怒动怒了,要出手了估计。”
“篱锣你多挥挥手啊,如果你能够预料到他发出最后能力的时机,那么以后你对规则的理解又能更进一步,估计再修炼个几年,付雷拉增长几千不是问题。”
“你们说他最后的攻击会是什么样的?”
“植物系生命的攻击能什么样的?不是枝条就是树叶,要么就是根系,反正翻来覆去都是那些草草木木,他们对规则的领悟,对宇宙本源的领悟其实很差,毕竟自身的属性在那摆着,之所以让其他种族没觉得什么,就是因为他们活的时间长,弥补了这方面的缺陷。”
“朽木不可雕,上次小叶子来教给我的,说的就是这帮植物系生命。”
“说白了就是笨。”
三父身体都抖了,他非常想说你们那么厉害你们来我和打,可他没有这个勇气,因为他发现,这些藏书士们……竟然都是巅峰境界!
现在的他别说和这些人打,就是逃,三父也知道没有希望了。
但身为活了那么久的存在,他觉得自己的年纪可以做这些家伙的爸爸,这些人对他的侮辱,他要用实力来洗刷。
三父突然站定了,不再躲闪,他双手举过头顶,眼睛在这一刻变得墨绿,皮肤开始木质化,有一道绿色旋窝就从他脚下浮现。
“诶,诶,这是什么?”
“能量旋窝?”
“是规则之力,他在吸取周围植物的力量。”
“呃,啊措好像不能同意。”
“肯定不会同意的,这里的花花草草都是他的宝贝,这么多年,早就变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这家伙想要吸啊措的能量,太扯淡了。”
“唉,想喝奶,找错性别了。”
“不对,这能量旋窝还有别的能力。”
“嗯,连接本体的能力,想从本体那边获得一些力量,你才感受的出来?有些迟钝啊。你这水平还怎么教导夏白,明天她的那节课让给我吧。”
“走,练武场打一场。”
有壹種傷害是為了愛
“行,不过看完的,看看这个朽木干吸之后会不会疼。”
三父的身体在这些话语里抖动,他觉得,自己这漫长的一生,最错误的决定就是来藏书宫。
他大叫一声,数百粗大的藤条就从能量旋窝中疯狂而出,缠向了篱锣。
这些可不是之前的那些,这些枝条,是三父这个分身的一部分。
可篱锣只是看了看,手部噼里啪啦的挥动,把这些枝条都给打了回去,之后又是动作很大的挥了一下,一副举高高模样的三父被扇飞。
三父摔倒在了那群藏书士的旁边,他刚想按照原计划而动,就听见旁边有人说,“别费心了,你的魂出不去的,在你进来的那一刻,你就和你的本体没有联系了。”
“打这么久了,还没发现吗?”
“都说了它们有点迟钝的啊,唯一特殊的,大概就是洛洛了。”
“嗯,其他的都笨。”
三父晕了过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