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ml9精彩都市言情 系統逼我做皇帝笔趣-第636章:齊人之福分享-y3fdl

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嫪毐跟随仪仗来到明心宫前,轿子上的赵姬伸出手,一旁的女官想伸手搀扶时,却被赵姬阻止了,她回头看了一眼嫪毐,发现嫪毐正暗中偷瞄自己,自己转头时才慌忙低下头来。
赵姬嘴角扬起微微笑意,便道:“麻烦嫪公公来搀扶本宫下轿!”
嫪毐猜不透赵姬的用意,他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是皇后身边的人,所以赵姬故意戏耍自己的?
应该不太可能啊,嫪毐在宫中呆了半年,也没听说赵姬和薛彩枝有多大的矛盾啊。更何况她是贵妃,用得了戏耍自己这个小小宦官吗?
嫪毐想不通,但还是恭敬地上前,伸出了手臂。赵姬将手搭在嫪毐的手背,这才走下了轿子。
就这样,嫪毐护持赵姬进了宫,走进了主殿。
殿内点着炭火,比较温暖,身后的女官替赵姬解下了披风,露出了里面的一身淡红色长裙,勾勒出她的身段,凹凸有致。别看赵姬已经四十岁,似乎年轻时练舞的缘故,身材非常好,再配上漂亮的容貌,怪不得当年能吸引秦皇。
薛彩枝和她想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原来,漂亮的女人就算做了丈母娘,也是漂亮的。丑陋的女子就是二八芳华,也美不起来。
赵姬坐上主位,问道:“热水准备好了吗?”
女官道:“回禀娘娘,已经准备就绪了,温度正好!”
“好,本宫知道了。”赵姬应道。
挥挥手,让屋内的下人都退下,只留嫪毐一人。看到这阵势,嫪毐心中七上八下,不解赵姬的意图,所以他也不敢偷瞄赵姬了,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
赵姬喝了杯热茶,慵懒的靠在椅子上,说道:“本宫喜欢这个时辰泡澡,一是驱散严寒,二是泡澡能解乏,三是水中放着花瓣,能美容…”
听到她的解释,嫪毐恭敬道:“奴婢觉得,泡澡美容的作用有限,主要还是因为娘娘容貌绝艳,美若天仙!盖压后宫所有人!”
“嫪公公这嘴真甜啊,本宫老了,哪有资格盖压后宫佳丽,陛下新纳进宫的柔贵人,二八芳华,青春靓丽,那才是美人呢。”赵姬哼了一声。
嫪毐有幸见过那个柔贵人,是现在秦皇的新宠,现在基本每夜都找她侍寝,没办法,谁叫人家年轻而又靓丽,秦皇虽然老了,但也是男人。
更让嫪毐惊讶的是赵姬的语气,带着幽怨。这么多佳丽,只有秦皇一个男人,凭他老骨头的老牛,如何耕种数百人的荒地?
赵姬虽然美丽,但毕竟四十岁了,嫪毐垂涎三尺,但秦皇却已经不愿亲近了。
应征的那句话:你爱慕的人,也许正是被别人嫌弃的人。
嫪毐嘴甜,此时自然要说上两句:“柔贵人岂能和娘娘比较?娘娘是高高在上的天仙,柔贵人只是世间的美人!”
赵姬颇有兴致,问道:“既然在你口中,本宫如此不凡,那为何陛下许久不来本宫这里?”
许久是多久?最起码半年以上。
怪不得如此幽怨,浑身都带着不满足。
嫪毐回道:“回禀娘娘,娘娘是天上的天仙,高高在上,可远观而不可靠近。柔贵人是世间的美人,陛下乃是世间的皇,柔贵人近水楼天,自然能靠近陛下。陛下公务繁多,操心国政,忙碌之余便忽略了天上的天仙。”
“呵呵…嫪公公这嘴真甜,说的本宫内心荡漾。”赵姬笑声如娇。
内心荡漾?
好富有联想的词语,让嫪毐的内心也有一条小船,在荡啊,荡啊…
就在这时,赵姬起身,笑眯眯道:“本宫该去沐浴了,嫪公公可有事?若无急事,不如便服侍本宫沐浴更衣。”
嫪毐一惊,面露惊诧地看着赵姬,心中寻思她话中意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服侍,还是她知道些什么?
此时此刻,嫪毐陷入了剧烈的心里挣扎,他应该拒绝,因为他不是阉人,过会一旦露馅,那之前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自己将一无所有,而且死无葬身之地。
“怎么?嫪公公不敢,怕皇后怪罪么?”赵姬笑脸盈盈,不知道再打什么算盘。
嫪毐偷看了赵姬一眼,被丑女薛彩枝折磨了这么久,此时能和赵姬亲近一些,嫪毐实在不想拒绝。
最后他一咬牙,笑道:“这是奴婢的荣幸!”
就这样,嫪毐跟随她去了浴室,浴室中热气氤氲,和外面的寒冷冬日截然不动。嫪毐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为赵姬脱下衣裳,并送她走进浴桶。
嫪毐弓着身子,努力让自己冷静,但脑海中却满是刚刚看到的白花花。
年纪都四十岁了,保养得真好啊。
赵姬坐在浴桶中,热水浸到胸前,嫪毐继续偷瞄风景,当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
“嫪公公,来,给本宫擦擦背。”赵姬说道。
嫪毐弓着身靠近,擦起布来撩起水,颤巍巍的伸出手…
就在这时,赵姬突然问道:“李偲安排你的事做得怎么样了?”
嫪毐一怔,面露骇然。
他听到了什么?李偲!赵姬竟然知道自己和李偲的关系。
猛然间,嫪毐才反应过来,原来李偲支持的皇子一直都是赢王秦正!而且看情况,赵姬和李偲的关系匪浅,至于当年两人的恩怨矛盾,只不过是演戏,给所有人看的。
李偲够狠,为了摆脱和赵姬的关系,不惜身败名裂、散尽一半家财,果然够毒辣。
赵姬侧过头,看着吓傻的嫪毐,笑眯眯道:“本宫问你话呢!怎么,不想说?那你信不信本宫把你不是阉人的消息告诉陛下?”
嫪毐吓得直接跪了下来,哀求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赵姬又道:“不怕告诉你,是本宫让李偲物色合适的人选送入的慈宁宫,所以你的情况本宫知道的一清二楚。今日本宫之所以愿意言明这件事,是想告诉你,别想着违背本宫和李偲,去投靠薛彩枝。因为那样你会死的非常惨,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本宫的掌握之中!”
嫪毐连忙叫道:“娘娘放心,奴婢绝对不敢心存二心,保证完成任务,诱导薛彩枝刺杀秦皇!”
赵姬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道:“薛彩枝平庸丑陋,你投靠她可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将来跟随本宫身边,岂不美哉?”
说到这里,赵姬竟然站了起来,然后在嫪毐震惊之下,笑眯眯道:“嫪毐,听说你能力出众,不如让本宫尝尝你的本领!”
……
嫪毐离开明心宫时,双腿都有些发飘。
真是没想到啊,赵姬竟然也是高手,和嫪毐不相伯仲,旗鼓相当。
嫪毐手段高明,不断进攻。赵姬善于包容,并且还会趁机反攻,两人酣战连连,最后还是嫪毐技高一筹,战胜了赵姬。
当然了,胜利的喜悦是其次,更让嫪毐的是此次经历,自己和秦皇没什么区别吧,皇后和贵妃都难逃自己的把玩!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现在牵上了赵姬这条线上,便有了双重保障。
想到刚刚出来时,赵姬那一脸不舍的表情,便知道心悦臣服了,她以后的岁月还长,将来如果秦正登基,她贵为太后,却还是独守后宫,所以她也想把自己留下来。
此时此刻,嫪毐的野望更大了。
他是该支持薛彩枝,帮助秦苏登上皇位,还是遵守原来的计划,帮助秦正上位?
但很快,冷静下来的嫪毐又发现,不管是支持薛彩枝还是支持赵姬,自己的敌人其实还是李偲!李偲掌控着自己的秘密,要杀自己易如反掌。
所以嫪毐想要活下去,并且获得足够的权势,还是得想办法除掉李偲。
“看来,要和赵姬经常亲近了!”嫪毐兴奋道。
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慈宁宫。
薛彩枝听说嫪毐回来了,连忙派人把他叫进殿内,然后扑进嫪毐的怀中,说道:“嫪毐,我想过了,我也不忍伤害我们的孩子啊!”
嫪毐低下头,看着薛彩枝的面容,越加怀念赵姬的美丽。但他不敢表现反胃,而是惊喜道:“真的太好了!”
薛彩枝安慰道:“容我再好好想想,现在还不显怀,还有时间。另外我们还有很大的操作性,你别着急…”
嫪毐点了点头,同时心中知道,薛彩枝所说的操作性,是指前几日秦皇来过慈宁宫,虽然只是坐坐,而非做做,但却是最好的借口,一旦秦皇死了,薛彩枝就可以一口咬定腹中是陛下的遗腹子。正好时间差不多,到时候秦苏登基了,有人怀疑也无济于事。
可惜,嫪毐现在的心思已经彻底变了,毕竟赵姬那里也牵好了线。
“对了,你刚刚去了哪里,去了这么久?”薛彩枝问道。
嫪毐心中一突,说道:“我去御膳房给你准备些补品,没想到返程时冲撞了赵姬娘娘…”
“她为难你了?”薛彩枝立即问道。
嫪毐摇摇头,笑道:“怎么会,我毕竟是慈宁宫的人。不过这也给我提个醒,以后做事得小心点。”
说完,嫪毐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这胡子必须认真清理,绝对不能被人看出来,那粉啊,还得坚持抹,表现出阴柔来。
薛彩枝点点头,随即依偎在嫪毐怀中,含情脉脉道:“嫪毐,时辰不早了……”
嫪毐小腿肚子一颤,很想拒绝,但却不敢拒绝,生怕露馅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