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yvr好文筆的小說 皇兄萬歲-232.若無我名,被欺太甚(第一更)分享-7ea1i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万剑山庄。
登山的路。
那迎客弟子听到声音的来源,急忙抬头,只见一名穿金戴玉的贵公子正坐在山腰的凉亭里,优雅地扇动着白玉扇。
他身侧坐着一名魁梧男子,那男子眉宇间虽有平和,但这平和却藏不住高人一等的跋扈。
而两人身侧正环绕着四名美女,
几人似是在吟诗作对,极尽这春日的雅趣。
迎客弟子急忙丢下夏极,跑上前拜了拜道:“见过郑公子,马公子,庄中的贵客席早为两位留好了位置,两位公子不若与我一并上山吧?”
那贵公子看着夏极这边,扫了几眼,环视周围的美人,还有那魁梧男子,然后忽然爆发出莫名的大笑,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
但必然知道,这是很不礼貌的嘲笑。
也许是在说“你们也配和我同行”?
也许是在说其他话。
那万剑山庄的弟子神色略显尴尬,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讪讪地转身。
夏极身侧。
风吹雪低视的目光猛然抬起,抬手直接要向着刀柄抓去。
而当他抓住刀柄时,可以说那嘲笑的人就会死去。
他虽然尊重生命,不滥杀无辜,但他更尊师重道,辱他者,或许能活,但辱师者,唯死谢罪。
但他的手缓了缓,因为夏极说话了。
“琼峰,你去问问是哪家的孩子。”
“是。”谢琼峰应了声,直接往前走去。
但他还未走两步,那万剑山庄的迎客弟子便是急忙上前拦住了他,一个劲的使着眼色。
在他眼里,这新郎官之所以能成为新郎官,完全是因为和小姐情投意合,而不是势力背景。
但此情此景,似乎这新郎官的父亲似乎不是个“识时务,有眼力劲”的人,
他还没明白自己参与的是什么样的一场大婚宴,
也不明白这大婚宴上会有多少有权有势的人,
他想要逞强,想要面子,那么只会自取其辱。
而自己自然要阻拦这事发生,也要阻止他冲撞了两位公子。
谢琼峰还在继续往前走去,而凉亭里的几人却是完全的有恃无恐,那贵公子还在笑着,似乎就期待着这一家不长眼的人来动手。
你若动了手,保不准这婚礼就黄了,这就是他们要看到的。
那万剑山庄的弟子急忙上前,伸手拦开道:“我们先上山吧,三庄主还在等着你们呢,俞翁也不想见到自己儿子的婚宴被扰乱吧?”
他急切的提醒着,希望这没有眼力劲的新郎官父亲能明白一点道理。
夏极点头温和道:“琼峰在这里处理,我们先上山,不要让人家久等了。”
谢琼峰眸色冷了冷,恭敬道:“是。”
那万剑山庄的弟子见劝不动,也只能叹息一声。
这家人想自己撞墙,那就让他们吃点亏,这样才会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郑公子马公子身边哪里不会有高手保护?
就留这么一个花架子样的大个子,肯定不行的。
这大个子看起来一表人才,但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不知道。
但他无力阻止,只能长叹一声道:“俞翁随我来吧。”
夏极温和道:“有劳了。”
风吹雪低着头,紧随夏极而去,他有些厌恶了,因为他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在这样的环境里,无论胜败,都不会让他开心,只会觉得刀被玷污了,
沉沦于庸俗的人,没有资格让他拔刀,不诚者的血若是沾上了他的刀身,会给他一种极度的恶心感,让他想趴在路边狂吐不止。
所以,他如同一个没见过场面的羞涩少年,紧跟着夏极。
年盈,赵燕歌心底都是门儿清,但老师不说话,她们也不能做什么,何况今天确实是同门的婚礼,闹开了,杀人了,也许自己一时爽快了,但对新郎官呢?
那就是完全无法弥补的伤害,说不定还会让他失去这一次婚礼,终生痛苦。
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老师展露身份。
但老师似乎不想如此…
年盈她们也明白,
老师的世界,老师的因果,老师的秘密,还不是她们能够承担的。
老师不展露身份,某种程度上是在保护她们,能让她们拥有自己的人生。
再何况,在老师这样的人物眼里,他其实还看不上街头的这几声狗吠。
也是奇怪,这上山的一路上,夏极又遇到了两披贵族子弟,那些贵族子弟对自己这边是极尽嘲讽。
夏极哪里不知道这是有人故意在搞自家那徒儿,想让他这婚礼直接黄了。
于是,他又把年盈,赵燕歌留下,去“解决问题”了。
要知道,即便赵燕歌在七十二人里排行是倒数第一,但放在外面,也是真正的强者了。
春花烂漫,粉色桃花被山风刮着,
在灿烂的金色光里,随风而来,随风而去,
缱绻过足畔,又扑向无人的黑色深渊。
万剑山庄所在的山巅,眺望四方,皆是人间美景,山庄空地很大,房屋林立,山溪如银带潺潺系过,构成幽静的山中庄园。
而这份幽静,如今却被婚宴的喧闹所取代。
庄园之中,大红绸布铺张,欢庆的囍字贴的到处儿都是。
宾客虽然不多,但个个似乎都藏着威严和气势,显然都非江湖的泛泛之辈。
风吹雪紧随着夏极,站到了这庄园正门前。
他面对这样的热闹场合,还是有点禁不住的紧张,他害怕人多,这让他不知所措,只能如同一根呆木头杵在一边,不知做啥,不知说啥。
那山庄弟子带着到了门前,远处则是一个魁梧健壮无比的男子走来了,身高近乎两米多,高了夏极和风吹雪一头,而显得很有一种压迫感。
领路的山庄弟子急忙道:“师兄。”
“你下去吧。”那男子挥挥手,然后俯瞰向那白发男子道,“俞翁,你随我来,三庄主在等你。”
夏极温和道:“有劳了。”
很快,
他被带着七绕八绕,来到了偏堂里。
偏堂里,万剑山庄三庄主堆簇着笑容,却不起身相迎。
夏极和风吹雪入座了。
也没有仆人奉上了茶。
然后便是陷入了某种平静。
这平静没多久就被打破了。
门外一个红衫少女气冲冲地跑了进来,她相貌秀美,眉宇之间有着几分英气,但此时瞳孔里却是愤怒。
她看着坐在堂中的三庄主道:“三叔,为何要这样?”
三庄主道:“芙儿,你不明白吗?”
少女道:“我和他情投意合,经历过许多事情,他的实力远比你们想的要强大。也许他在你们面前没有表现出强势,而只让你们见到了谦逊有礼,但这并不代表他弱小。”
三庄主云淡风轻地笑笑,他完全不顾在场的夏极,淡淡道:“芙儿,你还年轻,许多事看不明白,但叔叔和你父亲都是过来人,看的通透。”
“是么?今天我是新娘,我和俞郎拜堂成亲一事,谁都无法阻拦!”
这少女正是杨芙,也是今天的新娘子。
她发泄了一通后,看到侧边的白发男子,急忙奉茶过去,恭敬道:“请公公用茶,我听俞郎说过您,他说您是个了不起的人。
今天这样的情况,让您受委屈了,但俞郎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他和我说过很多次,他想自己人生最重要的时刻能有您在身边。”
夏极能感受到这新娘子的歉意,还有诚心,他接过茶饮了一口,随口问:“怎么回事?”
杨芙欲言又止,轻叹一声:“没什么,等这边婚礼完了,我和俞郎就离开山庄,以后会好好孝敬您。”
她眸子撇了撇,这时才看到自家公公身后的一个男子,那男子与她目光对上,微笑着对她点点头。
这已是风吹雪的极限了。
杨芙道:“这位是…”
风吹雪不知怎么说,双颊竟然有些红。
夏极笑道:“我的儿子,你夫君的兄长。”
风吹雪全身一僵,一股源于灵魂深处的悸动,让他忽然有了某种归属感,他低下头,双目红了红。
杨芙愣了下,她没听夫君说过这位大兄,但看这样子,估计是因为这位大兄为人太…内向…
而这种内向的人,在江湖上通常混不出名堂。
所以,夫君才没怎么提起。
但她还是向着风吹雪点点头,恭敬地喊了声:“哥哥。”
风吹雪抹了抹眼睛,点点头。
而那坐在中位的三庄主显然连表面都不想演了,直接道了声“我有事”,便是离开了。
今天这局名为婚宴,其实却为拆婚。
孤寂的厅堂里,夏极平静地饮着茶。
风吹雪低着头站在他身后。
杨芙倒是乖巧地在一边和他说着话,聊着些她与余珑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的事儿,目光里带着甜蜜和对夫君的崇敬。
夏极也微笑着和她说上几句,最末问:“小芙,你不是该和小珑一起在山下迎接宾客吗?你怎么在山顶呢?”
杨芙叹息道:“公公,这事儿以后我再和您说吧,今天这婚宴难为您了。但我和夫君是真没想到,他们会做得这么绝,否则也不会叫您老人家来这样的地方,实在抱歉。”
夏极心底也大概明白了。
无非是这万剑山庄看不上自家弟子,而另有权贵插手。
他只觉得好笑,自己若真是个世家弟子,此时就肆无忌惮地卸了白发,展露身份,碾压全场了。
但他注定了不是单纯的世家弟子,而是要“谋反”的。
这七十二个弟子让自己有了家的感觉,那么自己也不会去把这些家人拖入那没有上限的死局,进入那以万古为时线,以万界为棋盘,众生皆蝼蚁的棋局中。
他看的越多,就越是隐隐感到,这一切的幕后藏着极深的东西,也许未必有人操纵,但却注定了是残酷到极致的博弈、不死不休的厮杀,层次之高,难以想象。
与那些相比,眼前这些只让他感到一股好笑感,甚至让他放松了下来。
骂他,
赞他。
他都已经不走心了。
无论他承认与否,这些人都已经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甚至不是一个“物种”了。
夏极饮着茶,听着身侧的新娘子在不停地说着话,他侧头看向了门外。
春光正好,
人间真好,
姬玄快上位了,
自己的悠闲也快到尽头了。
这事了了,得去吕家看看。
吴家老祖会不会后续报复?
他思绪里,诸多的想法在一重重穿过,又被他努力地去融入自己的格局之中。
忽然,从庄门外传来的嘈杂声打破了他的思索。
“郑公子马公子,怎么不见了?”
谢琼峰的声音传来:“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分明看着你去了山腰凉亭。”
“定然是你伤了两位公子,还不老实交待?!”
紧接着,又是声音传来。
“潘少侠,为何也不见了?”
年盈的声音传来:“谁是潘少侠?”
“定是你勾引了潘少侠…老实说吧,潘少侠去了哪儿?”
年盈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勾引他?”
再接着,指责赵燕歌的声音也从前方传来了。
显然,这解决问题的三个人,让那些人都短暂的消失了,杀人倒不至于,应该是点了穴道扔在荒山野岭里了。
内厅里,
夏极听着远处的争吵声,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不知为何,他没有愤怒,他只是觉得好笑。
风吹雪也不明白老师这是什么神仙气度…
他纵身往前一步。
夏极道:“回去。”
这时候放风吹雪出去,等他回来,估计外面就没活人了。
杨芙尴尬着起身道:“对不起,公公,我去…我去解决。”
夏极微笑着点点头。
杨芙只觉得这位公公的涵养气度,都是她平生仅见,总觉得不是个普通人,于是,她才迈出了两步,又忍不住问:“公公,俞郎说您是小镇的商人,您…真的是…商人?”
夏极很快接受了这个身份,断然道:“不错。”
杨芙怪怪地看了他一眼,面对着这位公公,她总有一种奇异的情绪,好似…是看着那浩瀚星河里独坐的神明,便是偶尔展露的冰山一角,就让她发自内心地尊崇。
看来是她想多了。
她急忙往外走去。
然而,杨芙才迈过门槛,她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那是自家夫君的怒吼声,从远处响起。
“万剑山庄,欺人太甚!我亲友远道而来,便是如此招待的?”
她脸色瞬间就白了,她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再一侧头,只见那白发的公公,与他身后的夫君兄长都站起了身。
两人走过她身侧时,夏极顿了顿脚步,温和道:“小芙,一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