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pnp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笔趣-第七百零一章 敏巧反擊,細微極致-0w107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被咬着了?”行传连忙担心问道。
姜譲无奈点了点头。
那蛇十分妖孽,他的手照着蛇身劈去,那蛇感觉到他手仿佛碰见美食般兴奋,受力飞出之际竟然硬扭蛇头朝他手掌弹射啃来。他这一掌用足了力道,也依然被蛇的毒牙刮伤了手背。
姜譲行走江湖多年,在拱卫司当锦衣卫时更是碰过无数惊险时刻,经验丰富。只凭那蛇的凶性姜譲已猜测此蛇有毒,不消二话马上封住自己左手的穴道延缓血液回流,再从怀中掏出一颗拱卫司分配的制式解毒药塞进嘴里。
只这么点时间,那被蛇牙刮破皮的手背已乌黑大片。
“小心,还有!”姜譲处理伤势,余光警惕着四周,忽然发现异样连忙警告行传。
从墙壁浓密的爬山虎中,竟接连又探出几只色彩斑斓的长蛇。它们似乎栖息在屋顶之上,闻着人味从上方借助爬山虎的掩盖溜下来,隐蔽性极强!
不必姜譲警告,刚才行传被毒蛇无声无息近身不知还害姜譲中毒,愧疚得早已打醒十二分精神。蛇蜿蜒爬下时他马上就察觉到了!
他抽出腰间的一双特制棍子,最近他随着炸裂鼓手格拉嘣嘣嘣阿弥老师练了一段时间的打鼓,发觉对一双鼓棍越来越得心应手。连睡梦中都不断浮现阿弥老师舞动双棍的身影,隐隐中似乎感悟了一套棍法。后来向库房申请量身定做了一双半米长的铁棍随身携带,说不定能应不时之需,毕竟绣春刀他一直不习惯。
此时果然派上用场。
他双棍齐施,朝墙上飞扑下来的毒蛇扫去。这些蛇皆具灵性,仿佛知道这棍子不好硬碰,放软了身子。待棍子埋身,柔软如水的身子立马缠卷而上,狰狞地扑来。
若是以前的行传,碰上这种力无处可施的情况,就这一下恐怕就得弃棍而逃了。
但今时不同往日,行传对棍棒的使用已颇有自己的感悟,加上自己本来所擅长的擒拿手段着重力道的轻重和变化,两者糅合到了一块。
行传当下手腕轻点,一双棍棒突然放柔了身段,仿佛比扭腰摆尾的毒蛇们还要柔软。一双慧眼精准判断蛇行处处着力点,巧妙地随之发力,四五条缠绕在棍棒之上的毒蛇竟然刹那间全部扒拉不住棍棒,被狠狠一甩飞出数十米远。
姜譲看得啧啧称奇,这般微小细腻的手上功夫,怕是整个南京都挑不出来一个。这段时间太忙,他已很久没测验行传等人的武功,看到行传手上功夫愈发细腻,定是勤下苦功的结果,很是欣慰。
“姜大哥你的伤势如何?”行传护在姜譲身前,不知墙壁上爬山虎内还藏了几条毒蛇,但丝毫不惧。
“处理及时,毒未扩散,我花点时间运功逼毒,应该能保得住此臂。”姜譲从衣摆上撕下一条碎布,紧紧绑在手腕上,手背的淤黑又扩大了不少。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离开这里小僧再给你护法逼毒!”行传这些日子当锦衣卫东奔西跑,成长了许多,应对危机冷静地做出判断,隐隐已有独当一面的风范。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耳熟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两人抬头一看,竟是屋里那名男子不知何时赶到,约莫是被屋外的毒蛇所惊动,发现了他们。
“你是什么人?竟敢买凶暗杀锦衣卫,可知死罪!立刻束手就擒!”姜譲按照一贯以来的习惯,看到歹徒就是要吼几句废话。
别说穷凶极恶之徒,就算是路边的小偷小摸被你这么一喝也不会乖乖伏地自首啊!
“原来是锦衣卫……看来黑石会等风声渐小再送货过来,还是被你们盯上,这黑石会办事着实不牢靠。”那男子其貌不扬,衣着朴素和平常村民一样,此时忍不住露出杀气,双眼眼白带紫,浑身气劲余韵不详,“既然来了你们就在此成为我爱宠的新鲜养分!《百毒困龙阵》,起!”
男子话音刚落,姜譲和行传脚下的泥土忽然喷出淡淡紫雾。
“小心脚下有异!是毒气!”姜譲连忙提醒行传屏息。
姜譲初进来时已觉这院子怪异,但又说不出哪里怪。如今才反应过来,院子里大片土地被开垦成蓬松的泥土,但半点庄稼未种,原来内有乾坤!谁家院子喜欢把地面东翻垦一块西翻垦一块好像乱葬岗似的!
泥土里喷出的紫雾几个呼吸间便浓郁起来,将整个院子包裹。
姜譲和行传已有相当默契,彼此对了一下眼神无需多说什么,立马各催轻功往土墙外翻去。
楼顶上那人本就要杀人灭口,立马纵身跃下追来,双掌翻腾着内力居高临下蓄势待发。
谁想刚落到地上准备也翻墙追击,忽然土墙轰的一声朝自己砸来!
原来姜譲他们假装逃走,实则在土墙后借助视线差朝土墙轰了一记虎掌,而且这一掌极有讲究,让力量成面扩散,保证这一块土墙整齐落下不碎不裂!
单凭声势判断,男子便不敢贸然硬接,立即倒退几步闪过倒塌的土墙。
土墙整块倒下,重重扑倒在地上发出巨响,把泥地都砸陷了几分。顿时这一片的泥土不再往外散发毒雾,散去一片浑浊。
那男子见状脸色更阴郁了几分。
然而对方不只是阻止他追击,而是反扑!
行传就藏在土墙之后,借着落下的力量往前灵敏地一滚,立刻来到男子近前。
男子冷冽一笑,一早蓄势待发的掌力正好对方送上门来,二话不说往行传脑袋轰去。
行传身法敏捷,就像泥鳅一般,那男子的一掌火候不错,但还没姜譲虎掌强悍。行传连虎掌都能闪避,岂会怵他。
“分筋挫骨!”
行传当下身子躺平,让人意想不到地背拱发力,双脚一下子倒立腾空,人如弹簧一样蹦了出去,双腿十分巧妙地夹住男子的手臂处。双脚制肘延缓了对方这掌的冲力后,双手顺势一抓,紧扣男子的手腕穴道,照着反角度使劲一扭。
男子只觉得从手腕直到肩膀处的一条手筋抽搐,痛得让人直冒冷汗。掌劲顿时因吃痛散去,身体压根不受自己控制顺着对方翻转的方向滚到了地上。等反应过来时已横躺地上,被对方制住手臂,只要稍有动弹便痛不欲生。
姜譲看在眼中,这男子武功其实不错,但行传个头小还长着一张水嫩的娃娃脸,让人极易小看了他。当对方大意出招,碰上行传的擒拿武功真是一身功夫都不好使啊。
虽然抓住了男子,但此地依然不能久留。寂静的院子里仍不时传来蛇吐信窸窸窣窣的声响,在毒雾之下就算屏息能撑得住毒雾,视线受阻的情况下蹦几条毒蛇出来他们也防不胜防。
行传正欲男子抓起带走,左右两边突然各传来一阵破空声,显然是男子的同伙要来救人。
急促的空气流动因紫雾变得浓稠,落在行传的眼中更清晰无暇。他当下判断皆是朝他击来。那翻滚的气浪,暗含的劲道绝非肉身可接。
行传只能放开男子,闪躲破空而来的突袭。
离得近了才看清原来袭来的是两条急厉的鞭子,更可怕的是鞭子察觉行传躲开后,竟然在空中受控精准变向,朝行传追来。
行传无暇感叹对方鞭法犹如蛇那般灵动,危机之下抽出双棍,稳稳当当一边一个击中来袭的鞭子。
鞭子在触到棍棒时好似突然活了过来,带着巧劲缠卷棍上。
行传早有预见,毕竟他是少林弟子,天下武功出少林这话不只是说说而已,他们少林寺不少弟子练的就是鞭法。缠绕袭身乃是鞭子的基本功。
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抖开棍棒,两条长鞭竟直接脱离目标,甩了一空!
姜譲离得近,看清其实行传刚才抖棍那一瞬至少变换了六次节奏和发力点!鞭法高手的长鞭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被甩出去的,而是被行传用精妙的棍法拍回去的!
“嗯?”长鞭那头也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人生第一次碰到这种卷不上的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