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otiw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金色綠茵 起點-第〇八七章 魯達的玄鐵重劍熱推-mlerw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方腊反了。羊一在昭文馆还没把《万寿道藏》编撰完成,方腊却在江南造反了。
造反和造反是不相同的,有些武装反叛集团可以招安,但有些则只能剿灭。这其中的差别,是看有没有称王。
比如说宋江的梁山,拥有实力非常强劲的武术家集团,但宋江一直没有称王,只称‘梁山’,打出来的旗号也是‘替天行道’。
梁山的造反,充满着‘反贪官不反朝廷’的浪漫理想主义情怀,从一开始就流露出了期待招安的暧昧态度。所以梁山无论闹得多大,即便破县杀州,官家赵佶也不在乎,到最后一纸招安便收为了鹰犬,无非是价码高低的问题而已。
但若是竖起王旗,就表明反的是朝廷,反的是当今赵宋官家,这就招不得安,因为你的造反坏了规矩。
所以实力不如梁山的河北田虎和淮西王庆两个武装反叛集团就没有被招安,因为田虎自立晋王,而王庆是楚王。官家和朝廷不会动心思招安他们,也知道他们不会接受招安,造反的性质从称王的那一天就改变了。
他们两支武装反叛集团是被招安后的梁山军剿灭的,田虎和王庆的脑袋被宋江献给了赵佶。
方腊在举起反旗的第一天就自立为‘圣王’,这就表明没得商量了。不但如此,方腊还建年号‘永乐’,这更是表明了要与赵宋分庭抗礼的态度。
方腊在睦州举事,短短三天麾下就聚集了四万之众,随后便破了歙州。一个月后,便有了十五万武装。
到了此时,不剿不行了,方腊的势头太猛,明显超出了普通造反啸聚山林的概念,而是直接攻城略地。再加上睦州和歙州距离杭州只有三百里,不得不令赵佶认真对待。
杭州是大宋在南方的第一大城,也是大宋在江南最重要的税源。赵佶和蔡京不担心杭州被方腊攻破,因为杭州府的城防非常坚固,城中兵精粮足,让大宋自己去打也攻不下来。
但毕竟距离太近,方腊的出现是杭州的隐患,所以剿匪宜快不宜迟。
厢军不用提,派他们去只是给方腊赠送兵员。禁军也靠不住,他们也已经没有战斗力了。
去年在北地,辽国被女真人打得抱头鼠窜,禁军兴高采烈想去打一打落水狗,结果无比精锐的大宋禁军被残兵败将的辽军追杀了一百里,道路上全是后背布满创口的禁军尸体。
只能延州西军出马,他们是现在大宋唯一还能打的军队。于是,童贯带着西军南下了。
大宋非常鄙视武将,所以军队的统帅一定是文臣,文官掌握着军队的钱粮、辎重、人事,甚至掌握着军中将领的生杀大权,武将只有临战指挥和带兵冲杀的权力。
即便如此,大宋官家对武将还是不放心,在军中还安排了凌驾于军事指挥权之上的监军。出任监军的都是宦官,由官家直接委任。
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大宋军队的权力构架,实际上是文官集团和皇权合力打压武将,只让你保留奉命作战的能力,却不会给你话语权。与此同时,文官集团和皇权也在军中有着明争暗斗。
因为是无根之人,太监宦官历来受到皇帝信任,童贯就是非常受赵佶信任的宦官,也是延州西军的监军,如今大宋西军的实际上统帅。
但童贯并非印象中靠阿谀奉承上位的太监,他是有真本事的人,文武双全。童贯是大武术家,他是大宋官方第一高手。
两百三十年前,天下第一猛将李存孝率领十八骑杀破长安,这十八人既是他的亲随部将,也是他的结义兄弟,同时还是他的武术门徒。
十八人当中,除去薛阿檀、安休休、贺黑虎、薛铁山等残唐名将,还有个叫童全忠的猛将,他是童贯的先祖。
童贯在武术造诣上毫无疑问已经超过了先祖,而且拥有相当不错的文采。据说他将自己的武术学问归纳成册,准备将来传给自己的弟子或者有缘人。
这卷结合和契合了他身体生理特点的武术秘籍,叫做《葵花宝典》。也许很多年后,它会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谁知道呢。
但童贯是大宋官方第一武术家,却不是延州西军的第一高手。如今西军中最厉害的武术家,是那个叫鲁达的步军都提辖。
羊一对自己的四个徒弟都十分无语。
抚养教授武大牛,是为了让他在乱世中有自保能力。谁知他却成为了天下第一猛将,乱世因他的出现而变得更乱。
收李逍遥为徒,是为了打发不老谷中悠闲的时光,是为了竹楼里有温馨的家庭氛围。谁知道他成为了古今第一剑仙。
心疼苦命的虚竹,不想看到相貌丑陋的他在这个凉薄的世界太受欺负。没成想他不但娶了美丽的西夏公主,还专门欺负想欺负他的人。
收鲁达为徒,是因为愧对周侗,所以只传授了鲁达能在战场上杀敌的武术。剑法因为其武器特点,如今基本退出了战场,只是江湖中私斗的利器,所以羊一并没怎么教鲁达习练剑术。
没成想,丝毫不会剑术的鲁达现在偏偏是赫赫有名的剑术大师,而且他的剑术违反已知所有剑术理论。
十八年前,鲁达第一天去到延州西军,就成了名人,因为经略府相公种师道嫌院子里的乌鸦呱躁,鲁达卷起袖子就把那颗碗口粗的柳树连根拔了。
放下袖子,他就得到了西军校尉的任命。
两年后,鲁达就升了提辖。第十三年,监军童贯邀请他切磋,鲁达在一百一十招过后连续击中童贯三拳,差点把监军打死,从此便坐实了西军第一武术家的名头。
但力大无穷的鲁达虽然在战场上未有一败,却也有他的苦恼,因为一直找不到称心的兵器。
鲁达精通十八般兵刃,十八种兵刃他也全都用过。但在战场上厮杀十年后,将师尊传授的武术通过血与火的实战,升华到他自己已经开始悟道,便总感觉没有任何一件兵刃能将他的武术思想全部发挥出来。
提辖鲁达不是只会杀人的武夫,他是武学奇才,而且善于思考。认真分析之后,鲁达让军中工匠用精钢打造了一柄重达百斤的超级阔剑。
从没有好好练过剑的鲁达举起了剑,他也不擅长任何剑招。
鲁达将枪、矛、戟、刀、棍、狼牙棒、斧、鞭、锤、钩……这十八般兵刃的武术,用了三年时间全部融入到超级重剑当中,这其中唯独没有剑招。
从此后鲁达不但在兵器上如鱼得水,也创造了一种新型的剑术——重剑术,也可以称之为反剑术,开天辟地。
李逍遥是因为对剑术精熟到了极致,对剑的使用达到了人类的极限,所以才形成突破,悟得了剑的大道,成为剑仙。
鲁达却因为对剑基本一窍不通,反而因此没有了剑的禁锢,可以无拘无束自由发挥,从而在另外一条道路上开始了对剑道的印证。
殊途同归。
鲁达心满意足,不过还是有点瑕疵——剑太大。一百斤的剑,重量倒是非常理想,但大得像扇门板,竖起来都可以当盾使。
如此巨大,也造成了使用上小的不便,可是变小就会变轻,轻了就不过瘾。于是,鲁达又陷入了小小的烦恼。
直到去了西军的第十六年,这个问题才得到解决,从辽国来的行商卖给了鲁达一块据说是从天上掉落的陨铁,牛车拉开的。
很贵,鲁达把钱借都接到了童贯跟前,才把陨铁买了下来。
四百多斤的陨铁矿石,最后出黑精铁98斤,鲁达用它打造了一柄98斤的玄铁重剑,尺寸只比西方阔剑稍大一点,而且强度韧性和硬度都超出了百炼精钢许多。
完美了。
扛着玄铁重剑的鲁达和童贯,率领着延州西军南下,来剿灭魔教方腊的造反。为西军打先锋的,是已经支离破碎的梁山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